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霸武神王> 第213章 是谁?
  当夜。

  天牢。

  滋!!

  一阵恐怖的灼伤声响起。

  被绑在刑架上的冷千秋浑身被冷汗浸透,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胸前更是被一块块烙铁烧得千疮百孔一般。

  但是这位曾经的禁卫军统领,却始终死死咬着牙齿,一口钢牙几乎咬碎,依旧没有说出一个字,甚至,一声惨叫。

  眼前,拿着一块通红铁块长杆的人,正是秦唐第一护国将军尉迟雄。

  他自从听说了刑部的官员无法从冷千秋口中问出半个字来,便亲自赶了过来审问。

  刑部那些人,到底还是顾及着冷千秋的身份,怕他有朝一日东山再起会百倍千倍报复自己。

  但是他们怕,尉迟雄可毫无畏惧。

  只要能从冷千秋嘴里套出一个有用的字来,叶家被打压就成了名正言顺的事情,冷家上下也会做实从犯罪名,即便不用株连九族满们斩首,也绝对不会再有入朝为官的机会。

  区区一个布衣百姓,难道还能与他这个一人之下的大将军抗衡么!

  简直是蝼蚁与大象的区别!

  “冷兄,你也莫怨怪我残忍,如今局势紧急,陛下一刻也不能等,我也实属无奈啊。”尉迟雄冷笑着道。

  冷千秋眼皮子也没抬,嘴角勾起一抹鄙夷得笑意:“当年你我也曾有过同征沙场的时候,那时你驰骋在茫茫敌军之中,脸上不见一丝惧色,只有勇敢,只有无畏和杀伐的决心,倒比起现在的你要更显得有个人样。”

  人样?

  尉迟雄冷哼一声:“冷兄,如今在秦唐里,你知道最没有人样,苟延残喘得活着的人是谁吗?我告诉你,是曾经踩在秦唐云端的大皇子!但是你看看他被叶枫打得成了个彻彻底底的残废,就连拉屎撒尿都得靠底下人帮忙,活得多憋屈啊!难道……你也想有朝一日,变成他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吗?”

  冷千秋斜睨了他一眼道:“叶枫为何会对大皇子动手,难道前因后果你会不知道?这其中只怕也有不少是你有参与的吧?”

  尉迟雄脸色顿时一冷,语气更冷森了几分:“哼,我做了什么,与冷兄你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我可告诉你了,陛下对于叶家那是必然要铲除的,此时你对叶家和那小子的维护,那就是在把你们冷家,还有你儿子往万丈火坑里推!”

  提到儿子冷莫,冷千秋的眸光骤然凝了一下。

  但接下来,他还是瞬间安定了下来,冷冷道:“若我为了一时荣华,刻意诬陷叶家,甚至用尽肮脏卑鄙的手段至叶枫与死地,那我才是把冷家上下推进了火坑!”

  “迂腐。”

  尉迟雄气得一声大喝,牙齿更是咬的咯咯作响:“既然你不知悔改,那便怪不得我不念往日情面了。”

  话音未落,他又拿一个半弧形的弯刀,一步一步狰狞着走向了冷千秋。

  “这刀可是刑部的最新设计,据说用来腰斩是最为痛苦得,能让人的五脏瞬间被切割却留着一口气不死,那痛苦……啧啧,想一想就让人浑身为之一痛啊!”尉迟雄脸上的狞笑,像极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

  冷千秋看着那造型怪异的寒兵,嘴里发出一声轻然叹息:“此等才能,不用在早就战场兵械上,却用在了这种地方,简直是秦唐不幸啊!”

  “呵,你这人难怪得不到陛下的器重,脑子里怕是装得一根筋了吧。”

  尉迟雄晃了晃手中的弯刀,嘴角勾起邪邪一笑:“话既然到此我也不妨告诉你,此番叶家能够以雷霆之势倒台,危如累卵,这背后可不只有陛下的操控,他早已与御灵宗合作,两方势力凝为一股力量,宛如洪水猛兽,哪怕叶家是个金桶,那也逃不过覆灭这一条结局,所以你还是好好听我的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哦?

