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霸武神王> 第211章 地牢
  秦唐帝国,王宫。

  “宣三皇子李元民、大将军尉迟雄觐见!”

  宣政殿中。

  秦唐帝国的国君李浩渊高高在上,端坐龙椅,俯瞰着躬身行礼进门的两个身影。

  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李元民。

  说实话,这位老皇帝对于三子继承自己的位置并不十分看好,因为李元民一向是走得亲和派,手段过于绵软了些,对于一国之君来说还缺了几分果敢和狠厉。

  但如今他最疼爱的大皇子却……

  哎,不提也罢。

  这另外一个进来的尉迟雄,他们家开朝至今就效忠于皇廷,到了尉迟雄这一代更是手握兵权,地位已然一人之下。

  可惜前一阵子因为叶家的事情,这位尉迟大将军的威望遭到沉重的打击,官员中更是有一些已经开始上书陈表质疑尉迟雄率领大军作战的能力。

  总之,这一员如同左膀右臂的猛将,老皇帝是折损得莫名其妙啊!

  沉默了好几秒,老皇帝才轻幽幽叹了口气道:“今日在朝堂上,你二人为叶家的事争执不下,究竟是何用意?”

  李元民正要开口解释,却被抢先一步。

  尉迟雄走上前来拱手行礼道:“回禀陛下,臣认为叶家已获封赏,已经是陛下和朝廷对他们莫大的恩赐,但那叶枫却不知感恩戴德,誓死效忠,反倒是将御灵宗的的仇恨引来,导致秦唐现在腹背受敌,若还是要继续将其留在秦唐,只怕是要出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孽了啊!”

  自古以来,祸国殃民、妖孽这类词,似乎都是与美艳妖姬有关,如今放在了叶枫的身上,老皇帝听来竟然没有觉得丝毫别扭。

  妖孽,可不是妖孽么,年纪轻轻竟然已经如此强大,而且还有龙腾帝国的无条件支持,简直是妖到可怕啊!

  一旁,李元民心思一紧,立即也跟着解释了起来:“父皇,御灵宗发难一事儿臣已有确切证据,证明这一切发生的开端是因为大哥那一封莫须有的密报,若不是他误导御灵宗长老说是叶枫拥有万魂棺,秦唐也不至于遭到如此威胁,所以叶枫实则是受害者啊!”

  “哼!”

  尉迟雄当即一声冷哼道:“三皇子殿下,要论起受害,咱们秦唐万万百姓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吧!叶家寿宴那日您不是亲眼见到了那些傀儡么!臣是与万魂棺中骷髅将军交过手的,所以臣可以确定那几尊傀儡就是骷髅将军!”

  “那你如何能证明,骷髅将军是叶枫召唤出来的!当时可是有近千人,无数双眼睛都看见了是毕二少爷将傀儡召唤出来!”李元民虽然还是客客气气得据理力争,但言辞间已经比刚才更为强硬了几分。

  他如今在朝堂外最大的支援便是松林镖局,无论如何他都要维护叶家,保护叶枫如今拥有的一切,这样才能彻底稳定秦唐的局势!

  况且,李元民并不知道万魂棺被谁所有,他只能选择自己看到的‘真相’。

  尉迟雄又冷冷一笑,故意问道:“三皇子殿下,您如此维护叶枫,可是当真将他视为你的心腹?但殿下可曾想过,叶枫他可是拥有万魂棺的人,只怕将来若真的是您继任,也肯定是压不住这个妖孽的吧?”

  “……”李元民脸色一怔。

  这些话,他那一方势力里的人也曾经提醒过,但李元民却从未放在心上,而且还严令其下属不能妄自非议叶家和叶枫,但如今尉迟雄的这番话却真的像是在他的心口上敲了一响警钟。

  叶枫虽然是与他走得亲近,但从未如其他人那般为他争夺太子位支援过什么,他的心……是否效忠于自己?

  若是将来他真的对秦唐帝国有想法,自己的实力又是否……

  尉迟雄眼见李元民怔愣,更是笃定了他心里对叶枫也并未真正信任,如此一来,只怕是上面坐着的那位老皇帝他也……

  想来,尉迟雄便朝着老皇帝拱手道:“陛下,臣今日在朝堂上争辩的一切,并非因为一己之私,实在是此时关乎于秦唐江山社稷,若是再让叶家留在秦唐之中,这秦唐到底是姓李还是姓叶?”

  “尉迟将军你……住口。”李浩渊骤然瞪大了眼睛,仿佛被这话惊愕,但却又不得不再反复斟酌其意。

  尉迟雄却根本没听到他的话似的,提高音调乘胜追击道:“陛下,忠言逆耳,臣一心为国,哪怕肝脑涂地也不得不一吐为快!那叶枫仗着自己有几分实力,便不将秦唐皇室放在眼中,更是敢独闯大皇子府中将其打成废人,其心之狠之毒,简直狼子野心!如今他正与御灵宗为敌,只怕也没有多少火候能再继续支撑,难保他不会想要借助一国之力来对抗,如此,他接下来要觊觎的只怕就是陛下您的位置了啊!”

