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苍穹之上 > 第一三五章 实力压人 下 !
  宋征点头:“这是当然,我们准备在下一道圣旨之前,把所有的宝图抢到手……”

  他刚说了这一句,忽然一阵阵沉闷的轰鸣声从神烬山深处传来,紧跟着大地震颤,遥远的天际边,有大片红光隐隐闪动!

  “到底发生了什么?”宋征也是满心疑惑,神烬山中发生变故的地方距离他们太远,但震动能够一直传递到这里显然是大事情。

  皇台堡中的人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天断峡谷中的妖族却哗然一片。从他们吵吵闹闹的喊叫声看,似乎十分惶恐。

  等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的时候,终于有消息传来了,连宋征也被震住了:

  妖族四大神山之一的凶魔太炎山崩发,魔焰冲天,流火万里!好几个七杀部的大部落都被迫迁移,妖皇亲自出手,暂时收束如同洪水一般四处流淌肆虐的魔火凶焰,为各个部落迁徙争取时间!

  妖族尊崇强者,他们的四大“神山”,如果在人族这边肯定被称为魔山,因为全都是凶威赫赫,连妖皇也不会轻易接近的地方。

  称为神山,表现了妖族的畏惧。

  天荒鸠龙山、冥月阴火山、凶魔太炎山和元虚陷空山,乃是妖族四大神山。

  凶魔太炎山广阔千里,共有数百座山峰,最高的主峰“炎魔峰”高达三万丈,却不知为何忽然从炎魔峰开始崩塌,转瞬之间整个山脉彻底垮塌,引动了地下无穷魔火凶焰冲天喷出,又化为黑红色的岩浆四处流淌肆虐。

  山崩引发了强烈的地震,和天地元气崩坏,方圆万里之内一片极度混乱!甚至在七杀部当中,引发了一阵恐慌。

  消息传过来,天断峡谷中的妖族残部更加惶恐,认为这是天灾降下,责难七杀部。但对于人族来说,这却是个好消息,大多数人都幸灾乐祸。

  可是皇台堡中的笑声没能持续多久,峡谷的天空中金光散漫,天火外围的小须弥界再次涌动起来,无数金光符文凝聚,一个月之后,新的圣旨终于颁布了!

  宋征暗骂了一声,和几个人一起上了城头去看。

  符文圣旨高挂天空之上:

  天恩浩荡,皇台堡众接旨!

  盗火令:凶魔太炎山崩塌,有五千灵魔焰飞出,十日之内凭灵魔焰通过天断峡谷,没有灵魔焰者诛杀!盗得灵魔焰者自有封赏!

  这一次的圣旨出现,没有给他们任何准备的时间,看清了圣旨之后,宋征立刻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晕眩感传来,他喊了一声,大家连忙拉起手来,旋即眼前猛的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云赤惊不紧不慢的吃光了面前盘子里的一颗荒兽之心。这是八阶雷奔犼的心脏,这种荒兽体内,含有神兽“犼”的一丝稀薄血脉,心脏乃是全身精血汇聚之所在,一颗心脏如同小牛一般大小,这还只是他的早餐。

  天煞阁下打了个饱嗝,抬头一看,有一骑飞快而来,他的兽鞍后面,绑着一头大妖。

  很快手下骑士们就审问出来神烬山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云赤惊轻轻拈着自己血红的胡须,思忖片刻道:“潜行前往,咱们去看看热闹。”

  ……

  宋征掉下来之后,感觉到周围极度燥热,神烬山中刚刚下雪,正是寒冷的时候,可是当他睁开眼来,周围一片烟雾缭绕,远近各处魔焰熊熊,炙烤着天地。

  这种魔火凶焰呈黑红色,它们所凝聚的岩浆好像流淌的沥青一样,虽然速度不快,可是几乎不可阻挡。

  宋征看到一块数百丈的巨石上面,生长着一丛铁胆木,这种树木长得不高也不粗,一丛几十棵,都是胳膊粗细十几丈高,但是这种树木坚硬胜过钢铁,便是根须也能够在坚硬的岩石上扎根!

  可是在这种流淌的魔火凶焰下,巨石逐渐融化了,铁胆木落进火焰里,很快被融化,成了火焰的一部分熊熊燃烧起来。

  整个过程不超过一盏茶的时间。

  他看到大片的魔火凶焰从周围蔓延而来,吓得一个激灵蹦起来,慌忙将身边的史乙和赵绡喊起来:“先逃出去再说!”

  三人熟悉冲过数千丈,回头一望,数千里漫漫无边的大火,浓烟滚滚直冲天穹。

  他们周围虽然还没有过火,可是在极高的温度下,一些普通的植物早已经被烤焦了,那些如同铁胆木一样的魔化植物虽然还活着,但只要大火一到,也是在劫难逃。

  “等一下。”忽然一旁传来一个古怪陌生的声音,三人吃了一惊,猛然四顾却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和妖。

  “在这里。”那声音又响了起来,三人左侧十几丈外,哗哗哗的树皮摩擦声中,有一棵古老的大树艰难的睁开眼来。

  它说道:“是我。”

  “魔物!”三人更加警惕。

  老魔树连忙摇动枝条:“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我跑不掉,想请你们帮忙,当然我老树一定有报酬。”

  它说着,一片枝条散开,从后面伸出五根枝子,每一根上面都挂着一枚朱红色的果实。

  “这是我老树几百年来,积累荒兽精血,凝炼出来的百精朱果,对你们人类修士来说大有好处,服用一枚,能抵得上你们两个甲子的苦修。”

  三人狐疑的相互看了一眼:“当真?”

  老魔树着急道:“魔火马上就要来了,我老树根本跑不掉,只能依靠你们了,我还能骗你们?这样吧,你们如果不相信,我老树可以先给报酬。你们摘三个尝一下,确认之后再按照我说的,将我移走,然后我另外再给你们三颗,如何?”

  它说话间,又有一根枝条从后面伸出来,上面挂着第六枚朱果。

  宋征看看史乙,后者微不可查的摇了一下头。宋征很信任史老千,在人心鬼蜮、笑脸魍魉方面,他很相信千王阁下。

  三人慢慢后退,老魔树叹息道:“你们年纪轻轻,为何像经年老妖一样疑心重重?摆在眼前的一场大机缘呀,须知自古以来富贵险中求……”

  赵绡冷冷打断它的话:“枭桀魔树果食魂!”

  老魔树怔了一下,原本看上去慈眉善目的面孔,忽然狰狞起来,嘶吼道:“你认得我老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