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霸武神王> 第204章 冷大人?
  哗啦啦!

  数千军士如同黑云压城一般,瞬间冲了上去,这场寿宴的最后一丝宁静,终究被彻底打碎。

  在这同一瞬间,更有那三名玄境高手同时一跃而起,爆发阴沉肃杀之势,朝着叶枫和叶天南的方向冲去。

  整个内院之中,顿时一团哄乱。

  宾客们纷纷四散推开,那些龙腾帝国的权贵们不便出手,带着自己的家眷和亲朋也退到了旁侧静观其变。

  但是还没等他们在安全的地方站稳,便听到了一阵叮铃咣啷的巨响。

  咦?

  怎么回事?!

  数百道目光齐刷刷扫过去。

  我靠!

  怎么那些龙腾帝国的士兵都在天上飞,而且还在一个个嗷嗷惨叫?

  再看那战圈中央,谢麒、毕铮二人最先出手,因为人数差距太大,二人根本没有犹豫,直接召唤出了他们的玄兽青麟鹰和火眼金猿。

  吼!

  金猿一道怒火喷出,瞬间扫荡扑过来的十几个士兵,烧得他们满身火光嗷嗷乱窜。

  毕铮更是手持长剑,直接迎上了冲来的玄境高手,剑招如暴雨一般,气势强悍到了极点。

  谢麒本就是异族人,块头比起秦唐人要大出几倍,更别说他那一身在龙岭武库里锻炼出的铁皮铜骨,普通的兵器根本伤不到他。

  只见他一记猛拳轰出,瞬间便把那些士兵们轰得倒飞,在天上连番打滚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但那些飞到半空的身影还未见落地,便已经被俯冲而来的青麟鹰挠得鲜血淋漓,掉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已是奇惨无比,气息奄奄。

  战圈之中,除却这二人,还有一人也出手了,那便是松林镖局唯一的女镖师叶芷阳。

  与她对招之人是个黑发飘逸,脸色阴冷的高阶玄士,手持一柄金光熠熠的弯刀,凌冽的刀芒轰然爆发,瞬间便有那杀机纵横。

  但叶芷阳同样是高阶玄士,再加上这段日子有陆机的悉心指导,实力又岂容忽视。

  唰唰唰!

  冷然的紫色剑光,宛如雷电一般在半空乍现,剑势犀利无匹,光耀更是蕴含着雷霆之威!

  只不过如此防守之下,仍旧有一个没被阻挡的玄士借势冲到了叶家人跟前,但他还没来得及抓捕叶天南,边突然听到头顶一声灵威震天的啼鸣。

  唳!!!

  无比刺目的金芒之中突然释放出磅礴难御的兽威,简直令全场心生惊畏!

  金鹏巨翼一振,瞬间便有那铺天盖地的飓风狂怒而来,威能滚滚如啸,直接将那靠近的玄士扇飞出去。

  撕拉!

  倒飞的玄士还在半空,又被金鹏宛如金刚般的利爪挠了一爪子,整个后背瞬间像是一张薄纸般被撕裂。

  然后所有人便听到啊的一声惨叫。

  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径直掉落了下来,噗通砸在了地上,将院子里的石板都给震碎了,

  至于那个玄士,整个人已经辨不清原貌,总之一个字,惨!!

  原本围观在旁的龙腾众人神情并不轻松,但当他们看到金鹏展露的惊天威能,以及战圈之中的局势时,又一个个忍不住似的惊叹了起来。

  “果然不错啊,松林镖局之中卧虎藏龙!”

  “对!怪不得能够支撑毕铮在天龙城造出如此的声势,只怕这镖局内镖局内深不可测!”