  正在这个时候,审讯室里突然传出一声突兀而清冷的声音。

  “是谁?!”

  这……

  尉迟雄一怔,总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那一声哦却像极了一个人。

  那小子……怎么可能?!

  这里可是秦唐帝国皇廷范围,叶枫那小子哪怕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单枪匹马闯进来。

  更何况还是这重兵把守的天牢啊!

  但被绑在刑架上的冷千秋,似乎也听到了那个宛如风声飘过的声音,嘴角轻轻一扬,万年冰山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就好像是期待大戏开场。

  紧接着,便看到那刑架边突然闪现了一道黑影,在火光照耀下竟然如同一尊恶魔,看着尉迟雄发出了死亡的问候。

  “你好啊,尉迟大将军。”

  “叶……叶枫,真的是你?!”尉迟雄脸色刷的变色,下意识得朝着审讯室门口的方向后退了几步。

  但是令他根本没想到的是,在审讯室的门口,镇墓兽那货正像个懒猫似的慵懒无比得趴在门口舔爪子,尖刺般的獠牙在噼里啪啦闪烁的火光下看着格外森寒。

  “你,不能……你要做什么!”尉迟雄脸色再变,映着火光的五官因为紧张而变得过度扭曲。

  叶枫邪恶的笑容挂在嘴角,一步一步踩在那冰冷,透着亡者血腥余息的石板地面上,步步逼近尉迟雄。

  “我?我只不过是来完成自己的承诺罢了,尉迟大将军,当日我在李元朝的府里说过一些话,现在想来只怕将军你是没有听见吧,否则又怎么会把刀架在脖子上继续与我为敌呢?”

  尉迟雄浑身不自觉爆发起滚滚威能,但心底却已经被叶枫释放的气势给镇压得无法喘息。

  这小子……什么时候又变更强了……

  “你,你不要乱来,这是陛下的地盘,你即便可以在皇宫出入,那也没有资格对付朝廷命官!”尉迟雄暗自握紧了拳头。

  但是没想到他的话,却引来了叶枫冷冷得嘲笑:“呵,有没有资格,我说了算!”

  啪!

  一声无比清脆的响声。

  啪啪啪!!

  几十个响亮的耳光左右开弓,瞬间将尉迟雄的脸打得跟胖馒头似的肿得老高。

  卧槽!

  什么情况?!

  尉迟雄可是堂堂一尊玄师高手啊,竟然连躲得机会都没有?!

  “唔……你……”尉迟雄被打得满口血水混在嘴里,含糊不清得咿呀乱叫。

  但叶枫根本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顿耳光之后,直接拿起了火盆上的十几个烙铁,朝着尉迟雄的胸口狠狠压去。

  滋!!!

  灼烧的声音,简直贯穿了整个审讯室。

  “啊!!!”

  尉迟雄痛苦不堪的吼声更是仿佛一头疯狂中的野兽,可是他无论如何发了疯似的挣扎,却根本徒劳无用!

  此刻,镇墓兽的爪子正牢牢禁锢着他,简直比最坚固的镣铐还要坚固,哪怕是爆发全力也无法将自己的胳膊从爪子底下扭开,除非断臂,否则只有任其宰割。

  但叶枫显然也不打算给尉迟雄这样的选择,因为他已经直接拿起了刚才尉迟雄要给冷千秋行刑的弯刀,就像是一个拿到新玩具的小朋友,好奇得对着尉迟雄腰部比划了两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不要!”

  尉迟雄嗓子都哆嗦了,整个人跟筛子似的狂抖:“我,我可以告诉你陛下的秘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不需要。”

  叶枫冷冷拒绝,手腕一动,那弯刀便如闪电一般瞬间从尉迟雄的腰部横劈而过。

  唰!

