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八章 天睐手环 下 !求月票!

第一九八章 天睐手环 下 !求月票!

  宋征在天火的圣旨下,体会过最无助的绝望——在这种时候,能够依靠的只有自身真正的实力。法器可能丢失、可能损坏,只有道术,会永远陪伴你。

  将雷神鞭收进了自己的芥指中,他最后拿出了那半部《古神炼》。

  其实如果说对于交易双方的需求迫切程度来说,他是吃亏了。《虚空真知录》对太崖双赵的镇国强者来说是必需品,但这些灵宝对宋征不是那么必须。

  可是实际上,他确实占了大便宜,因为他知道《虚空真知录》肯定有问题。用这样一部道典换回来几件重宝,他做梦都会笑醒。

  《古神炼》的道术部分,他其实已经不在需要了,但还是想看一下。他将上半部的修炼法门,和下半部的道术法门重新合订在一起,随意翻动着这部书,不知不觉的竟然沉醉其中。

  《古神炼》确实不俗,但他之前一直以为这部道书的精华在前半部分修炼上,后半部分法术方面,应该只是辅助。

  但真的拿到手一看,才明白潘妃仪说的没错,赵黛真的很抠门小气,这部道书真正的精华在于那些魂魄法术!

  后半部分记载的魂魄法术,统称为“云冥七签”,共有七种匪夷所思的法术。但却不是宋征之前猜测的那样,用阴神战斗的法术,而是……

  好比其中一门叫做“夺命签”的法门,乃是以阴神伪装鬼差,修成六种阴司手段,可以深入幽冥,与真正的阴司官衙对抗,用来抢救已经死去被鬼差拘走的魂魄。

  只要魂魄还没有被打入轮回,就有机会抢救回来,带回阳间还魂!

  还有一门“不灭签”,可以追溯前十八世的记忆,然后牢牢保留自己这一世的记忆,可以转世轮回,也可以阴神夺舍,对于继续修行大有帮助。

  只不过这些法门神秘高深,急切之间却不是那么容易能够修成。

  宋征浏览了一遍,看到第七签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动,又自己强制压下来,显得情绪似乎毫无波动。

  甚至,他将古书合上了,假装没有看见。

  ……

  “恭迎吾皇!”

  妖皇殿中,宫女、侍奉、臣子跪倒一片,在牠们前方深深暗的虚空当中,猛然一个塌陷,透出一座漆黑的“洞穴”,一名身材魁梧、肩膀宽实,双目幽深如海的帝袍大妖从其中走了出来。

  牠身外的幽暗追随着牠,随着牠的出现,一层层的融入到了牠的身后,随之好像被牠吸纳吞噬,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地间原本有一种强烈的压抑感,随着牠的到来,这种感觉变得更加沉重了。

  妖皇隐隐有明主之相,牠收摄着自身的特异,没有引动天地异变。牠大步走向自己的寝宫,同时喝道:“平身,召古哈图面圣。”

  “遵旨。”

  古哈图乃是万象妖的首领,妖皇的宠臣。

  牠专门在距离妖皇殿最近的一条街上买下了一座房子,随时等着陛下召见。这条街道因为安全考虑,不会有很么大院子,房屋拥挤,不符合古哈图的身份,但牠甘之如饴,绝无半点不满。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古哈图已经贴地飞行出现在了妖皇脚下:“陛下,您回来了。”

  他凑上去要给妖皇擦去靴子上的根本不存在的尘土,妖皇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宠溺的一脚把牠踹开:“行了,你这狗东西,每次见面都要如此惺惺作态。”

  古哈图老老实实在地上被踢了个骨碌,翻身继续跪着,笑嘻嘻道:“奴才这不是思念陛下吗。”

  妖皇嗯了一声坐下来,古哈图连忙添上茶水:“陛下辛苦了。”

  “朕着实有些累了。这一次凶魔太炎山崩发,总算是全都处理完了。”妖皇喝着茶,轻轻将茶杯放下,眼中有一股金色的火焰在瞳孔外盘旋着,似是怒意:“让你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古哈图立刻换上一副正色:“恐怕还和那一团天火有关。”

  “说!”

  “是。”古哈图如实禀报:“在凶魔太炎山崩发前一个多月,天火发布圣旨‘锄奸令’,根据臣的调查,这一次圣旨中,有超过六十个明见境以上的人族大修被送到了凶魔太炎山附近。

  这些人在凶魔太炎山附近大肆搜寻,发现了我族隐藏在那附近的几处密地。在锄奸令的驱使下,越是隐秘的妖族之地,他们越是想要探究,这其中恐怕有人进入了‘魔神窟’!”

  啪!

  妖皇用力一掌,宝座扶手瞬间化作了一片细沙!

  “果然不出朕所料!”

