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苍穹之上> 第二三五章 总兵立威 上 !

苍穹之上 第二三五章 总兵立威 上 !

  “啊——”

  下面众人再次惊呼,杨三破也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宋征冷冰冰的声音传遍大地:“所有新兵闭嘴,不得聒噪!”

  “我们也是战士……”有人叫喊起来,宋征把手一握,砰!那人的抗议还没说完,就被罪囚符炸得粉身碎骨。

  “这……”有人张口失言,砰!

  这一下,再也没有人敢随意开口说话了。杨三破脸色阴沉了下来,隐约觉得事情似乎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这几个小子怎么敢这么肆无忌惮?石原河老大人就在后面看着呢。

  他谎称石原河是自己的靠山,也真的认为,石原河身为朝廷重臣,不可能容忍宋征这样肆意妄为。这也是他的依仗之一。

  宋征扫视全场,威压凛然,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有人再乱开口了?很好,看来你们还是怕死的,本将还以为真的人人视死如归,违抗军令如同儿戏!”

  新兵们有不少已经胆寒,只说了一个“这”字,就当场诛杀!这人是个疯子!

  宋征此时感觉,自己就是天火!制定规则,然后执行这个规则。任何违反规则的人,不论情节的严重程度,违反了就是违反了,当场赐以极刑。

  只论结果,不讲缘由。

  他又说道:“如果你们怕死,那么本将刚才做的事情,就是在救你们的小命。显然你们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等你们经历第一道圣旨的时候,你们就会明白,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会在第一时间害死你们,甚至害死你们的战友!

  你们,会感谢今天以自己的鲜血,警醒你们的那些同袍!”

  杨三破看了看周围,暗中一咬牙,朝着一个追随者使了个眼色。那人犹豫着,杨三破瞪眼,他只好高高举起手来。

  宋征淡淡道:“有什么要说的?”

  那人道:“将军,只是几句话,就催动罪囚符杀人,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您掌握着我们的罪囚符,可是别忘了,这里还是朝廷的领土,您还是朝廷的总兵,您就不怕朝廷降罪?后方的石原河老大人,可是朝中有名的忠耿之臣!”

  宋征看了他们一眼,点出来几个人:“杨三破,你是这几个人的首脑吧?你们暗中搞鬼,自鸣得意,还以为本将不知道?”

  杨三破一怔,他们刚才简短的交谈,都加了小心,以本身修为笼罩周围,按说宋征离得那么远,又只是知命境中期,不可能听到才对啊。

  但他不知道,宋征的魂魄已经达到了“合照”的层次,灵觉远远超过了一般的知命境,他们并没有以道术或是奇阵笼罩,当然是防不住宋征“偷听”。

  到了这个时候,杨三破也藏不住了,他上前一步,摆出了明见境大修的派头,负手而立,并不行礼:“将军,杨某不过是境界高了一点,年纪大了一点,大家愿意听我的,怎么在将军口中,就成了暗中密谋捣鬼的首脑呢?我们都是朝廷的战士,将军这样以莫须有的罪名每诛杀一人,都是削弱了朝廷一份力量,我身为大修,定要禀明石老大人,奏你渎职之罪!”

  他振臂一呼:“诸位,我们也是人,凭什么在这样一个庸才手下,如猪狗一般随意被杀?大家团结一心,朝廷一定能够听到我们的呼声!”

  这是早已经商量好的时候,虽然中间有了些变故,但是杨三破一开口,几百人一起高呼:“我们要向朝廷告状!”

  “石老大人为我们做主!”

  宋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天眼骨符打开来,这边的一切声音都远远的传递出去。而后宋征问道:“石老大人,贺将军,你们都听到了?”

  让杨三破嗔目结舌的是,石原河苍老的声音竟然真的从那枚骨符中传出来:“老夫都听到了,我早就跟小宋兄弟你说过,这一营狼兵交给你,我就绝对信任,怎么训练、处置,都是你的事情,就算是你杀光了,反正他们也是死囚,罪有应得。”

  “啊——”城墙下哗然一片,原本信心十足地新兵们彻底慌了。

  宋征有些怜悯的看着神色大变的杨三破,对下面所有的人说道:“都听清楚了?”

