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霸武神王> 第201章 寿宴
  叶枫跟随接引的人一同登上了飞行宫殿,隐约只能看到是龙腾皇帝亲自在门外迎接,但二人进入殿内之后密谈的内容却无从得知。

  这个过程中,满目狼藉的战场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更无人动作,甚至是睿亲王和龙啸云这些名威赫赫的人物,也都各自站在原地待命,不敢擅自离开这里。

  战圈最中央的位置,毕铮刚把打得不亦乐乎的火眼金猿给弄回精灵球中,眼神不自觉得偷瞄着宫殿的方向,似是有些期待叶枫出来那一刻,龙腾帝国的未来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写。

  至于先前被镇墓兽和骷髅将军连番狠虐的大将军龙啸云,此刻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但即便是满身的伤痛,也及不上他此刻内心中的苦逼感带来的沉重。

  这特么算什么?

  慕容白一个年轻人,实力足以覆灭龙腾帝国,他还布的哪门子杀局?简直是找死还给自己递了把刀啊!

  与他有这类相同心态的还有睿亲王和那帮先前叫嚣过的官员们,谁能想到慕容白这么恐怖,得罪狠了吧,大难临头了吧!

  哎,只怕这一场密谈之后,整个朝廷都要被彻底血洗,那将会是一场龙腾帝国数百年来都不曾有过的动荡啊!

  ……

  毕府。

  毕天均站在院落里焦急得等待着前线消息。

  自从五大高手收到信号赶去之后,战局才真正达到白热化,慕容白会有怎样的下场不得而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跑了过来禀报道:“家主,五大高手已经围攻住慕容白,另外还有一万禁卫军在外围设防!”

  龙啸云这一招,看来是要彻底将慕容白的命留在天龙城了啊!

  毕天均神情复杂得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侍卫退下。

  不出片刻,又有一名侍卫急匆匆跑了进来:“家主,陛下亲临!腾龙金殿亲临,皇帝陛下亲自在督战!”

  什么?!

  毕天均眸光一凝,仿佛有一抹绝望之色飞快闪过。

  陛下亲临,这就意味着慕容白此局唯有必死无疑。

  哎,这几日慕容白一直客居毕府,而且和毕铮还走得那么近,陛下一定会认为慕容白在天龙城闹事,是因为有他们在暗中的支持啊!

  毕家此番必然要遭受牵连了……

  毕天均正暗自神伤,思考着战局彻底结束后要如何为毕家上下开脱罪责,但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名侍卫满脸兴奋得冲了进来。

  “家主!家主,喜讯啊!”

  这种时候,何来之喜?

  毕天均沉着脸,眉头几乎要拧成一线。

  就看那侍卫咚的一声单膝跪地,拱手禀报道:“家主,刚才陛下亲自下旨,废除睿亲王的名号贬为庶民,另有大将军龙啸云也被就地革职!”

  什么?!!

  毕天均心头大震,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一般呆住,唯有那嘴唇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又轻又缓得嗫嚅道:“还,还有呢?”

  侍卫继续激动得禀报道:“慕容先生被陛下奉为客卿,享国士待遇,毕府也另有厚赏择日颁发!”

  这……怎么会……

  毕天均彻底懵逼。

  这个慕容白,当真凭着一己之力镇压了龙腾帝国吗?

  ……

  一场大战之后,天龙城里最为繁华的地方被毁了大半,但因为此事与皇室有关,所以修缮的和效率也是前所未有的迅速,不出十日整个天龙城已经几乎恢复原貌,百业重振。

  至于叶枫仍旧居住在毕府之中,毕天均和皇室派来的代表亲自为他操办着松林分局筹备的一切事宜自然是十分顺利,短短两个月就已经可以择日开业。

  虽然叶枫是松林分局背后的大东家,但在天龙城内所传言的镖局总镖头一直是毕铮,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二少爷摇身一变成了天龙城最为耀眼的新星,再加上有慕容白那么一号国士级别的客卿扶持,他的名声和威望在镖局还未正式开业的时候就已经隐隐有超越家主毕天均的架势。