  古哈图道:“魔神窟中的那东西如果被取走了,必定镇压不住凶魔太炎山下的那凶物,山崩爆发在所难免。”

  妖皇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你做的不错,先下去吧。”

  “遵旨。”古哈图匍匐退出,妖皇独自坐在殿中,双眉紧皱,这世间能够让堂堂七杀部之皇苦恼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可是眼前这件绝对让牠也感到棘手!

  “神烬山……天火……荒古大坟……只怕,来者不善啊。”妖皇走到了窗边,望着外面深黑幽暗的夜空,喃喃一声自语。

  整个七杀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神烬山中到底埋藏着怎样的秘密。原本这个秘密不会被披露出来,也不会引发什么灾难。

  可是三千年前,北征大帝和七首妖龙那一战,偏生打开了一道“缝隙”。这个秘密有关的某种力量泄露出去一丝。

  到了现在,恐怕那些远在苍穹之上,周天星辰之中的存在们,已经感觉到了吧?祂们一定是按捺不住了。

  “哼!这里,是朕的领地,想要得到那些东西,不管你是谁,都得问问朕答不答应!”

  牠沉吟一下,喝了一声:“来妖!”

  几名侍者迅速匍匐而入:“陛下!”

  “传旨,召见绝冥绝芜两位太子。”

  “遵旨!”

  侍者刚退出去,妖皇忽然补充了一句:“等一下,让灭孽也一起来吧。”

  “遵旨!”

  ……

  “将军,您要的东西找来了。”

  一名亲卫抱着一只巨大的竹筒走进赫连烈的帐篷。打开来里面是一卷地图,相比于洪武天朝的那一份,这一张用整块兽皮绘制的,关于神烬山绝域的地图要详实得多。

  亲卫道:“这是我们化妆成商人,在同州城内秘密收购来的,是以前一位大商人通过各种手段绘制出来的,原本想要打通前往妖族圣域的商路,结果天火落下,商人也死了,这东西倒是流传下来。”

  尽管洪武天朝和七杀部一直处于敌对状态,但是阻碍不了商人们对于一本万利的追求。

  赫连烈将地图就铺在地上,光着脚踩在上面,看似随意的走动着,脚底感受着地图上的一条条纹理,忽然他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天煞心思一动,低头看去:大岚江、天青峡!

  他若有所思,片刻之后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似乎很感兴趣。

  ……

  石原河跟水一清站在一座山坡上,遥遥望向皇台堡。

  山坡下有一队斗兽修骑保护,两人身边,则只有斗兽修骑的骑将贺虎。

  他们赶到皇台堡后方已经十几天了,不断收集各种情报,对于堡内发生的一切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但这些了解毕竟都是间接的,他们急切的想要和堡内联系上,知道最及时最详尽的情况。

  “一清,还是找不到堡内主事的人吗?”石原河轻轻一叹,问道。

  “所有能够在文书档案上查到的把总以上的将领,我都命人用同音骨符联系过了,没有一个回应的。堡内恐怕已经彻底混乱,没有王治了。”

  水一清顿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咱们等圣旨颁布后,绕过皇台堡直接进入神烬山,尽量收束部队,将他们重新整编,确立主事人,今后他们在内,我们在外,互相呼应,必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收服天火,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石原河点了点头:“妙计。”

  只是两人都有些局限,仍旧以为他们乃是朝廷钦差,只要出面,皇台堡内的军士们一定会听从号令。却不知道,生死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鬼才会去理会什么皇权呢。

  ……

  堡外的妖族营地分裂了,巴图带着几十名妖族恨恨回瞪了一眼原本的营地,然后登上了另外一的山坡,就地安营扎寨了。

  妖族多了一名封爵者,出人意料的是原本就德高望重的阿鲁老爷。

  阿鲁回归,登高一呼追随者众。好在阿鲁厚道,没有对牠赶尽杀绝,许牠带部众离开,但牠并不感恩,而是怀恨在心!

  ……

  堡内堡外,所有人、妖都知道,时间快到了,可是谁也不能肯定,天火到底什么时候降下圣旨。

  一直到了这天清晨,天地静谧,峡谷口似乎有刚刚醒来的荒兽嗷呜一声懒散吼叫,天火之外的金色符文一散,重新凝聚起来,一道圣旨降下:

  天恩浩荡,皇台堡众接旨!

  追龙令:限定七日之内,在神烬山绝域中各自猎杀一头龙族血脉强种。遵旨而行者各有封赏;抗旨不尊者,赐以极刑!

  宋征睁开眼来,双目幽深藏神。整个皇台堡一阵慌乱,他悄悄调整了自己的芥指。

  院子里响起了史乙的呼喊声,大家一起冲了出去,可是这一次,圣旨当场起效,他们来不及互相拉在一起,就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晕眩感觉,随后一切陷入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