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霸武神王> 第203章 拿下他们
  待所有宾客入座,松林镖局的侍女们便将美酒斟上,整个内院里洋溢着笑语和祝福,除了……

  李元朝!

  这位秦唐帝国的大皇子,权位无上,身份尊贵,何曾受过如此冷落对待,他们那一桌是在内院百桌的最边角,几乎可以说是被一条隐形的屏风隔绝了这热闹的氛围,冷清到根本无人搭理!

  自宴席开场,李元朝和周靖那帮人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冰霜覆盖了一般,犀利的目光直勾勾得盯着叶家上下一干人等,那隔着眸光迸发出的怒焰几乎要将整个院子给点燃。

  然而……

  叶枫呢?!

  李元朝扫视全场,皱了皱眉:“你们谁看到叶枫了?”

  周靖等人纷纷摇头。

  “殿下,刚才就不见他了,还有他身边那个毕家的少爷,好像也不见了。”周靖小声回答。

  难道又是去迎接什么龙腾帝国的权贵?

  哼!

  李元朝一声冷哼。

  再多的龙腾贵族又有什么用!这里可是秦唐的国土,那帮人就算身份再尊贵,也不可能插手秦唐的事情,叶家今天必须滚!

  正在这个时候,李元朝突然看到叶枫和毕铮二人从外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叶家的镖师,他们一路上正低声交流着什么,说了一会儿时间那几个镖师便又行色匆匆得跑了出去。

  这幅样子,莫非是去搬救兵?

  李元朝心思一动,嘴角却又很快勾起一抹冷笑。

  整个秦唐已经被他的势力控制,今日就连父皇也不会收到任何风吹草动,帝国上下谁还敢当他叶家的救兵,简直是痴心妄想!

  叶枫交代完事情,隐约感觉到有几道眼神如芒在背,自然明白到底是谁在如此密切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

  不过就算是把一切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进行也无所谓,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又岂会是他大皇子所能掌控。

  “走吧,我要去准备致词了。”叶枫轻轻拍了拍毕铮的肩膀。

  二人朝着内院主桌的方向走去。

  主桌上。

  与叶家关系亲密的宾客还有三皇子等人,正在轮番给叶天南敬酒,场面好不热闹。

  “叶老,这一杯您一定要喝,我祝您增富增寿增富贵,添光添彩添吉祥!”有人端着酒杯递过来。

  叶天南笑呵呵接到手中,仰头一饮而尽:“好!多谢,多谢啊!”

  “照我说,增福添寿对咱们叶老来说,那都是次要的,现在最紧要的,那是增个孙媳妇再添个大胖重孙吧!”有人起哄道。

  哈哈哈!

  叶天南笑得满面红光,精神更是从未有过的矍铄:“好!这话真是说到我的心坎儿上了啊!这一杯我一定得喝!来,我们干杯!”

  几个长辈喝得痛快,倒是让一旁的叶芷阳羞得颊色绯绯,低着头根本不敢说话。

  正在这个时候,三皇子突然看了看左右问道:“叶枫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话音未落,便听到叶枫朗朗笑声:“殿下,我们在这呢!”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转向了叶枫。

  “今天就数你最忙,竟然到这会儿了还没和我们大家喝一杯,赶紧过来拿酒!”

  叶枫也没推辞,走到桌前直接端起了酒杯敬道:“叶家得蒙诸位照拂,叶枫心中自是感激,今日咱们不醉不归!”

  好!

  哈哈哈!

  干了!

  热闹的场面再加上这浓香四溢的美酒,简直将这畅快无限释放。

  “少镖头,吉时已到,您该代表咱们大伙致寿词了!”有人走过来提醒道。

  叶枫点点头,转身走到了临时搭建的戏台上,便听得一声锣响。

  铛!

  全场的哄闹和欢笑声霎时一静,所有人放下手中的酒杯,视线齐刷刷看向了高台上的身影。

  叶枫扫视全场,拱手行礼,淡淡一笑道:“各位贵宾,亲朋好友,今日乃是我爷爷叶天南的七十寿诞,多谢你们能够前来为他庆贺,这几年松林镖局因为有诸位的帮助和支持,才有了今日这番成就,再次我仅代表叶家和松林镖局所有人,对你们致以最热烈的幻影和衷心地感谢!”

  啪啪啪!

  掌声如雷,欢呼似潮。

  叶天南站在人群之中,更是神情激动,眼眶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松林镖局成立百年,却从未走出过松林县城,还一度在他的手中差一点关门大吉。

  但因为有了叶枫的努力,他们才会一步步从松林走到了陈仓,又从陈仓来到了京城,这样的成就是叶天南此生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但孙儿叶枫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它全部实现了!

  他的枫儿,才是松林镖局真正的顶梁柱啊!

