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二二一章 大难临头 上 !
  骑将又羡慕道:“十九师弟真是了得,入门七年时间,竟然已经可以如同你我一般,以魂魄入体,操控鬼尸战将,未来前途远大,恐怕成就会在我等之上。”

  女将有些酸意道:“哼,十九师弟现在可是宗主的心头肉,处处关照,有什么好处,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我们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待遇?”

  七师兄立刻道:“十一师妹,慎言!宗主有大神通,无所不能,你在背后这样说,未必能逃过他老人家的耳朵!”

  十一师妹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四处看看,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跟在身后一般。九冥宗门徒畏惧宗主如虎,她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宋征听着三人的交谈,心中的一些疑惑也解开了。

  九冥宗如此大规模的行动,不可能没有现场指挥者。可是他们一旦进入皇台堡范围,必定被天火控制,而九冥宗的解决办法是“魂魄入体”,操控这些鬼尸。

  难怪这些鬼将的双眼中都有些灵智的光芒。

  另外也明白了九冥宗的目的,以及后续计划。显然他们是要赶尽杀绝,现在皇台堡中的人一个不留!

  三名鬼将渐渐走远,他们负责铲除一些强大的修士,对于鬼兵们已经清扫过的地方没什么兴趣。

  宋征心里开始计算,抗天盟、灵火会和贵者盟,都有玄通境老祖坐镇,除了他们,皇台堡中恐怕还藏有别的玄通老祖。这些人总能坚持一段时间——这是他们执行计划,最后的时间了!

  ……

  皇台堡后方,石原河满脸忧色,他站在山峰之巅,望着那一方漆黑如墨的天空,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

  “一清,”他开口道:“可有妙计?”

  水一清心中大乱,嘴上还是劝阻道:“大人,万万不可乱了方寸,一旦中计,您和手下这些精锐,就要都折损在皇台堡中。”

  石原河又看向一旁的贺虎,问道:“贺将军,杀进去可有把握破阵?”

  贺虎木讷,沉声说道:“大人,这是九冥宗的‘绝灭大法仪’,自从诞生之日起,就从来不曾失败过。末将……实无把握!”

  “唉……”石原河一声长叹:“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洪武的好儿郎,被这些异邦修士屠杀?”他不死心,催问道:“一清,真的没有办法吗?”

  水一清忽的灵机一动:“大人,还有办法!”

  “快说!”

  “兵部最新打造的天灾级战具,永古真雷!只要一枚,就能炸开这绝灭大法仪,咱们还不必进入皇台堡!”水一清兴奋道。

  石原河一阵迟疑,不由得看了看水一清,后者则是一片坦荡姿态。

  动用天灾级的战具不是一件小事情,即便是洪武天朝全盛时期,也没有多少件天灾级战具,更别说如今的洪武天朝,天子把大把的元玉用在享乐上,国库空虚,军费严重不足。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战具之下不分敌我。永古真雷落下,皇台堡中没有隐藏好的洪武天朝战士,也会一起灰飞烟灭,还能活下来几个真不好说。

  但是他明白水一清的意思:首先,这的确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能活下来几个算几个。而更重要的是,直接灭掉九冥宗,以免皇台堡这种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要塞落入他国手中。

  最后,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说不定天灾级别的战具,可以将天火也轰掉——这段时间下来,他们对于降服天火,已经不是那么有信心了。

  石原河也明白,眼下必须有所决断!

  他又看了一眼那一方漆黑的天空,咬牙道:“好,老夫这就上书,请朝廷尽快将永古真雷传送过来!”

  石原河老大人是真的豁出老脸了,给皇帝上书之后,立刻有连写了七八封私信,给自己在朝中的一些好友,让他们务必帮忙能够,促成此事。

  写完最后一封信,他把手中的毛笔一丢,一声长叹整个人苍老十年——这的确是一个颇为艰难的决定,他不知道此事今后会不会成为自己的修行路途上的一大心魔!

  ……

  数十头巨兽聚拢在一起,它们的骑士在一旁休息。百战王骑头顶的天空中,有灵阵遮掩,哪怕是大修从天空飞过,也不会发现他们。

  云赤惊手里拿着一串烤麻雀,用小拇指粗的柳树枝穿起来,烤的外皮酥脆、肉质劲道,香味扑鼻而来。

  这是手下专门挑选了最肥大的麻雀,腌制好了之后,用道术造风吹干,然后再架在火上,刷着蜂蜜和油烤出来的。

  他吃的有滋有味,亲兵暗中监视着几十里之外的洪武天朝大军,另外一名亲兵则盯着面前的一枚玉符。

  玉符上忽然滋一声闪亮起一片火花,亲兵大喜:“有阵法传送的元能波动,将军,您猜中了,他们果然开始求援了。”

  云赤惊已经算准了一切,只是有滋有味的吃着自己手中的美味,脸上波澜不惊。

  亲兵又问道:“将军,他们真的会调来永古真雷?”