  龙腾帝国的各个势力权贵们,还有朝廷中的一些官员都开始频繁出入毕府,贺礼自是不用说了,那从前八竿子都打不找的关系现在是能拉多近就拉多近。

  尤其是一些家族中有适婚年龄闺阁女子的人,简直是恨不得将八字递到毕铮的眼跟前去。

  若真的能让毕铮相中,那就等于将自家女儿加给了龙腾的未来之星,绝对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啊!

  可惜毕铮自己暂时还没这个想法,他今天有的一切荣耀和地位,都是叶大哥替他夺取的,就算真的要谈及婚嫁也必须是他将叶大哥家的镖局经营出一个规模之后才会去考虑。

  于是就在毕家的门槛快要被踏破的前夕,他们总算迎来了镖局开业的好日子。

  这一日,天龙城内难得呈现了万人空巷的盛况,热闹的场面甚至远超一年一度的宏天拍卖会现场,几乎全城的百姓都涌去松林镖局的门前看热闹,奈何人山人海,人海人山,一般的普通百姓看到的只有人头,根本连个镖局的边角都看不见。

  至于这场开业庆典的主角慕容白和毕铮,那更是仿佛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唯有天龙城的顶级权贵们才能有与之结交的可能。

  镖局门前。

  毕铮作为总镖头自是站在了最前端,在他身后乃是毕天均和负责操办这次开业庆典的一种官员们。

  虽然只是一家镖局的开业,但无论从庆典的规格还是排场,绝对都与皇家盛典无二,再加上这最繁华地段中的黄金铺位,极为气派的门楼和陛下亲自题写的匾额,俨然为这松林镖局度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耀。

  不得不说,松林镖局今日开业之后,成为天龙城乃至龙腾帝国境内镖局行业的龙头老大那是毫无悬念。

  一个上午的时间里,那些城中最为华丽贵气的马车,在禁卫军的开道下一辆接着一辆,仿佛游龙一般整齐而缓慢得驶入镖局大门内。

  到了后来就连演武场上也成了临时的停车场,才将将容纳下那些达官贵族们。

  等道贺的宾客差不多到齐,毕铮才去将叶枫请了出来,两个年轻人游走在那些威名赫赫的大佬之间,无论气度还是姿态都毫不逊色。

  “慕容大哥,这位乃是天龙城银号巨头蒙氏的大掌柜蒙宽。”毕铮笑着介绍道。

  叶枫看着眼前那人,四十岁左右,身体站得笔直,浑身隐约散发着一股彪悍之气,武道境界已是中阶玄士。

  蒙宽笑吟吟拱了拱手:“慕容先生,早就听说您的名字了,只是蒙某一直无缘得见,今日趁着开业大喜,所以特地拜托毕总镖头为我引荐,还望慕容先生切莫介怀!”

  蒙氏的银号和典当行,遍布整个天龙帝国,在五大帝国里算是最为有钱的财阀世家,说是富可敌国也毫不夸张,今日这番引荐,只怕也是想要吃下松林镖局这块肥肉。

  不过,开这么大的镖局肯定是需要银号来调度资金的,与其在各大银号里挑挑拣拣,倒不如与蒙氏这个大佬合作,还能省却许多麻烦。

  叶枫心思一转,便已经有了想法,淡淡一笑道:“蒙掌柜,今后你我两家还会有接触的机会,今日且好好享受酒席,尽兴而归。”

  蒙宽眼神微微一亮,那隐隐而发的激动从笑意中流露了出来:“好!好啊!多谢慕容先生!”