  台上,叶枫一番简单的开场白之后,便直接将主题抛了出来,灼灼目光看向叶天南道:“爷爷,几年前的枫儿曾经让您操碎了心,是孙儿不孝!但从今往后,您只管放宽心安享晚年,孙儿愿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也祝愿咱们松林镖局万古长青!”

  说罢,便拿起一旁侍女准备好的酒盏,对着全场遥敬,非常痛快的连饮三杯。

  “好!”

  “少镖头好样的!”

  满场的欢呼和掌声犹如一道道声浪叠加起来,简直要将这松林镖局上空的云层都给掀翻了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突兀而又冷然的声音,就像是尖刺一般轻飘飘得扎了过来:“万古长青?哼,只怕松林镖局这场梦是要做到头了!”

  “你说什么呢?!”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不是真心祝福就赶紧滚出去,我们镖局不欢迎你!”

  满场气氛骤然一变,一道道冷光如冰刺般扫视而去。

  先前大家因为兴奋和激动,都已经快要忘记李元朝和周靖这帮人的存在,但这么一句不合时宜的讽刺,却突然又将他们的存在感刷得立了起来。

  只不过这种存在,显然是犯了众怒。

  尤其是松林镖局的镖师们更是瞪着眼睛粗着脖子得围了上去。

  至于叶枫也不知何时已经从高台上下来,与叶天南等人站在了一起,静静观望着接下来周靖要唱什么戏。

  周靖被一个个三大五粗的人围着,却只是冷哼一声,然后拍了拍手喝道:“带上来!”

  带?

  看样子有备而来了!

  李元民眼神示意身边的几个侍卫,似是随时做好准备要帮助叶家脱难。

  但被周靖的手下压送上来的几个人却是让松林镖局的人顿然一惊。

  这……

  “小虎?小明?未央?你们三个……”

  “你们不是去出云国了,怎么会在这?!”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镖师们全部围了上去。

  但还没等他们靠近,便被大皇子带来的侍卫们拦下了。

  “此三人乃是朝廷钦犯,私通外国,意图叛逆,岂容你等接近!”

  钦犯?!

  叛逆??

  搞错了吧?!

  谢麒站在人群最前头,叉着腰喝道:“放你娘的屁!这三个都是我们镖局新招来的镖师,我亲自培养的,怎么就成了犯人了,分明是你们诬陷!”

  整个内院里的除了叶家,还有两位皇子带来的人是秦唐人之外,其他都是龙腾帝国的权贵代表们,他们作为旁观者自然是没有话语权的,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任何立场。

  此刻这些人还是围拢在叶家这边,显然是已经表明了态度,对叶家和松林镖局绝对的支持。

  至于秦唐地位最尊贵的皇子之一,李元民自然不相信周靖所言,但碍于身份他必须站在一个公立的角度来审视此时。

  李元民想了想,便走到了三个被死死压着跪在地上的小镖师面前,声音冷肃得问道:“你们来说,是否被人有意抓捕,逼迫你们诬陷松林镖局?”

  其中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身材消瘦,颧骨凹陷,眼角微微垂着的人怯生生得抬起头来,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咬咬牙道:“禀告三皇子殿下,我们……我们是被诬陷的!”

  哗!

  果然啊!

  这么拙劣的设计竟然还敢拿到台面上来,看来秦唐大皇子的阵营里当真是没有能人啊!

  不过,就在哗然之声还未落下的一秒,被压跪在右侧的人却抽噎了一声,狠狠道:“未央!你别撒谎了!赶紧招了吧!难道要为了松林镖局这些卖国求荣的人丢了性命吗?!”

  嘶……

  这剧情,反转有点快了啊!

  “小虎,你别胡说……我们,我们是被诬陷的!叶家,少镖头他们……”那个叫未央的男人,似乎很惧怕叶天南和叶枫,眼神弱弱得偷觑着二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正是他这副模样,才更加让人觉得他有隐情不敢言明。

  叶枫几个月前已经离开秦唐,根本就不认识眼前这三个小镖师,但看他们此时的表演,自然已经明白他们被大皇子买通。

  甚至还有可能,他们一开始便是大皇子那边派来布局的棋子!

  虽然松林镖局被设局,但叶枫此刻还算是淡定,气定神闲的模样倒是让叶天南等人也莫名安定了下来,仿佛他们对叶枫的信赖已经刻到了骨子里。

  至于三皇子李元民虽然也不相信这一出闹剧,但碍着这么多的龙腾人在场,他也只能脸色微沉,继续一声冷喝:“说实话!”

  叫小虎的镖师和旁边一直没说话,身材矮胖,圆头圆脑的小明立即扑腾趴了下去,浑身哆嗦着就像是受了惊吓。

  “回禀三皇子……我们,我们的行迹败露了……”

  “是啊,三皇子,您的计划失败了可千万不要怪我们啊!”

