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一五一章 皇灭反贼 中
  

  还剩四天时间,天火就会毫不留情的收走大家的性命!最初圣旨的时候,他还猜测天火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弄死,但是现在,他没有这种判断了——或许那个时候天火不想所有人都死去,但现在天火显然想要进行一场“大筛选”。

  他不觉得自己会得到天火的“格外开恩”!

  三人极度失望,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终于,还是史乙道:“都别垂头丧气了,还有四天时间呢,咱们……先找到周寇他们,再想办法吧。”

  找到周寇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史乙没说,是因为没办法。他只是感觉最后这几天,他想跟兄弟们一起度过。===『元尊』 ===。大家一起在皇台堡目睹天火降临,一起被天火拉进这一场死亡考验中,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他仍旧想和大家在一起,等待最后死亡的降临。

  宋征点了点头,这一整天三人漫无目的的在神烬山中游荡着,想要寻找周寇四人,但毫无线索,只能“碰运气”。

  宋征甚至有些自暴自弃的故意去招惹了一头六阶荒兽,史乙骂了一声,拉着两人逃进了火海。

  等他们从火海中满脸黢黑的出来,又是夜晚了,第六天过去,距离天火的期限只剩下四天了。

  史乙没好气的踹了有些失魂落魄不得振作的宋征一眼:“书生,打开小洞天世界,咱们在里面过夜。”

  宋征照做了,史乙道:“你来守第一岗。”然后就地一躺睡觉去了。

  赵绡睡不着,怔怔的坐在小洞天世界里,似乎思绪复杂。

  宋征也不想说话,从天火降临到现在,一次次圣旨下来,他经历了太多绝望的时刻,但是这一次,真的是最受打击的一次。

  他甚至感觉到一股发自心底深处的疲惫,有些失去了信心:哪怕是这一次侥幸躲过去了,下一道圣旨呢?下下一道呢?这种负面的情绪像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一样,迅速的侵蚀了他的身心。

  赵绡忽然开口:“这次……整个皇台堡能有几人活下来?”

  宋征缓缓回答:“恐怕不会超过一百人。”

  他想不出办法来,却不会自大的认为别人也想不出办法。毕竟他的境界只是脉河境,而皇台堡中不单有强兵,市集中还藏着很多大修,也不缺少聪明人。

  想到市集,宋征忽然站了起来,眼中猛的迸射出一片精光。

  赵绡一愣:“怎么了?”

  宋征一拍脑门,忽然笑了:“死脑筋,哈哈哈!”

  他一把将史乙拽起来:“别睡了,咱们马上出发,时间紧迫只能拼命了。”

  史乙刚睡着,还没来得及打呼呼,气性正大:“干什么?!”宋征收拾东西往外走:“来不及了,路上一边走一边说。”

  夜晚的神烬山绝域无比危险,但只剩下四天了,宋征不得不冒险连夜赶路。好在他们已经有了不少经验,又有潘妃仪提供的各种奇药和法器,这一路上躲开了数次致命的危险,联手斩杀了几头五阶荒兽,安然度过。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七杀部的风岚镇上,走来了三名脉河境的妖族战士。牠们装备精良,在破破烂烂的风岚镇上显得有些另类。

  不要看风岚镇街道弯弯曲曲,两旁的店铺破破烂烂就觉得这里很破落,事实上这是七杀部中少有的几个贸易中心之一。

  附近有几个大部落,住着雷鬼、玄重铁妖、天狗族和孔雀魔一共数十万妖族。风岚镇的幕后大老板是孔雀魔,有牠们暗中保护,风岚镇才能一直存在下去。

  每年这里的交易数量大得惊人,其中有几位大商人的财富,让妖族皇室都有些眼馋。

  之所以破破烂烂,完全是因为妖族性情使然。整个七杀部,除了圣域,就没有一座像样的城市。

  三名妖族战士走进风岚镇之后,找到了一家名为“老巢”的客栈,这是整个风岚镇最昂贵的客栈,一间普通的客房每天要三枚石币。

  石币是用黑曜石打磨而成,对于妖族而言,相当于人族的元玉。

  而三妖直接包下了客栈后面的一座院子,一天要一百枚石币!三妖很痛快的先付了一千枚石币。就算是在风岚镇,一千枚石币也是一笔巨款,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在混乱的七杀部中?很快镇上来了几个有钱的小子,这消息就传开了。

  当天晚上,三个“有钱的小子”出现在了镇上最大的赌坊“万利楼”中,短短半个时辰,就输掉了三千石币,牠们却毫不在意,整个过程都哈哈大笑,还随手打赏给帮牠们丢骰子的女妖一枚七阶荒兽精魄!

  这样豪爽的作风,很快就被请到了万利楼的第三层,这里是真正的“豪客”才能来的地方,没有几十万石币的身家,连楼梯都别想上去。

  今天的赌局是牌九,到了这里三妖明显兴奋起来,为首的妖族左手只有三根手指,但赌技精湛,在下面的时候牠一直是含笑旁观两位同伴出手,女妖运气还好,男妖烂的一塌糊涂,输的钱里面有九成是牠的功劳。

  但是到了这里,三指妖出手了,一个时辰之后,赌桌上已经没有人了,另外几位赌客带来的钱都已经输光了,场面有些尴尬,气氛凝重。

  “这位朋友,”等了一会,终于有人从外面走进来,这是一头守宫妖,牠在史乙面前坐了下来:“咱们玩两把?”

  史乙哈哈一笑,他刚才赢了足有百万石币!面前的筹码堆积如山。他随意的一指各种赌具:“可以,玩什么随便挑。”

  “好。”守宫妖也不客气,选了骰子。

  史乙咧嘴一笑,一连十把,他每一把都只比对手大一点!

  守宫妖已经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妖火在身后熊熊燃烧,一张脸红的能滴出血来,牠咬牙切齿问道:“阁下是什么门道,故意来我们万利楼踢场子的吧?”

  史乙却忽然换了一副神情,黯然无奈,将赌注全都推向了对手:“我们事出无奈,初来乍到没有门路,只要万利楼背后的那位大人肯帮忙我们一个忙,这些……全都还给你们。”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