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三七章 万年魔树 上 !

苍穹之上 第二三七章 万年魔树 上 !

  史乙擦拭了一下劈山刃,喝了一声:“胖子,掩护我。”

  王九这一次出关,已经将天火赏赐的“厚土徽标”加持于天火神盾之上,如今这面巨盾经过了多次的提升后,已经稳稳达到了九阶法器的水准。

  他得了伍长的命令,应和了一声,一脚踹开大门,举着天火神盾突出去。一阶灵丹“內炼元丹”对他的《永生天养录》帮助极大,如今他的身躯,韧性更加可怕。

  三株魔树轰轰轰的杀来,看到有人从院子里主动冲了出来,其中一株千年魔树不由分说一根粗大的枝条砸了过来。

  这一株魔树有十八根枝条,每一根枝条末梢,生长着一颗巨大的树瘤,树瘤表面长满了锐刺,天生的十八颗流星锤。

  咚!

  千年魔树一锤砸在了王九的盾牌上,王九不由自主的朝后滑了三尺,身躯柔韧到了极点,好像要被挤扁了一样,却硬生生的绷住了。

  要是以前,这一下他就内伤了,但是现在毫发无伤,他吼了一声:“老千!”

  史乙突然从盾牌后面杀了出来,手中劈山刃呛啷一转,电闪一刀劈在了那粗大的枝条上。

  咔嚓一声枝条当场断裂,明亮的刀光余力未消,唰的一声冲出去数百丈,结结实实的砍在了千年魔树的树干上。

  那干枯的树皮防御力堪比仙甲,却被这一刀的余力,当场切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墨绿色的树汁好像鲜血一样喷射出来,魔树痛苦的嘶吼一声,撇开了王九,其余的流星锤轮番朝着史乙砸了过来。

  史乙自己也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看手中的劈山刃:“这么厉害?”

  他上一次施展这件为祸级战具,是在尸山骨海祭坛中——那东西等级太高,相较之下,劈山刃似乎“普普通通”,今天面对千年魔树这个级别的对手,他才发现战具就是战具!

  “老千儿小心!”王九从一旁冲过来,用力将巨盾扛起,咚咚咚……流星锤连番而下。

  史乙大怒,藏在巨盾下横着一刀斩出!

  喀喀喀!

  枝条纷纷断裂,魔树痛吼连连,忽然往下一坐,无数根须深入大地,王九脚下一动,他叫了一声不好,连忙凌空跳走,却还是慢了一步,几十道尖锐的根须钻了出来,在他身上戳出来七八个血窟窿。

  根须紧追而来,扎进了他的身体后,汩汩的吸着鲜血!

  王九顿时感觉到灵元飞快流逝,连魂魄都有些萎靡。而那株魔树却是抖擞了一下,似乎得到了补充。

  “好魔性!”王九骂了一声,巨盾下砸,将那些刺在自己身上的根须全都砸断了。

  史乙将劈山刃高高举起,一个简单直接的力劈华山,灵元全力催动,一道雪亮的白色刀光照亮了整个夜空!

  咔嚓——

  一刀劈进了魔树主干内。

  魔树吱吱怪叫着,大股大股的墨绿色树汁喷涌出来,腐蚀着劈山刃,也修复着自身的伤势。

  史乙抽刀而走,顺手又切断了魔树的三颗流星锤。

  王九也从侧面冲了上去,重重的撞在了魔树的伤口上,将伤口又扩大了几分。

  只是魔树体型格外庞大,生命力顽强,受了这么重的伤,却是力量不减,反而更加凶狠,舞动流星锤,操纵吸血根须,反复追杀两人。

  另外一侧,潘妃仪和赵绡配合,苗韵儿在一旁辅助,三女倒是游刃有余的挡住了另外一株千年魔树。

  三女主修的都是灵火,天生克制魔树,这一株魔树身上寄生着无数莽虫:毒蜂、毒蚁、毒蚊等等,一窝数十万、上百万只,不停的放出来,三女必须十分谨慎,一直维持着灵焰护罩,消耗也很大。

  中央的万年魔树却始终警惕着周围的黑暗,它的主干上,浮现着一颗古怪的狗头,好像是从树干里“长”出来的,两眼空洞,但是表情十分灵动,鼻子不断地嗅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宋征在暗中观察,已经可以判断出来,这株万年魔树对于幕后的黑手十分重要。

  那颗“狗头”似乎能够嗅出魂魄的气息,这些魔树因此才能够追踪到自己。不过在这株魔树的树干上,还长着十多个大大小小的树瘤。

  那颗狗头一动,这些树瘤也跟着蠕动起来,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也要压制不住“生长”出来!