  随后,毕铮又带着几个天龙城的至强者来向叶枫道贺:“这两位,是兵部尚书赵大人和禁卫军统领周大人。”

  叶枫淡笑着点了点头:“赵大人、周大人,久仰大名。”

  这二位乃是龙腾帝国中玄师级的代表,除去战斗当日被虐得很惨然后被驱逐出龙腾帝国的玄师外,整个龙腾如今还剩下七个玄师,而他们之中实力和境界最强的,便是赵周二人。

  叶枫虽然最近一直不怎么出门,但该了解的相关信息都尽在掌握,所以他说久仰大名,也并非客套。

  赵周二人乃是朝廷里的中流砥柱,他二人的到来也就代表了如今朝堂上对于慕容白这个国士的态度,绝对的尊敬。

  正在他们寒暄之时,门外又声音道:“太子殿下到!”

  太子?!

  哗啦啦。

  满院子的人齐刷刷跪拜。

  太子乃是被废黜的睿亲王的哥哥,虽然是一个爹生的,但无论是气度还是与生俱来的皇家贵气,都与睿亲王不是一个级别。

  他看起来与叶枫年纪相仿,穿着金色龙纹的锦袍,头戴花珠金冠,气宇轩昂,面容俊朗,剑眉星目,虽然并未接任皇位,但隐约已经有了一国之君的气概。

  太子眼含笑意,虚手轻轻一抬:“诸位起身吧,今日本太子乃是为慕容先生道贺而来,毋须多礼,只需记得此宴以慕容先生为尊即可。”

  “谢太子殿下!”

  一众宾客起身,各自低着头揣摩太子这番话的意思。

  慕容白的身份虽然明面上只是个客卿,只怕在皇廷之中已经不仅仅如此简单了。

  毕竟这个年轻人的实力……不敢想啊!

  一场开业庆典,在这欢腾而热闹的气氛中进行着,满场美酒,笑语连连,从晴空万里至夜星漫天,那喜气洋洋的声音还能从镖局之中频频传出,高歌不绝。

  但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松林镖局正式开业后的第二天,身为东家的叶枫与总镖头毕铮,却在清晨时分交代好一切事务然后离开了天龙城,踏上返回秦唐帝国的归途。

  因为在秦唐京城中,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正等待着他们。

  “驾!”

  宽阔的官道上,骏马奔驰。

  简装便衣的叶枫和毕铮,就像是两个赶路的普通商人,并没有人会想到如此出行的两个年轻人,曾在数月前差一点颠覆了整个天龙城乃至龙腾帝国。

  “叶大哥,你放心吧!”

  毕铮一边策马,一边跟在叶枫身后兴奋得喊道:“父亲他们都已经安排好了,一定会给老爷子一个最完美的七十寿诞!”

  ……

  秦唐,长安,迎来了一件喜事。

  皇室镖局松林镖局的当家人叶天南七十大寿将至,虽然还未正式到寿宴当日,但松林分局的门前已经是张灯结彩,红绸高挂。

  除了这几日外出运镖的人之外,其他镖师们也都集中到了院子和正厅里,帮着一起布置那些装饰和摆件。

  坐镇镖局的总镖头虽然是叶天南,但因为他年纪大了,所以实则一切事务都是由叶芷阳来操办,包括三日后的寿宴里里外外需要准备的一切。

  “你们几个,把刚才门口清点好的食材搬进来吧!”叶芷阳拍了拍几个身强体壮的小镖师。

  刚一说完,她又看到了正厅门前悬挂的大红灯笼歪了,赶紧走过去帮着调整位置。

  “左边一点,要对称才好看啊!”

  “芷阳姐,你要不坐下歇歇吧!都忙了好几天了,到时候累坏了少镖头该收拾我们了!”爬在梯子上的年轻小镖师打趣道。

  “就是啊!少镖头这两日该回来了吧,也不知道事情办得如何了,可千万得赶上老镖头的寿宴才行啊!”也有人担心得呢喃着。

  叶芷阳抿嘴一笑:“你们好好做事,这些心就不用操了,叶枫他肯定会赶回来的!”

