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六零章 魔神血衣 下 !

苍穹之上 第二六零章 魔神血衣 下 !

  两件九阶,可惜宋征都无法使用,他暗自摇头,随即也笑了:这是九迷夫人的芥指,难道还能有什么“光明正大”法宝不成?

  他迅速检查完毕,果然如此,其余的几件宝物虽然品质都很不错,可惜全都是阴魂类的。他关上了芥指,手里只剩下一只铁盒。

  这原本应该是一只等级极高的秘柜,但上面的奇阵已经被彻底破坏,随意就可以打开。

  它被塞进了芥指空间的最深处,九迷夫人自己似乎不愿意看到它,却又不想丢弃它。

  宋征预防着铁盒中有什么机关暗算,做好了准备,用手指轻轻一挑,啪一声铁盒盖子打开,里面存放着一件布衣,有些污渍和破损,不过并没有什么危险。

  他一阵疑惑,灵元一催,布衣凌空而起,在他面前展开来。

  这是一件古老的直裾,宋征展开来才看清楚,上面的破损乃是一道道伤口!被人用兵器刺破。而那些污渍,色泽暗红,乃是用鲜血书写的一部典籍!

  宋征猛一下想起来了,失声道:“这、这是魔神血衣!”

  他记得在皇台堡的时候,说起来寂灭堂,史乙和赵绡给他讲过寂灭堂和另外一大邪教“神魔道”的恩怨纠葛。

  在三百年前,洪武天朝还是“四大邪教”,神魔道和寂灭堂之间颇有恩怨,争斗不休互有胜负。

  寂灭堂以魂魄为养分,滋养肉身,肉身统御阴魂;而神魔道以魂魄为燃料,熬炼自身魂魄,以魂魄壮大肉身。

  两大教派的道路不同,但是对于魂魄的需求是相通的。

  寂灭堂有“吮火”“吹灯”两大邪术,神魔道也有“牵魂”“熬魂”等秘术,更有“魔莲灯”“借魂还魂”等奇术。

  如果不是寂灭堂功法特殊,壮大的速度极快,可能会被神魔道永远的压制下去。

  但是在三百年前,神魔道宗主最疼爱的一名女弟子忽然叛变,出卖了整个神魔道,几个月之间,在朝廷的大规模清剿,和寂灭堂的暗中追杀之下,曾经盛极一时,位列四大的神魔道灰飞烟灭,成为了历史的过去。

  从来没有人知道,那名女弟子为什么会突然出卖恩师,出卖宗门,神魔道的覆灭也成了一段迷案。

  而神魔道的立宗之本,就是一件神秘的“魔神血衣”,上面记载着神魔道的根本**。

  “九迷夫人就是当年那个女弟子?”宋征心中恍然,他将魔神血衣认认真真的看了几遍,忽然心头一动,却紧接着一皱眉,收起了魔神血衣,盖好了铁盒。

  他起身来打开门,一直等在外面的肖三山焦急的迎上来:“小宋兄弟?”

  宋征一笑:“解决了。”

  肖三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整个人从紧绷的状态松懈下来,眼睛有些发酸,什么也没说用力的给了宋征一个拥抱。

  宋征尴尬一下,随即笑了,拍了拍他的后背。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肖三山被他问的有些茫然,下意识地反问道:“你呢?”

  “我?”宋征苦笑:“我当然是回到我来的地方。”他遗憾道:“相识一场,终有一别。你想回家的愿望恐怕是不能实现了,豫州那边应该知道你是寂灭堂的弟子,你回去是送死。走吧,天下之大还能没有容身之处?”

  肖三山仍旧有些茫然,宋征取出一枚芥指塞给他:“里面有三千元玉,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吧,你的性情敦厚老实,不适合修行寂灭堂的功法。”

  肖三山一撇嘴:“我早就不想练了,可是师父不准我退会。”他忽然看了宋征一眼:“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寂灭堂的人。”

  宋征一笑,也不意外。

  “可你是个好人。比我师父对我还好。我知道我师父只是为了多一名弟子,可是你……咱们应该能成为朋友的。”他赧颜一笑:“除了我的境界太低、资质太差之外。”

  宋征忽有些会心之意:“咱们已经是朋友了,真心的朋友。哪怕你不知道我究竟是谁,我……不知道你未来如何。”

  肖三山眼睛有些发酸,用力挥了挥手:“再见!”

  “再见!”

  他走出几步,不舍得回头看了一眼,宋征心中一动,喊了他一声:“三山,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

  肖三山连蹦带跳的回到他的面前:“你说!”

  宋征笑了。

  ……

  天火密旨规定的时间十天,现在过去了八天,还剩两天,宋征忽然不知道该去做什么了。

  “两年多没有离开神烬山,趁着这两天的时间,在天朝境内四处看看吧。”可惜不是在神烬山中,没办法趁机寻找白梨实。

  他不由得想到了其他人:“搬山令他们执行的如何了?看上去似乎很简单,只要石核十枚就完成了任务,可是天火绝不会这么简单,必定隐藏着巨大的危险。史乙也是封爵者,他是不是也收到了天火的密旨?”