  “此等神级玄兽护卫,松林镖局倒也不一定会被镇压,只不过大皇子一势还有玄师没有出手,局势仍旧不容乐观啊……”

  听到这话,毕天均不露痕迹似的扯了扯嘴角。

  说出这种话来的,一定是没有打探清楚松林镖局深浅的贵族,真正的松林镖局又岂是他们看到的这么简单。

  还有更为恐怖的底牌,只怕在这样的场面里还没拿出手呢。

  更何况,他早就收到了消息,龙腾帝国的那位也已经到了长安城内,一旦知道这里出事,只怕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就在叶家镖师们合力对抗抓捕时,被尉迟雄安排的人困在另外一边的李元民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李元朝!你竟然敢在京城里动此大乱强行抓人,当真是目无王法了,难道你要将这京城的天也给翻过来了吗!”

  李元朝眸光一闪,脸上的阴郁之色已经呼之欲出。

  动静闹得的确有点大了,不过事已至此,犹如箭在满弓,不得不发。

  他冷冷一笑:“李元民,只要你承认谋逆之罪,我便能认了一个剿逆的大功,今日我的人也都是功臣,何来变天之说,倒不如你让你的那帮走狗们放弃抵抗,乖乖被我拿下,岂不是更好?”

  “绝无可能!”李元民牙关几乎咬碎。

  李元朝眼光一动,随即招手示意道:“既然如此,那便怪不得为兄秉公执法了。”

  “上!”

  一声令下。

  尉迟雄、周靖与刚才那位蓝衣玄师不约而同走上前来。

  这三人的实力,几乎可以说是全场至强,战力飙升的瞬间所散发的气场和恐怖的力量根本令人无法抵御,即便是不战之下也让其他人被这强悍的气势逼退,绝对能够将这抗衡的局面彻底镇压。

  “叶枫,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本将军劝你赶紧让你的人放弃抵抗,否则……松林镖局必然覆灭!”

  尉迟雄声势强悍,声如滚雷,震动全场。

  叶枫站在战圈之中,眸光中的冷意宛如冰峭一般,神色更是未有分毫所动。

  战,无可惧。

  弃,绝无可能!

  情势危急,千钧一线。

  就在这个时候,镖局的门外突然传来了通禀声:“城防军统领冷千秋冷大人到!”

  冷大人?!

  尉迟雄唰的看向了大皇子殿下。

  李元朝手指微微一动,示意他们按捺不动。

  正打得一团混乱的战圈,也因为冷千秋的到来而暂停,剑拔弩张的气氛为之一缓。

  踏踏!

  铁靴踩下的声音,由远而近。

  冷千秋带着冷莫从长廊另一端走近,二人身着军装,英姿飒飒,威武不凡。

  尉迟雄当先一步走过去,将他二人拦在了廊下,似是有些愠怒质问道:“你们来做什么?不要阻拦我们抓捕叛逆罪犯!”

  哦?!

  冷千秋眉梢一挑,脸色又沉又冷得扫了全场一眼:“原来你们在办事?倒也不算冲突,本官此行是来保护贵客的。”

  “贵客?何来贵客?”尉迟雄声势更盛。

  但话音还未落,便听到门外又通传道:“龙腾帝国太子殿下到!”

  什么?!

  全场震惊,哗然一片。

  太子?!

  我没有听错吧?!

  太子亲临?

  不仅仅是龙腾那些权贵们,就连秦唐的二位皇子们也都惊得面色呆滞。

  龙腾……太子?

  这是何等尊贵的人物,五大帝国之中实力最强的帝国的太子,地位俨然不亚于他们秦唐的皇帝了啊!

  他竟然也会来到这小小的松林镖局?!

  正在众人惊疑难定之际,外院中已经冲进来一大波护卫队,各个手持利刃寒兵,气势威严站在道路的两侧。

  在他们的护卫下,众人便见到龙腾国太子殿下,在秦唐帝国的肃亲王陪同下缓缓走了进来。

  这二人虽然年纪相仿,但浑身散发的气势却截然不同。

  龙腾太子,在五大帝国之中地位无比尊崇,即便还没有继任一国之君,但出访其他国时已经要以储君礼待之,不能有丝毫的怠慢。

  至于肃亲王乃是当朝皇帝的亲弟,李元朝和李元民兄弟二人的叔父,虽然也十分尊贵但比起堂堂第一大国的储君而言,却还是差了不止一个等级。

  那位龙腾太子,叶枫之前在镖局开业的时候便已经见过,实乃人中真龙,无论气度还是气派,比起秦唐这几个皇子都要高出很大一截子。

  此刻他星目一扫,浑身的威严便已经轻而易举压过了全场,神色冷然道:“何人竟敢打扰叶老英雄的寿宴?”

