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六六章 冥凰 下 !
  宋征不让大家去打扰崔三小姐,可是崔三小姐却来打搅他了。

  晚饭的时候,心情不错的苗韵儿动手做了一种《天妖夜宴图》上的美味灵食“十三烹”,乃是用十三种高阶荒兽肉和骨髓,巧妙搭配,互相激发元能,口味和效果都极佳。

  结果刚一开饭,外面就有人笑着道:“顺着香味找来,果然不出错。宋兄,有恶客登门,可愿接待?”

  宋征连忙打开院门,崔敏淑带着护卫和老妪站在外面。

  两名护卫各自抱着一只巨大的酒坛,她又笑道:“恶客还算有些自觉,带了些好酒。”

  不等宋征开口,后面的周寇已经口水长流的叫喊道:“快快请进,好酒放下我来。”

  宋征苦笑摇头,想要撇清干系:“我们早就想把这货踢出去……”然后往里让崔敏淑一行:“三小姐请进。”

  崔敏淑入席,护卫和老妪却很自觉地站在后面。

  她用一柄银刀刺起一块兽肉,细细的吃了,而后赞叹道:“没想到,离开了清河,居然那还能吃到‘十三烹’,这小小的皇台堡,藏龙卧虎出人意料。”

  众人欢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苗韵儿惊讶无比的看向了崔敏淑。崔敏淑却泰然自若,饮了一小口美酒,饶有兴致的又刺起一块稍大的兽肉吃着。

  所有人心中由衷赞叹:果然是太古世家。

  之前赵绡曾说过,太古世家掌握着许多古老的秘密,他们并没有直观的感受。而在“十三烹”这个细节上体现了出来。

  崔敏淑一如之前,可是大家已经不可能像之前那样随便了,举止言谈中,隐藏了三分敬重。

  崔敏淑吃的很淑女,也不多,四块肉三杯酒之后,她起身来邀请宋征:“宋兄,可否带我夜游皇台堡?”

  “好。”宋征猜她有话和自己说。

  史乙刚要站起来,就被赵绡暗中踹了一脚,他心思一转,乖乖坐下来继续吃喝了。

  崔敏淑将一切看在眼里,暗自一笑也不解释。

  宋征引着崔敏淑出来,崔敏淑却不需要他领路,便轻巧的走上了皇台堡的城墙。

  曾经雄视神烬山的险关,宏伟的城墙,如今处处裂痕,残破不堪,甚至还有不少地方坍塌了。短短一年时间,竟然有种沧海桑田的变化。

  崔敏淑上了城墙,边走边说道:“敏淑能够想象得到,宋兄当年在这城头上巡逻的样子。”

  宋征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哦?”

  “想必是……意气风发,胸中有豪情!这是我洪武天朝塞北第一雄关,站在这城墙上,朝天断峡谷望去,必定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概。”

  宋征回想起自己每一次都想要爬上七首魔龙头颅上,望向神烬山,遥想北征大帝一剑斩开天断峡谷……他没有否认,但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天火之下,一切壮志豪情只堪回忆,活下来的是挣扎和苟且。

  崔敏淑回头来,深深地端详着他,好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宋兄有没有想过,反过来控制天火?”

  宋征一愣:“我?”

  “对,就是你!”崔敏淑道:“你被天火控制了这么久,在它的逼迫下不断完成一道又一道圣旨,这其中想必有很多让你深感无奈、愤怒、甚至是屈辱的抉择。

  现在,反过来你控制天火,可以有一切的快意!”

  宋征皱了皱眉头,拱手道:“还请三小姐把话说明白。”天上掉下来金馅饼?不,上一次掉下来的是天火!

  崔敏淑一笑,道:“宋兄有没有想过,我们崔氏为什么要收服天火?”

  宋征一愣,他还真的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此时崔敏淑一提起,他想到了石原河曾经说过,哪怕是昏君当道生灵涂炭,只要不牵涉到自身的利益,太古世家也是不会出手。

  那么它们为什么会对天火感兴趣?

  他缓缓摇头,道:“还请小姐指教。”他心中已经有了几个模糊的猜测,但都不确定。

  崔敏淑道:“天火可以控制修士,被他控制的修士堪称这世上最佳的死士。而宋兄之前也告诉我,天火的密旨可以直达洪武天朝境内所有的地方。我这么说,宋兄应该明白了吧?”

  宋征咬了咬牙,又问道:“你们为什么需要我?”

