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五七章 千年少女 上 求月票!

苍穹之上 第二五七章 千年少女 上 求月票!

  小须弥界的入口一旦关闭,本就很难被发现,姚成方又在外面布置了一座一阶灵阵。有这座专门遮掩的灵阵,就算是老祖级别的灵觉扫过,也不会有很么发现。

  宋征刚才那种熟悉的感觉,是因为他经常躲在小洞天世界中,对虚空中那种细微的异常十分敏锐。

  他在小须弥界附近打开小洞天世界,虚空互相干扰,立刻找到了小须弥界的所在。

  一阶灵阵只负责遮掩并不封禁,宋征只需要打开小须弥界的禁制就行了。

  他看着小须弥界外面的奇阵禁制有些头疼,如果史老千在就好了。可是正在他发愁的时候,小须弥界上的奇阵却忽然放出了淡淡的幽光,阵法刻线一起退去,小须弥界自动打开了!

  宋征诧异,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须弥界中忽然伸出来一只纤纤玉手,凌空摄拿,恢弘大力,不可对抗的一把抓住了宋征的脖子,将他拽进了小须弥界中!

  肖三山在后面吓得刚要尖叫,一道散发着幽光的灵索咻一声射了出来,将肖三山缠了个结实,连嘴巴都给绷上了,那一声尖叫也被憋了回去。

  灵索一收,好像活蛇回穴,带着肖三山回到了小须弥界中,奇阵的光芒再次亮起,一道道阵法刻线归位,随后灵阵掩盖下来,房子里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

  宋征被那一只俏生生的手臂扣住了脖子,全身灵元也随之被彻底禁锢调动不得,这只手的主人毫无疑问极其强大!只要心意一动,宋征怕是就要死于非命。

  宋征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藏在这里!

  这里已经被朝廷扫荡了很多遍,多么危险的地方!但瞬间他也就想明白了,灯下黑。朝廷搜查完毕之后,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是谁?”他心中不住的猜测着,却一团乱麻没有头绪。

  这座小须弥界被布置成了一座洞府,宋征注意到通道中还有重重布置,格外危险。那只手有大神通,延伸的极长,现在拖着宋征朝后缩去,不断地变短。

  忽然,眼前忽然一团极为强烈刺眼的蓝色电光轰然一声炸开,宋征感觉到双眼好像被无数钢针狠狠地刺了进来,疼的他一声惨叫,两眼流出血来,就连合照层次的阴神也一时间呆滞。

  终于,眼前的一切逐渐平静下来。

  宋征脖子上的压力没有去,但双眼感觉好了一些。他眨了眨眼,睁开来:在自己的前方,一座三层黑玉高台上,盘坐着一名二八少女,肌肤细嫩,皓齿黛眉,秀发如瀑,腰肢如柳。

  只是一双眼睛中却深邃复杂,宛如千年老怪。

  她的手扣在宋征的脖子上,身旁一条灵索好像怪蛇一样扭动着,捆着肖三山丢来甩去,肖三山不能动不能出声,痛苦无比。

  他再朝周围看去,立时惊得脊背发凉。

  这座洞府的四处墙壁上,开凿出一个个小小的方格,每一个方格内,都有一枚天晶宝珠,乍一看足有上千只。

  而且每一个都已经变成了黑蓝色!

  他现在知道这些天晶宝珠当中的冤魂越多,蓝色越深。鹰千里给他的那一只里面囚禁着一千只冤魂,也不过是深蓝色,而眼前这上千只全都是黑蓝色,到底囚禁了多少冤魂!

  怪异少女盯着他,微微歪了一下头,似乎是在打量思索着。

  “阴神?”她开口,声音和双眼一样苍老,与年轻的外表反差极为强烈:“阴神的层次比姚成方还要高一些,难怪能够发现那个逆徒留下的痕迹找到这里来。”

  “逆徒!”宋征心中骇然,艰难道:“你、你是九迷夫人?!”

  少女嫣然一笑,另外一只手满意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和脖颈:“本夫人现在这具皮囊如何?二八年华,肌肤细嫩,吹弹可破,掐一把能拧出水来,真真让人怜爱。”

  宋征一点也不觉“怜爱”,这老妖婆的笑容只让他毛骨悚然。

  她忽然眼神一冷,素手紧扣好似钢爪,宋征痛苦无比,她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费尽心机找到这里要做什么?”

  宋征脑中飞快转动,九迷夫人怎么还活着?那么坑骗鹰千里前往柳庄的人又是谁?她怎么会藏在衡州?

  “小人是我堂弟子……”他艰难的答道。

  “哼!”九迷夫人一声冷哼:“你当本夫人是傻子不成?你这个年纪,已经是知命境中期,而且修成了阴神!这等出色的弟子,只要在我寂灭堂,我怎会不知?”

