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霸武神王> 第205章 圣旨
  叶天南和叶芷阳相互对视了一眼,隐约觉得那个毕家的少爷召唤出来的一切,都与叶枫有关。

  一旁,陆机眼看着这场面,暗自发了个指令让埋伏在四周的高手们撤退。

  不需要了。

  如此的实力,他们的人根本连一点皮毛都比不上。

  这里面若真的有人不那么震惊,也只能算是毕天均了吧。

  虽然他并不能十分肯定叶枫的真实身份,但毕竟那段时日慕容白一直客居毕府,再加上今日的镇墓兽、金鹏和玄师傀儡,必然也不知他孙儿毕铮所有。

  所以这一切,已经朝着一个答案预示。

  今日秦唐大皇子的发难,到头来也只不过是替自己找了把刀啊。

  另外,龙腾太子在震撼之余,也忍不住暗自点了点头。

  父皇果然没有骗自己啊,这次专门将他派来拜寿看来是来对了,如今见识到了松林镖局如此强大的实力,太子心中已经明白父皇真正的用意。

  这个松林镖局的人,还是应该尽快拉拢到龙腾帝国去才好啊!

  三个玄师被彻底镇压,另外的人和那数千士兵根本不成气候,至于李元朝这个大皇子也仿佛变成了孤立无援一般,再也没了刚才那嚣张狂妄的气势。

  还不等肃亲王和龙腾太子下令,便见到李元朝扑腾一声跪了下来。

  “今日之事,乃是一场误会,扰乱了叶老的寿宴,我很抱歉!”

  说完,便听到咚的一声。

  李元朝好着叶天南和叶枫的方向磕了个重重的响头。

  叶枫冷漠得扫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一旁,龙腾太子面带笑意得走了过来,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道:“秦唐如此态度,真是让人失望,若叶老英雄与叶少镖头愿意,不妨迁往龙腾天龙城,一定能享受到我们国家最尊贵的待遇!”

  嚯!

  龙腾大佬们再次惊碎了下巴。

  如此礼遇,只怕龙腾当世,也唯有叶家独此一家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外面突然响起了声音:“圣旨到!”

  圣旨?!

  怎么这个时候会来圣旨了?

  李元朝浑身一抖,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又再次匍匐着跪了下去。

  一个内侍官捧着金灿灿的圣旨疾步走了进来,似是十分匆忙,眼看着众人便高唱道:“众人接旨!”

  哗啦啦!

  一片跪地之声,除了龙腾太子之外,其他人全部跪了下去。

  内侍官将圣旨展开,朗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李氏皇子元朝冲撞贵客,罚幽禁皇子府闭门思过三月,松林镖局叶家乃是国士无双,人才辈出,现朕特赐封叶天南为当朝一品国士,叶枫英杰无双,封为一品卫事大臣,赐金赦令,可自由出入皇宫!另,朕听闻今日叶天南寿宴被扰,已定于明日午时于皇宫设宴,再为叶天南庆祝寿诞!钦此!”

  哇!!

  内院里的秦唐人全部瞪爆了眼珠子。

  大皇子李元朝可是整个秦唐最风头无双的人啊!

  没想到陛下竟然为了叶家重罚于他,而且根本就没有问关于叛乱的任何一个字啊!

  如此,局势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倾斜。

  至于这秦唐的天,只怕是要变了!

  …………

  皇子府。

  嘭!

  李元朝一掌震碎了桌子,整个人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几乎要将房顶给掀翻了去。

  “叶枫!竟然敢让本殿下当众下跪道歉!这个仇本殿下一定要千倍奉还!”

  一旁,尉迟雄和周靖面面相觑,沉思了几秒才上前一步道:“殿下,还请息怒啊,您如今被罚禁闭府中,实在不便再动手了,且如今叶枫风头正盛,又有龙腾太子庇护,轻易不能得罪。”

  “是啊,陛下已经将他封为一品卫事大臣,赐金赦令可自有出入皇宫,这样的恩典国朝百年还从未有过,想来已经不能再拿捏叶家一干人等。”周靖也补充道。

  李元朝听着自己左膀右臂的话,怒火更盛,咬牙切齿得狞吼道:“什么叫不能得罪?!我再这样坐等下去,岂不是要眼睁睁看着老三那个窝囊废登上皇位!”

  若是真的让李元民登上帝位,他第一个要办的人只怕就是曾经与他针锋相对的大哥了!

  这一点,李元朝能想到,尉迟雄和周靖自然也能明白。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若真的让三皇子当了太子,他们这帮对立阵营里的首脑,一定会被一个个铲除干净,不留后患!

