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八章 最后一份宝图 下 求月票!

第一八八章 最后一份宝图 下 求月票!

  石原河想了想,慢慢点头。

  朝廷不可能一直放着皇台堡不管,但是派谁去处理这件事情,一直没有商议出来。皇帝穷奢极欲,重用奸佞不喜忠臣,石原河三朝元老,秉性忠直,屡次劝谏之后官职被贬。

  这一次,皇帝想要再选秀女,他又看不过去上了奏章,皇帝身边的奸臣给出了个“好主意”,打发他来皇台堡,眼不见为净。老东西死在皇台堡最好。

  ……

  云赤惊带着自己的百战王骑潜伏在一座山峰下,他在同州境内已经“游荡”了一个月,按说这样一群体型庞大的荒兽骑士,会留下各种明显的痕迹,很难长时间潜伏,极容易被发现。

  可是云赤惊就是做到了,而且是没费什么力气就做到了。

  他远远看着三千丈天空中,那一道雷龙虚灵,拈着血红的胡须自言自语道:“石原河来了?这老家伙是茅坑的石头,脾气又臭又硬,要不是靠着三朝元老的资历,早就被那昏君下狱诛杀了。”

  身边的几个亲随不由得笑了:“洪武天朝出昏君,乃是我朝之幸也。”

  云赤惊又想了一下,隐约觉得石原河老头来皇台堡似乎没那么简单,可他是军神不是政客,想了一会儿就懒得再去费这个脑筋:“洪武天朝朝堂上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不去管它,这一只斗兽修骑,却是洪武天朝的主力精锐,把他们全都弄死在皇台堡,对我军大大有利。”

  百战王骑众人眼睛一亮,战意熊熊。

  ……

  皇台堡中,刚刚成立的三个组织都遭到了重创。

  宋征用苗韵儿的美食作为诱惑,终于支使王九出去打探了消息,王九回来之后,一边吃喝一边跟大家讲述。

  “灵火会的剑南夫人没有回来。”

  第一句就让宋征吃了一惊,剑南夫人乃是灵火会的重要人物,负责灵火会的日常事务,可以说是会长之下第一人。

  而且剑南夫人对他不错,十分看重亲自出面延请。

  他低声一叹,圣旨之下一视同仁,别说天尊级别的人物,就算是老祖级别,也一样说陨落就陨落了。

  王九又说道:“不过据说会长的师弟,泰班天尊已经决定前来皇台堡,灵火会的实力到不会有很大的损失。”

  周寇诧异道:“还有人要来?这不是送死吗?”

  王九也打听清楚了:“听说这位天尊遭遇了瓶颈,卡在命通境已有百年,寿元将尽,所以来皇台堡寻找机缘。他的师兄,灵火会会长应该已经把一切危险都跟他讲清楚了。”

  大家点点头,这就可以理解了,有很多修士都是这样,遭遇瓶颈迟迟无法突破,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去一些险地寻找机缘,以求最后关头突破。

  “抗天盟那边,周大先生他们都回来了,而且周大先生还被封爵了……”

  “什么!”宋征惊讶一声,暗自苦笑:天火还真有些“不计前嫌”,周不同是最早一个站出来,公然要反它的人。

  “看来周大先生这一次探索的遗迹也很危险。”

  “还有更意外的事情,”王九已经吃掉了十多斤卤兽肉,他身边的史乙吃掉了三十多斤:“周大先生的师弟,黄见清也封爵了,而且得到的赏赐极多,据说已经快要突破明见境了。”

  一门两封爵,的确有些出人意料了。

  “周不同封的是北河县伯,黄见清是羽云县伯。除了他们之外,皇台堡内外还有另外两人封爵,而妖族那边,也有一个封爵。

  还有一点,之前咱们都没注意,上一道圣旨,妖族就有一个封爵。”

  他吮吸着自己的手指,接着道:“除了书生你之外,原本的封爵者中,商东情和莫千也都加爵了,跟你一样都是郡侯。”

  宋征对此并不意外,之前的封爵者必定都是活下来的众人中的佼佼者,无论是修为、天资,还是见识、智谋,一定都是最出色的。

  这些人陨落的可能性最低,他们和宋征一样,会揣摩天火的用意,合理的利用圣旨的规则,为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

  王九跟史乙抢最后一根骨头失败,无奈的敲了敲桌子:“而且,有传言商东情已经利用赏赐突破,现在是玄通境老祖了。”

  皇台堡中,原本是抗天盟和灵火会对抗,盟主和会长都是玄通境老祖。现在多了一位商东情,毫无疑问会成为三雄争霸。

  “堡里的人越来越少,可是斗争却越来越多了。”宋征嘀咕了一句,不由的摇了摇头。

  史乙提醒他:“你做好准备,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宋征当然明白这一点。

  他这几天都没在酿酒作坊这边住,而是暂居在潘妃仪那里。饮火宗派来的死士,这一次回来了几个,大焱商号还能继续运作下去。

  虽然这边人员损失很大,但是获得的利益也是巨大的。每一次圣旨结束之后,都是各个商行最为忙碌的时候,潘妃仪的父母在后方很兴奋,因为一本万利!