  正说着话,众人就看到从叶天南房中走出来的三皇子。

  他今日是提前将贺礼送了过来,而且还专门带了一些皇庭中的御厨,安排在寿宴当日给叶家的厨师们帮忙。

  自从叶枫没有参加龙岭武库的毕业考核回到京城,很多势力和权贵都对叶枫的未来不看好,唯独三皇子还是依旧像原来那样礼贤下士,在很多事情上替叶家张罗,仅凭着这一点,叶家上下也对李元民十分拥戴。

  叶芷阳拍了拍裙摆上的尘土,笑着走过去行了个礼:“三皇子这是要回去了吗?我送送您吧。”

  李元民摆了摆手:“你忙吧,马车已经到门口了,对了叶枫他可有消息?”

  叶芷阳摇摇头:“没有,不过他一定会回来的。”

  李元民微一颔首,接着笑道:“三天后便是寿宴之日,我一定会早早前来,不会让寿宴出现任何意外的。”

  虽然并未直言,但李元民眸光中闪过的忧色还是被叶芷阳轻而易举得捕捉到了。

  近日,城中并非毫无风浪,很多的传言正一点点从暗处激起,再加上松林分局开业至今,一直被一些暗中的势力使绊子,这些都像是一场暴风雨来临前的预警,不得不让他们心有所忧。

  叶芷阳将三皇子送到门口,看着马车缓缓离去,清亮而动人的眼里才慢慢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忧愁。

  “陆叔叔。”她一声轻喃。

  身后,不知何时,陆机的身影已经宛如鬼魅般凭空出现。

  叶芷阳转过身来,轻轻叹了口气:“陆叔叔,你说寿宴会顺利吗?叶枫他……”

  即便叶枫回来,他能否平息可能出现的风波,这也是一个问题。

  陆机虽然面无表情,但眼光看着叶芷阳却带着淡淡的温和和尊敬:“小姐,不用担心,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了,李元朝若真的存了什么心思,也玩不成多大的花样来。”

  叶芷阳摇摇头,声音沉重道:“这场寿宴,我要的不仅仅是安全,更要达到完美!”

  从小到大,叶芷阳都是在叶天南的呵护下成长,虽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祖孙俩的情谊却不比亲祖孙少分毫,还有叶枫……

  他们之间的回忆,太少了……

  一旁,陆机脸上浮现一丝难色,慎重道:“小姐,我只能向您保证尽力为之,但若是我们的人一旦暴露,只怕会给叶家带来天大的麻烦,到那时小姐你也得立即离开,不能再留恋叶家和……”

  陆机欲言又止,眼光中闪过一丝不忍。

  叶芷阳轻轻叹息一声,便不再言语,转身绕开他走进了院子。

  ……

  大皇子私宅。

  书房中。

  一身紫金锦袍的李元朝坐在上位,眼神冷漠得看着左右手各自坐着的秦唐帝国第一护国将军尉迟雄,还有他身边的高手周靖。

  “准备得如何了?”李元朝沉声问。

  周靖起身,拱了拱手:“大皇子殿下,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三日后那老头子七十寿诞,我们定然会让他们叶家彻底滚出京城,至于三皇子殿下……也必须要对您俯首帖耳,唯命是从!”

  李元朝满意地点了点头,视线扫向尉迟雄:“父皇那边呢?”

  尉迟雄怔愣了一下,回禀道:“二皇子会在寿宴开始前赶去宫里,与陛下下棋直至深夜,绝不会让任何消息有机会传入宫内。”

  “很好!”

  李元朝嘴角勾起一抹阴冷至极的笑意。

  经过这几个月的部署和施压,二皇子李元蔚已经彻底放弃夺位的念头,带领整个阵营中的势力归顺于他,现在只要再镇压了李元民和他那帮拥护者,这秦唐帝国的皇位便唾手可得!

  李元民,就凭一个小小的叶枫,你也妄想想和我斗?