  正当这时,周靖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三皇子虽然现在有叶枫的支持,但能不能登上太子之位倒也未必。”

  “怎么说?”李元朝星眸一跳。

  周靖看了一眼尉迟雄道:“你来说吧。”

  尉迟雄神色闪过一瞬的复杂,但前后思量了两秒,还是道:“回来的路上,我曾与周兄提起过,觉得那位毕家二少召唤出来的玄师傀儡有些古怪……”

  “哪里古怪了?”李元朝追问道。

  尉迟雄暗自咬了咬牙,这才吐露实情道:“那些傀儡虽然穿着铠甲,头戴面具,但从他们的气息和招式来看,十分像是万魂棺里的鬼物,臣与其中一个傀儡对手时甚至能感觉到当日在幻境中,与骷髅将军打斗时才有的冷森鬼气。”

  什么?!

  李元朝听到他的话,瞬间变得兴奋起来,但还是谨慎追问道:“你确定吗?”

  尉迟雄不语。

  一旁,周靖却接话道:“若尉迟将军判断无误,我们只需想办法将此消息传给御灵宗那帮长老,那么接下来即便我们一个手指头也不动,松林镖局和叶家所有人都必死无疑!”

  李元朝神情隐隐激动,正要召来侍卫去通风报信,却又被尉迟雄挥手拦了下来:“殿下,这些也只是臣的猜测,还未有确凿的证据啊!”

  “呵,只要一个猜测就够了,到底是不是真相并不重要。”

  李元朝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冷笑,眼神中闪烁着报复的兴奋光耀:“御灵宗的那位护法要的也不过就是一个消息,一个撒火泄愤的对象,只要我们告诉了他,即便这是个误会,也足够让他们为此动手了。”

  “正是,殿下这一招借刀杀人,用计甚妙!”周靖拱手恭维道。

  尉迟雄皱了皱眉,还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被李元朝挥手拦住,直接召来了一个心腹侍卫命令道:“你现在就乔装动身,快马加鞭赶去龙岭,将今日在叶家寿宴上看到的一切告诉御灵宗的那位护法长老,切记,无比要着重提起万魂棺!”

  侍卫拱手领命:“是!”

  ……

  第二日午时,叶枫与叶天南在肃亲王的迎接下,乘坐皇室规格的马车一路来到了皇宫之中。

  对于宫殿,叶枫倒是无多大兴趣,但叶老爷子这般年纪,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气派巍峨,金光熠熠的殿宇,自然好奇满满,所以赶在午宴正式开始之前,肃亲王特地带着他们二人好好游览了一番。

  到了殿上,秦唐国君对于叶枫和叶天南也是礼遇有加,多番关照,不仅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自夸奖了叶枫年少有为,挽救陈仓兽难和贡赋的事迹,还当众为寿宴被扰乱一事表示了歉意。

  一国之君,能够对草根出身,毫无贵族血统的祖孙俩关照到这种程度,也是举国首例了。

  至于龙腾的那位太子今日自然也在场,不仅拿出了龙腾国珍稀难见的珍宝来当做贺礼送给叶天南,而且还在殿上与叶枫对饮了好几杯,如此殊荣,简直让龙腾和秦唐两国的朝臣们差点揉瞎了眼睛。

  至于松林镖局和叶家,自打这陛下亲自设宴招待的消息传开,仿佛门楣贴金了似的,现在京城中对于松林镖局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有甚者直接将自家的业务全部交给了松林镖局,合约一签就是十年,生怕没第一时间抱紧叶家这根大腿,可谓一时荣光鼎盛啊!

  到了夜幕降临,城中霓虹遍染,叶枫和微醺的叶天南才被一辆华丽的宝顶马车送回松林镖局。

  叶芷阳早就带着谢麒等候在门口,见他们回来了第一时间先搀扶着叶天南,大家一起回到了叶枫的书房中。

  醒酒汤是一早就备下,一直在炉子上暖着的,叶天南喝下暖暖一碗汤,精神立即回复了大半。

  “枫儿,你说今日宴会回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与我们说,到底是何事啊?”叶天南问道。

  眼下房中,唯有他们三个叶家人在,因为临出门前叶枫特地交代了,有重要之事要商量,所以才会有叶芷阳后续的安排。

  叶枫看了一眼叶芷阳,眼光灼灼,水光如波,却藏着深深的信任和支持。

  如此娇花美人,为了叶家更是撑起了半边天,实在是让叶枫心怀感激。

  不过……

  正是为了保护他们,叶枫才会有一些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爷爷,芷阳姐,三天之后我便会离开松林镖局出门游历。”叶枫轻声说道。

  什么?!

  叶天南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得追问:“你这才刚回来,怎么又……”

  一旁,叶芷阳搀扶着爷爷,但眼角隐隐泛起了晶莹的微光。

  叶枫叹了口气,从包裹里拿出了万魂棺放在爷爷和芷阳姐的面前道:“此物虽然你们未曾见过,但想来也有耳闻,当日尉迟将军带领精锐军队赶往龙岭,便是为了此物——万魂棺。”

  万魂棺?!

