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六一章 蛮王纳妃
  黑曜石在妖族当中的地位,相当于元玉。黑曜石矿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而这种矿石当中,会伴生更加珍贵的黑曜石石魄。

  宋征他们以前使用过的大额石币,和普通石币兑换比例一比一百,就是用石魄制成。

  而石核更加珍贵,用来制作顶额石币,和大额石币的兑换比例也是一比一百。

  由此可见石核的珍贵,而天火圣旨的搬山令,要求每人十枚石核,相当于每人十万石币。

  最初看到这一道圣旨的时候,新的狼兵们并没有太在意,十万石币对应十万元玉,似乎并不多嘛。可是真的到了八臂魔山周围,他们才明白什么叫做残酷!

  黑曜石矿代表着巨大的利益,在七杀部内每一座黑曜石矿,在上层、是真正的妖族权贵们之间的博弈;在下层、则是一场面对面的血腥的争夺!

  这一次抢到了这座黑曜石矿的,是妖皇的九叔平天王殿下。

  平天王在妖皇年幼的时候极为照顾牠,妖皇早年失怙,九叔当时乃是明见境大妖,有牠保护妖皇才成长起来。是以妖皇登基之后,对牠极为照顾,封平天王,言听计从。

  平天王是七杀部中少有的智者,牠深受陛下尊敬和信任,却从不干涉政事,所求的不过美色财气而已。

  牠开口要这一座黑曜石矿,妖皇立刻同意。平天王手下两位玄通境巅峰的老祖出手,驱逐了黑曜石矿附近的所有妖族强者,这里就插上了平天王殿下的旗帜。

  殿下的领地意识和财产意识都是极为强烈的,最容不得就是别的人或者妖,胆敢插手自己的财产。

  新的狼兵们各施手段,想要从黑曜石矿中盗走石核,结果当场被杀数百人。

  从未见识过天火酷烈手段的新兵们瞬间“成长”起来,此时都明白了总兵大人当初的行为:在圣旨下,的确没有幸运。

  有一小部分人,怀着侥幸的心理,偷袭了一些妖族小部落,或是妖族商队,抢夺足够的石核。

  而大部分人则想尽了办法,从八臂魔山中盗取石核。

  曹古龄和老余一起,尝试了好几次,全都无功而返。就是在这几次的尝试当中,跟随他们的三十多新兵,只剩下了十人。

  曹古龄曾经是岭南五州第一强兵,他打过很多硬仗,却从来没有那一次的损失比例如此之高。

  他随后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找到了赵绡,投效在他们门下。

  赵绡五人最初很诧异,为何书生和老千不见了。但残酷的圣旨,没有给他们追根究底的时间,他们一次试探之后,就弄清楚了八臂魔山石矿的防御强度,知道凭狼兵营的实力,强攻毫无胜算。

  周寇有些慌乱,没有书生他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赵绡稳住了阵脚,大家集思广益出谋划策。

  可是没有了书生,他们的计划总是欠缺了一些什么,前两次输在了细节上,后面两次则是运气不够好。

  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苗韵儿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们以奇药特殊的气味,引发了矿场周围的多头荒兽暴乱,他们趁着矿场守卫注意力被吸引,潜入矿场后方,却不是为了盗取石核,而是要自己盗挖。

  这一侧果然守卫松懈,但是他们需要迅速的挖穿一座大山!而且要保证悄无声息,不被矿场中的监工们发现。

  这一切对于修士来说难度并不算大。

  在山洞内,一柄飞剑上下飞舞,坚硬的岩石在飞剑的锋刃下,好像豆腐一样轻松切开。切下来的碎石不等落地,就被后面的修兵接住,送进了各自的芥指中。

  忽然飞剑轻轻一顿,正在挖掘的赵绡朝后面打了一个手势,潘妃仪几个人围了上来。赵绡控制着飞剑,在岩石上画了一个大圈,里面的岩石全都掉落下来,后面露出一片晶莹的黑曜石。

  挖到了!

  大家一阵兴奋,山洞内的情绪一下子高昂起来。

  周寇严厉的朝众人用力挥手,让大家不要得意忘形。此地十分凶险,只要有一个监工听到动静,大家就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也知道不是庆祝的时候,一起冷静下来,赵绡迅速的将山洞拓宽,然后曹古龄等修为较高的一起上前,各自祭出锋利法器开凿黑曜石。

  黑曜石的硬度比岩石高的得多,为了不发出声音,大家还要控制力道,开采起来要比之前困难很多。

  于是赵绡安排大家四人一组,累了立刻后退,打坐修行补充灵元,决不能因为疲惫发生意外,导致计划失败。

  很快,他们挖到了第一枚石核,士气大振,备受鼓舞。两个时辰之后,已经弄到了三十多枚石核。

  忽然,一直在监听上方矿场动静的周寇警惕的一抬手,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忐忑的看着他。