  尉迟雄的脸突然僵住。

  他的腰间,只有一道细细的血线,切口无比光滑整齐,宛如一根细微的红绳绑在了那里。

  甚至没有多少血水渗出来。

  但尉迟雄却很清晰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分为二了。

  一旁,冷千秋看到这,也忍不住虚弱得开口道:“叶枫,不要冲动。”

  若尉迟雄当真死在了皇宫内院之中,叶家叛乱一事也就算是做实了,接下来整个朝廷对叶家的打压只怕会更加严重。

  但叶枫却依旧神色冰冷,犹如拿着死神镰刀的使者,没有一丝一毫人类的感情:“动我的人,皇帝,也得死!!”

  一个时辰之后。

  三皇子府邸。

  被软禁了一个多月的李元民,因为消息完全闭塞,所以根本不知道外面如今的局势。

  但当他看到李元朝和李元吉二人堂而皇之进入府内的那一刻,便已经隐约有了定论。

  叶家,大势已去。

  “我们可怜的三弟,你是不是还在期待着叶枫那小子从天而降,将你从这金丝笼里解救出去啊?”

  李元朝坐在轮椅上,虽然比起李元民矮了一大截,但那居高临下的气势却依旧没变。

  一旁,李元吉也跟着嘲讽道:“三弟,你以为抱上叶家的大腿,那秦唐的皇位便是你囊中之物了吗?未免有些太天真了,这秦唐的天下,即便是再轮个两百年,那也轮不到你的头上。”

  哈哈哈!

  兄弟俩发出畅快淋漓的大笑声。

  李元民被一顿羞辱,神色已经十分难看,整个人握紧了拳头僵在原地,就好像是在努力压制着体内腾走的怒火。

  “你们俩,不要欺人太甚!”

  “就是欺负你,怎么了?”李元吉瞥了他一眼,根本不将他这个三弟放在眼中。

  李元朝更甚,直接冷笑道:“你的母妃宁氏,本来就是个陪嫁丫鬟,也不知用了什么邪魅之术才爬上龙床,还藏着掖着把你给生了下来,想要母凭子贵,简直是会做梦啊,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当年你母妃突然暴毙身亡,根本不是你所知的自杀,而是……我!”

  冰冷的声音突然一顿。

  李元民更是浑身止不住战栗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李元朝唯一还可以活动的头部,姿势很怪异得扭动了两下,然后才目光残忍得看着三弟,一字一句道:“当年,是我把毒药混进了你母妃那个贱人的补药里,亲眼看着她一口一口,喝、下、去!”

  “李元朝!我要杀了你!!!”李元民怒火冲顶,不顾一切得猛扑上去。

  唰唰!

  两道黑影突然鬼魅似的从门外闪入,如同门柱一般挡在了李元朝的身前,强横浑厚的威势更是震得李元民啪啪后退了十几步才站定。

  差距……太大了。

  即便李元朝瘫痪,但他仍旧无法靠近这个弑母仇人的身前,亲手替自己枉死的母亲报仇!

  为何?

  为何会如此……

  李元民的内心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包裹,就像是一道惊天巨浪拍下,将他压抑得毫无喘息之力。

  愤怒、对他人,更是对自己。

  他一直以来都坚持随和待人,以理服众,宽厚看待所有事,但是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没有一颗强硬的心,那便是懦弱!

  他李元民,竟然就是一个披着华丽外衣的懦夫!

  哈哈哈!

  李元民整个人像是魔怔了似的突然仰天大笑了几声,指着天的方向怒骂道:“什么三殿下,什么皇子!我就是个废物!一个连母妃都保护不了的废物!!!”

  哼!

  李元朝看着疯癫狂啸的三弟,也只不过是冷冷嘲笑了一声:“直到今日你才知道,自己是个废物?未免太晚了些吧!”