  “够了!”

  李浩渊脸色沉如黑墨,挥手打断了尉迟雄的话。

  一旁,李元民赶紧走上前来解释道:“父皇,尉迟将军那些话也都是猜测,叶枫他……他并不是那样的人!”

  “那你来说,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李浩渊冷着嗓音问。

  这……

  李元民张了张嘴,却也终究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沉默了两三秒,他又听到老皇帝的质问声:“老三,你是否能保证,这个将你大哥都给废了的人,将来有一日不会废了朕的帝位?”

  “父,父皇?!”李元民脸色惊惶,扑腾一声跪了下来:“父皇,您误会了……叶枫他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哼!

  “三殿下,您也未免太容易轻信于人了,难不成是叶枫已经私下许诺了您什么,才让您如此维护于他?”尉迟雄又冷笑着挑拨道。

  李元民更是惊吓一跳,直接大声呵斥道:“尉迟将军,御前胡言乱语你可知也是重罪!”

  “好了!不要再争了!”

  老皇帝皱紧了眉头打断他们的话,沉沉叹了口气道:“元民啊,心思浅薄是你的不足,容易相信别人一直以来便是你的弱点,若你还是不改,只怕朕这位置就算让你坐了,你也坐不了几日长久的。”

  李元民低垂着头,被父皇教训得无力反驳。

  老皇帝沉吟了片刻,便似是有了什么决定,目光坚定道:“叶家,始终是个祸患,与其任由其成长到不可把控的程度,倒不如趁现在他们羽翼未丰之时将之扼杀,即便不能彻底消灭,那也得如尉迟将军所言,将他们彻底赶出秦唐,这才是社稷维稳的唯一办法。”

  尉迟雄暗自一喜,拱手道:“陛下有何吩咐,臣定当誓死效忠陛下,为秦唐稳定竭尽全力!”

  三日后。

  三皇子府邸,书房。

  李元民将手中的亲笔书函轻轻放在了桌上,转身看着来人道:“已经过了三日,还是没办法将消息传递出去吗?”

  跪在地上的人叹了口气,回答道:“殿下,您也应该知道,自从那一日……你被软禁的命令是陛下亲自下的,如今咱们府外里三层外三层守着无数禁卫军,就像个铁桶似的,别说是想将这书信送出去,只怕是一只蜜蜂也根本飞不出去啊!”

  “如此……难道就任由叶家……”李元民皱紧了眉头,心中充满了纠结和无奈。

  其实这封书信里只有寥寥几字,并未涉及到父皇对于叶家的决定和计划,李元民只是遵从本心想要给叶家和叶枫提个醒,劝他们在大网撒下前离开秦唐自保平安罢了,但是没有想到即便是这样的内容,也终究没有能够传递到叶家去。

  若真的任由接下来的局势发展下去,只怕松林镖局真的就要危险了啊……

  同一时间。

  地牢。

  阴森潮湿的牢狱,一向是重刑犯关押的地方,常年不见阳光,甚至是通道内也只能靠着几盏油灯照出微弱的光晕来照明。

  就在这一间间牢房之中,唯独尽头那一间却住着一个与其他犯人的身份有着云泥之别的人——冷千秋。

  “冷大人,您还真是能睡啊,难道说今日您又不打算告诉下官,当日是为何明明收到大皇子府出事的消息,却严令禁卫军按兵不动的内幕吗?”一个穿着青灰色官服的人站在牢房外冷笑道。

  铺满杂草的石板床上,脱去官服穿着内衫,头发在几天内变得有些灰白,神情也有些疲惫憔悴的冷千秋缓缓睁开了眼睛,但却并未转过身看向牢笼外那人,声音淡淡得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想让我说的,只怕你再关我百年,我也不会如你所愿。”

  “哼!”

  官员一声冷哼,声音冷森道:“冷千秋,你可别忘了,你已经被咱们的陛下革职,如今是待罪之身,并不是曾经那位风光无限的禁军统领了,在本官面前你最好还是识趣一些,老老实实将叶枫叛国,觊觎秦唐皇位的实情禀报,陛下一定会对你这从犯网开一面,从轻发落的!”

  冷千秋面无表情,甚至连身子也一动不动,语气懒洋洋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便让我好好睡觉吧,虽然我被革职如今只是一介布衣平民,但起码睡个觉的权利还是有的吧?”

