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四九章 夜奔 上
  “轰!”鹰千里一掌轰出狂焰,将肖三山手中的同音骨符连同他的那只手一起炸了个粉碎。

  肖三山一声惨叫,疼的满身大汗。

  鹰千里阴森森的看了他一眼:“朝廷走狗,乱我军心!”

  肖三山不敢说什么,乖乖的退了下去。鹰千里把手一挥,吩咐道:“快些准备,这是我们逃出去的唯一机会。”

  没有什么人相信宋征,都觉得他是在故意拖延大家逃脱的时间。

  滋嗡——

  随着最后一枚元玉落下,传送奇阵激活了。鹰千里暗中心思一转:不可不防!他挥手道:“你们先走,豫州之失本座难辞其咎,本座坐镇断后!”

  几名心急又单纯的弟子立刻跨了进去。

  奇阵光芒闪烁而起,一层层的灵文在光芒当中飞舞,看起来并无危险,其他的弟子也就放心了,先后冲了进去。

  这座密堂中,聚集着五六十名寂灭堂修士,进去四十多人之后,奇阵已经满了,其余人只能等下一次了。

  “走吧。”鹰千里一挥手,奇阵光芒一闪,那些人立刻变得虚幻,就要通过虚空某条通道,被传送到另外一处地方。

  ……

  和郑璜相距数里,指挥使周百金一声令下:“就是现在,动手!”

  环绕着整个万花楼,八个位置上各有一座临时搭建的高台,上面架设着一种三丈长的喇叭形状法器。八名明见境大修,在法器后面鼓起胸腹用力一吹,灵元滚滚而入,“喇叭”震动起来,一层层肉眼可见的淡白色波纹轰出去,八只喇叭的波纹连成了一片,却格外诡异的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地下密堂中,传送奇阵忽然被什么力量干扰,紧跟着凝固了。

  “不好!”鹰千里大吼一声,转身张开灵光护盾。

  轰!

  传送奇阵爆炸,里面的四十多人一个也没能活下来自不必说,密堂中也被炸得一片狼藉,狂暴的灵能冲天而起,将密堂的天顶完全掀开,一团光焰喷出了地面。

  周百金把手一指:“在那里,杀!”

  密堂中尚未来得及进入奇阵的人还有十几个,鹰千里身外灵光护盾破碎,但他保护住了自己,和后面几名亲信,肖三山幸运的就在其中。

  除了鹰千里这边,活下来的就只有两位明见境大修。

  他暗骂了一声:“竟然埋伏了镇虚波,好狡猾的差狗!”

  他带着大家从四处坍塌的密堂中冲了出来,侧耳一听,指着南方道:“往那边走。”一道人影飞快而至,大骂道:“蠢货,你想把大家都害死吗,围三阙一,那边肯定是陷阱。”

  宋征赶来了。

  鹰千里勃然大怒,抬手就要把宋征捏死,却被肖三山从面扑上来,用一只手牢牢抱住:“师祖,宋过情急失礼,但他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呀。”

  鹰千里乃是经年老修,怒火被肖三山拦住,转念一想就知道宋征说的有理,其实给他一些时间,他也能想明白这一点,只是不如宋征这种老兵敏锐罢了。

  他仍旧没什么好脸色,选择了东边:“走,突围去州府。”

  可是宋征又一次拦住了他:“堂主那边情况恐怕更加不妙,而且朝廷有备而来,突袭分舵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必定会重点堵截前往州府的道路。”

  鹰千里此时也冷静下来,只是森然看了宋征一眼不再斥责他,等过了这次危机,他必除掉这个小辈!

  肖三山急忙问道:“宋过,时间紧迫,你快说咱们到底应该怎么做?”

  宋征很单刀直入的问道:“鹰长老,还请你交个底,你可曾突破到命通境?若阁下真的只是明见境,我们什么也不必做了,等死就好。”

  一名明见境副舵主呵斥道:“小子无礼!”

  鹰千里一抬手:“他说的不错,朝廷此次准备充分,恐怕盯上我们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镇虚波至少需要八位明见境大修才能发动。郑璜知道我乃是明见境大修,他身边至少有一位命通境天尊坐镇。若老夫无法与之对抗,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

  修士战争和凡人不同,凡人之战击溃容易,歼灭很困难。绝大多数情况下,修士境界高一阶,就是压倒性的优势,想要逃走都极为困难。

  他看了宋征一眼,抖动双肩好似卸去了一道枷锁,身上的气息宛若漫过大地的洪水一般迅速升起,有一种不可遏制的势头。

  “果然是命通境。”宋征暗中点头,自己猜的不错。

  “虽然如此,”他再一次语出惊人:“还要阁下明白,此战关键不在于你,而在于小子我。”

  副舵主又忍不住不住喝道:“狂妄……”