  周寇侧耳倾听,拳头高高举起,一脸凝重。

  ……

  四座矿坑看上去都很巨大,但实际上开挖的时间并不长,约么半个月左右。

  最深的一口矿坑,已经出产了几十万斤黑曜石、数千斤石魄和几百斤石核。负责这座矿坑的总监工盘冈因而得到了平天王的赏赐,让这头狡诈的守宫妖极为兴奋,干劲十足。

  这几天,牠都在拼了命的鞭策那些奴隶,让牠们干活更卖力一些。这样的得“努力”下,牠的矿坑进度远远超过了另外三座,今天一大早,就挖到了一百二十丈深。

  盘冈对于进度略感满意,到了半下午,牠决定休息一下,回到了自己的木棚里,喝着手下殷勤送上来的血粥,刚刚松了口气,忽然一声巨响,整个矿坑猛的一晃,牠的木棚跟着往下一沉,险些塌了。

  盘冈大怒,一抽鞭子:“那群混蛋干了什么?!”

  他怒气冲冲的冲到了矿坑下,这里刚刚发生了塌方,矿坑底部数十丈的面积沉落下去,西边最严重,有发生大滑坡的危险。

  哪怕是滑坡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些奴隶死多少无所谓,但耽误了进度可就是大事情了。

  “怎么回事?”牠怒气冲冲,一甩鞭子卷住了一名监工的脖子,将牠拽到了自己身前大声喝问。

  那名监工连忙推脱责任:“大人、不、不关我们的事,下面、下面是空的。”

  “空的?”盘冈疑惑,顺着那监工指的方向看去,西边塌方最严重的位置上,隐约露出一个不大的洞口。从那里看进去,下面似乎有一大片空间。

  “嗯?”盘冈一下子兴奋起来。

  这里可是神烬山,传说中诸神燃烧陨落的地方,山里遗迹众多——和人族修真界一样,妖族内部也不缺少误入古老遗迹,获得绝世机缘,最后成为一族之长的传说。

  “立刻,把这里清理出来,派个妖下去看看情况。”

  “是。”

  很快塌方的地方就被清理出来,那个洞口用妖器支撑起来不会塌陷了。

  一头守宫妖小心翼翼的从洞口钻了进去,时间不长,牠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大人,您绝对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

  盘冈已经按捺不住,想要亲自进去了,忽然矿坑顶上,一声叱喝传来:“站住,你们是什么妖?不好,是人贼奸细……”

  战斗突然爆发,三十多名狼兵,身上应该是带着某种特殊的法器,可以伪装成为妖族,混进了矿场内。

  他们一直潜进到了矿坑周围,才因为行动可疑被发现。

  能够活到现在的狼兵都是死囚之中的佼佼者,他们呼啸着冲了下来,法器犀利,攻击一往无前,监工们竟然不是对手!

  牠们一边高声呼喊着外围的守卫赶来支援,一面一窝蜂的往后退去,很快就有大批的监工掉进了矿坑里。

  盘冈勃然大怒:“一群蠢货!给老子顶住!”

  盘冈乃是知命境,守宫妖悍勇,牠丢下了这边的事情亲自上阵,果然遏制住了人贼的攻势。外围的守卫们很快赶来相助。

  这样绝对优势的围攻下,一名名人贼被杀摔落下去。

  三十多名狼兵很快就只剩下了七八人,他们彼此掩护,呼喊着撤退,却已经绝望,根本无路可退。

  “那边!”一名狼兵看到了洞口,用手一指。不用商量,剩下的狼兵全都冲向了洞口。

  盘冈一时不查竟被他们闯了过去,七八个人贼一起钻进了洞口,立时气的牠哇哇大叫,拎着双刀亲自冲了进去。

  洞中黑暗,牠只听到了那个手下的一声惨叫,立刻吼叫一声旋风一样杀了过去,可是只看到了手下的尸体。

  牠四处一看,大概在百余丈外,黑暗中某一处地方,有幽光一闪而过,牠怒吼一声冲撞了过去,路上咚咚咚的撞碎了几堵拦路的低矮石墙。

  幽光已经消失,随后而来的手下点燃了火把,盘冈愣住了。

  遍地枯骨!

