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五三章 灭天墟 上 !求推荐

苍穹之上 第二五三章 灭天墟 上 !求推荐

  陈剑客返身一剑斩向了鹰千里,鹰千里也是狠厉,微微一让,披上一身仙甲,不管不顾的继续往前冲去。

  轰——

  他硬抗了这一剑,被斩的速度骤增三成朝前冲去。仙甲哗啦一声破碎,一股鲜血喷飞出去。

  陈剑客大感意外,没想到这寂灭堂的妖孽竟然如此硬骨。而他虽然斩中了鹰千里,可是鹰千里的鲜血染上了他的朽木剑,很快化作了一层黑气开始侵染剑身。

  他连忙收剑,一心二用,一面追着鹰千里,一面祛除剑上的阴毒。

  “好狡诈的老贼!”边战大怒,一拍身下的大钟,嗡的一声,九条火龙飞射出,速度更快,急追鹰千里。

  鹰千里也拼了老命,一股股魂魄之力不断地从伤口中喷涌出来,消耗极大,让他的速度更快几分。

  九条火龙紧追在后面,却始终差着一点没能追上他。

  前方,莽莽荒山之中忽然出现了一片“海市蜃楼”,在夜色中闪烁着冥冥的幽光,当中是一座破碎的古老城市。

  有崩塌的巨大石塔,有断裂成几节的恢弘古舰,有布满了裂痕的祭天高台,有被凌空掀起凝固的石板长街,有古老宫殿的断壁残垣……

  鹰千里看到这海市蜃楼,顿时振奋不少,一声长吼拼尽了全力冲进去。

  一层光膜轻颤了一下,鹰千里消失不见。后面紧追而至的边战和陈剑客全都一个急刹停在了光膜外面,有些忌惮的望着这一片古怪的绝域。

  “边兄?”陈剑客试探询问,边战咬了咬老牙,还是觉得为了几个寂灭堂的余孽,不值得把自己的老命也搭进去。

  “他们出不来了。”边战说道:“灭天墟当中空间错乱,凶险无比,玄通境之下,没有人走出来过。”

  陈剑客似乎跃跃欲试,他已经将朽木剑上的阴毒清除干净,剑就是他的胆,只要剑无损,他就无所畏惧。

  不过边战朝他招了招手:“我们去追龙兄,他应该解决了那个逃走的余孽。”

  陈剑客点了点头,他受人之托而来,自然要听从安排。

  ……

  宋征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左右看看,看上去这就是一片普通得史前遗迹,可是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

  无意中,他瞥到了鹰千里,命通境天尊的额头上,竟然已经渗出了冷汗!

  “师祖……”肖三山不由得喊了一声。

  “闭嘴!”鹰千里压抑着斥责了一声:“都不要随意行动,这里是灭天墟,豫州最危险的绝域!空间错乱,连通域外,一步走错,永劫不复!”

  宋征听到“空间错乱”的时候,就瞬间定住全身,一动也不敢动。很快,他也和鹰千里一样,额头上一层冷汗。

  他心中大骂:让你找个危险地地方甩掉两个追兵而已,你怎么找了一个比神烬山绝域还要危险的地方!

  他暗自哀嚎,果然天火之下没有幸运,一道密旨,本以为会比圣旨容易完成,原来波折如此之多。

  鹰千里脑袋和脖子也不敢轻易转动,眼珠神经质一样的东看西看,紧张道:“而且,十年前我遇到一位玄通境老祖,他告诉我,灭天墟当中可能藏着一座混沌魔巢!”

  肖三山几个连混沌魔巢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一脸的茫然,而宋征也只是听赵绡偶尔提到过一次。

  鹰千里看到了肖三山的神情,解释道:“总会有各种生灵落入混乱虚空,他们死在混乱虚空中之后,冤魂经历了千百年,在某种机缘巧合下,会化作一种半实体、半灵幻的古怪形态,而且彻底失去理智,完全依赖本能行动。

  这就是混沌天魔,它们非常可怕,就算是最弱小的混沌天魔,也堪比玄通老祖,而它们也有自己的聚集地,就是混沌魔巢。

  据说灭天墟勾连混乱虚空,混沌天魔出现的次数远远超过了正常状态。”

  他又用眼珠子转动着扫视了一遍周围:“所以,千万不要乱动,以免踏入错乱的空间领域,或是惊动了沉睡的混沌天魔!

  咱们在这里躲一会儿,等边战那老匹夫走了,咱们就可以出去了。”

  他自认打着如意算盘:“本座刚才控制的很好,刚刚进入灭天墟的范围,一转身就能出去。”

  宋征却没有这么乐观,问道:“长老,您确定现在原路回去,还能走出去?”

