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98章 玩的就是心跳
  “诸位贵宾,下面小女子要介绍的是今日第十件拍卖品——火云晶,乃是龙岭之中火云峰独有的矿石炼化而成,锻造兵器的灵材首选,且宏天商会今日展示的这一块,足足有半米见方,玄级精品,只怕放眼五大帝国境内,也找不出第二块同等大小和品阶的火云晶了,诸位宾客且细细看来,然后自行开价吧!”

  鸢尾刚一说完,眼波滴溜溜一转,便看向了二楼的各个包间。

  此等尺寸和品级的火云晶,一楼的那些买家纵然口水流穿地板,那也是绝无可能拍到的。

  到了第十件商品之后,才是宏天商会拍卖会的重头戏开场。

  果然,很快便有二楼包间里的大佬开价了。

  “一百万玄晶!”

  嚯!

  起价已经足够让大厅里的富豪们狂吞口水。

  玩不起,玩不起啊!

  出价的包间,正好就在叶枫所在包间的斜对面,乃是兵器锻造世家沈氏。

  一号包间中。

  龙傲天与毕铎对视了一眼,便小心翼翼将刚倒好的茶奉到睿亲王跟前,借机道:“殿下,父亲曾与我提过此火云晶,说是很适合陛下想要打造的一件新玄器……”

  哦?

  睿亲王双眼微眯,几乎没有作任何思考便挥了挥手:“拿下。”

  简单二字,仿佛已经为这火云晶一锤定音。

  很快,一号包间里直接报出了一个让全场惊叹的价格。

  “五百万!”

  不亏是亲王出手啊!

  这个价格就像是一个宣告,在以一种绝对的威势告诉全场,这块火云晶本亲王要了,其他人该识相识相,该闭嘴闭嘴吧!

  果然,一号包间发话之后,全场仿佛噤声了一般,再无任何人敢往上加价。

  倒不是抢不过,是没人敢得罪包间里那位主儿啊!

  站在舞台上的鸢尾嘴角含笑,对这个价格并不算满意但也还能接受,毕竟出价的人身份在这放着了,她照例扫视一圈全场,正准备挥动受伤的拍卖锤,一锤定音。

  可就在这满场寂静的时刻,突然从二楼某处传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声:“六百万!”

  嗯?!

  全场万人齐齐愣住,然后也不知谁先开始,仰起脑袋齐刷刷朝着一处张望了过去。

  到底是谁?两次和那位抢东西,该不是个傻子吧?!

  鸢尾的目光一下子便锁定了声音传来的方向,二楼的五号包间里,那个示意出价的木牌被挂在了窗台上,正微微晃动着,在二楼一整层的数十个窗户前,显得格外招摇而显眼。

  又是五号?

  听声音很是年轻,但却敢两次出手抢货,莫不是其中有人能与睿亲王的地位抗衡?

  鸢尾一双媚眼笑弯如月牙,眼光流转着淡淡的水光,朝着五号包间欠了欠身。

  不远处,站在大厅后台两侧的宏天商会掌柜们,也各自眼光复杂得笑了笑。

  作为拍卖会的主办方,他们自然不希望这火云晶以区区五百万玄晶就被拍卖出去,而且他们对于五号包间里坐着的人已经都有了初步了解,现在看来只怕那位慕容先生的背景,并不会比睿亲王差多少了。

  舞台上,鸢尾已经再度笑吟吟得开口:“五号包间的贵宾出价六百万,还有没有哪位要出价的呢?”

  话音未落,一号包间里已经传出了冰冷低沉的声音:“一千万!”

  嘶……

  大厅里凉气猛抽了一波。

  睿亲王出手绝对是碾压级的啊,这么大块的火云晶虽然珍稀少有,但要用一千万的玄晶交易,放眼整个拍卖会也只有他有这份实力了吧!

  五号包间里的神秘人,这回该醒醒脑子了吧!

