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一五六章 大鬼乱道 上
  天断峡谷外,悠悠群山,有孤峰直插入云。峰顶上夜风呼啸寒冷异常,云赤惊孤立峰顶,三寸赤须在夜色中散发出邪异的红光,异常醒目。

  峰下,百战王骑列阵。

  云赤惊望着远处的天火,以及周围的金光小须弥界,久久不语。

  他之前抓住了三头妖族,三个洪武天朝的战士,他们都没有弄到灵魔焰,云赤惊静静地等候着十天期限,三人三妖无声无息的死在他眼前——他完全没有察觉到,天火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他吃惊了,觉得自己这一趟来对了,这天火挑战性很高。这里有妖皇、有天火,那是极为有趣的。

  片刻之后,他从峰顶上走下去,亲卫上前询问:“将军?”

  云赤惊做了一个迂回的手势:“绕过皇台堡,咱们去洪武天朝境内休整一下,让大家享享清福。”

  亲卫大惑不解:什么意思?

  但大家早就习惯了,执行将军的命令就是了。

  云赤惊不会说,他心中始终觉得不安:从妖皇令之下逃得性命,有些太容易了。

  损失了近三成的百战王骑,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代价惨重,但云赤惊却感到不安。从妖皇令上,他能够感应高七杀部妖皇的强大!哪怕只是一枚鳞片,他只用了一个虚空传送,就带着百战王骑一起逃掉,太“容易”了。反常也就意味着阴谋。

  所以天煞决定先避一避,他是军神,懂得能屈能伸。

  ……

  圣域,妖皇殿内,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在回荡:“觉察到不对劲了?居然跑了,呵呵呵,天煞的鼻子,比狗还灵。”

  ……

  宋征这一次是第一个出关的。

  因为他先使用了“道韵惊澜”。相比于之前的道韵微澜,这一次的效果强烈好几倍。宋征感觉如果自己之前算是个“普通天才”的话,现在已经能够算是“杰出天才”了。

  虽然距离“绝世天才”还有很大的差距,但现在的资质,至少能够名扬一州。

  因为资质提升,他接下来使用七烈波光的时候效果大好,一口气开辟了七道脉河,距离十二正经全部打通成河已经不远了!

  境界飞涨,他心情大好起来,长身而起打开房门。

  塞北的冬天寒冷,刀子一样的大风刮在脸上让人一阵阵皮紧。但此时心情大好的书生敞开了胸怀,只觉得“微风拂面”。

  史乙几个都还没有出来,他想了想,正好趁这个机会去找一下孟天九和井川北。

  其实大家的合作几乎有一个很大的危机:如果其中一方死在了圣旨下,那么整个计划立刻作罢。宋征去的路上就在心中祈祷,这两个家伙可一定要活着。

  倒也不出他意料,两人全须全尾,而且早已经出关了。只是宋征过来的时候,他们刚刚送走了一批访客,对方显得很是恭敬客气。

  宋征心中微感怀疑,加了一份小心。看到宋征,两人一笑相迎:“小宋兄弟,快请进来。”

  宋征从两人身边经过的时候,感应到了他们身上浮动的灵元气息,看来也是因为圣旨的赏赐有所提升,境界尚未稳固。

  他笑问道:“两位是什么境界了?”

  井川北也有些得意:“我们都是脉河七道了。”

  宋征微怔了一下,忽的有些恍惚:曾几何时,自己只能远远仰望的两人,第七镇的第一强兵们,已经不知不觉的落在自己身后了。

  井川北也道:“看小宋你神清气爽,想必提升不小吧。”

  宋征点了点头,这些情况也不需要隐瞒他们:“我已经是脉河十道了。”

  两人一阵错愕,上一次三人合作抢夺连方玉斗的时候,宋征还只是脉河三道,他们在境界上仍旧略微领先。一次圣旨提升七道,宋征就将他们甩在身后了。

  好在井川北两人经过了一次次的圣旨,早已经被“折磨”的锐气大减,不复早前的雄心壮志,很快调整了心态,笑着拱手道:“恭喜小宋兄弟,知命境指日可待!”

  宋征放下境界的事情,又问道:“另外两份……”

  他略一停顿,两人会意,孟天九升起奇阵,隔绝内外。

  “一份在重光军的高矢野的手里,他是古渊门的大师兄,身边都是古渊门的弟子,大约十来人。”

  “最后一份在斗兽修骑把总刘仓大手里,他身边还有五个冥虎虫兽骑士。”

  宋征心中有数了:“你们准备怎么安排?”

  “你不来我们也要去找你了。”井川北说着,拿出一封书信:“高矢野今天上午派人送来了这封信,约我们明晚在土地庙一会,商议合作夺取白梨实的事情。”

  “合作?”宋征不置可否,但井川北道:“小宋你有没有听说过古渊门?”

  抛开这几年皇台堡从军的经历,宋征真的只是个书生,哪怕跟随父亲行万里路,对于修真门派也只是道听途说。各种掌故全靠从史乙那里听来。

  他摇了摇头:“古渊门很有名?”

  “不是很有名,而是臭名昭著。”井川北道:“古渊门乃是冥修,专门针对魂魄,私下里时常取人阴魂进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修真界中名声很不好。若不是现在大家已经没有了正道魔门的陈旧观念,他们肯定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宋征意外道:“取人阴魂进补?朝廷不管吗……”说完他自己也摇了摇头,朝廷现在纲纪败坏,若说是一千年以前,古渊门肯定不敢这么做,现在只要不太过分,被人当场抓住把柄,衙门肯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车骑大将军在江南募兵,为了兵员达标,不问出身。如果大将军还在,肯定能压住这些人,可是大将军一去,他们必定故态萌发。他找咱们商谈合作,我看是笑里藏刀。”

  宋征反而笑了:“他是不知道狼兵营都是什么货色吧?”

  孟天九和井川北也是莞尔:的确,高矢野想要暗算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有个宋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