  “晚吗?不晚。”门外突然想起了鬼魅似的声音。

  这声音……

  三个皇子同时一愣。

  紧接着,便看到叶枫他这皎白月色走了进来,浑身笼着一层淡淡的清莹光晕,就像是披着一身月光而来。

  “叶枫,你回来了?!”李元民双眼红如鲜血,但就在看到叶枫的那一瞬间,却奇异得冷静了下来。

  但是一旁的李元朝和李元吉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你,你怎么会在这!”

  叶枫缓缓转过身,打量了他们俩一眼,冷笑道:“我想在哪,你们还无权过问。”

  紧接着,他便懒得跟这二人再废话,直接看向了李元民:“三殿下,若是给你一个机会,你可否愿意亲自手刃仇敌?”

  什么?!

  三个皇子又是一愣,表情各自复杂到爆。

  这话未免太猖狂了,但是偏偏叶枫嘴里说出来,怎么会那么毫无违和感!!

  李元民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带着满满恨意的眸光唰得扫向了李元朝,用力点头道:“愿意!”

  很好。

  叶枫点头,将自己的黑殇魔刀递给了他:“去吧,没人能拦你了。”

  李元民握紧了长刀,气势一凝,便见那魔刀上爆发出一阵诡异的黑芒,就像是刀身之中自带杀机一般。

  “哼,你敢!”

  李元吉招手叫来了自己和李元朝的护卫,将他们二人保护在了其中。

  但那些保护他们的人,实力最高也就是巅峰玄士境界,这种战力根本就不能让叶枫放在眼里,随手招来了镇墓兽将那一帮人墙瞬间给撞飞,一个个人影横七竖八得在半空中倒飞,然后又嘭嘭连声作响狠狠砸在了地上。

  不出几秒钟,李元朝他们前面,就半个人影也不见了,只剩下手握魔刀的李元民,神情无比冷酷得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从小到大,你们无论怎么羞辱我,欺负我,我都可以忍受,因为我总认为,只要我足够乖巧懂事,你们一定会喜欢上我,父皇也一定会将我和你们一样宠爱,但是我错了,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强者才能屹立巅峰,会争会抢的狼,才有自己的地盘!”

  “李元民,你要是对我们动手,父皇不会放过你的!”李元朝气急败坏得威胁道。

  但李元民却冷冷一笑:“父皇?他不配成为一国之君!”

  话音未落。

  唰的一道黑芒闪烁,李元民出手虽然并不如叶枫那般霸气凌厉,但带着浓浓恨意的招式,也不同于以往的温柔,以快准狠的手法直接斩断了李元朝的脖子。

  吧嗒!

  只见李元朝那头颅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在地上咕噜咕噜乱滚了十几圈,然后咚的一声撞在了门上停下。

  至于那轮椅上,还绑着他那残缺的身躯,还有脖子上飙出的血水,就像个小喷泉似的,唰唰将那身躯给染红染透。

  一旁,李元吉吓得腿都软了。

  他哪里见过这样的李元民,简直就像是个狠辣无情的恶魔!

  李元吉僵硬得转动身子,想要从这死亡气息笼罩的屋子里逃离,但刚转了半个身,就被斜劈一刀震断了一条胳膊。

  啊!!

  惨叫,回荡整个皇子府!

  片刻之后。

  屋子里的尸体和血水已经被很迅速得清理了干净,若不是那淡淡散发的血腥味,根本让人无法想象,李元民曾在这里亲手斩杀了自己的两个哥哥。

  “叶枫,我要向你说声抱歉。”

  李元民负手而立,举手投足间的神态,已经完全转变成另外一个人。

  叶枫摆了摆手,似乎已经猜到他想要说什么,转而道:“这不重要了,如今最为重要的是,你的计划!”

  “我……”

  李元民只是迟疑了一秒,便已经有了坚定的想法:“叶枫,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要……秦唐这天下!”