  “它……在你手中?!”叶芷阳心中一震。

  叶枫点了点头:“昨日在寿宴上,召唤出来的玄师傀儡实则便是万魂棺中的骷髅将军,毕铮那是为了掩护我的真实身份,以免横生事端……”

  接下来,叶枫又详细解释了自己是如何拿到万魂棺,以及在幻境内曾经发生过的激战。

  听完整个过程,叶天南和叶芷阳更是心惊肉跳。

  他们虽然想到过叶枫出门在外会遇到各种困难和危险,但如此真切感受到他遭遇的一切,却实实在在得如同一柄重锤锤在了心口上。

  但这个时候,显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叶枫还没有说出来。

  “昨日,骷髅将军现身,是不是有了什么破绽?”叶芷阳沉吟后问道。

  叶枫点点头,回答:“昨日寿宴之上,大皇子一势的人之后唯有尉迟雄将军与骷髅将军交过手,他很有可能已经看出了端倪,以大皇子的心思只怕已将此时传讯御灵宗,我必须要赶紧离开松林镖局,去别的地方吸引御灵宗的注意,否则镖局会有大祸。”

  叶天南与叶芷阳同时点了点头,了解了全部情况之后,纵然心有不舍,但叶芷阳还是笑着道:“叶枫,你放心,镖局里有我在,一定不会有事。”

  如今她能做到的,便是让叶枫的离开,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叶枫点点头,又与二人商议了一番自己离去后,松林镖局接下来的计划。

  “龙腾帝国之中,已经开设了一家松林分局由毕家支援,毕铮为总镖头,至于出云国和其他两国也要陆续开设分局,让我们松林镖局的业务真正走出秦唐,遍布五大帝国乃至天风大陆。”

  他的这番话,若是放在几年前,只怕就算是叶天南和叶芷阳听来,也觉得宛如天方夜谭一般,但到了今时今日,他们却一定也不怀疑叶枫有这样的能力,松林镖局也会逐步实现这样的扩展。

  因为,叶枫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那五尊玄师傀儡,竟然已经在秦唐现身,我便将他们留下来,由芷阳姐你来分配到各个分局之中,保证镖局的一切安全。”叶枫又嘱咐道。

  叶芷阳点点头:“嗯,你放心,我会尽快安排好。”

  如今,他们是在跟御灵宗抢时间,谁先部署好一切,谁就占据着先机。

  毕竟宗门势力真正到来的那一日,即便是有龙腾帝国和秦唐帝国的庇护,松林镖局也无法真正脱离一切危机。

  这一场密探,直至深夜,红烛燃尽的那一刻才散去。

  接下来的几天,松林镖局平静得似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唯独有所改变的就是客似云来。

  不仅仅是那些京城中的商户们,甚至还有一些朝堂之中权贵,也将自家的货品交由松林镖局来运送,而且宁愿排期等候,也一定要和松林镖局签约。

  这些事情,自然有叶芷阳和谢麒这两个主管来操作,叶枫自寿宴那日之后便开始闭门不出,一直在自己的屋子里待了三天。

  到了第三天一大早,叶枫临出门前再次打开了系统,用最后剩下的元宝抽取了两个天命镖师令。

  “嘀!天命镖师令购买成功,是否现在开启?”系统提示道。

  “开启吧。”

  叶枫手指轻轻点开了两块令牌。

  一阵白雾般的光华闪过,便看到了两块令牌同时浮现出来的影像。

  是……阿毛、冷莫?!

  什么鬼?!

  怎么把他们俩给抽出来了!

  阿毛可是常年待在万兽谷的御灵宗里,能运得哪门子的镖?

  至于冷莫……

  叶枫可不指望这货能替松林镖局运镖啊!

  啧啧。

  白抽了,白抽了!

  正当也分拧着眉头望天长叹之时,门外突然传来禀报声:“少镖头,外面有一对姐弟,自称是御灵宗弟子想要见您。”

  姐弟?!

  御灵宗?

  难道是……阿彩和阿毛来了?!

  片刻之后,叶枫来到前厅,便看到了乔装打扮过的阿彩和阿毛两姐弟。

  “真是你俩?发生什么事了?”叶枫走上前问道。

  阿毛挤了挤眼睛,神秘兮兮道:“叶大哥,我和我姐是来松林镖局投奔你的,能收留了不?管吃管住就行!”

  什么情况?!

  叶枫眼光一跳:“难不成你们……”

  阿彩轻轻摇了摇头,抢先道:“我和阿毛的事情以后再说,眼下最重要的是你和松林镖局,我们离开前一晚,已经听说宗里传出了消息,秦唐来了人在护法长老莫连问面前说叶家与消失的万魂棺有关!”