  “必定如此。”云赤惊一面一面吃,一面意兴阑珊的解释着:“洪武天朝现在还有五种天灾级别的战具,其中适合此时此地使用的只有永古真雷。

  他们不敢进去,只有他们最新打造的永古真雷可以远程祭放。

  石原河这个人,从我们得到的情报上来看,他虽然被赶出了京师,可是他在洪武天朝的朝廷中,就像是一棵老树,势力盘根错节,而且他宦海沉浮多年,虽然良知未泯,但不缺决断能力。他一定会发动全力,争取弄来永古真雷。

  而他们另外四种天灾级战具,我朝都已经掌握了,唯独永古真雷对咱们来说还是个谜,正好趁这个机会弄到手,看看到底是什么水平。

  等他们真的把永古真雷运过来,就让九冥宗的灭世鬼兵杀出来,我们趁机偷袭,你们负责抢夺永古真雷,本将军负责石原河。”

  他十分用心的将一只烤麻雀腿上的几丝肉剃下来,在口中嚼着,对味道十分满意:“打一仗就能吞掉这只洪武天朝的精锐,可是仅仅如此未免无趣,增加一点彩头,弄一枚永古真雷,唉,勉勉强强还算是有点意思。”

  “遵命,我们已经和九冥宗的人协调好了。”

  云赤惊摆摆手,打发了亲兵,不要来打搅自己享用美食。

  ……

  石原河的奏章送上去,阻碍永古真雷运来皇台堡的唯一理由,竟然是朝中有人“舍不得”!

  一枚永古真雷打造不易,造价极为昂贵。

  天灾级的战具,和一座具有极为重要战略意义的要塞堡垒,哪一个价值更加重要?不言而喻。

  战具打造出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守卫皇台堡这种要塞的。可是朝廷里居然有人觉得“太贵了”“不划算”。甚至这种持这种论调的人还不少,并且身居高位。

  石原河如果知道这个情况,三朝元老恐怕当场气的吐血。

  洪武天子这几十年来,接连不断的把肱股之臣赶出中枢,恶果体现出来,把持权柄的重臣们,大都善于逢迎,毫无见识。

  好在老大人的几位好友极力争取,皇帝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当日,就有一枚永古真雷,由四位玄通境老祖押送,从京师兵部秘库中提取出来,通过远距离传送灵阵,一起赶来皇台堡。

  ……

  周寇三个人回来了,他们用了两个时辰,各自在地下深处打造出来一座用以避难的密室。

  七个人靠着墙一排坐下来,几乎是一个神态,怔怔的平视前方出神。

  好一会儿,王九忽然开口,他仍旧有着侥幸的心理:“书生,你还记得当初总兵大人出皇台堡百里,迎接钦差?”

  他说的总兵是虎骄兵。

  宋征忽然心里一动,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亦有一得;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王九继续道:“你当时说了,天火能够洞察人心。那么现在呢,咱们逃出去,天火应该明白,我们是为了躲避灭世鬼兵,不是为了逃脱它的控制吧?”

  宋征斟酌了半天,还是说道:“我不知道。规则是天火的规则,道理上勉强说得通,但不到万不得已,咱们不要走出那一步。”

  大家都点了点头,认同宋征的看法。

  “更何况……”他一个苦笑:“外面有玄冥天幕,咱们怎么走得出去?”

  一直注意着那四面光幕的苗韵儿忽然说道:“你们看!”

  院子外面的一条街道上,有一队灭世鬼兵经过,为首的队长是一具妖尸,生前不知道是什么种族,两只鼻孔巨大,此时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不断地抽动着鼻子,朝着院子里走进来。

  七个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可惜这一次,没有侥幸了,队长走进了院子之后,就好像找到了线索,直奔潘妃仪的闺房。

  宋征从光幕上看到,队长鬼尸的眼中,也隐隐闪动着一丝灵智的光芒。

  他站了起来,手握雷神鞭:“大家准备!”

  队长很快走进了房间,鼻子动了几下,一伸手将柜子抓碎。

  哗啦一声,后面的暗门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