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五六章 回家 下 !求推荐!

苍穹之上 第二五六章 回家 下 !求推荐!

  首先,这是密旨。密旨当然要保密,如果他为此联络石原河,石原河知道他在豫州,是否等同于密旨泄露?天火会不会立刻对他处以极刑?

  其次,不管九迷夫人是被擒获了还是被斩杀了,豫州府衙得到《寂灭天经》的可能性都很小。

  寂灭堂一直高度注意对于自己的《寂灭天经》的保密。低阶的道书,诸如《寂灭精解》一类,朝廷缴获了无数,但是真正的《寂灭天经》一部没有。

  每一郡的寂灭堂被剿灭之前,堂主都会主动毁掉自己手中的《寂灭天经》。

  宋征正在思索着这些,身边的肖三山忽然幽幽问道:“小宋,你刚才问我了,我也问你一下,你为什么加入寂灭堂?”

  宋征的嘴唇动了动,不知为何却不想骗他了。肖三山转过脸来,宋征避开他的目光,轻轻的摇了摇头。肖三山没有追问,看向了遥远的天空,复杂道:“我……想回家了。”

  “回家?”宋征心中微动:“这倒是个办法。”他忽的翻身而起。

  ……

  望山城,衡州州府。

  城北九十里,就是著名的天衡山,浩荡一千四百里,山中有大大小小的绝域七处,听上去规模远不如神烬山绝域,但这些绝域类似于灭天墟,在天衡山中只是一道“入口”,连通着另外的虚空世界,内里广阔无边,荒兽、莽虫、魔物、险地,数不胜数。

  宋征和肖三山混在城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慢慢入城。

  衡州境内清剿寂灭堂的行动已经落下了帷幕,没有一条漏网之鱼,已尽全功,此时的盘查自然松懈了不少。

  两人很顺利的进入了望山城,宋征十分小心,一切伪装做的惟妙惟肖。他和肖三山身上都背着一个包袱,里面各自装着几十株珍贵的草药,都是在凡俗极为贵重的人参、首乌、丹芝一类。

  入城之后,两人就像普通的草药商人一样,陆续找到了几家大药铺开始推销,讨价还价。

  宋征暗中观察,街道上时不时可以见到巡逻的差役,他们几次看向两人,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才逐渐远去。

  宋征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衡州显然是外松内紧,如果这个时候,有外州寂灭堂的势力趁机渗透衡州,必定落入他们的陷阱中。剿灭邪教乃是实打实的政绩,州牧大人不嫌多。

  大半天时间,两人真的在认真做生意,摆出了一副奇货可居的奸商嘴脸,一定要价格比市价略高半成才肯出售,转了四家药铺,卖出去了三株昂贵的草药,赚了足有八百两银子。

  然后两人找了一家档次极高的青楼,直接留宿烟花场所了。

  赚了钱,自然放浪形骸,两人叫了七八名女子,唱歌伴舞,喝酒聊天,然后在半夜的时候,每人搂着两个回房间了。

  后半夜,两道黑影溜出了房间,在后门会合之后,朝着一个方向悄然而去,两人贴着墙根疾行,将身形隐藏在阴影当中,轻松的躲过了夜晚巡逻的差役和更夫,出现在了一座大院子外。

  宋征根据宋过三人的魂魄中支离破碎的记忆找到了这里,知道此地就是衡州寂灭堂所在。被剿灭之前,这里对外的名目,是一座极为高档的会馆。

  不过现在,已经一片破败,门上贴着封条。两人找了一处矮墙翻进去,里面空空荡荡,重要的物品都已经被衙门搬走,不重要的但是值点钱的,也被差役们私下里弄走了。

  进来之后宋征也不了解了,他带着肖三山四处搜索着。

  他对这一趟“回家”之行期望不高,只是想找到一些线索,争取跟其他州的寂灭堂能够再次联络起来。

  朝廷虽然已经搜了好几遍,但寂灭堂一直都是在地下发展,善于隐藏秘密,说不定会漏了什么。

  肖三山跟在他后面,眼中有些疑惑。

  宋过说他曾经吞噬了姚成方的魂魄,为何对此地如此陌生?

