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五一章 身份之“迷” 上

苍穹之上 第二五一章 身份之“迷” 上

  肖三山问宋征道:“宋过,你有办法吗?有办法就快说呀!”

  副舵主以前绝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堂堂明见境大修,要向一位“燃穴境”问计,但他现在方寸大乱,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宋过身上。

  鹰千里没有再说话,暗中听着宋过会说什么。

  “《寂灭天经》。”宋征说道:“我寂灭堂所有的功法,都传自《寂灭天经》,只要找到了这部奇经,咱们就有机会找到办法解除命火的羁绊。”

  副舵主眼睛一亮,但旋即又暗淡下去,摇头道:“且不说豫州的那一部《寂灭天经》,由堂主随身携带,咱们根本没办法到手,就算是能弄到手,可是谁能从中参悟出解除命火地方法?”

  宋征坦然道:“我能!”

  副舵主张嘴就要反驳,但想到了“凝神术”,看了他一眼,转身去跟鹰千里商议道:“长老,您怎么看?这小子天生即是咱们寂灭堂的传人,刚入门没几天,就凭借《寂灭传道书》领悟出凝神术,我觉得有三成的可能,他能找到解除命火禁制的办法。”

  宋征在后面补充了一句:“但我需要时间,《寂灭天经》等级太高,我估计恐怕要将我的境界提升到知命境,然后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才能参悟出解除禁制的方法。”

  他没有自大的做出什么必定的保证,还谨慎的提出了条件;鹰千里反而更加相信。他皱了皱眉头:“你现在只是燃穴境,想要提升到知命境……难比登天!”

  “咳。”副舵主咳嗽了一声,低声道:“长老,以我寂灭堂的功法,只要有足够多的魂魄,他提升到知命境不成问题,咱们的关卡在明见境。”

  他回头看了一眼宋征:“我估计有一千强大的魂魄就足够了。”

  鹰千里瞪了他一眼:“那可是分舵最后的家底了。”副舵主急道:“都这个时候了,您还舍不得?再说那些魂魄本来就是给新弟子准备的,你我根本用不上,我们需要强大修士的魂魄。现在手下也没什么新弟子了,将宋过尽快的提升起来,咱们还多了一大助力。”

  “可是这小子……可以信任吗?”

  “长老你是命通境天尊,我是明见境大修,有咱们两人坐镇,他一个知命境,能翻了天去?”

  鹰千里思索再三,勉强点了点头:“好吧。”

  宋征看到鹰千里沉着脸递过来的那枚深蓝色的天晶宝珠的时候,暗中庆幸一声:“成了!”

  要说寂灭堂没有“存货”他是不信的——他们可是以魂魄为修行“材料”的。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存货,而鹰千里是否随身携带;如果在万换楼被攻破的时候丢失了,那就只能遗憾了。

  “这是一千冤魂,应该足够你提升到知命境。我们会为你护法,你尽快提升。这段时间,我们暂时住在这里,肖三山他们负责出去打探消息,等你出关,咱们再商议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宋征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一千冤魂!终于可以还债了。

  他脸上做出激动之色:“好,多谢前辈栽培。”

  鹰千里的传送奇阵设在群山中,这里是一片古老的战堡,风化破碎,西北方向上有一座巨大的烽火台,已经只剩下了半截。其余的各种建筑也都只剩下了遗址。

  宋征找了一座还能使用的地室开始闭关。

  他知道鹰千里必定暗中监视自己,因而做戏做全套,认认真真开始了“修炼”。除了囚禁着一千冤魂的天晶宝珠之外,鹰千里还交给他一本《寂灭精解》,这是寂灭堂中层弟子、执事才能拿到的秘本,高于《寂灭传道书》,上面记载的法诀足够他修行到知命境。

  宋征精研了这一部《寂灭精解》之后,一副有所感悟的样子,然后取出天晶宝珠,开始“吸取”里面的冤魂。

  同时,暗藏摄魂墨斗,冤魂通过他,直接进入幽冥之下。

  源源不断地冤魂送来,阴司鬼差们大为兴奋——祂们之前催促了几次,可是宋征压根不理会祂们。

  宋征对于上一次九冥宗大难时,鬼差和阎罗的做法仍旧有不满在心。祂们本来可以救下更多的人,但祂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没有这么作。

  不过对于已经达成的协议,他不敢不兑现。这些鬼差可是在天条之中有着自己位置的存在,那一位阎罗就更不必说。

  和祂们达成的协议,必定在冥冥之中受到天条的保护。

  所以他不愿意和鬼差们进一步沟通,但必须想办法把这笔债还上。

  在外面的军堡废墟之中,鹰千里和副舵主都在暗中监视着宋征的一举一动。等到宋征取出天晶宝珠,开始“吸食”冤魂的时候,两人的眼睛越瞪越大:宋征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宋征其实也不想的……

