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五二章 身份之“迷” 下 !

苍穹之上 第二五二章 身份之“迷” 下 !

  “我在县城的几家茶馆和赌坊转了几圈,听到了不少传言。豫州全面行动,昨晚州府全城戒严,堂主他们也被突袭,长老、弟子死伤无数,堂主她老人家下落不明。”

  “还没有落到朝廷手中?”

  “目前应该是没有。”

  鹰千里几人松了口气,却又皱眉道:“州府那边必定在追杀堂主,万一她被找到,咱们仍旧危险。”

  宋征站在一边,眼神闪烁着却不说话,鹰千里其实一直在暗中注意他,朝副舵主使了个眼色,后者咳嗽一声,出面问道:“小宋,你有什么主意说出来大家参考一下?”

  宋征显得有些迟疑:“我这个办法,有些大逆不道……”

  副舵主和鹰千里一听眼睛亮了,大逆不道,寂灭堂喜欢呀:“没关系,局势崩坏,有什么办法尽管说来,赦你无罪。”

  “堂主身边,应该有一位、或者是几位鼎炉吧?”

  副舵主点头:“自然有,只是有几位我们也不知晓。”

  “我寂灭堂有夺舍之法,堂主若是被朝廷重伤,一定会放弃现在的肉身,选用一具鼎炉。在她夺舍的过程中,我们就有机会!”宋征双双快快的说道。

  鹰千里暗骂一声:这小子果然天生是寂灭堂的传人,这法子的确大逆不道,而他刚才也不过是惺惺作态罢了,压根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副舵主看着他,鹰千里训斥道:“这等以下犯上的罪谋,以后休要再提,否则本座以门规处置!

  堂主现在落难,正需要我等这些忠肝义胆的属下前去支援营救,咱们立刻赶往州府,想办法会合堂主,助她老人家一臂之力!”

  “是!”副舵主立刻答应。宋征差点笑出来,这老东西说的冠冕堂皇,其实跟自己打的一样的主意。

  这一片山区距离州府并不远,约么六百里的样子,中间隔着一座县城,就是肖三山去打探消息的那一座。

  他们绕过了县城,远远一看,城墙上竖着大旗,城门口藏着奇阵,果然如宋征昨夜判断,整个豫州立刻进入了剿灭寂灭堂的第二步:沿途布置,堵截前往州府的要道。

  傍晚的时候,他们赶到了州府附近。

  整个州府上空,笼罩着一座巨大的奇阵,高达九阶,在一些特殊的位置上,还有小规模的灵阵进一步加持。作为州府,当然是固若金汤。

  鹰千里取出一枚灵符,轻轻一晃,有一丝魂魄之力散逸出来,片刻之后,一阵灵波回应传来。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灵符中响起:“鹰千里?你还活着?”

  鹰千里连忙毕恭毕敬道:“堂主,属下还活着,但是分舵……”

  “你手下还有几人?”九迷夫人打断他,急切问道。

  “还有一位明见境的副舵主,一名从衡州逃回来的知命境弟子。”至于肖三山这些废物,他说都懒得跟堂主说。

  “唉……”九迷夫人叹息一声:“我豫州最大的分舵,就只剩这么三人了?罢了,你快带人来与我会合,此时正是用人之际,我堂遭此大难,大家正要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尊令!”

  商议已定,鹰千里带着宋征几人立刻赶往和九迷夫人约好的会合地点。

  这是州府外的一座农庄,是寂灭堂在州府附近专门准备几处避难场所中,最隐秘的一处,知道的人不多,鹰千里正是其中之一。

  百里的距离不算远,可是州府附近全都是朝廷的修士,他们不敢飞遁,潜藏行迹慢慢吞吞,一直到了后半夜才到了农庄外。

  农庄里漆黑一片,很像是一座普通的庄园,白天劳作,到了晚上就早早休息了。

  鹰千里正要放出讯号,告诉里面的人自己来了,宋征忽然拦住了他:“不对劲!”

  鹰千里一愣,还没等他询问,半空中哧溜一声窜起来一点红光,当空一转化作了一口百丈巨大的火钟。钟罩内有九条火龙盘旋扭转,喷出一片片浓烈的火焰,轰轰隆隆的带着风雷之声,咚一声将他们全都罩了进去。

  “哈哈哈!”一声大笑当空传来,敕令道:“九龙火钟、炼化妖孽!”