  我靠!

  这尼玛……

  什么意思?!

  全场顿时惊愕,所有秦唐人更是目瞪口呆。

  三皇子的计划?

  猛料啊!

  全场再度哗然,惊疑声如暗流四起。

  而且这一次,就连那帮本来全当看热闹的龙腾权贵们,也纷纷好似被勾起了兴趣,一个个密切关注起这边的事态变化。

  就在这时,一旁装了半天雕像冷眼看着这一切的李元朝,突然慢悠悠得长身而起,走到三皇子的面前冷笑道:“三弟,看来你这是威逼不成,反被拉下水了啊,不过也对,若不是你这个主谋,区区一个松林镖局又如何能够与出云勾结呢?”

  “大哥!叛国求荣此等忤逆大罪,罪犯滔天,你怎能以此污蔑我!”李元民冷声呵斥。

  李元朝冷哼一声,眼神斜睨了一眼地上三个人道:“污蔑?人证物证俱在,何来诬陷可言?”

  “物证?!”

  李元民心中一惊。

  周靖从怀中拿出了一叠皱巴巴的纸,在几百双眼睛面前晃了晃,一脸得意得冷笑道:“这些机密文件,就是从松林镖局运镖去出云国的镖车上搜到的,全部都是我们秦唐帝国的一级机密,一旦泄露,全国必然危在旦夕!”

  “李元民,你利用这些文件出卖出云国,想要联合他们发起叛乱,借机夺权登上秦唐国的皇位,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啊?”李元朝笑容阴沉得仿佛地狱中走来的恶魔。

  “当然不是!”

  李元民脸上勉强维持着平静,但紧咬的牙关还是出卖了他心底的惊惶。

  叛国之罪,此乃父皇最大的忌讳。

  大哥此招,未免太狠毒了!

  “究竟是与不是,自有刑部和父皇来判定,至于今日嘛……”

  李元朝扫视全场,冷哼一声:“今日叶天南老镖头七十寿诞,我们也不想做的太难看,不如你们还是顺从一些,跟着我们回去接受调查,也免得吃一些不必要的皮,肉,之,苦!”

  刚一说完,周靖便已经指挥着那帮侍卫上前,想要逮捕叶天南和李元民等人。

  三个被压住的小镖师,也已经被安排着退到了墙角边,似是生怕有人抢走他们这几个‘人证’。

  到此,李元朝的计划简直不要太顺利,他似是已经能看到叶天南受不了酷刑而认罪,叶家被彻底驱逐秦唐帝国,还有李元民更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但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之中突然传来讥诮的冷笑。

  “接受调查?你说去就去吗?”

  “大胆!”

  第一护国将军尉迟雄一声冷喝,眸光如雄,气息如焰,扫视全场。

  对面,与他面对面站着的王明冲突然冷冷嗤笑一声,讥讽道:“尉迟大将军神威赫赫,乃是咱们秦唐的第一护国战神,功威至伟,怎么到了今天却好似成了大皇子身边的……一条狗?”

  噌楞!

  一众侍卫,冷锋出鞘!

  两方对峙的场面,骤然变得无比紧张,就像是一道刺骨冰冷的冰箭突然贯穿全场!

  叶枫神色不动,但眼神却是渐渐的冷了起来。

  几个龙腾帝国的大佬们悄声耳语了几句,便一个个得走到了人群前面。

  蒙宽的银号在秦唐亦有几十家,算是秦唐的半个老熟人,便当先道:“此事既需调查,也不急在这一时三刻,大皇子殿下不妨等到寿宴结束之后,又何必要破坏了这等难得喜事?”

  “正是如此。”

  兵器大家的沈氏家主也笑吟吟点头:“今日来贺寿的人数众多,若是因为这一点点小误会便扫了大家的兴致,只怕大皇子此举也有失秦唐礼仪之风,不如就此作罢吧!”

  禁卫军统领周大人代表的龙腾朝廷,不便多言,但他却已经暗中派人拦在了内院的通道之外,似是隐约表明了态度。

  至于毕家家主毕天均和毕铮,更是一直站在叶家等人身边,完全与他们成为了一体。

  李元朝早就料到这帮来贺寿的权贵会出来说话,自然也是早有准备,神色冷漠得看着他们,摆出了一国皇子的威仪道:“诸位乃是与秦唐交好的势力,自然是应该礼待的,但今日要处理的乃是我们秦唐国的内务,外人不便干扰,若是硬要插手进来,只怕会影响两国的邦交了。”

  言下之意,若是你们龙腾人敢帮松林镖局,那就要担负起有损两国互通往来的大罪!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瞬间将龙腾的权贵们镇压住了,那些还想帮着松林镖局说话的人,也一个个似是有所忌惮似的,默默站在一旁观察形势。

  就在这个时候,尉迟雄大手一挥。

  便见在他身后的将官一声喝令道:“拿下!”

