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七一章 叛徒 上 !
  这种若有若无的嫉妒,导致袁叔有意无意的想让史乙吃点苦头。所以“感悟”多了一些,元能也多了一些,都要超过了史乙突破到明见境真正需要的。

  史乙痛苦无比,但是让袁叔惊讶的是,他自始至终保持着清醒!按照袁叔的估计,他至少要昏过去三次,依靠自己帮忙才能冲破明见境。

  可是史乙分明惨叫的好像杀猪一般,就是没有昏过去。

  袁叔暗中惊讶,难道是这小子特别能忍?他把眼一扫,却吃惊的微微张开了嘴:“整整两百三十枚隐穴!”

  整个灵河东岸,人族七雄的修行标杆就是北征大帝,他当年点燃了二百五十二枚隐穴,被认为是人族的极限。

  而史乙这二百三十枚隐穴,已经逼近了北征大帝的这个极限!

  “难怪能一直坚持下来。”袁叔暗赞一声,不免更加羡慕了。作为巅峰玄通老祖他太清楚根基的重要性了,他已经没有问鼎天通境的可能了,根源其实就在当年的根基上。如果他有史乙这根基,冲击天通境至少有七成把握!

  “这就是十世英烈的作用吧,果然是世间最顶尖的资质之一!”他却没有想过,这可能不是资质的问题,而是天火。

  史乙被他以最迅猛的方式提升为明见境,甚至还来不及感受一下成为明见境大修的喜悦,就被他凌空一把抓了出来。

  史乙很郁闷:自己大约是史上最没有尊严的一位明见境大修了。

  别人提升为明见境大修,八方来贺,祥瑞天降。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感觉biu一下就过去了?

  袁叔看了一眼天火,远祖赐下的神术“七音裂神”已经到了第五个音节,天火外层的黑色火焰已经完全被剥离了,露出了暗红色的“内核”。

  只剩两个音节,时间紧迫!

  他格外慎重的从自己的芥指中取出一只玉匣,手指轻轻一抹,玉匣上的奇阵散开,一层灵光飘散,露出里面古朴却深邃的玉符。

  他不敢用手去触碰这枚玉符,九世株连啊!万一一不小心这符咒落在了自己身上……哪怕是玄通老祖也绝无幸免!

  他双手贴住了玉匣以灵元一催,玉符凌空飞起落向了史乙。袁叔喝了一声:“不得反抗!”

  哪怕是史乙提升到了明见境,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拿捏的小修士。

  史乙连忙跪在了地上,摆出了一副顺从的姿态。

  九世株连符凌空一转,将一片斗笠一般的光束洒下来,笼罩了史乙。随后,这枚玉符缓缓落下,将史乙的三魂七魄从体内拉出来,自身碎灭为无数阴冷的星芒,融入到了三魂七魄当中。

  袁叔满意的一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走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天火的主人了!”

  天断峡谷中,鹤老已经催出了第六枚音节。

  七音裂神是针对冥凰的手段,对付冥凰残魂,只需要六枚音符就已经足够了。天火的核心彻底蛰伏,跌落到了地上。

  鹤老也损耗极大,若不是还有六合玄音锁加持,他独自也难以完成此等壮举。

  崔敏淑回头,袁叔带着史乙飞快回来。她招手道:“快一些,轮到我们上了。”

  他们赶上前去的时候,鹤老游目四顾——镇国强者眼中的世界和普通人是不同的,他们能够接触到天条,刚来的时候,鹤老看到这一片世界中,某些天条被加入了一些特殊的“注脚”,那是天火搞的鬼。

  控制所有人,颁布圣旨,将他们丢进神烬山,都是这些被天火“添注”了的天条的作用。

  现在,这些“注脚”已经彻底破碎,天火的整个体系彻底崩溃了。

  鹤老一笑:当然如此了,天火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维持整个体系?

  崔敏淑带着抵达,躬身拜下道:“贺老,我们来了。”

  鹤老的法天象地道身损耗巨大,已经只有最初的七成高度,他开口声如天庭之钟:“真身降临吧,想要降服这邪物还要费一番手脚。”

  现在这种状态,损耗实在太大。

  “是!”崔敏淑应了一声,他们是否真身降临意义不大,因为降服天火出力的还是鹤老。鹤老真身在百多里之外,隔空投送法天象地道身对付天火十分吃力。

  但鹤老真身降临了,他们焉敢不陪?

  于是,一道道流光划过了天空,从宁妖县飞来,百多里的距离,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落在了天断峡谷中。

  那些玉偶则被他们各自收回了芥指中。

  鹤老落下来之后,法天象地道身也随之化做了一片流光,融入了他的左眼当中。但是他的真身,气势比法天象地道身还要沉重,崔敏淑几人战战兢兢的陪在一边,一个多余的小动作也不敢有,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鹤老负手而立,他的身形其实并不高,却总让人感觉,比刚才的法天象地还要高远!