  可他没有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

  宋征在前面找了一会儿,顺利的进入了一座院子,这里的格局明显不同,他暗自点头找到地方。

  东侧厢房布置成了书房的样子,一切书籍文案都已经被收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书柜和书桌。

  宋征站在书房内,悄然展开了自己的阴神,以合照层次的阴神,灵觉扫视整个书房。最深到了十丈的地下。

  在书柜后的墙壁中,他发现了一座秘柜,但衙门已经发现了那里,里面什么也没有。

  他试图找出书桌书柜的夹层,但并没有什么发现。再三确认之后,他对肖三山一挥手:“去别的房间。”

  肖三山哆哆嗦嗦的,刚才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好像是雄鹰飞过、地面上的一只小鼠。

  雄鹰未必要捕食这只小鼠,但小鼠惊惧无比。

  他看了一眼前面的宋征,道:“我……我在院子里给你放风。”

  “也好。”

  正房是客厅和卧室,宋征进去搜寻一番,摇头走了出来。这里也是衙门重点搜查的地方,果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西边厢房住着的是丫鬟,布置简单,一目了然。但宋征不肯放过,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番仍旧一无所获。

  尽管对此行的期望当真不高,可一无所获还是让他有些失望。

  他在院子里跟肖三山会合,环视了整个小院,在月色下,竹林、花草、假山、古树、凉亭、桌凳,阴影重重,一片死寂。

  肖三山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刚才那种被雄鹰飞过的小鼠的惊恐感觉再次出现了。

  宋征轻轻摇了摇头,忽然明白自己根本就是努力错了方向。衡州方面前来搜索这里的修士,至少也是天尊,甚至是老祖。自己能想到的,能做到的,那些老怪们只会想的更全面,做的更好。

  他需要做的,是会发自己的优势:阴神。

  在合照层面的阴神视野之下,他朝着周围看去。院子里立刻布满了无数的“足迹”。这些足迹都是魂魄留下的,有些已经非常模糊,随时可能散去,有些则非常清晰,还能够维持很长时间。

  宋征一一分辨着这些痕迹。

  魂魄的痕迹很微妙:凡人,或是低境界的修士,魂魄留下的痕迹非常弱;境界越来越高,魂魄留下的痕迹也就越来越强。

  可是到了一定的层次,比如明见境以后,修士们就会刻意加强魂魄的修炼,争取能够达到阴神的层次。

  因为到了这个层次,敌人很可能有各种魂魄层面的手段,可以通过魂魄残留的痕迹追踪而来。

  不过即便是到了阴神,也不可能彻底抹除魂魄痕迹,在合照层次的“眼”中,阴神的痕迹也十分清晰。

  这院子中各种魂魄痕迹中,有一道十分特别,非常淡却格外凝练——这就是一位阴神强者留下来的。

  如果同为阴神层次,宋征极有可能无法发现这一道痕迹。

  不过这一道痕迹在院子中只留下了几个简单的“脚印”,应该是一位老祖级别的强者,前来此地搜查,只是扫一眼,一切就一目了然,而后离去。

  宋征从这些痕迹中找到了姚成方的——院子中第二道阴神脚印——数量很多,因为这里是他的住处。

  从各自的“脚印”上判断,姚成方和那位前来搜查的老祖,阴神修为大致相当,彼此恐怕都无法发现对方的魂魄痕迹。

  他确认了姚成方的“脚印”之后,慢慢飞上半空,将“视野”扩大到了院子外。整个大宅内,有几个地方姚成方的“脚印”最多,比如前面的会客厅,宴会厅等。

  他检查了一遍,终于有了发现:在整个宅院的西北方向上,有一座冷清的小院子,屋舍简陋,看上去像是一片仓库。

  那个方向上是宅院内的下人们居住的地方,条件极差。这里有许多姚成方的“脚印”——不合理。

  宋征朝肖三山打了个手势,当先凌空赶过去,肖三山哆哆嗦嗦的跟上去,这时候他已经一身冷汗了。

  仓库也已经空空如也,只有在一堵墙边还堆着一些草料,不远处是一间马厩。

  宋征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些“足迹”,来到了一座仓库中,里面还有一间小房子。推开门,空空如也,四壁光光,他的阴神视野中,这间屋子里姚成方的足迹最多,可是他却找不到这里有什么特殊之处。

  “难道这里也被衡州的人发现了,提前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走了?”

  这种可能性也不小,如果曾经有一位老祖前来搜查,灵觉覆盖整个宅院,这世上绝大部分布置都无所遁形。

  “唉——”他暗自一叹,转身就要出去,却忽然冒出来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又回过头,疑惑的扫视了整个房间一眼,细细的体会着刚才那种熟悉的感觉来自何方。

  过了一会儿,他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微微一笑取出一物。

  将这颗宝石举在手中一晃,打开了一座小洞天世界。

  却不料这空间入口一打开,房间内顿时像水波一样荡漾起来,就好像是在水面上同时丢下了两颗石子,彼此的涟漪互相干扰。

  宋征嘿嘿一笑,伸手朝那个方向抓了过去。

  两堵墙壁的缝隙之中,竟然藏着一座小须弥界!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