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二章 太崖双赵 下 ,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九二章 太崖双赵 下 ,求订阅求月票!

  “另外一部?不逊色于《虚空真知录》?”这一次,连潘妃仪也忍不住羡慕:“你真是机缘深厚。”

  宋征笑了笑,没有继续解释。

  实际上他已经开始犯愁了,到现在这个阶段,道雷鼎书那六枚符文,已经不够修行了,他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虚空真知录》他留有备份,实在不行,只能转修这部充满了危险的秘典。

  他将书匣推给潘妃仪:“怎么样?用来交换《古神炼》的相关道术。”

  潘妃仪连忙点头:“绰绰有余。”她沉吟了一下,道:“你先去韵儿妹妹那等我一下,我很快处理好。”

  宋征一点头,转身就走了。

  潘妃仪手中拿着书匣,突然感觉有些沉重。这可是顶级道典!这东西意味着什么,每一名修士都很清楚。

  这就是嫡母口中真正的重宝!一旦丢出去,必定引发一场老祖级别以上的大争斗!灵河东岸人族七雄不得安宁。

  这样一部道典,谁不想抢回去作为立派根基?可以预见,有此根基最多三百年,就可立一大教!

  可是书生就这么轻易地交给自己了?她有些不敢相信。

  ……

  同州城内,饮火宗新任宗主和夫人的房中传来了打骂声,弟子和下人们早已经习以为常,全都躲得远远的,装作听不见。

  夫人有恃无恐,最开始还会用奇阵遮掩,现在连这些表面功夫也懒得做了。

  只有饮火宗的老弟子们才知道,饮火宗能够成为同州三天柱之一,当年老宗主贵为玄通境老祖固然是重要原因,但其实真正让饮火宗崛起的,是夫人的娘家。

  夫人出身中古世家“太崖双赵”之一的“右赵”,父亲乃是朝中二品大元,家中有一位镇国强者!

  这样的背景,连老宗主对她也无可奈何。

  夫人将怒火撒在了丈夫身上,潘妃仪的父亲苦苦哀求解释,却毫无用处。正在这个时候,掉在破碎桌子中的符文金盒忽然闪烁起了光芒。

  夫人一皱眉头,怒骂道:“那贱婢又有什么事情?”

  她正想找潘妃仪出气,立刻打开金盒,怒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潘妃仪淡淡道:“我送过去了一枚尺牍,你们先看看。”然后啪一声,再次率先扣上了金盒,不给夫人开口的机会。

  夫人差点炸了:“目中无人,不懂礼数,这样的贱种,你和你那瞎眼的老爹,竟然把她养到这么大……”

  她冲过去就要对丈夫动手,潘妃仪的父亲连忙从奇阵中将尺牍拿出来:“夫人,先看看这个,着实不凡呀。”

  他其实压根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只是先喊了一声,转移夫人的注意力。

  夫人身怀“右赵”族中镇国强者赐下的灵宝“天缠”,轻而易举就能制住他,他跑都跑不掉。

  “那贱婢能弄到什么好东西!”夫人随意扫了一眼就要摔在一边,却忽然两眼陷进去拔不出来了。

  “天缠”在她手中无意识的吞吐着,却没有进一步射出去将丈夫缠起来。

  潘妃仪的父亲也是意外,小心翼翼的凑上去看了几眼,吃惊不已:“好高深的一部道典!”他暗中打量了一下妻子,揣测着悍妻会不会因为这部道典,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动联系女儿。

  可是夫人却握着尺牍,不知在沉思着什么,片刻之后忽然飞快转身而去。

  他刚跟上去,就被一股罡风挡了回来:“老实待着!”

  夫人转身进了内室,里面有一间密室,没有夫人的允许,他不能进去,因为那间密室,是夫人专门和娘家联系的。

  他一阵屈辱感,却也只是那么一刹那,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慢慢坐在椅子上,随手端起茶壶倒了一杯,想着女儿心中轻轻一叹。

  夫人进了密室,迅速以灵元点燃了白玉地面上的一座奇阵。然后谨慎而知礼的守候在一边。

  她下嫁潘家并非甘心情愿,一是因为“太崖双赵”实力太强,已经引起了某些存在的忌惮,不能再“强强联合”了;二是潘妃仪的父亲体质特殊,和她双修对她修行的功法大有帮助。

  但她自从入门,就看不起这一家人,善妒悍勇,恶名传遍了同州城。但她不在乎,这些人能把她怎么样?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贱种刚被她骂了一顿,竟然就拿出这样的至宝。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让我在老祖宗面前露脸!”