  “夫、夫人开恩,小的受不住了……”

  九迷夫人手上的力量却越来越强,宋征的脖子明显的细了下去:“你太狡猾,本夫人不喜欢跟狡猾的人打交道,杀了你,那边还有一个老实的,他能告诉本夫人所有的答案。”

  肖三山在一边着急的呜呜乱叫,九迷夫人却不为所动,宋征的两颗眼珠子凸出来了,心中大骂这老妖婆真是个变态,快要装不下去了,太古灭雷已经准备发动!

  “咯咯!”九迷夫人却忽然一笑,手上一松,宋征重重的跌落在地上,摔的眼冒金星,他捂着自己的脖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身上的修为的确是本堂的圣法,可是本夫人怎么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位出色的弟子?”

  她抬起秀气漂亮的小手在身前平平抹过,掌下光芒平缓张开了一只修长的晶瓶。法器横置,拳头粗细,手臂长短。里面分有多层,每一层又有一个个小格子。当中零零星星燃烧着几团灰蓝色的火焰,上层的火焰旺盛,下层的暗淡,随时可能熄灭的样子。

  她扫视之后,意外的瞥了肖三山一下:“你是本夫人堂下弟子。”

  肖三山赶忙点头,用眼神使劲表忠心,可惜九迷夫人不为所动。她又检查了一番,似笑非笑的盯着宋征,手掌五指挠动着,指尖上有锋锐的寒芒明灭闪烁:“可是你……不在本夫人堂下。”

  “弟子是姚堂主门下。”宋征赶忙解释,将前前后后都说了,然后取出玉牌道:“弟子的身份证明在此,请夫人过目。”

  “呵呵。”九迷夫人一声冷笑:“你一个新入门弟子,如何能有如此了得的修为?还有,刚才你以小洞天世界引动此地的小须弥界——小洞天世界珍贵无比且不必说,你一个新弟子,怎会有这等见识!”

  宋征心中一片惊慌:他可以用姚成方糊弄鹰千里,却不能糊弄九迷夫人。姚成方是九迷夫人的大弟子,她对姚成方的一切了如指掌,随便一个问题自己就会露馅。

  “弟子……大逆不道。”他翻身跪下去叩头,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鹰千里长老陨落的时候,弟子就在身边,弟子吞噬了他的阴神,也成就了阴神,并且修为大增,见识也随之上涨,这些宝物,都是鹰长老的。”

  “鹰千里有一座小洞天世界?本夫人怎么不知道?”九迷夫人轻轻眯着眼,冷冰冰的反问。

  “这……”宋征张口就要说鹰千里早有反意,故而蒙蔽堂主,但话到了嘴边,忽然意识到了,此时多说不如不说:“弟子就不知道了。”

  他低着头,所有的注意力却都在肖三山身上,紧张无比。他只有五成把握,肖三山会帮助自己。

  在宋征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肖三山两眼圆瞪,旋即眼神平静了下去,心中不知是何想法。

  九迷夫人将他的弟子玉牌丢在了一边,里面的魂魄痕迹的确是宋征的——他乃是合照层次,这种伪造就连九迷夫人也看不出破绽。

  但九迷夫人仍旧大有怀疑,她抬起手指凌空一点,捆住肖三山的那枚灵索,嗖一声回到了她的手腕上,化作了一枚细细的金色绳镯。

  “弟子肖三山,见过堂主大人,得见圣颜,弟子诚惶诚恐!”肖三山咕噜一下跪下去,飞快说道。

  九迷夫人笑了,手指轻轻一弹,肖三山的命火颤抖了一下,他顿时就好像五脏六腑都被人拽住了一样,痛苦无比的倒了下去。

  九迷夫人极为残忍的连弹了七下,肖三山已经痛苦的昏过去了三次,冷汗湿透全身,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肖三山又一次醒了过来,断断续续虚弱道:“堂主,弟子、弟子何罪,要如此惩罚弟子……”

  九迷夫人两眼微眯,森然寒意如深渊寒冰:“本夫人觉得你有罪,你就有罪!”

  她淡淡的打量着两人,下意识的她更加信任肖三山。不仅是因为肖三山的命火还掌握在她手中,还因为肖三山刚才那几句话。

  她喜欢属下说些漂亮话,“得见圣颜,诚惶诚恐”——但有弟子面见她,都会有这两句说辞。朝廷的走狗不会知道这些细节。

  她问道:“这小子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宋征低着头跪着,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给肖三山使眼色。他不用看也知道,九迷夫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稍有不对,恐怕一爪下来,自己就要肉身毁灭。

  肖三山虚弱的开口:“宋过所、所言不实……”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