  哗啦啦!

  一大帮士兵突然从外院冲了进来,强悍的血性和汹涌的气浪简直像是飓风一般霎时冲涌全场。

  这些蛰伏在松林镖局四周的士兵,少说也有数千名,听得一声号令便十分迅速地包围了内院乃至整个镖局四周,宛如铁桶一般成为了一道坚不可摧的禁锢。

  但是这些士兵却并非是城中的禁卫军,而是……秦唐边防的大军?!

  李元民认出士兵的服饰,当下便犹如怒焰冲顶,一声大喝:“李元朝!你竟然敢私自调兵!到底谁才要造反?!”

  如此大的兵力,一定不是临时调动,只怕早已驻扎在城外多日,只不过被刻意瞒报,所以城中乃至皇庭才一直没有任何风声传出!

  李元朝的这个计划,简直是滴水不漏啊!

  李元朝眼带怜悯和嘲讽地打量着弟弟,笑意古怪道:“到了此时此刻,你还妄想反咬我一口?我告诉你,调动这些兵力,就是因为你与出云国的同流合污,我必须要有个万全的准备才能镇压你们这帮叛逆,父皇即便是知道我擅自调兵,也绝对不会责怪于我,李元民,还有你的帮凶叶天南,事到如今,你们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擒?”

  李元民的气场陡然攀升,强势而凌厉的霸气更是从未在人前展现,声音冷如冰剑:“大哥,就这些士兵,只怕你还擒不住我和叶家,今日若你真的要闹,那我便随了你,我等现在就去父皇的金殿之上,好好评评理!”

  李元朝鄙夷得扫了他一眼:“评理?李元民你究竟是有多天真?你以为我会给你说话的机会吗?来人啊!”

  唰!

  他再次挥手。

  几股强大的气息突然朝着内院上空汹涌而来,众人还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便已有四个身影出现在了李元朝的身边。

  站在另外一边人群最前头的叶枫,目光淡然,一眼扫去,最先看到的便是一位玄师级别的高手。

  此人与尉迟雄看起来差不多年纪,初阶玄师,一袭藏蓝劲装,身材健硕,双目修长,剑眉入鬓,脸上的表情冷横,但眸中却泛着火焰的宏光,气场逼人。

  至于另外三人,也都是玄境高手,而且无论等级还是气势,都是秦唐帝国之中拔尖的强者。

  局面如此,便已经变得明朗起来。

  且不说那数千的士兵包围,单单就凭对峙的两方来看,叶家上下虽然也有几个坐镇的高手,但都是玄士,实力境界最高如叶芷阳和陆机这般,也都是高阶玄士罢了。

  但在李元朝这边加上尉迟雄和周靖二人,一共有六位玄境高手,其中三位还是当朝屈指可数的玄师。

  有了这个对比,松林镖局一干人等完全就像是被碾压一般,不战便已是败局。

  啪啪。

  一脸得意的周靖冷笑着走上前来,朝着三皇子李元民敷衍似的拱了拱手:“殿下,请吧。”

  李元民脸沉如墨,却并未有任何动作。

  周靖又转向了叶枫的方向,凶神恶煞得叫嚣道:“叶家上下抗命拘捕,坐实叛逆大罪,一干人等全部逮捕!”

  “谁敢!!”

  一声暴喝。

  便见十几个镖师们在谢麒的带领下冲了上来,将叶枫和叶天南等人护在了身后,即便实力不如,但那汹汹迸发的气势也丝毫不逊色于对方。

  “谁敢动老爷子,我特么跟你们拼了!”

  “对!拼了!老子一条贱命,杀一个不赔本,杀两个算赚!”

  “来啊!我看谁敢动!”

  这帮人都是跟随叶家多时的老镖师,有些还是从松林县里带着出来的,早就已经对叶家誓死效忠,如今更是竭尽全力拼上性命,也要护卫叶家周全!

  另一边,陆机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出现在了叶芷阳的身边,问道:“小姐,要不要让他们出手?若是硬拼,我们或许能保全叶老和少镖头等人离开京城。”

  叶芷阳眉间微微一拧,视线下意识地看向了叶枫的方向,悄声道:“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就在刚才,陆机说话的前一刻,叶芷阳分明看到了叶枫传递给自己的眼神。

  他在说,放心。

  就在这个时候,大皇子李元朝冷冷得给了尉迟雄一个眼神。

  然后,就看到那位护国大将军再度挥手发令:“众将听令,松林镖局上下拘捕已成事实,给我拿下!”

  “冲啊!”

  “拿下他们!”

看过《霸武神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