  肖三山费解:“原路返回还有什么意外?”

  但鹰千里瞬间脸色大变,他想明白了宋征的话:这里空间错乱,上一刻的“原路”,下一刻恐怕就不是“原路”了,可能已经被虚空错乱挪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肖三山终于弄明白了,哑然无言。宋征恨不得臭骂鹰千里一顿:你自命经年老修,连这一点都想不到?寂灭堂修士的整体素质太低,邪教比起那些真正的古老门派,底蕴太过浅薄。

  鹰千里这个寂灭堂的命通境,比他之前遇到的那些正统的天尊,水准差的太多。

  肖三山哆哆嗦嗦问道:“宋小兄弟,这、这可怎么办?”

  宋征实在忍不住,骂道:“怎么办?我哪里知道怎么办?这里是灭天墟,空间错乱,暗藏混沌天魔,无论哪一种危险,都涉及到天条的层面,咱们谁也没资格干涉天条!所以,一切只能凭运气了!”

  鹰千里被他指桑骂槐气的脸色铁青,恨不得一把捏死这小子,但强行克制住了,他也承认,这家伙比自己考虑的周全,思维和反应敏锐。越是危险的时候,越需要他帮忙。

  宋征骂完,出了口气,越发想念身边众人是史乙他们的时候,却也灵机一动,被自己最后随意一句提醒了。

  就算是以鹰千里的修为,面对错乱的空间也毫无办法,这个时候真的就只能靠运气了——他的天睐手环。

  鹰千里又等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拉下老脸询问道:“真的只能凭运气,毫无办法?”

  宋征一语双关道:“有时候,运气也是一种解决办法。”

  他身形一晃,从鹰千里的神通中跨出来,站在了外面的黄沙上。脚下,有一截破损的青砖露出来,下面可能埋藏着一座倒塌的古屋。

  鹰千里被他的擅自行动惊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等了一会儿发现周围的空间没什么变化,这才松了口气。

  宋征扣指一弹,一道丝线飞向鹰千里:“亲眼所见,和周围的虚空,都已经不值得信任,咱们彼此用丝线相连……”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己弹出去的丝线飞到了鹰千里的身前,突然消失不见了!

  正准备走过去跟宋征会合在一起的鹰千里,惊出了一身冷汗——毫无疑问在这个位置上,有一层错乱的虚空,宋征刚才走过去的时候还没有出现,但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就发生了变化!

  他如果贸然而去,一头闯进去,下一刻就不知道会出现在哪里,说不定是一片无尽的虚空,也说不定是一头沉睡混沌天魔身边!

  宋征也被吓了一跳,他对于灭天墟的危险程度有了一个最为清晰直接的认识了。

  “小、小心点。”肖三山已经能够听到自己上下牙打架的声音了。

  宋征收回了丝线,已经只剩下了半截,钻进错乱虚空层的部分已经不见了。

  他再次从另一个方向朝鹰千里射去,这一次丝线顺利的来到了鹰千里身边。两人拽着丝线,等了一会儿没有发生空间变化,鹰千里这才战战兢兢的走到了宋征身边——在灭天墟之中,他没了天尊的威严,跟宋征一样,不过蝼蚁而已。

  区别只是“蝼蚁”的强壮程度。

  短短一丈多的距离,竟然让双方都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终于再次“会合”,鹰千里四处看着,试图分辨出“方向”,然后尽快脱离这里,回到安全的世界,却忽然全身紧绷,盯着一个方向,轻轻一拍宋征。

  宋征脖子后面的汗毛一根根的竖起来,心中警兆大生,知道大事不妙了。

  在他们斜侧方大约三四十丈的位置上,有半艘残破的古船,黑洞洞的船舱中,悄然爬出来一头古怪的魔物。

  它半实物半虚幻,七十丈的修长银白色骨架,泛着金属光泽,各个关节、整条脊椎,都生着一根根尖锐的倒刺,四肢上利爪长如苗刀。

  而在坚固柔韧的骨架外,包裹着一层燃烧着的蓝色火焰。在它的头骨空洞的眼眶中,燃烧着两团血红色的光芒!

  “混沌天魔!”

  兽形混沌天魔算是好对付的一种,但最弱的混沌天魔也有玄通老祖的实力。它一出现,两团血红的光芒就盯住了鹰千里和宋征。

  它抖动了一下身躯,银白色的骨架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身外的火焰轰的一声喷涌乱射,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可怕的暴躁力量。

  肖三山额头上的冷汗滑落下来,蛰的他眼睛一疼,不由得眨了一下——那头混沌天魔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啊——”他一声惊呼,鹰千里把手一握,还在他神通之中的肖三山顿时感觉四周一片黑暗,不知被关到了什么地方去。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