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一六九章 冰阳吸魂 中 !
  沸腾的钢水翻滚的越来越剧烈——这是一座巨大的鼎炉——一名三十左右的修士从钢水中坐了起来,强健有力的身躯上,滚烫赤红的“水滴”一颗颗滑落下去。

  他睁开眼来笑道:“师兄怎么有空来看我了,盟中百废待兴。”

  周不同微微微一笑,抓起旁边火蚕丝的衣袍丢给他:“见清师弟感觉到压力了?竟然又开始有这种方法修炼了。”

  黄见清从巨大的鼎炉内出来,穿上衣袍坦然说道:“连师兄都这么看重,亲自前去招揽,虽然他只是一个脉河境,也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了。”

  “没信心了?”

  “怎么可能。”黄见清爽朗道:“我有信心打败任何对手,包括这一位封爵者。你的眼光很准,不过师弟我更出色!”他顿了一下,看向了天断峡谷方向:“瞧,师兄,机会来了,这一次圣旨,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

  金光流散,符文重聚。一道金色的圣旨再次出现:

  天恩浩荡,皇台堡众接旨!

  独行令:十日之内,独自探索一座未知古老遗迹,遵旨而行者,视遗迹强弱自有封赏。抗旨不尊者处以极刑!

  这一次,圣旨没有给他们准备的时间,宋征也大为意外。按照以往的惯例,圣旨会等到有一大批“新人”进入皇台堡之后再颁布新的圣旨,可这一次却提前了。

  他不知道是因为天火的筛选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不需要新人了,还是因为某些别的原因让天火变得“急迫”起来。

  五人站在院子中拉起手来,一阵熟悉的眩晕感袭来,天地黑暗下去,五人一阵恍惚。

  ……

  宋征不知道什么时候感觉到手中一轻,凌空摔落下来,他连忙一个翻身,双脚稳稳落地,四周一片寂静,连虫鸣都听不见一声。

  按照他的经验,在神烬山绝域中,这种死寂往往也就代表着死亡!周围有可怕的强种,压制的一切生灵不敢动弹。

  可他还是忍不住走神了,因为只有他一个人落下来。以往的经验又一次失效了——大家拉着手,也会被分开。

  天火又一次出人意料。

  他也只是稍一错愕,就立刻伏底了身子,双眼如鹰一般观察周围的情况。雷水洗目如今等阶极高,轻易不会被人反破。

  在这道术的视野当中,周围的山林逐渐变成了一种湛蓝色的半透明状态。树干、枝叶,地面上厚厚的腐殖层,甚至是土壤、石头,都能被看穿一部分。

  可是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会儿,周围并没有什么危险——至少十里之内他没有看到什么强种的存在。

  然而诡异的是,不但没有强种,连虫子也没有一只。

  强种过境的时候,莽虫荒兽往往会逃走,但那些普通的野兽虫子,甚至会被吓得全身发软,虫子会想尽办法往地下钻。

  但这周围地面下也是一片死寂,不见一只活物。

  “奇怪。”他暗自嘀咕一声,而后取出一枚形状奇特的骨符,试了几次骨符上的灵光却总是一闪而逝,无法联系上史乙几个人。

  这种同音骨符是为了避免上一次,大家被分隔太远,专门准备的联络灵符。不过现在看来,天火做得很彻底,直接以大神通封掉了这一类的宝物。

  他无奈的摇摇头,收好了骨符,然后以雷水洗目探索前进。一次次的圣旨下来,他已经变成了麻木的接受,而不像是前几次那样愤怒的咒骂了。咒骂是无用的。

  这一次的圣旨,要每一人探索一座古老遗迹,甚至为此将所有人独立分开。皇台堡中几千人,加上外面的妖族也不超过五千之数。

  聚在一起似乎不少,可是洒进数百万里的神烬山中,当真就像是滴水入海,彼此可能转上一辈子也见不到一面。

  可是到哪里去找遗迹?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禁卫神军北大营,但实在没有勇气过去……

  “圣旨这一次明言了,遗迹等级越高越危险,得到的封赏越多。”他在心中盘算起来,虽然以保命为第一位,但他也想要争取一下更好的封赏。封爵者显然是天火选中的人,爵位越高应该越有好处。

  他走出去几十里,周围还是一片死寂,但一路上宋征完全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他被丢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神烬山中天黑的比外面更早,这会儿几乎已经彻底黑暗了。

  他在黑暗中停了下来,前方出现一座小山,他想了想靠着那座小山打开了小洞天世界钻进去休息了。

  夜晚、神烬山深处、独自赶路……这三者任何一种都是致命的,跟别说三者合一了。

  小洞天世界中可以保证安全,他检查了一下快长满了整个小洞天世界的爬天虎,合衣躺下时间不长就睡着了。

  ……

  时辰一到,宋征自动睁开眼来。刚刚进入神烬山,他还没有疲惫到躺下去就起不来。

  将小洞天世界打开一条缝朝外看了看,确定没什么危险之后他钻了出来。经过了一夜的时间,周围的生气增加了不少,一些小兽、虫子的声音在四周响起,还有一些强大的气息隐隐传来——那是荒兽和莽虫,大约六阶上下。

  宋征靠着那座小山稍作停歇,正在考虑接下来怎么办,却感觉小山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这是一头九阶荒兽岩甲象犀!

  它是八阶荒兽象犀蛟王的变种,等级更高,皮肤和肌肉变得如同岩石一般坚硬,身躯更加庞大,昨天在夜色之中,宋征才会将它误认为是一座小山。

  他绕道了另外一侧,看到了这头岩甲象犀的脑袋,它的脸扭曲着,临死之前一定十分痛苦——是的,岩甲象犀身上没有一丝生气,但是尸体很新鲜,宋征昨夜遇到它的时候,应该是刚死时间不长。

  可是宋征检查了一遍,没有在这头九阶巨兽身上,找到任何一道伤口。它就这样痛苦而诡异的死去了。

  宋征倒吸一口凉气: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如此无声无息的杀死一头九阶荒兽!?而且岩甲象犀在九阶当中,可是出了名的皮糙肉厚、力大无穷,想要打败它容易,想要杀死它很难。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