  嚯?!

  看这架势,只怕是要来给叶家主持公道的了啊!

  在场的无论龙腾还是秦唐人,都是权势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怎会不明白这一声冷冰冰质问背后的深意。

  更有那肃亲王,脸色霎时一变,额上冒着层层冷汗,瞪着眼睛看向了李元朝:“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

  李元朝脸上闪过一瞬惊慌,背后更是冷汗直冒。

  怎么连龙腾太子都被惊动了?他什么时候跑来秦唐了?怎么会一点动静也没有?!

  还有这个叶家……

  特么的到底有什么能量,竟然能吸引大半个龙腾的权贵,乃至一朝太子亲临?!

  就在他支吾的这几秒,龙腾的各位大佬们已经从四面走了过来,齐刷刷跪倒一片。

  “太子圣安!”

  龙腾太子脸色沉沉,声音冰冷道:“你们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一众大佬们神色复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如何说起。

  正当此时,便看到跪在最前面的毕天均果断叩了个响头,禀报道:“启禀太子殿下,今日本乃叶老英雄的七十寿诞,松林镖局内热闹非凡,众人正与之助兴为乐,但突然有人出来诬陷叶家叛国,更不由分说破坏了寿宴,要当场抓捕叶家,还请太子殿下能主持一个公道,为叶家上下做主。”

  大佬们更是赶紧接话,呼应道:“请太子为叶家做主!”

  哗啦啦!

  又是一片伏地叩首的声响,气势冲天。

  即便是龙腾帝国的都城天龙,也从未见到过如此多的顶级大佬们出现在同一场合,为了同一个事情跪拜请恩的。

  这场面,简直是让秦唐人吓得心脏乱跳,目瞪口呆。

  龙腾太子一听他们的话,脸色更黑了,唰的目光扫向了肃亲王,态度冷硬道:“肃亲王,叶家乃是我们龙腾的贵客,若秦唐以此态度对待他们,那倒不如今日便将叶家与松林镖局彻底搬去龙腾,今日既然本殿下在此,还请你一定要给本殿下和叶家一个交代!!”

  堂堂一国亲王,好歹也是出了门万民朝拜的主儿,何曾被人如此训斥过,但偏偏训斥之人无论地位权势还是背景,都比自己高出几重天来,所以即便是肃亲王也只能垂眉低首得受着。

  另一边,大皇子李元朝死死握紧了拳头,一咬牙便出声道:“叶家行的乃是叛逆之罪,已经落实,岂容……”

  “住嘴!”

  这话还没说完,便被肃亲王一声暴喝止住。

  李元朝满脸不甘,紧皱着眉头喊了一声:“王叔,你听我……”

  “本王让你住嘴!”

  肃亲王更大声,气势上瞬间压过了大皇子,当众斥责道:“你今日此举,简直给秦唐丢脸!可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且不说你还不是太子,就算是太子但今日龙腾贵宾在此,又岂容你多言!简直是让人看笑话!”

  李元朝低着头,脸色悻悻不敢再接话,但那眸光中的阴狠却丝毫未有淡去。

  今日之机,千载难逢,只要达成,秦唐太子之位必然会落入自己手中,怎么能因为龙腾这帮人的到来就错失掉如此大好良机!

  正当他心思游转,思考破解的办法时,又听到了肃亲王一声冷喝:“还不赶紧跟龙腾太子殿下,还有松林镖局的叶天南叶老赔礼道歉!”

  道歉?!

