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五五章 回家 上 !
  宋征长松了一口气,对肖三山说道:“快走!”

  三人慌不择路,也顾不上什么危险地混乱虚空了,先远离那头可怕的混沌天魔再说。

  路上,肖三山惊魂未定问道:“他怎么放过咱们了?”

  宋征淡淡道:“因为,它吃饱了。”

  那一堆白骨,是灭孽的骨甲,用当年七首妖龙的颈椎骨打造而成。混沌天魔吃下去之后,一时半会也没能消化干净,而它们似乎非常享受这个消化的过程,变得慵懒起来,对连牙缝都塞不住的宋征几个人,自然也就没有兴趣了。

  这个解释肖三山一头雾水,但很明智的没有再问下去,他只要相信,小宋兄弟能解决一切就行了。他歪了歪头,回想一下自从遇到这个家伙,似乎真的是这样,不由有些幸福的笑了。

  周围的绝域破败却处处危险,他又道:“那咱们怎么出去?”

  宋征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里的可怕在于混沌天魔,但更在于混乱虚空层来的无声无息无影无形!根本无从判断,撞上了就是死,并且死的莫名其妙。

  而他的内心绝不像脸上这样平静,九迷夫人多半已经被朝廷斩杀,或者是活捉了,无论哪一条,他都没办法从九迷夫人那里得到寂灭天经了。

  密旨的时间虽然还有七天,可是他已经断绝了和寂灭堂的一切联系,哪怕是能够走出灭天墟,再去别的州寻找寂灭堂的线索,短时间内也很难得到信任,想要看到根本不可能。

  他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怎么这一次圣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就搞到了这种绝境?

  肖三山忽然拉住了他,宋征抬头一看,一片风沙吹过,在他前方却忽然消失——消失的截面极为整齐。

  肖三山解释道:“混乱虚空层。”

  宋征怔然点头:“谢谢。”声音低沉。

  肖三山笑了:“你救我那么多次,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还剩一个同伴,也连连点头。

  “唉……”宋征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轻轻摇头苦笑。肖三山看着他,信心十足:“你别着急,好好想想,我觉得你肯定有办法。”

  宋征哑然失笑,不由得想到史乙他们,对自己也是如此的信任。他想了想,突兀的问道:“三山,你为什么加入寂灭堂?呵呵,寂灭堂的名声不怎么好吧?”

  肖三山的确很意外他这样发问,有些不愿意回答,但最后还是开口了,声音渐渐低沉下去:“我那天从市集上卖柴回来才知道,我爹娘被镇子上的李员外家的马车撞死了。可是李员外的儿子是修士,还是个有功名的文修,县里的人都知道他在郡城做官,衙门不敢为我主持公道,我连给爹娘下葬的钱都没有……

  三天后的晚上,忽然有人来找我,告诉我他可以收我做弟子,还能帮我报仇。别说是李员外,连李员外那个文修儿子也能帮我杀了!他就是我师傅。

  ……后来我就加入了寂灭堂。”

  他沉默了半晌,才又说道:“其实那天晚上,我师父出现的时候,我在意的不是他说能帮我报仇,我更在意的是他给了我钱,让我能安葬爹娘。”

  宋征沉默了下来,点了点头。

  肖三山没有别的选择。如今的天下,朝廷都会注意保护凡人,因为他们都意识到,没有凡人,修士也会变成无水之舟。

  但是洪武天朝到了现在,朝政败坏,上下一片糜烂,县衙不可能为肖三山做主。

  寂灭堂这一类的邪教屡禁不绝、屡剿不灭,除了他们的极容易上手修炼之外,这才是根本原因。

  他想起自己的父亲,那些年为了自己能够成为修士,他带着自己走遍了天下,受尽了白眼。肖三山至少是个孝子,他不应该死在这里。

  他拍了拍肖三山的肩膀:“我一定会想出办法来,咱们能活着出去。”

  肖三山微笑一下,很信任的嗯了一声。

  宋征的脑子活泛起来,关键还在于“运气”。他抬起手来,几十根丝线从袖子上延伸出去,在周围的虚空中“探索”着。

  “走。”三人互相以丝线相连,往安全的地方走去。

  鹰千里虽然是进来之后立刻停了下来,但是这里的空间结构瞬息万变,他们看到灭天墟的“边缘”就在不远处的几十丈,但是真正走过去,却越来越遥远。

  总有混乱的虚空出现在他们前方,只能换个方向绕行。

  而三人也不敢行进太快,更要轻手轻脚,以免惊动混沌天魔。宋征可没有第二具骨甲了。

  这样精神高度紧张,哪怕是三人都是修士,也很快感觉到了疲惫,冷汗一滴滴的从额头上滑落下来,滴在了黄沙中。

  宋征不经意的回头看去,那一道汗迹在身后竟然也变的一片错乱,空间不知道互相转移了多少次……

  他忽然灵机一动,有了办法,拉住了肖三山:“待会千万记住,抓紧时间,稍一犹豫,可能就成了混沌天魔的口粮。”