  “好诡异!”宋征暗自一声,观察的已经足够了,他已经决定出手。

  而在万年古树的树冠顶端,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有一颗稍小一些的树瘤隐藏在密密麻麻的枝条当中。树瘤一动,睁开了一只古怪的血红色眼睛。

  ……

  狭窄的山间通道两侧,竖着风格粗糙的妖族石柱,石柱上燃烧着一只只巨大的火盆,照亮了整个山野。

  一名妖族贵妇,轻装简从而来。

  早有几名妖族老者迎上来:“娘娘!”

  恶兰一摆手:“在哪里,带我去。我要亲眼看到杀了我儿的仇人痛苦的死去!”

  “娘娘这边请。”

  很快,恶兰被领进了一座宽敞的石殿当中,两根雕刻着复杂妖纹的石柱中央,升起了一团光晕,中央光影闪动,正是皇台堡中的战斗。

  万年魔树警惕的立于战场中央,威震四方。

  族老解释道:“有树妖大巫祝出手,整整二十株强大的魔树,宋征必死无疑!”

  恶兰风韵犹存,身上带着久居高位的一种贵气,更让牠多了几分诱惑力。可是妖皇对于牠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了,牠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更没有希望了。原本一切远大的规划,都随着两个儿子的死亡而破灭。

  不仅仅是家族,牠也一样疯狂了。

  牠紧紧握着手,指甲快要刺进肉里,恶恨恨问道:“宋征呢?”

  “他藏在周围,不过没关系,这一株万年魔树乃是罕见的拘魂魔树,它会将自己杀死的那些强大的荒兽莽虫的魂魄纳入体内,作为役鬼使用,可以一定程度上借用这些荒兽莽虫的天赋神通。

  您看他的树干上突出来的那只狗头,那是魂迹天狗的兽魂,就是靠着这个,大巫祝才能根据我们提供的那一丝微弱的魂魄气息,一路追踪到了皇台堡。

  所以只要宋征还活着,他就逃不出万年魔树的追杀!娘娘就在这里安坐,等着看宋征被魔树撕成碎片的好戏吧。”

  另外一名族老也拍马屁道:“他区区知命境,怎能抵得住万年魔树的追杀?”

  恶兰稍感安心,咬牙切齿道:“敢杀我儿,我一定要让他似地格外痛苦,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牠又道:“这个宋征,有没有家人?我要他们全都去死!”

  族老无奈道:“这小子孤家寡人一个,有个老爹几年前就死了。”

  恶兰闷闷不乐。

  画面上的战场,四处一片战乱,唯独万年魔树这里还是一片安静。

  万年魔树拘禁了一只魂迹天狗的魂魄,这种荒兽只是七阶,战斗力一般,但是拥有嗅探魂魄的独特能力,数量稀少十分罕见。

  可是它一路追踪而来,总能或多或少的捕捉到一丝目标的魂魄痕迹,但是真正到了皇台堡附近,它却再也没有任何发现。

  万年魔树拥有一定的智慧,拘魂魔树的只会更高一些,但它也绝对想不到,这是因为宋征已经提升到了“合照”的层次,魂魄更加凝练,再也没有一丝外泄。

  它仍旧以魂迹天狗的兽魂来寻找宋征,当然是不可能成功了。

  宋征第一次出手计划夭折了。他想要潜入魔树附近,可是那三株魔树的根须在地下密密麻麻的织成了一张大网,地遁过去势必会引起它们的警觉。

  宋征后撤了数百丈,在一片废墟的阴影中钻了出来,这里相对僻静,没有“树”注意。他一出现,就举起了手中的“天灯照”,为祸级战具激活,滋的一声,一股巨大的白光照耀夜空!

  万年魔树一声嘶吼,它们因为天赋所限,行动原本就显得迟缓,宋征突然偷袭,天灯照又是战具,它立刻十分背动。它刚要闪避,却忽然感觉全身一个卡顿!

  这种卡顿很短暂,若是魔树提前有所准备,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可偏偏就在这么一刹那。

  它立刻就明白自己已经躲不开了,它干哑的愤怒吼叫,将一根根枝条朝前,挡在了身前。

  天空中凝着一枚古老的铜钱——周天古钱!

  在四象神兽领域中,有着特殊的加成。而三颗魔树笼罩之下,恰好形成了一个勉强可以算是的青龙乙木的领域!

  否则单凭周天古钱,还无法迟缓一株强大的万年魔树的行动。

  万年魔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和小伙伴们把自己坑了。

  天灯照光芒横贯夜空,轰的一声撞在了万年魔树身上,它挡在身前的无数枝条瞬间破碎、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后天灯照的光芒,准确的轰在了那一颗狗头上。

  宋征似乎听到了一声天狗的惨叫声,雪亮洁白的光芒中,万年魔树发出巨大无比的痛苦嘶吼,轰然后退了百丈。

  等到天灯照的光芒散去,万年魔树身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周围还冒着青烟。魂迹天狗的兽魂彻底消失不见,万年魔树庞大的身躯,从那个巨大的窟窿开始慢慢的瓦解了。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