  宋征住在这里一是为了躲开那些想要招揽他的人,二是打探消息。

  大焱商号的伙计们没事的时候就会去苗韵儿那里帮忙,饭馆这种地方,是打探消息的最佳场所。

  几天之后,他就摸清了刘仓大的行踪,暗中做好了准备。

  ……

  刘仓大戴着斗笠,穿着一身宽松的布袍,挡住了里面的斗兽修骑铠甲。

  他在千古商行变卖了一些荒兽材料,得到了几十枚元玉,然后在街边一家馒头店,买了四个灵粮做成的馒头。

  皇台堡中,现在一切以实用为主。以往那些华美奢侈的酒食已经全无踪影,只有能够提升实力,帮助大家保命的吃食才能卖的出去。

  他一边走一边啃着馒头,心中暗骂着天火,这鬼地方他受够了,现在终于有个机会可以脱离天火的控制,他一定要把握住!

  他看似随意,却暗中放出灵觉,一路上警惕着周围的各种气息变化。当他走到咱住的屋子街角的时候,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走进小巷子后,很快一道人影出现,紧跟着进去了。

  现在的市集上,这样的巷子大都空空荡荡,人影跟进去之后,发现刘仓大就在前面不远,他悄然而上,手中灵元无声无息的喷出,化作了一柄光芒利刃。

  两人深入巷子之后,他忽然全身一炸,灵元爆发,在身外凝聚出了一层宛如实质一般的重甲,厚达半丈!

  看上去规模不如以前,但却更加凝实,远超以往。

  刘仓大骤然被偷袭,好像有些惊慌失措,连连后退之中,抬手一抓一柄骑枪出现在手中,他持枪凌空一挑。

  井川北骇然发现,自己的全部力量被这一枪诡异的挑飞了,他凌空一个反翻转,落在了原地,但是刘仓大已经一声狞笑,奋勇一枪朔来。

  轰!

  枪头上戳出一团明亮的光焰,撕裂虚空,带出层层叠叠的灵元威压,宛若怒龙。

  井川北双手护在身前,灵元铠甲在双比肩凝成了一面巨盾。一声巨响,骑枪重重的刺在了盾牌上,灵焰爆炸,光芒万丈,井川北全身不动,却被这一击的力量轰的朝后平平滑出去十丈。坚硬的青石板地面上,被他双脚划出了两道深深的痕迹。

  周围的墙壁成片坍塌,却没有人敢来看热闹。

  井川北忽然心中警兆大生。在他身后,墙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丢着一枚小小的泥塑。当中散发出一丝灵烟,看似缓慢实则迅速,轰的一声一头巨大的冥虎虫兽显化出来。

  它咆哮着扑向了井川北,前后受敌的井川北陷入了绝境,回身一拳打退了冥虎虫兽,正面的刘仓大已经再次一枪次来。他身外一层层符文金光闪现,有三层奇阵护持发动,却在这一枪之下依次破碎,刘仓大持枪从他身边冲过,忽然侧身空出一只手来拔出腰刀一斩。

  咔嚓!

  一道闪电落下,井川北全身灵甲崩碎,痛苦的倒了下去。

  冥虎虫兽一声咆哮扑上去,将他死死按住。

  刘仓大满意一笑,他有意泄露行藏,就是为了引来井川北。可惜的是那个宋征没有一起来,否则自己可以一次将两人全都解决了,把藏宝图和连方玉斗全都抢到手中。

  就在他有些遗憾的时候,一旁忽然传来了一声叹息,有个人从阴影中走出来。

  宋征其实在自责,第一,他还是心软了。他正好赶到了,看到井川北落到敌人手中,他终究不忍心看着井川北被杀。如果他来晚一些,就没有这种心理负担了。

  第二,他发现自己跟土匪那货有点相似了,怎么总喜欢从黑暗里走出来?

  我可是圣人弟子,光明正大的读书人。反正自以为是这样的。

  刘仓大暗自吃惊,脸上却仍旧显得镇定:“你来了?正好一次解决。”

  宋征笑道:“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