  “冷千秋!你别不识好歹!”门外的官员咬牙切齿道。

  冷千秋却扯了扯嘴角,再次缓缓闭上了眼睛。

  ……

  又过了两日。

  距离秦唐京城四十里的山路上。

  刚刚出城不到三个时辰的松林镖队,在官道附近的山林小道上被一帮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人围堵,双方激战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叶家的镖师们就一个个败下阵来,唯有谢麒还守在那几车镖货前苦苦支撑。

  地上,是被踩踏了不知道多少泥印的镖旗,还有那些飞溅撒落的鲜血,每一滴都像是在诉说松林镖师们守护镖货拼尽全力的样子。

  谢麒作为此次领队,也是整个镖队中实力最强的镖师,但被那十几个顶尖高手围攻,却也还是难以招架,身上到处都是刀伤剑痕,血水顺着他的臂膀和胸膛蜿蜒流下,将那身黑白两色的劲装染成了血红。

  “你们!竟然敢劫松林镖局的镖货,当真是不知道叶家在秦唐的身份了么!”谢麒大口喘着粗气,脸上的汗与血汇聚在了一起,看起来十分惨烈。

  但没想到他这一番话,却引来了那帮神秘人肆意张狂的嘲笑,仿佛他们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哈哈哈哈!要不是你们是松林镖局的人,老子们还不稀罕出手呢!”

  故意……劫松林镖局的镖?

  谢麒听出来话中关窍,顿时皱紧了眉头。

  看样子是有人要借机报复叶家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隐藏在暗处的人必然也收到风声,知道今日这趟镖的镖货乃是龙腾云氏的极品灵材,价值万万金,绝对不能丢失。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动用叶枫留下的底牌了!

  谢麒不再迟疑,握紧了拳头,用力一挥。

  唰!

  黑芒从他的背后骤然闪现。

  紧接着,便是那一尊留在京城松林镖局的骷髅将军被召唤而出!

  看到魁梧如山的战斗傀儡,十几个神秘人皆是一愣,但好像并不感到意外似的,反而极有默契得转换了阵型,分为两个队伍分别去与谢麒和傀儡对战。

  有备而来!

  谢麒顿时意识到不妙,又将黑岩怒熊也召唤了出来,战力瞬间直逼玄师境!

  “想要从俺手里抢走镖货,先从老子的尸体上踩过去!”

  唰!

  一人一兽同时爆发最强威能,朝着那些高手冲了过去。

  但是就凭谢麒爆发到极致的战力,再加上那一尊骷髅将军,却还是没有将局势扭转过来,不出片刻,他们便被那帮黑衣人给制服,骷髅将军的鬼气像是被对方的某种力量给镇压,强行打散了身躯之后就在原地消失不见。

  唯有谢麒,还被几个实力最强的高手狠狠踩在了脚下,几乎将他的命门给控制,哪怕是挣扎反抗也无力做到。

  “你们……有种……杀了……老子!”谢麒一口血水顺着嘴角留下,牙关几乎要咬碎。

  其中一个高手冷笑道:“杀了你?那多没有意思,我们几个兄弟大老远赶来,可不是为了拿下几条贱命回去,你们都死了,那接下来的事还有什么意思?”

  接下来……

  谢麒瞬间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后背冒起,刺得他脊骨发凉。

  叶家被仇敌设计了,但这到底是御灵宗的人,还是……

  不待他细想,那个踩在他头骨上的高手又将脚用力一碾,眼看着谢麒痛得脸皮抽搐,脸色苍白无比却一个字也不喊的样子,仿佛得到了极大的爽感:“你小子,骨头还挺硬的,可惜啊……跟错了主子!”

  半日后。

  京城。

  松林镖局,大门口。

  叶芷阳愁眉不展,望着人流繁杂的街道却怎么也无法平息心中的焦虑。

  自从几个镖队出去之后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这对于镖局来说简直是仿佛笼上一层乌云。

  正在这时,陆机突然不知从何处出现,宛如鬼魅一般站在了她的身后:“小姐。”

  叶芷阳转过身,着急追问道:“如何?陆叔叔,有消息了吗?”

  陆机神色凝重,摇了摇头:“派出去打探的人都还没有回音,这还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仿佛有人在暗处设置了一张大网,将叶家彻底与外界隔绝了。”

  “若仅仅只是隔绝,倒也还罢了,怕只怕……没有消息,才是最可怕的消息啊!”叶芷阳沉重叹息。

  ……

  蛮荒。

  虎啸峰深处的密林中。

  叶枫正坐在一个天然的溶洞之中盘膝修炼,神鹏九转已经成功升级到了第五转,肉身的强化又上升了一个台阶,至于六道轮回斩——人间断,也有了很大的突破。

  自从忘川大泽回来,阿彩就被叶枫安置在了城中一处隐蔽的住宅之中,再加上一些部署,若非阿彩刻意现身,御灵宗的那些人是很难发现其踪迹的。

  至于叶枫在这期间,一直在刻意显露痕迹,甚至是留下一些自己现身过的线索,让那些御灵宗的弟子们追踪他,跟着他在虎啸峰里玩你追我躲的游戏。

  虽然御灵宗此番为了捉拿叶枫,出动了很大的兵力,堪称铺天盖地的捕捉行动,但是他们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即便他们的人数再多,实力再强,在屡次追到了叶枫之后却又轻易被他给逃脱了。

  就好像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老鼠却对猫的行迹了若指掌。

  简直诡异至极!