  那幽光的位置是一座三层高的祭坛,已经严重破损,上面是一座奇特的传送阵,不像现在的传送奇阵、或是灵阵,没有那么复杂的阵法刻线,仅仅是一个巨大的符号——也或许是一枚特殊的文字。

  不过现在这个“符号”已经被破坏了,那七八个人贼,竟然绝处逢生从这里逃了出去,并且盘冈暂时没办法追击。

  在祭坛的周围,散落着无数枯骨,甚至连祭坛下面两层上,都倒着几十具枯骨。

  它们都是战士打扮,身上穿着铠甲,手持兵器,但都已经腐朽不堪,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前的生灵了。

  是的,从骨骼上看,它们不是人族也不是妖族,盘冈认不出来。

  牠回头看去,随着进来的妖族越来越多,火把也逐渐将整个遗迹照亮。

  这是一座军事要塞,一堵堵矮墙呈弧形排列,错落有致,从残存的痕迹上来看,当初这些矮墙上应该有各种金属加固,并且还有一些残存的“符号”,和祭坛上那一枚同源,作用恐怕也和现在的奇阵一样,用来加固整个要塞。

  而在这些弧形的石墙之间,倒着成千上万的枯骨。从形态上看,它们都是力战而死。

  盘冈也是战士出身,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敬佩之意。

  这座要塞中的无数战士,都是为了守护这座祭坛!强大的敌人从外面杀进来,它们节节抵抗,一个一个被杀死,但是它们没有退缩,死战不退!

  一直守卫到了祭坛下,最终恐怕全部战死。

  只是盘冈有些不明白,既然祭坛可以传送,它们为什么还要死战,不离开呢?它们到底为何而战?

  牠轻轻摇了摇头,吩咐手下:“上报给尊者,另外,所有人退出去,派人守住洞口。在尊者赶来之前,任何人不准进来。”

  进来的妖太多了,牠已经没有可能瞒下此事,独占这座遗迹中的好处,索性上报了。

  “是!”

  ……

  周寇还以为暴露了,可是逐渐的上面的声音消失了,一切恢复了平静。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再三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他将拳头放了下来,继续挖掘。

  ……

  史乙照着镜子,老脸羞得通红。

  镜子也是法器,格外清晰,镜中人浓妆艳抹,一身鲜艳的大红色喜服,胸口还扎着一朵大红绸花。帽子上耳朵两侧,插着两只纯金的珠花。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愤怒的扯下帽子和绸花,重重的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然后各种污言秽语,破口大骂起来。

  新起高殿,夯土基台广二百丈,深一百二十丈,高八十丈。台上宫殿五层,高七十丈。宫殿四角有巨大的铜兽镇守,按照方位,分别为四象神兽。

  殿门外,几名妖族仆妇膀大腰圆,脸阔肩宽,严防死守。听到里面史乙的怒骂声,不由得相视一笑:“这小郎君,还挺倔强。”

  “胳膊拗不过大腿,他又能如何?还不是得乖乖给咱们大王做妃子。”

  仆妇们流着口水:“大王好艳福,这人族小郎君当真俊俏无比,美艳无双,跟咱们部族里那些粗汉子们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要是能把他按在床上坐一下,让老娘立时死了也心甘情愿。”

  “若非如此,大王怎能违背神意,一定要强娶了他?”

  又有仆妇担忧,声音微微颤抖道:“大王这样做,会不会为部族招来灾难呀……”

  史乙在殿中,快要将天火恨死了。

  宋征猜得不错,“搬山令”颁布之后,他也一样接到了一道密旨,这密旨的内容是,让他潜入蛮妖部,盗取蛮神火种一团!

  蛮妖部位于洪武天朝西南,有大大小小数百个小部族组成。

  牠们是天朝的老对手了,三十年一小战,五十年一大战,历史上几乎从来不曾停息过。但奇怪的是,这样不断地战争当中,王朝和蛮妖部的交流反而从未停止。相比于七杀部,蛮妖部的普通妖族,对于人族并没有那么深的仇恨,反而很喜欢人族的“美色”。

  不过蛮妖部乃是母系氏族社会,雌妖占据主导地位,牠们不停地和天朝交战,虏获人族战士作为奴隶也是重要目的之一。

  在蛮妖部当中,雌妖往往资质绝佳,修炼进步飞快,而雄妖却速度缓慢,挨打受气。

  在漫长的历史之中,蛮妖部发现和人族交配诞生的后代仍旧保持着妖族的血统,却更加聪明,资质也更好。而在雌妖的眼中,又觉得人族的雄性“美丽”远超同族;两相叠加,人族男子在蛮妖部格外受欢迎。

  只是如果战争中被俘,成了蛮妖部的俘虏,对于天朝男子来说却不是那么美妙的人生了。

  蛮妖部主修肉身,雌妖的体态都跟这几位仆妇差不多,甚至还有过之。

  史乙接了密旨之后苏醒过来,就发现自己手上脚上都带着镣铐,荣幸的成为了一名蛮妖部贩奴队的人族奴隶。

  有关蛮妖部雌妖喜欢人族男子的传闻,史千王当年在京师的时候也曾经听说过。不过他一直觉得,既然是好美色,那一定是喜欢貌比潘安的那种,自己一脸络腮胡子,生的孔武有力,眼睛一瞪凶神恶煞,应该不合牠们胃口。

  他第一个计划是,先按兵不动,观察一下贩奴队的实力,瞅准时机逃脱,而后就可以利用荒野大寇的石符,扮作一头蛮妖,想办法调查蛮神火钟,进而盗取一团。

  不过这个计划他想到一半的时候,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低头看看自己手上脚上的镣铐,似乎是特制的,并不很粗,而且还包着一层软布。

  镣铐上雕刻着特殊的铭文,有神秘妖力加持,也是绝不可能挣脱的。

  再看看自己坐的马车,虽然破旧,但毕竟是马车呀。哪有普通奴隶有这种待遇的?