  说着,阿彩和阿毛两姐弟眼神有些复杂得看向了叶枫。

  如果说那日进入幻境的人之中,真的有人能够拿下万魂棺,叶枫这货倒不是全无可能啊!

  但这等猜测,自然不会被叶枫透露半个字来证实。

  “叶大哥,你们要做好准备,莫长老经历丧子之痛,正在气头上,就算只是个误传,只怕也不会对叶家善罢甘休!”阿毛又提醒道。

  果然!!

  叶枫眸光闪过一道冷森无比的光耀。

  “这件事,我已经有所部署,今日正要离开松林镖局,将御灵宗注意力从镖局分散出去,若不是你们俩突然来访,只怕这会儿我已经离去了。”

  “那便好。”阿彩微微颔首,眼光看向叶枫,清亮如泉溪般的眸子里流露着担心,关切,还有……

  难以言喻的情愫。

  叶枫也不是个榆木疙瘩,自然明白这样的眼神代表了什么,更明白阿彩和阿毛冒着这么大风险赶来通风报信,又是一种怎样的托付。

  幸好今天叶芷阳出去运镖了,否则这场面只怕很难应付啊……

  叶枫一番思索,再加之刚才抽中的两枚令牌,便道:“阿毛,你留在京城的镖局里,一会儿我让人起草一份合约给你签下,你便算是正式加入镖局为镖师,至于阿彩……你还是跟我离开镖局,先去其他地方吧!”

  若将阿彩和阿毛两姐弟一起留下,再等叶芷阳回来,绝对是火星撞地球的震撼场面,不敢想,不敢想啊!

  因为两姐弟的到来,叶枫原本定下的行程,临时改到了晚上再出发,期间他们又商议了一些关于镖局的防护手段,有了阿毛助阵,京城里的镖局应该是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一直到了夜星挂满天空,叶枫才带着阿彩二人轻装简行,悄然离开了镖局。

  “叶枫,我们现在要去哪?”

  对于和叶枫的单独出行,即便是逃亡,阿彩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叶枫带着她穿梭在坊市的街巷里,似乎是在避开某些跟踪的人,两人走了好一会儿,直到站在了一处僻静无人的小巷子口,叶枫的脚步才慢下来,压低了声音道:“我们要离开京城,去引开莫连问的注意,但是在走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办!”

  “什么事?”阿彩眨巴着眼睛问道。

  叶枫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冷笑:“呵,自然是找那个通风报信的人算账!”

  ……

  大皇子府。

  宴会厅中灯火通明,脂粉香混合着酒香飘散满厅,欢歌笑语更是老远就能听到。

  李元朝坐在上位,拥着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正在开怀畅饮。

  虽然还不到庆功的时候,但一想到御灵宗那位长老即将到达京城,李元朝这心里就仿佛是打了一场胜仗,畅快极了!

  下面左右两列为首的各是尉迟雄与周靖二人,后面的座位上坐着的是一些阵营之中的权贵们,此刻也都沉浸在宴会的美好气氛里,完全没有因为大皇子近日被陛下冷落而有任何忧虑之色。

  李元朝捏了一把美人滑腻的香肩,端起面前的酒杯道:“诸位,你们都是本殿下最信任的臣子,本殿下绝对不会忘记你们的支持,虽说近日本殿下尚在禁闭期,难免要受到一些父皇的冷待,但你们要绝对相信,这秦唐的天就算要变,那也不是他叶枫那个小杂种能翻得动的!”

  “殿下说的对!”

  “叶家也就是一时风光,过几日哪还有他们说话的份儿!”

  “叶家那个小杂种仗着龙腾太子撑腰,就不把咱们秦唐未来的太子放在眼里,简直是罪该万死!”

  恭维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大厅里显得尤为喧闹,唯有尉迟雄并未说话。

  他所担心的,正是关于万魂棺到底在谁的手中,若真的与毕家那小子甚至是叶枫有关,那么就算是莫连问来了,或许也不能轻易将叶家拿捏住。

  主位上,李元朝看着若有所思的大将军,笑着问道:“尉迟将军,何事让你如此烦恼,竟然连这京城中最为绝色的舞姬也吸引不了你了吗?”

  “臣惶恐!”

  尉迟雄拱了拱手,咬咬牙道:“只是臣担心那叶枫他……”

  还未说完,便仿佛扫了李元朝的兴致似的,被他挥手打断了要说的话,冷声道:“御灵宗护法长老乃是何等至尊,叶枫区区一只蝼蚁,还不是随便就能踩扁!”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冷笑。

  “哦?蝼蚁?”

  全场霎时为之一静,气氛更是骤然紧张了起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霸武神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