  李元朝一脸错愕得抬头,目光中带着浓浓的质疑:“王叔,你竟然让我跟这帮镖局的老匹夫……”

  “滚!!”肃亲王瞬间怒火冲顶,整个人差点暴走。

  自己这个侄儿平时看着挺灵光的,怎么到了这会儿却像个榆木似的?!

  李元朝憋着一口气,更是难受得抓心挠肝,但现在就让他带着这么大的阵仗灰溜溜离去,今后还要怎么在秦唐混下去?

  眼看着李元朝还在犹豫,肃亲王更是倒竖眉毛,气得两撇小胡子抖啊抖:“滚!!本王说话不管用了是吧!难道要让我现在请你父皇过来吗?!”

  李元朝那双眼睛里满是怒火,但心底却着实被肃亲王这句话震到。

  父皇过来,了解清楚这来龙去脉,只怕真正要遭殃的会变成自己。

  本来今日这一场发难,就是要赶在父皇知晓前来个先斩后奏,如此一来便算是前功尽弃,良机尽失,这让李元朝又如何能坦然咽下这口气?

  千算万算,死活没有算到叶家居然与龙腾权贵有如此深厚的交情,甚至隐约好像还和皇室交往匪浅,简直是岂有此理啊!

  一旁,尉迟雄和周靖悄然走上前来,劝道:“殿下,今日不如就此作罢,再耽误下去只怕真的要惊动陛下了。”

  “是啊,殿下,我们回去再从长计议!”

  李元朝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膀右臂,心中那团火也仿佛冷了下来,只能狠狠一咬牙,喝道:“走!”

  满场的士兵,还有哪几个玄境高手也纷纷跟了上来,一行人正要离开内院之时,却突然听到了一声冷冷的声音。

  “站住!”

  啪!

  一直在人群中冷眼看着一切的叶枫突然站了出来,俾倪全场,视线又冷冷落在了李元朝的身上道:“扰乱了我爷爷的寿宴,谁允许你们这么就走了?”

  嘶……

  全场响起惊愕的抽气声。

  叶枫这是……要找当朝皇子的麻烦了啊!

  李元朝原本强压下的那团火,唰的一下再度冒了起来,“你敢拦我?!”

  这是要造反的实锤啊!

  但是此刻,无论龙腾还是秦唐,任何人都不敢往叶枫头上扣这帽子,他和松林镖局背后支持的那可是龙腾皇室啊!

  肃亲王心思一转,便笑吟吟得走上前,不着痕迹似的挡在了叶枫和李元朝之间道:“叶少镖头,今日之事纯属一场误会,元朝他也是担心出现国乱之事有些心切,还望叶家能够大事化小,将此时揭过吧!”

  揭过?

  叶枫一声冷哼,根本不买他的账。

  至于另一边,那位龙腾太子更是打算力挺叶枫到底了,直接啪啪两步走向了叶家人身边道:“从此刻起,叶枫的意思,便是本殿下的意思,龙腾众人需得谨记!”

  “是!”

  龙腾的将士和大佬们齐声呼应。

  有了这么一道王牌在手,叶枫的气势瞬间变得高不可攀,就连肃亲王也深深地忌惮,忍不住暗暗朝着李元朝使眼色,示意他赶紧服软。

  李元朝一口银牙几乎咬碎,眼神凶狠的瞪着叶枫:“你到底要怎样!”

  叶枫指了指地面,冷笑道:“跪下,向我爷爷磕头赔罪,要不然,打断你的腿,再让你们出门!”

  卧槽!!

  这是搞事情啊!

  堂堂一国皇子竟然被镖局的少镖头这么赤裸裸得威胁了啊!

  全场再度惊呆。

  但是,现在的叶枫好像的确有这个能耐,这话不夸张,一点也不!

  李元朝仿佛蒙受莫大的羞辱,气得浑身发抖:“我可是当朝皇子!父皇最宠爱的孩子!你敢让我跪下?叶枫,你真是不知自己到底是谁了!”