  鹰千里当即认出来了,变色道:“豫州总捕头边战!”跟寂灭堂是老对手了。

  九条火龙喷出滚滚烈焰,正是一切阴邪道术的克星。

  他叱喝一声,两脚朝外一分,大地在他脚下撕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下面幽深漆黑,不知连通到什么所在。

  厉鬼嘶吼,阴冥崛起。有一只巨大的黑爪从裂缝中轰然伸出,用力和九龙喷出的火焰撞在了一起。

  黑暗四溅,烈火熄灭。

  巨大的黑爪越来越高,硬生生将巨大的九龙炼魔钟撑了起来。九条火龙盘旋怒吼不断吐出更加猛烈的火焰。可是黑爪从大裂缝之中不断汲取力量,变得越来越粗大,无惧火焰。

  边战喝了一声:“好妖孽,原来是命通境!”

  鹰千里低声急道:“快走——”他把手一伸,诡异的将所有人拿在了手中,而后一团鬼影炸开,四出八方,虚影无穷,也不知道他究竟藏在哪一道鬼影当中。

  “哼!”一声冷哼传来,有人在农庄内安坐饮茶,以手指轻轻一叩桌面,哚!

  天地回震,那四面逃散的无数虚影一个一个的被震灭破碎。鹰千里一声大吼,身上布满了裂痕从鬼影转回了真身。

  他惊惧的盯着农庄:“玄通境老祖?”

  宋征还在他的掌中,高声喊道:“长老,别管那么多,快跑!”

  鹰千里掉头飞遁,腾空而去。这一次,他化作了一道灰色飞星。同时大地裂缝之下,传来了一声狂暴的咆哮声,巨大黑爪骤然增粗三倍,一把掀开了九龙炼魔钟,从上而下声势惊人的抓向了农庄。

  “不自量力!”那人仍旧端坐,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气,吐出四个字。

  农庄周围,有一株株垂柳。在此人吐出那四个字之后,忽然化身洪荒巨树,枝条伸展宛若长鞭,蔓延数千丈,一条条一层层将巨大的黑爪缠住。

  黑爪愤怒,轻而易举的就扯断了最初的几十根柳条。

  但是柳条上燃起了淡金色的火光,再次伸来轻轻一触,黑爪就一哆嗦痛苦无比。数百道、数千道的柳条缠来,很快就将黑爪擒住,牢牢束缚。

  而洪荒巨树在地下的根须延伸开去,横跨了大地裂缝,彼此勾连用力拉拽,引动了某种大地的规则,轰隆隆的巨响声中,裂缝关闭了,黑爪被闭合的大地硬生生的切断,惨叫声随之被埋在了大地深处,沉闷凄厉!

  鹰千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神通被破,他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但也借着这个机会,他逃出了百里之外。

  他回头一望,农庄内,那恐怖的玄通境老祖并没有追出来,安然端坐饮茶,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宋征喝道:“长老,他还有客人,等的不是咱们!”

  鹰千里没好气的骂道:“可是他的手下追来了。”

  身后三道灵光,边战盘坐在巨大的九龙炼魔钟上一马当先,身后催出一条长长的焰尾。

  另外还有两位命通境天尊,一人乘着一艘巨大的纸扎龙舟,飘飘荡荡之间,丝毫不落后于边战。

  另外一人在地上,背着一只朽木雕成的长剑,却好像扛着一座山一样,跨步如飞,每一步落下都是咚的一声巨响,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震得周围山岳摇晃。

  鹰千里一路逃遁,忙中询问宋征:“你怎么知道不对劲的?”

  如果真的进了农庄,绝对没有机会逃出来。

  宋征飞快道:“堂主不可能这么信任你,直接告知身在何处,她难道不怕你被朝廷抓获,故意引她出现?”

  鹰千里暗骂一声,不得不承认宋征说的有道理。

  但是眼前的局面,他以一敌三绝无胜算,立刻眼珠一转毒计涌上心头。

  他手掌轻轻一震,副舵主飞了出去。

  那纸扎龙舟天尊一看有遁光飞出,和边战言语了一声,龙舟一晃追向了副舵主。

  副舵主吓的魂飞魄散,却不敢再回到鹰千里身边,拼了性命往前飞遁,能不能逃出生天,全看老天给不给机会。

  身后的追兵只剩两人,鹰千里倒是很想把“宋过”也丢出去,但是没了宋过,他没把握破解命火禁制。

  而肖三山几个完全是废物,命通境天尊随手就灭杀了,不可能引走敌人。到了这个时候,宋征也顾不上许多了,高声喊道:“长老,有什么危险地地方,将他们引过去!”

  鹰千里狠狠一咬牙,遁光凌空一折,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命通境天尊的遁速极快,宋征只看到外面的景物极快的飞过,不多时已经到了三四百里之外。

  边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朝地下喊道:“陈兄,他想引我们去灭天墟绝域,千万不能让他得逞!”

  背剑狂奔的命通境天尊应了一声:“交给我了!”

  他拔出背后的朽木剑,朝身后用力一剑刺出。一座巨大的山峰轰的一声被击的裂开,反作用力将他推得骤然加速,咻一声超过了前面的鹰千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