  ……

  叶府。

  叶枫正在听着陆机打探到的情况。

  “如今皇宫里那位老皇帝,再加上四大高手,一共五个高阶玄师,算得上是秦唐帝国里的实力,另外还有御灵宗的势力,他们此行一共派出了一万精锐,战力比起一个帝国的十万大军更为强悍,几乎可以说是战无不胜,若是真的血洗长安城,那也绝对是轻而易举,尤其是那位莫护法,乃是一位玄尊级别的至强者,天风大陆上几乎无敌的存在,所以叶家想要再这样的局势下脱困,只怕还需得从长计议!”

  叶枫神色冷酷,沉吟了几秒,还未说话,便突然听到府外传来动静。

  “叶家一干人等听着!你们的谋逆之罪已经证实,无从抵赖,现在你们已经被禁军包围,不要再反抗拒捕,赶紧出来投降,否则无论是谁格杀勿论!”

  一阵阵吼声从叶府外震荡而起,将附近几条街都给惊动了,人们连滚带爬跑出家门一看,顿时吓尿。

  包围在叶府门外的乌泱泱一大片军队,围了满满三四圈,少说也得上万了吧,那铁血肃杀之气和一阵阵释放的威能汇聚,霸气冲天!

  唳!!!

  巨大如山岳一般的飞行玄兽在夜空之中盘旋着,可怕的气息惊搅风云,引发九霄之上电闪雷鸣不绝。

  同样在天空之上将叶府上空围堵的还有近百名御灵宗的高手,他们与那些玄兽相互配合,几乎覆盖了叶府上空的整个天空。

  除此之外,还有秦唐帝国的顶级大佬——李浩渊,与御灵宗第一护法莫连问也都出现在了这里,只为镇压叶枫,亲眼看着叶府毁于一旦而现身!

  眼看到如此彪悍的阵仗,秦唐百姓们顿时吓得来不及收拾行李,一个个裹着外衣拉着老婆孩子就匆忙逃出城去。

  可怕,这太可怕了。

  这么大的阵势,整个长安城只怕随时要化为战场,不跑,那绝对是要当炮灰的啊!

  于是,安宁了数百年的秦唐都城,在这一夜里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动荡。

  满城的百姓无论身份地位,全部一股脑得朝着城外狂奔,人流犹如洪水过境,将原本紧闭的城门给强行冲开,有的人甚至在逃命的过程中与亲人失散,满大街得叫喊着对方的名字,局势无比混乱而紧张。

  此刻,叶府门外。

  叶枫独自一人走出了站在门楣下,神色漠然得扫了一眼所有人。

  莫连问看着叶枫冷冷问道:“你就是叶枫?”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叶枫打量了一眼莫连问的武道等级,便不再想继续搭理他。

  但是莫连问显然不愿意放过这等机会,直接啪的一步站了出来,气势滚滚如雷:“吾儿莫云,可是你所杀?”

  “正是。”

  想不到叶枫承认得如此干脆爽快又利落,莫连问准备了一肚子的逼问之词,如今全部卡在了嗓子眼儿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叶枫也不理会他,继续说道:“莫云私下里利用百姓和军士的身体练化药物,想要让他那只死猫起死回生,你觉得这样残忍到毫无人性的家伙,不该杀吗?”

  “废话!”

  莫连问一声暴喝,激动得眼睛差点瞪爆:“他是我的儿子!你有什么资格审判他,有什么资格杀了他!”

  哪怕是莫连问知道儿子私下里正在做什么恐怖的试验,又到底和大皇子之间有怎样秘密的合作,但他也不可能去和儿子有任何的计较。

  这可是他唯一的亲生儿子啊!

  丧子之痛,谁人能知!

  对面,秦唐皇帝李浩渊脸色也十分难看,气息沉沉呵斥道:“叶枫,你当真不识好歹,朕已经放过你一次,你竟然还敢回来京城,每次你只要在京城里,所闹出的动静都是在挑战皇室的权威,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了吗!”

  “你要杀我?”叶枫神情似是有些疑惑得看着李浩渊。

看过《霸武神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