  可他们哪里晓得,叶枫各两天就开一次警戒地图,然后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故意引来他们追自己,最后再把他们甩掉,就好像是钓鱼似的,故意撒了饵子在他们眼跟前晃悠两下,让他们闻到了味道却又把饵子给嗖得一下抓走,如此一来,就一次次成功拖延了时间。

  这种滋味,把御灵宗的那些弟子们给折磨惨了,不追了吧,那位护法长老肯定得拨了他们的皮,追吧,这特么到底该去哪里找那只比追兵还懂追兵的老鼠?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叶枫暂时停下了修炼,将一枚精灵球拿了出来。

  咔嚓!

  精灵球里一阵白雾,便见夺舍重生的魂尊以全新的形象浮现而出。

  曾经的他,在万魂棺之中只是一阵黑色的阴影,轮廓若有似无,但如今借助了魅影龙的本体,魂尊再次有了人形,乃是黑岩岛上那个幻化少年的模样。

  一开始的几天里,叶枫还不能太习惯这位曾经叱咤天风大陆的魂尊大大,变成一个呆萌小少年的样子,但是看了一段时日之后倒也觉得十分顺眼了。

  “你这精灵球还真是不错,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从前的五成,而且与魅影龙这副身躯融合也十分顺利,简直是顺哉美哉啊!”

  叶枫淡淡一笑:“你的魂力提升,同时也辅助了万魂棺中的亡灵大军,如今那些骷髅的战力都得到了强化,于我也是一大收获。”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各两天就满山乱窜,那么憋屈得逃跑呢?”魂尊疑惑问道。

  叶枫倒也没打算隐瞒,回答道:“先拖延一阵子,待局势明朗了我自然有新的安排。”

  “依我看,你也别跟他们打迂回战术了,直接出动亡灵大军灭了这山里的数千追兵,然后我们再一起杀上御灵宗,将宗主的宝座躲过来当板凳坐!”

  实力大增之后,魂尊这家伙说话也越来越不着边际,就好急于重新一战成名,立威天风似的。

  叶枫自然是能猜到他的心思,笑着摇了摇头:“没必要,这只是我与莫连问的私人恩怨罢了,那数千追兵只不过是听命行事。”

  “哟!”

  魂尊背着手踱了两步才站定,眼光怪异得看着他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好人。”

  叶枫顿时哭笑不得。

  自己在魂尊心目中的形象到底是有多恶魔?

  两人又聊了几句,魂尊继续回到精灵球中修养己身,叶枫则是打开了警戒地图,准备再来一次猫捉老鼠的游戏。

  但是地图刚一显示在系统界面上,叶枫便发现了奇怪的一幕。

  那些围绕在虎啸峰深处的红点,正在以十分迅捷的速度撤退离去!

  这是……

  叶枫眼看着那些逐渐消失在虎啸峰范围的红点,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

  晚上。

  叶枫偷偷回到后麟部落的主城之中,走到了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农家小院之中。

  正在院子里望着星空发呆的少女,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近,顿时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意。

  “叶枫,你回来了!”

  “嗯,最近有什么新的消息吗?”叶枫笑着问道。

  阿彩点点头,神色瞬间多了几分严肃:“我前两天收到一些风声,说是御灵宗的大军已经通过传送阵去了秦唐,其中还有好几位是军中最为顶尖的高手,而且据我所知,此次派出来的高手们与莫长老私交甚好。”

  “他们去秦唐之后有做什么吗?”叶枫追问。

  阿彩摇摇头,有些无奈似的道:“这我没有打探出来,只不过御灵大军一到秦唐京城之后,所有宗中设置的传送阵都被统一关闭了,似乎是这几日戒严,不允许任何人出入京城范围。”

  关闭传送阵?!

  糟了!

  叶枫神色一紧:“我们必须马上赶回京城去!”

  马上?

  阿彩有些为难:“传送阵关闭了,我们只能绕山路返回秦唐,就算是日夜兼程不眠不休,那也需要多一个月的时间才行。”

  “一个月……”

  叶枫有些沉默,眼神之中闪过极为复杂的冷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霸武神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