  李元朝冷哼一声,从怀中取出了一只指骨大的黑漆瓷瓶,唰的扔到周靖手中:“只要在寿宴上,让李元民服下这登仙露,他的命便彻底捏在我的手里,而这个秦唐的天下也将成为我一个人的天下!”

  “预祝大皇子殿下心愿得成!”

  尉迟雄与周靖臣服叩首。

  ……

  三日后。

  松林镖局老镖头叶天南的七十寿诞,在一片震天响的炮竹声中热闹开场。

  络绎不绝的宾客,如潮如海一般围在了镖局的大门外,等着一个个被接引进去向老爷子贺寿送礼,这其中不单是京城中的百姓和合作商户的代表们,还有很多陈仓郡和松林县的老熟人远道而来,场面可以说是十分壮观了。

  至于镖局之中也已经准备就绪,仅是外院的流水席,宴开数百席,一张张大圆桌上美酒飘香,佳肴琳琅,那香气与阵阵欢声笑语仿佛能顺着高墙一路飘到几条街外去。

  如此高规格的宴席,还是松林镖局自成立至今第一次举办,因为筹备的时日不短,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而且因为此次贺寿的人身份各不相同,叶芷阳还特地将寿宴分为内院和外院两个场地,外院开设的是流水席,由几个镖头们负责招待来自京城和其他地区的普通宾客以及商户代表们。

  至于内院刚好摆了一百桌,由皇庭御厨亲自掌勺,所备酒水菜肴也都是按照京城中最高规格准备,专门用来招待那些京城里的王公显贵们。

  像这般热闹的场面,哪怕是京城中的贵族开宴,只怕也大不到如此大的阵仗和声势。

  距离开宴还有大半个时辰,外院的几百桌流水席就已经座无虚席,剩下来晚的一大波人只能等翻台之后再继续找位子。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隔着一条长廊的内院里,却安静地有些诡异。

  站在长廊尽头等着迎接贵宾的叶天南、叶芷阳和谢麒三人,脸色都很难看。

  在半月前他们已经安排了叶家的人往城中各大显贵势力和世家送帖子,得到的回复也都是一定会来,但眼下……却不见一人!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谢麒张望了一眼长廊,眼看着外院人山人海的景象,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再有半个时辰,开宴的吉时就到了。”

  总不能为了等内院的人到齐,就把外院那些宾客给怠慢了吧。

  叶天南摇摇头,脸色沉沉得叹了口气。

  一旁,叶芷阳正要说话,突然看到前去查探发生何事的镖师急匆匆跑了过来。

  “老镖头,芷阳姐,我们去各家问过了,他们各府各家的管事都说什么主人身体不适,另有要事闭门不出,而且也不见客……”

  都生病?还都有事?

  谢麒顿时一跺脚:“该死,哪有那么巧!”

  叶天南摆了摆手,问道:“芷阳,枫儿到哪儿了?”

  “爷爷,他们已经到城外了,估计再有一会儿就能赶到。”叶芷阳安慰道,同时眼神不自觉得看向了长廊尽头。

  三人又等了片刻,突然听到站在外院的小厮通禀道:“三皇子殿下到!樊大人到!公孙大人到!王参将到!”

  叶天南赶紧带着众人上前迎接,正要跪拜却被李元民一把搀扶了起来。

  “叶老,今日乃您七十寿诞,不用讲究虚礼了。”

  在李元民身后,几个老熟人更是笑吟吟得送上了贺礼。

  “叶老,我们一忙完朝堂上的事情,就赶紧往这儿赶了,就怕来晚了没个位置啊!”

  “不错不错,今日叶老寿诞,全城皆知,光是外面的流水席就已经是没个下脚的地方了,只怕内院也一样热闹非凡吧!”

  “叶老,此处人多,不如我们去内院了再坐下聊吧?”

  叶天南脸色有些尴尬得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带领着李元民和几个侍卫朝内院走去。

看过《霸武神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