  这一次,宋征毫不客气的一抬手打断他:“时间紧迫,诸位还请听我说明白,我们可能只有说一遍的时间。”

  ……

  相比于其他的方向,南边要安静的多,街道上有七八名差役在看守,只不过都是燃穴境的小修士,一手按着佩刀,一手抓着自己的腰牌,神情无比紧张。

  在他们的后方,有四位明见境大修,带着十二位知命境精锐埋伏在四座奇阵当中。奇阵级别不高,却是功能单一的掩护型阵法,掩盖了所有气息,就算是命通天尊以灵觉扫过,也不会发现有埋伏。

  四座奇阵布置得十分讲究,将这个方向上所有出口囊括进去,任何一个方位如果有情况出现,至少保证同时有两座奇阵可以迅速支援。

  负责这一方向的是卫所副指挥使,明见境巅峰大修令狐宗。

  他是周百金手下第一大将,被安排在这里,也是周百金照顾,有意让他立功。令狐宗沉得住气,此时也并不着急,一双眼睛运起了某种神通,幽深宛若古渊,扫视着周围的夜空。

  突然,他抬起了手,身后和其余奇阵中的部下都得到了消息:来了!

  令狐宗发现敌踪时间不长,一阵破空声传来,随后三道人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极为谨慎的以道术和法器护体,凌空飞遁逃走。

  那七八名差役,举起手中腰牌大声喝道:“何方妖孽!”

  三道人影当中,有人大袖一挥,一道如山的灵光砸落下来,咔嚓一声他们手中的腰牌全部震碎,差役们吐血到地,三道人影一晃而过,闯入了埋伏圈中。

  令狐宗轻轻一捏手中的灵符,呼的一声四道光柱分别从四大奇阵当中腾空升起,锁定虚空、灵压如山。

  三道人影当中有人大喝一声:“差狗有埋伏,快走!”

  令狐宗迎面而上,一拳轰出,仙甲随之而动,不同位置上嵌刻着六套高阶奇阵,分别封印着一种神通,六种神通随拳而出。

  但是为首的寂灭堂妖孽看也不看他,大袖一卷一甩,令狐宗顿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无可匹敌的力量将他拉扯住然后远远地甩了出去。六种神通瞬间破碎。

  他眼前一黑,吐出一口鲜血:“小心,是命通境!”

  消息很快传出去:鹰千里隐藏实力,乃是命通境天尊!

  不过郑璜对此早有预料,智珠在握冷笑道:“一切都在本官的计算之中。”

  他拱手朝虚空中请道:“劳烦七叔出手。”

  一个苍老却洪亮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交给了老夫了。”

  他身边的亲卫大吃一惊,不仅暗自叹服:他们不仅没能发现七老爷就隐藏在一旁,在七老爷开口之后,还没能察知他到底藏在哪里。

  虚空中,有什么强大的存在离去了,骤然之间,这一片虚空好像“少了一部分”。

  鹰千里凌空一顿,注视着某个方向:“郑家的人?你们到真是支持郑璜。”

  一名老者缓步从虚空的黑暗中走出来:“他是老夫的侄儿,不支持他支持谁?”

  “哈哈哈!”鹰千里一声大笑:“执佩郑家,当年何等风光?连出过三位内阁大学士,门下州牧、郡守超过二十人。可惜啊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如今,连郑璜区区一个郡守,就有资格请动族老出手,你们还要堕落到什么地步?”

  七叔勃然大怒:“总比你们寂灭堂邪教好得多!”

  他突然撞碎了虚空,将满腔怒火发泄到了鹰千里身上。

  郑璜在十几里外,望着天空中的天尊之战,战团越升越高,很快到了夜空之上,灵光照耀,洒遍夜空。

  身背小旗的传令兵飞快而至:“大人,已经确定正是我郡寂灭堂首恶鹰千里!他身边跟着两名寂灭堂副舵主。”

  郑璜一点头,果决道:“围剿!”

  随着这一声令下,明见境大修们凌空而起,一同围攻鹰千里三人。

  亲卫有些担心:“大人,您的安全……”

  郑璜想了一下,他虽然是明见境大修,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他点头道:“回郡守府,启动防御奇阵。”

  “尊令。”

  ……

  郑璜会同周百金,共调集了十位明见境大修,一同升空围剿,鹰千里身边两名副舵主之一只支撑了盏茶功夫,就一声惨叫被当空打碎了身躯,魂魄四处乱窜,很快又被另外一位大修一法器震波撕成了粉碎。

  周百金一愣:这也太容易了吧。

  以十对二,的确应该是压倒性优势,但明见境并非等闲,这是区别天下修士的一道门槛,即便是不敌也不会这么容易被杀死。

  他迟疑了一下,猛然明白过来:“这是知命境伪装的,不好!”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