  肖三山紧张起来,紧闭着双唇连连点头。另外那个同伴也连忙答应着,并且下意识的往宋征身边靠了靠。

  宋征并指一催,口中念了一句法诀,朝天一指。

  乌云团聚,一道雷电闪过,大雨瓢泼而下。漫天的雨水之下,所有的错乱虚空无所遁形。雨水顺利落下的就是安全的地方,而那些雨水莫名其妙的消失的地方,当然就是危险的错乱虚空层!

  宋征飞上半空朝下一望,飞快道:“跟我走!”

  三人疾遁而去,几百丈之外,黄沙下晃动了一下,伸出来一只宛若鬼爪的巨手,枯骨泛着淡金色,外面燃烧着金红色的火焰,雨水还没有沾到这只手上,就被强大的火焰蒸干了——它似乎比之前的那一头兽形更加强大!

  宋征也惊得两眼圆瞪,冒险减速朝前冲去。谁也没想到,这么近的距离内就藏着这么一头恐怖的家伙。

  突如其来的暴雨惊扰了它的美梦,这让它十分愤怒。凌空一抓,宋征三个人立刻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摄拿之力,似乎将整个天空都控制住了。

  他心中连连叫苦,好不容易想到了怎么快速离开灭天墟的办法,可是却没机会逃出去……后方的虚空忽然一片错乱,似乎是刚才那一道闪电引发了一连串的效应,巨手的摄拿之力被一片不断错乱的虚空割裂的支离破碎。

  一声沉闷恼怒的吼声从地下深处传来,整个大地晃动起来,这一头混沌天魔认真起来了,要彻底从沉睡中醒来!

  宋征暗赞了一声天睐手环,对肖三山两个吼道:“快点!”

  他凌空穿行而过,一滴滴雨水在他的高速撞击下化作了朦胧的水雾。肖三山紧跟在后面,他俩的速度比不上宋征,落后了不少。

  有大雨指引,一条弯弯曲曲的路线,避开了所有的错乱虚空层,他们距离灭天墟的边缘,实际上只有三四里的路程。

  如果不是宋征想出这个办法,他们按照之前的方法慢慢探索前进,就不知道耗时多久,因为探索前进的过程中,虚空也在不断地变化着。

  轰隆隆……

  大地下惊雷响起,猛然裂开了一道巨大裂缝,黄沙混合着雨水冲落下去,一头百丈巨怪昂然而起,它的骨骼混合了人类、妖族和蜥蜴的特点,身外金红色的火焰猛烈燃烧,一声咆哮,音波轰炸四方。

  几乎所有的雨滴瞬间破碎,天地间一片迷蒙。

  宋征一声惨叫,双耳中流出了鲜血,猛的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眼看着掉进了地表层的一处混乱虚空层,他忽然惊醒了过来,一个滑翔险之又险的避开去。

  边缘就在眼前,可是一片水雾忽然在他面前消失了!

  有一道混乱虚空层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硬生生的刹住了身形,自身的两股力量互相对抗,几乎要将他的身躯扭断。

  “噗——”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宋征调整了方向,最后拼尽了全力冲向了那一层光膜。

  眼前景物忽然一变,他从灭天墟绝域中冲了出来,一头栽倒在地上,连忙回头去看,刹那之间有种天地寂静的感觉,时间忽然变得缓慢。

  他的执念期待被这种“缓慢”的时间煎熬着,就要绝望的时候,海市蜃楼的光膜忽然隆起来了一个小点,然后迅速变大,肖三山噗一声闯了出来。

  他大口大口喘着气,灵元几乎消耗干净。然后用双手支着身子,对宋征摇了摇头:“他……出不来了。”

  宋征一声叹息,浑身一软躺在草地上。

  灭天墟绝域笼罩了周围大概四五座山峰,相对来说规模并不算大,但里面空间千变万化,暗藏混沌天魔,无比凶险!

  好在混沌天魔不知为什么无法走出这一片绝域,否则必成洪武天朝一大灾难。

  死里逃生,宋征心头却仍旧沉甸甸的,天火密旨像一块巨石压在他的胸口。

  他曾经想过一个取巧的办法,用天眼骨符联系石原河。既然九迷夫人多半落到了朝廷手中,可以通过石原河联络豫州府衙,尝试获得。

  可是他顾虑重重。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