  他心中疑窦丛生,终于两个时辰之后,他弄明白了真相:蛮妖部不喜欢英俊小生,牠们仍旧讲究实力为尊,雌妖们不喜欢本部那些狰狞丑陋的雄妖,也不喜欢细皮嫩肉的男人。史乙这样在人族中显得“狰狞”,在妖族中却是恰到好处的绝世美颜。

  简单来说,他在蛮妖部里很值钱。

  于是他被特殊对待,贩奴队有种“善加保管珍贵货物”的态度,并且将他看守的极严。

  那些镣铐上的铭文有特殊的作用,压制了他的力量,他现在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几次尝试逃走,结果都被贩奴队里的雌妖守卫给抓回来。牠们倒是没怎么虐待他,担心破了相买不上好价钱,但是抓回来得途中,可怜的史乙轮番被这些膀大腰圆臂上跑马的雌妖们吃豆腐……

  这让他生不如死。显然贩奴队都是老手,知道什么样的“惩罚”对男人来说是最痛苦的,牠们就当是顺便奖励自己一下。

  史乙逃不掉,却没有自暴自弃——他毕竟是见识过诸多花魁风姿的男人,蛮妖部这些雌妖,他实在忍不了。

  于是史千王表现的极为贞烈,他誓死不从,第一个买了他的雌妖拿他没办法,只好转卖出去,三次倒手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天。

  第四位买他的蛮妖部贵人,却不是要亲自“享用”他,而是和另外七名“美艳”的人族男子一起,献给牠们的大王——蛮妖部蛟女部族的族长蛟美野。

  这位贵人是蛟美野面前的宠臣,而蛟女部族在整个蛮妖部中,最近七十年强势崛起,已经冲进了前五的行列。

  蛟美野继位前七十年,都在励精图治,提升蛟女部族的实力,牠也的确做到了,这让牠在整个蛟女部族中说一不二,哪怕是违背神意,也没有妖敢反对。

  而最近几年,蛟美野对于政事厌恶倦怠了,但牠并不昏庸,提拔了几位能臣替自己处理政务,又亲近了几个佞臣陪自己安逸享乐。

  贵人就是佞臣中的一个,牠在整个蛮妖部中,为蛟美野寻觅美色,短短五年时间,蛟美野的后宫,已经膨胀到了十二人、三十六妖。

  贵人看得出来,大王越来越中意男人,对各部雄妖已经失去了兴趣,牠这一次搜罗的美颜,全都是男人。

  如果书生在这里,他一定会说“缘分来的就是这么的莫名其妙”。贵人对他们八个严加管教,然后以生死威胁,才将他们带到了蛟美野面前,蛟美野却偏偏对乖巧顺从的另外七人毫无感觉,一眼就相中了贞烈男子史乙。

  当天晚上,蛟美野就将史乙带回了自己的寝宫,解除了史乙身上的一切禁制。史乙爆然而起……然后可怜兮兮的被镇压了。

  蛟美野贵为一部之首,乃是堂堂玄通境巅峰!一根手指头就把知命境的史乙制服了。

  史乙抵死不从,蛟美野大怒,赏了他一耳光,败兴而去。

  门外的仆妇和守卫们,都准备好了冲进去拿下史乙剁成肉酱,还有心思活泛的,幻想着再把这个美艳男子剁成肉酱之前,自己可以先爽一把。

  结果出人意料的,蛟美野虽然怒气冲冲的走了,却没有下令处死史乙。

  等到了第二天,牠又板着脸来了。还带来了诸多礼物。史乙仍旧不为所动,蛟美野再次大怒而去。当天下午牠召集群臣,商议纳妃。

  新妃子就是史乙。

  牠以为给了史乙“名分”,能表现自己的诚意,人族不是说嘛,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本王诚意足够了吧?

  这等事情,大臣们当然不会给大王添堵,顺利通过,但是按照蛮妖部的规矩,大王纳妃,一定要上禀蛮神——通常情况下,蛮神不会有任何反应。

  事实上蛮妖部崇拜和祭祀的蛮神,已经有三百年没有降下任何神谕了。

  只要蛮神没有回应,那也就是同意了;可是偏偏这一次,三百年来蛮神第一次降下神意,却是禁止蛟美野纳妃!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