  他又冷笑对杨三破说道:“我明白你的想法,法不责众嘛,似乎人族一直有这样的传统,可惜啊……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天火,在这一瞬间,眼神复杂无比。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哪怕他手握罪囚符,也的确不好一上来就连连诛杀这么多人。

  在他转头那一瞬间,杨三破心头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可是他无意中扫到了宋征手中的虎符,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宋征忽然一笑,问道:“杨三破,你刚才是不是想着,这是最后的机会,你是明见境大修,境界稳稳压制本将,只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在本将反应过来之前出手将我灭杀,你们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杨三破的脸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般,瞬间变得无比难看:他原来早就猜出来了,刚才转头,不过是个诱饵罢了!

  宋征的确早就猜到了,他已经被天火丢进神烬山中,以各种“意外”操练了一遍又一遍再一遍还来一遍……对于形势发展的各种趋势,都已经可以提前预料了。

  杨三破这种人自命老谋深算,却逃不出他的算计。

  宋征一脸的遗憾:“可惜呀,你刚才居然忍住了,让本将没有借口杀你。”

  杨三破一个哆嗦,宋征说的十分轻巧,他却明白对方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对他动了杀心!

  宋征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真是一群蠢货,就凭着一个‘法不责众’就敢豁出命根本将对抗?你们真忘了,自己身上有罪囚符?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本将手下怎么是这么一群蠢兵?”

  他想到赫连烈阁下,想到了天煞,看看人家手下是什么样的精锐,再看看下面自己的这些兵……

  没有对比就没有自卑。

  他确实无法理解这些蠢货的行为,但是也并不意外。明明自己的一切命运都掌握在别人手中,但偏偏拿着一根稻草当令箭,以为自己有能力可以反制这种人世上极多。

  这种人往往还是那种看上去有很多“小精明”的家伙,坦白来说,其实就是蠢!

  杨三破并不知道皇台堡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按照自己的“经验”来判断,石原河乃是朝廷钦差,他无法进入皇台堡,但是又必须派人镇守皇台堡,那么他肯定也需要一个身处皇台堡中的眼线。

  自己和新任总兵冲突起来,又是明见境大修,石原河顺势保下自己,让自己成为他在皇台堡中的眼线,暗中监视宋征,他才能够更好的掌控整个皇台堡——一切顺理成章啊!当官的不都是这样吗?

  所以他提前谎称石原河是自己的靠山,觉得最后总会变成这个样子。

  再退一步说,就算是法不责众和石原河这两张护身符都不管用了,自己计划意外失败,自己好歹也是明见境大修,宋征新官上任,需要立威也需要干将,自己到时候只要服个软,认个错,投效到他的门下,他还能拒绝堂堂明见境大修?

  可是杨三破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三张护身符,在宋征这里,一张也不管用——自命老谋深算,却全都算错了。

  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是被天火控制的皇台堡!

  杨三破害怕了,再也没有明见境大修的派头,双腿一软就跪下去:“将军,杨某狂妄了,杨某知错了,杨某愿意投效将军,做一名普通小兵,在将军麾下攻城拔寨,杀敌效死,还请将军法外开恩,容杨某戴罪立功……”

  “你又错了。”宋征说道,实际上这是他错的第四次。

  第三次是宋征压根不会接受一个本有反意的明见境大修的投效——怎么敢信任你?

  “你们来到皇台堡,不是为了什么攻城拔寨,你们的目标,本将的目标,只有一个,都是活下去!”

  宋征意兴阑珊的摆摆手,觉得有些对牛弹琴:“你们以为天火是什么?不要太高看自己。

  塞北边军第七镇、禁军斗兽修骑第五营、赫连烈将军的亲兵……哪一只不是当世精锐,实力远超你们,可是结果呢?皇台堡中现在活着的不到五十人。”

  他不想再跟这些人多说什么了,指着杨三破说道:“害群之马!”

  “将军——”杨三破急忙大呼要求饶,可是宋征不给他机会,举起虎符——一旁伸来一只手,轻轻按住他:“这个人,有问题。”是赵绡。

  周寇急躁:“当然有问题,这老东西不是好人!”

  赵绡轻轻摇头:“他是人族败类,妖族的奸细!”她从宋征手中接过总兵虎符,另外一只手张开了尘缘绦。

  虎符激发,砰!杨三破全身炸开,只见一群黄豆大小的漆黑虫子,混在四处炸散的血肉之中,嗡嗡嗡的乱飞而去。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