  “包罗星海,领帅一切真知!”她心中默念了两句,仍旧觉得震撼。若真的如尺牍上所说,这部道典能够包容其他一切功法,那么老祖宗改修此道典也来得及。

  中古世家、镇国强者,确实强大。但人生在这世间,就有自己的苦恼。

  镇国强者老祖宗,乃是“太崖双赵”能够维持着中古世家的一切根基。但老祖宗寿元将尽,却还没有突破的迹象,若是再找不到办法,再等几十年她就要原地坐化。

  这几年,家中想尽了办法,请托了诸多高人,最后隐约得出一个结论:一切根源在于老祖宗当年修行的那一部道书,等级略差了一些,只能支撑老祖宗修炼到天通境初期。

  可是想要改换道典,已经是不可能了。

  “没想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夫人心中激动,虽然她也是嫡女,但在老祖宗面前连个站的位置都没有。但此次若能够立下这等大功,以后在家中,自己也有几分地位,可以在大事上说说话。

  她等了一盏茶的时候,奇阵中才腾起一道光焰,显出父亲的身形来。

  只不过父亲的神情有些不耐烦:“黛儿,又有什么事情,你又跟夫君吵架了?为父一直教导你,出嫁从夫,三从四德……”

  夫人连忙躬身:“父亲,还请先看一下这个。”

  她将尺牍呈了上去——这奇阵比潘家父女使用的要高级很多,可以实时传递物品。她的父亲在万里之外接过尺牍,也只是延迟了几个呼吸的功夫。

  他原本并不在意,同州相对于来说,属于“边州”,苦寒之地,能有什么好东西?

  但是只扫了一眼,他就判断出来这东西的价值了。他迅速重视起来,肃然道:“后续呢?这部道典至关重要,你一定很清楚!黛儿,无论花费多大代价,一定要弄到手。我这就去见老祖宗,有任何进展,随时联系我!”

  “遵命,父亲!”夫人激动不已,暗中一握拳,成了!

  ……

  潘妃仪并不知道自己送回去一枚尺牍引发了这么多的连锁反应,她只是有些厌烦嫡母的势利和故意刁难。

  既然嫡母那边没有回应,她就出了门,去和宋征他们饮酒去了。

  宋征如此信任,将重宝轻而易举的交给她,让她心中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波澜。

  她来到大堂的时候,看到宋征正跟史乙几人推杯换盏,几个人一起动手撕了兽肉分吃,谈笑之间一种叫做真情的东西在他们之间回荡着。

  潘妃仪差点落下泪来。

  她有亲人,却感受不到这种真情。她连忙低下头,强自忍耐了很久,直到苗韵儿注意到她,招收欢快喊道:“潘姐姐,快来呀。”

  潘妃仪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笑容走过去坐下来,挨着苗韵儿,另一旁就是宋征,不过和他之间有意保持着比她和苗韵儿之间稍大的距离。

  宋征也没有问《古神炼》道法的事情,刚刚联系,哪有那么快就到手?

  他手指一动,一柄利刃切下了一块兽肉递给潘妃仪:“吃点吧,苗姑娘的手艺又有长进。”

  苗韵儿听到夸奖,纯真的开心一笑:“是天火的功劳,这一次赏赐的离乱天火用来烹饪效果极好的。”

  周围的食客听到了,不由得侧目:七阶灵火,您老人家用来烹饪卤兽肉……

  苗韵儿也意识到了,一缩脖子,可爱的吐了吐小舌头。宋征几个人不由得笑了。

  此时,在潘妃仪的闺房内,符文金盒光芒闪烁不断,另一侧传来嫡母烦躁的叫骂声:“这贱婢干什么去了,这么久了还不出现?弄到了一件重宝,就故意拿捏,她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嫡母!”

  潘父站在后面,躲得远远的,生怕自己又成了出气包。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躲不掉,但现在赵黛却不敢随意如此了,那一部《虚空真知录》实在是太过重要了,真的到了关键时候,她还需要潘父去和劝说潘妃仪。

  大堂中,周寇不出意外地喝多了,但这一次,陪他一起喝多的还有史乙。

  确切的说,是两个谁也不服谁,一人一碗,百八十碗之后,一起倒下了。

  宋征骂了一句,指使王九:“你扛着土匪。”但是史乙只能他来了,总不能让赵绡动手吧?

  他犹豫再三,还是道:“胖子,要不你把伍长也扛上,左右肩膀,一边一个好平衡。”

  王九无语的看着他:“我谢谢你替我着想了。”他用脚一勾,史乙飞向了宋征。宋征哀怨命苦,接住了自己扛起来。

  他挥手跟苗韵儿和潘妃仪到了别,赵绡在前,两个苦力在后,一路往酿酒作坊回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