  “因为除了天火之外,在这些‘死士’之中,我们还需要一个暗中的掌控者、一个眼线,目前来看,你是最合适的。”崔敏淑坦然说道。

  宋征内心挣扎着,他明白清河崔氏想要做什么了。他尝试着问道:“那我的兄弟们……”

  “我们只需要一个。”崔敏淑非常确定的回答。

  宋征努力争取着:“他们都很出色……”

  “但我们不需要。清河崔氏,从来不缺少出色的子弟——所以,我们只需要合适的。”

  宋征低下了头,深深地沉默了。

  崔敏淑一直看着他,双眸深邃无比,不似星空,而是魔渊!

  “宋兄知道太古世家为什么是太古世家吗?”很拗口,但宋征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摇头不知。

  “中古世家的标准,除了传承古老之外,还需要至少有一位镇国强者坐镇。历史和实力,缺一不可。

  而太古世家,则已经超脱了这个范围。太古世家的标准是,和那些真正的天上者有联系。”

  她略微一顿,继续道:“天下如棋局,只有天上者才有资格成为棋手。什么千古世家、中古世家、镇国强者,都不过是这棋盘上的一枚枚棋子罢了。

  我们太古世家最大的依仗,就是我们也是棋子,但我们可以和棋手进行沟通。”

  她又指着天火道:“三万年前,冥凰由幽冥深处出征,率领着祂的周天星舰群,杀上苍穹,与诸天一战,最终却悲壮陨落。

  周天星舰群一艘艘破碎,化作了满天流星。冥凰也燃烧着落入了神烬山——这便是神烬山名字的来历。

  这三万年来,每隔数千年,总会有一些诡异的事情发生在神烬山当中。最后深究其缘故,都是冥凰的残魂不甘身死,凝聚了一些力量之后就会出来作乱。不过这一次,显得更加诡异罢了。

  而我们清河崔氏背后的那一位天上者,恰好知道冥凰的一个弱点,如果灵河东岸有什么人能够收服天火,那一定是我们清河崔氏!”

  “阁下是读书人,”她在不知不觉间换了一个称呼:“应该听过一句话,机事不密则害成。事关重大,我们不能冒险,所以所有的秘密,只能有你一个人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也是阁下唯一的机会。”

  她微微一顿,又看了看宋征,静等了片刻,道:“我给你一天一夜的考虑时间。”

  她不再需要宋征的回答,转身飘然而去,仍旧端庄典雅,气质如兰。但宋征抬起头来,看着太古世家的小姐远去,却觉得他们如魔神一般:冷酷、残忍、贪婪、无情!

  他心里极乱,崔敏淑的话他听明白了,清河崔氏对天火感兴趣的目的,是他所猜测中最糟糕的那一个。

  清河崔氏想要天火,然后以天火控制修士!这些修士必定会继续被圣旨折磨,但和之前不同,圣旨变成了清河崔氏筛选死士的手段,他们会将真正强大的死士挑选出来。

  然后清河崔氏需要这些死士的时候,天火就会以密旨的名目,将这些死士投送到任务地。这样一切看上去都和清河崔氏无关!

  更远处着眼,天火可能会越来越强大,密旨投送的范围,就不仅限于洪武天朝,还可能是整个人族七雄,甚至将妖族也囊括进去。

  到那个时候,天火就是清河崔氏控制整个灵河东岸的最强手段。

  他们需要宋征,因为他们需要一个人,潜伏在这些死士当中作为他们的眼线,以免发生什么意外,让整个计划遭到破坏。

  清河崔氏会让他掌控天火,但必定会想办法掌控他。而且他们只要宋征一个,史乙、赵绡、周寇、王九、潘妃仪、苗韵儿,他们一个都不要!

  他的兄弟姐妹们,还要继续在天火的控制下,一次次的经历圣旨生死,稍有不慎就会送命!

  他可以掌控天火保护他们,但如果某一次清河崔氏需要他们去送死呢?

  宋征有自己的计划摆脱天火,可是能否成功完全没有把握。眼前的太古世家,似乎比他自己的计划更加可靠。

  他得到了一艘冥凰古舰,天火是冥凰残魂所化的推测十分可信。他想要摆脱,是彻底摆脱,而不是摆脱了天火,又被崔氏控制。

  一阵喧闹声传来,他恍惚之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院子外,周寇跟史乙在争抢最后一壶好酒,王九嘀嘀咕咕的抱怨赵姐吃得太多,不像个女孩,显然他是没吃够的。苗韵儿单纯的开心的咯咯笑着。

  灯光从院门中照出来,忽然剪出一道倩影,潘妃仪感应他回来了,出现在门口,似笑非笑的问道:“太古世家小姐的风姿如何?”

  宋征一下子笑了出来,心头阴霾稍稍散去,走进去道:“哪有个什么风姿?他们是太古世家,他们只要他们需要的,而我……”他想了想还是摇头:“肯定不是他们需要的。”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