  他端详了天火片刻,即便是作为镇国强者,降服这样一件邪物,也是一次光辉的战例,不免想要多打量一下自己的战果。

  “冥凰残魂,不过如此,呵呵。”鹤老白眉一挑,淡然却又自得。

  他准备动手了,崔敏淑连忙示意史乙准备好。

  可是鹤老刚一抬手,那已经落在了地面上的天火,却忽然像风筝一样飘扬而起。暗红之外,有漆黑的火焰蔓延出来,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状态!

  紧跟着,淡淡的金色灵文光芒从其中飘散出来,就像是一片金色的光烟。

  光烟弥漫,一座座小须弥界即将成型!

  “不好!魔物有变!”鹤老大吃一惊,以真身的实力,全力催动,第七枚古老晦涩的音节催发出来。六合玄音锁滋嗡一声催动起来,强烈刺耳的音波如砲轰出,可是到了天火附近,刚刚还非常“有效”的音波却毫无用处了!

  小须弥界都不受影响,顺顺利利的布置完成,至此,天火的一切恢复如常。

  那些可怕的音波穿过了小须弥界、穿过了天火,却什么也没有攻击到,好像天火根本不存在,只是一片虚影一样!

  音波在六枚巨大的天环中来回穿梭荡漾,天火如故,似乎和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

  “怎么回事?!”崔敏淑心中惊疑大起,但是出于对远祖、对镇国强者鹤老的信心,她并不慌乱。一位镇国强者,本就能给人如此的底气。

  裕嬷嬷忽然感应到了什么,自己以天河簪割裂出去的那一片虚空竟然破碎了!田飞没有这个能力。

  但是这个时候,她有些顾不上那边了。

  宋征几乎耗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终于崩塌了那一片虚空,冲过来大喊道:“史头儿快走,天火没有那么简单!”

  史乙极为信任宋征,哪怕局面似乎还没有到了败坏的程度,清河崔氏似乎还有机会,他却想都不想,朝宋征的嗖一声后撤,身旁狂风大作,借助天地威能逃到了宋征身边!

  已经憋了太久的史千王愤怒的冲着崔氏所有人,狠狠地比划了一个下流的手势——整个洪武天朝十二岁以上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并且他还故意指了一下崔敏淑!

  崔敏淑勃然大怒,保持不住仪态,杏眼圆瞪,她知道自己被耍了!可是现在她还顾不上这两个小修士,首要的还是天火。只要降服了天火,还愁找不到愿意听从崔氏安排的人吗?

  宋征被史乙这个手势搞得有些猝不及防,拽着史乙飞快挪移了一下方位,闪到了数百丈之外:“你作死啊!对面有三位玄通境巅峰!”

  袁叔扣指一弹,一柄飞剑横跨百丈,轰的一声将他们刚才所站的地方炸出来一个大坑!

  鹤老脸色凝重的喝了一声:“莫要节外生枝!”他说话间,双眼仍旧紧紧盯着天火,袁叔心中一凛,躬身应命,决定暂时放过这两个小贼。但在清河崔氏的名单上,他们已经是两个死人!

  没有人敢去打扰鹤老,鹤老越看越迷惑,下意识的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

  忽然他全身一震,满眼震惊:“原来如此?!”然后一言不发、一动不动,站在天火面前许久许久。

  崔敏淑等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了,鹤老还没有一点反应,他身上的气息不断翻涌着,好像汪洋深处的惊涛骇浪,逼得其他人包括三位玄通巅峰在内不断后撤。终于,这种恐怖的“气息风暴”平息了,崔敏淑试探问道:“鹤老?”

  鹤老恍若未闻,她一时间不敢再开口。又等了好一会儿,崔敏淑再次想要尝试的时候,鹤老忽然一动,慢慢的转过身来,在场的众人惊得差点跪下去:“鹤老,您这是怎么了?”

  鹤老原本鹤发童颜,须发一片雪白,但是面貌、肌肤宛若婴孩,双眼漆黑有神。而这短短时间内,他却满脸皱纹,身上的活力丧失殆尽,苍老了数百年一般。

  这对于镇国强者来说,是绝对不可思议的。

  鹤老朝他们摆了摆手,倔强固执一如磐石:“我慕容鹤,六岁开始修道,三十岁明见,六十岁玄通。两百二十岁被礼聘成为太古世家供奉,闭关十一年,终成天通!

  一生至此三百四十年,经历风浪无数,起伏多重,劫难多如牛毛,但我都闯过来了!镇国强者之路披荆斩棘,又怎会平坦?

  此次困于天火,亦不过是众多劫难中的一次罢了,此乃飞升之前的考验,某一样可以闯过,而后平步青云,直踏苍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