  那些阴司鬼差太过贪婪,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宋征已经身不由己,冤魂被阴司鬼差牵引,飞快的投入幽冥,他成了一个“通道”,从他这里经过一下而已,他控制不住速度了。

  他只好“配合”,身上的气息不断提升,一枚枚大穴点燃,然后是隐穴,然后打通了一道脉河,然后打通了十二正经,然后是奇经八脉……最后,当一千冤魂消耗完毕,宋征已经是知命境中期了!

  整个伪装的过程,对于他来说不算困难,首先他本来就是这个境界,其次他的阴神已经达到了合照的层次,伪装寂灭堂的魂魄修为轻松自如。

  但整个过程太惊人了,宋征暗中关闭了摄魂墨斗,没有跟阴司鬼差们多说一个字。

  外面的鹰千里和副舵主已经目瞪口呆,鹰千里忍不住问道:“他……用了多长时间?”

  副舵主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两、两个时辰。”

  鹰千里好半天没有开口。他不是没有怀疑,可是整个过程除了太快之外,没有半点可疑之处。他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能同意副舵主的观点:“你说的不错,这小子天生就是我们寂灭堂的传人!”

  宋征从地室中走出来的时候,心中已经想好了怎么应对,他知道自己必定会再被盘问一次。

  “《寂灭精解》比之前的《寂灭传道书》高明很多,但是这几门道术实在是太粗浅了,我改进了一下……”

  他以合照的层次,来看这些魂魄道术的确是“居高临下”,轻而易举就能改进。他连说了四种道术的改进方案,分舵主越听越吃惊,有很多细节他也要仔细思索一下才能明白宋征是什么意思,这比凝神术还要让他吃惊。

  鹰千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声叱喝打断他:“够了!

  小子,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什么经年老怪夺舍重生,故意隐藏实力戏耍我等晚辈?”

  宋征一愣,随后摇头道:“长老多心了。不过……”他顿了一顿道:“姚堂主殉难的时候,我正好在场,我用天鬼吃魂吞噬了他的全部魂魄。”

  鹰千里一下子“明白了”,失声道:“原来如此。”

  姚堂主就是九迷夫人的大弟子姚成方。他从九迷夫人那里继承了一部《寂灭天经》,离开豫州潜入衡州,一手发展起了衡州寂灭堂。

  他本就是寂灭堂著名的天才人物,年纪轻轻已经有追上师尊九迷夫人的势头。

  九迷夫人虽然掌握着他的命火,但知道自己快要压不住这位亲传大弟子了,因而为了大家都好,她才将姚成方放出去主掌衡州。

  如果“宋过”机缘巧合,吞噬了姚成方的全部魂魄,那么姚成方的一切领悟也就都是他的了,甚至可能继承了一部分姚成方的“天分”,有这样的表现也就不显得奇怪。

  鹰千里忽然道:“不对,如果你吞噬了姚成方的魂魄,怎么会不知道《寂灭天经》?”

  宋征一脸的无奈:“因为九迷夫人交给姚堂主的《寂灭天经》删掉了和命火有关的部分。”

  鹰千里和副舵主没有怀疑——九迷夫人还想继续利用命火控制弟子,当然不会将这一部分也交给姚成方。

  鹰千里斜瞥了他一眼:“所以,其实你并不需要我们的《寂灭精解》?”

  “当然。”宋征扬了扬眉毛。

  他又道:“其实未必一定要堂主手中的《寂灭天经》,如果长老跟别的堂主关系不错,能求来全本的《寂灭天经》也可以。”

  鹰千里没说话,寂灭堂御下极严,他要是跟别的堂主眉来眼去,被九迷夫人发现了,立刻就灭了他的命火。

  宋征微感遗憾,不过本来也就没有抱多大希望,天火圣旨没那么容易完成。

  正好肖三山出去打听消息回来了,看到“宋过”已经出关吃了一惊:“这么快?!知命境……”

  鹰千里敲打他道:“有些人天生就适合修炼我寂灭堂的功法,你们怎能还不努力?”

  肖三山低头喏喏称是。

  副舵主问道:“外面情况如何?”

  肖三山神色一黯:“弟子试着联系本地分坛,结果里面有差狗埋伏,还好我现在机警了,否则就要被他们抓住。”

  他有些感激的看了宋征一眼,他能有这眼力,也是宋征锻炼出来的。百度一下“苍穹之上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