  说完,他便一挥手,要带领着尉迟雄等人离去。

  但他的脚还没往前踏出一步,便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禽啼。

  唳!!

  半空中,金鹏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他们的前面,眸光中迸发的金焰直接扫射出了一道光耀,在李元朝脚步前的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黑色印记。

  “此线为记,你有种再往前一步试试,你看我敢不敢打断你的腿?”叶枫的态度那叫一个傲慢,那叫一个不客气。

  “放肆!!!”

  李元朝彻底暴走,怒发冲冠。

  在他身边护卫的尉迟雄和周靖,以及那个蓝衣玄师更是同时一跃而起,释放滚滚雄威,朝着叶枫冲去。

  在这一瞬间,龙腾太子更是震怒不已,大喝道:“敢在我面前动叶家的人!”

  他振臂一呼,便有数道身影准备过去助援。

  但是!!!

  那些高手还未动手,便全部惊得愣在了原地。

  那是什么?!

  拦在尉迟雄等人前面的,分明就是慕容先生的镇墓兽啊!!!

  龙腾帝国的诸位大佬,眼看着那熟悉的镇墓兽一巴掌拍飞了蓝衣玄师,此情此景顿时让他们想起了数月前战火冲天的天龙城……

  这一幕……无比熟悉啊!

  难道说,叶家这位少镖头叶枫,竟然就是……

  没人敢往下想,但答案却呼之欲出!

  就在这个时候,毕铮更是不慌不忙,仿佛散步似的走到了镇墓兽和金鹏的旁边,随意挥了一挥手。

  唰!

  五道黑芒骤然一闪。

  紧接着,无数道视线便看到了五尊穿着铠甲,带着金色面具的玄师傀儡凭空而现!

  那诡异而阴森的黑气,瞬间弥漫全场,无可匹敌的强悍气势更是将尉迟雄等人暴动如气流扩散的威能强势直接镇压了下去。

  龙腾太子并未亲眼见识过玄师傀儡,但也曾听无数参与那一战的人转述过当日惊天撼地的场面,此刻真正看到这五尊体型庞大,宛如山岳一般魁梧巍峨的身影,更是心中震惊到爆!

  轰隆隆!

  五尊骷髅将军手握巨剑战斧,脚踏地面,每一步震得全场颤动如山崩地裂一般,杀势磅礴,大步走向了尉迟雄和周靖。

  唰!

  巨剑横扫。

  轰然伟力顿时震得周靖倒飞数十步,哐当一声装在了廊柱上。

  就算都是玄师,但周靖又怎么可能比得上这些天赋神力,骨似金刚的骷髅将军!

  另一边,又是嘭嘭几声巨响。

  只见那尉迟雄手持偃月狂刀,与骷髅将军对拼了一招,双方皆是气势宏伟,刀芒相触,便有那犀利无匹的光耀刺穿全场,磅礴的煞气更是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尉迟雄被那暴溢威能震动倒飞,退了十几步踉跄站稳,目光中却震惊到已经失去常态。

  他是今日到场的这些人之中,除了叶枫之外唯一一个曾经与骷髅将军交过手的人,又岂会感觉不到这浓郁的鬼气,还有那磅礴的煞气是出自于何物!

  震惊之下,尉迟雄防御失手,直接又另一个骷髅将军的一柄巨锤狠狠当头砸了过来,滚滚气势宛如狂啸一般,全场振耳发聩!

  嘭!

  又是一声响。

  尉迟雄被那迎头一锤震飞,激烈撞击之下刚一落地便有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秦唐国第一强者,仅仅两招已然落败。

  更无谓周靖与那个蓝衣玄师,早已被骷髅将军制服,根本连落跑的机会都没有,一脸绝望得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全场的龙腾大佬,包括太子殿下,甚至是秦唐这边的三皇子和肃亲王,全部都惊愕得说不出半个字来。

  这竟是……松林镖局的真正实力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霸武神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