  ……

  密旨第九天,宋征在豫州州府外的荒山中信步而走,随手种下了一棵小树苗。

  他浇了一桶灵泉水,小树生发嫩芽十枝。

  ……

  密旨第十天,肖三山走进了望山城,找到了衡州最大的钱庄“万利票号”,付了三百枚元玉的昂贵代价,租用了钱庄秘库中的一只秘柜,将一件宝物存放在秘柜当中。

  随后他被票号的伙计殷勤的礼送出来。替宋征办好了这件事情,他整个人又一次失去了目标。

  时至正午,他出了望山城,随意选了一个方向——走到哪里算哪里吧,等自己累了,走不动了,就在那里安家。

  玄之又玄他的意识变得一片茫然,如大雪覆盖大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周围一片荒山,他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天空中一片淡淡的金色波光荡漾——整个天空好像一片金色的水面,有一片介于枯荣之间的树叶,好似众生苦海上的一叶扁舟,慢慢从天边飘来,在金色的波光荡漾之下,来到了肖三山身前。

  有个声音从树叶上传来,宽厚宏大,让人听了之后油然生出一种踏实、安稳的感觉。

  “嗯?璞玉天资,没想到这样的荒山野岭竟然还有这等奇才。”

  肖三山一愣,璞玉天资,说的是自己吗?

  很快,那声音再次道:“孩子,你愿意成为本尊的弟子吗?”

  肖三山苦笑一下,老实说道:“前辈,我是寂灭堂的弟子,这辈子恐怕也逃脱不掉这个身份了。”

  “哈哈哈。”树叶上的声音爽朗一下,混不介意道:“寂灭堂小事情,只要你愿意,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来骚扰你。”

  肖三山一愣:“真的吗,前辈你可知道寂灭堂乃是洪武天朝三大邪教之一,弟子遍地,门中大修多如牛毛,实力极为恐怖。”

  枯荣树叶道:“洪武天朝不过是天下一角,等你跟随了本尊,才会明白这天地是如何宽广,苍穹之上无边无际!”

  不知为何,肖三山脑中一阵恍惚,似乎真的看到整个天地,看到了苍穹之上,无穷的星海……

  之前关于此生平淡的想法,莫名其妙的消失无踪,他轰然跪倒,叩头道:“弟子肖三山,拜见师尊。”

  “哈哈哈!”枯荣树叶开怀大笑,口出律法之音,言说道:“你身为弟子,不可不知道师尊的法号,本尊正号天齐大生仁圣帝君,十三万年之前,凡俗世间尊称本尊为,东岳大帝!”

  肖三山脑中嗡嗡雷鸣,耳听师尊法言,只觉得宏大无比,威能无上,并不真正知晓自己究竟触碰到了怎样的真相。

  枯荣树叶上的声音说完,天地异象一收,将肖三山接引上了树叶,众生苦海水波荡漾,越飘越远,逐渐消失于天地之间。

  ……

  八臂魔山有八条主要的山脉,各自延伸出去数千里,支脉无数,莽莽苍苍。

  赵绡、王九、周寇、潘妃仪和苗韵儿隐蔽在一片陡崖下,身上都留下了战斗的痕迹,赵绡的最明显,她的左肩被刺穿了,虽然在高阶奇药的作用下,伤口已经愈合,但是来不及换衣服,一身的血污。

  在他们五人身侧,还带领着五六十名新兵,曹古龄和老余都在其中。

  陡崖上生长着歪七扭八的各种老树,将下面的一切遮掩的十分严实。一队妖族的巡夜鬼兵乘着巨大的蜘蛛从崖上走过,也没有发现下面的异常。

  等牠们过去,大家松了口气。赵绡和潘妃仪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悄然行动,从隐蔽地斜行向上,来到了陡崖的半腰,无声无息的在崖壁上凿开了一个大洞。

  天快亮的时候,这座山洞已经挖进去十丈,所有人都挤了进去。

  洞口在一颗歪脖古树下,从上面往下看什么也不会发现。擅长奇阵的老余出手,布置了一座六阶“云山罩阵”,除非是明见境大修亲临,否则绝不会发现这里的异常。

  山洞内的挖掘仍旧在进行,一切悄无声息,没有人说话,交流都是比划着手势。挖出来额石头,大家用自己的芥指装了。

  在陡崖上方,是一片广阔的露天矿场,数万名各族奴隶,在监工的皮鞭和锁链下,艰苦的挖掘着。

  几座山峰之间,已经挖开了四座巨大的矿坑,广阔三百丈,深达两百丈。

  天空中,有强大的翼妖和飞天獠将沉重的矿石吊出来,每一块都有房屋大小。一队强悍的守宫妖,手持弯刀在矿坑之间游走,发现了石魄、石核之类,会立刻出现收走。如果有奴隶或者是监工,被牠们发现私藏珍贵的矿石,牠们手中的弯刀会毫不留情的斩掉任何妖的头颅。

  更远处,矿场的外围,负责安全的强大妖族战士们,正在清理这战场,将一头八阶荒兽尸体拖走,地面上一片混乱的痕迹,昨夜一战十分惨烈。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