  但就在所有人的惊叹还没有完全停息下来的时候,五号包间里那个神秘而年轻的声音又开口了。

  “一千二百万!”

  卧槽!

  这特么只怕是来了个富可敌国的霸主啊!

  大厅里的万人团开始兴奋起来了。

  竟然有个神秘霸主和睿亲王杠上了,这简直是天龙城百年难得一遇的场面啊!

  满场的兴奋和猜疑声简直达到了鼎沸,仿佛就连一号包间里的那位也惊讶得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才听到有人报出了一个价格。

  “一千五百万!”

  结果,这数字前脚刚进了大厅宾客的耳朵里,那五号包间的报价紧追而来。

  “一千七百万!”

  我去!

  又是多了两百万!

  这绝对故意死磕啊!

  挑事了,挑事了!

  大厅里的富豪们兴奋地搓手,那围绕着后台的一帮掌柜和管事们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拍卖会嘛,一家独大的场面没人喜欢,这种双方死磕起来,拼个你死我活,硝烟滚滚的场面才刺激啊!

  舞台上,鸢尾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火云晶的预期估价,她这一件拍品完成得十分漂亮。

  只不过在她的心里,却是对五号包间的客人更加好奇了。

  到底是个什么样身份的人,敢这么直接和睿亲王叫板呢?

  若真的是个权势在其之上的势力代表,鸢尾又不免有些失落,因为刚才第一场拍卖狐尾的时候,五号包间的客人可是没有继续出价呢!

  想了想,鸢尾娇声一笑,故意大声道:“五号包间贵宾,出价一千七百万,请问诸位还有要加价的吗?”

  诸位,其实问的也就是一号包间。

  其他人,谁敢啊!

  此时,一号包间里,睿亲王的脸色已经沉得能滴下水来,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噼里啪啦的火光。

  “你们说的那个慕容白,真有这么狂?!”

  毕铎和龙傲天对视了一眼,连连点头。

  “殿下,你是不知道,短短几日他的狂妄在天龙城里传开了,我们毕家现在被他拿下,我爷爷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他来这拍卖会,故意给殿下您难堪,想必是要露出狐狸尾巴了!”

  睿亲王眸光一闪,气息沉凉如寒冰:“什么意思?”

  龙傲天暗自咬了咬牙,狠狠道:“我听说慕容白根本就不把龙腾帝国皇庭放在眼里,此行的真实目的,只怕是为了对抗朝廷势力!”

  好,很好!

  睿亲王握紧了拳头,

  一旁站着的毕铎和龙傲天不再说话,但低下头的瞬间,各自露出了一抹阴狠至极的冷笑。

  慕容白,你死定了!

  啪!

  同一瞬间。

  舞台上的锤音已经落下。

  火云晶已一千七百万的成交额,被五号包间拍下。

  包间里,毕铮目瞪口呆得看着叶枫:“慕容大哥,松林镖局有这么多玄晶吗?”

  潜台词:您该不会要带着我赊账吧?会被宏天商会下十级追杀令的啊!

  叶枫淡淡一笑:“松林镖局是没有,不过……我有!你就放心吧!”

  毕铮还是一副不太敢相信的样子。

  他认识叶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从来没有见到他如此这般财大气粗的样子,更何况交易的并不是钱币而是玄晶啊!

  不过,看叶枫始终气定神闲的样子,又好像真的不是装出来的啊……

  嘶……

  这个拍卖会,玩的就是心跳啊!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舞台上已经再度摆好了新的拍卖品。

  鸢尾将一个透明的天鹅颈口玻璃瓶捧在手中,展示了一圈便道:“瓶中所存之物,乃是灵元草,今年气候影响,五大帝国能完成保存下来的只此一株,经由特制的药水浸泡足足十年,可直接用来炼化丹药,延年益寿,巩固元气,修复伤损,效用无穷。”

  只此一株?!

  一楼的富豪们一听,便纷纷叹气摇头了。

  不敢抢,不敢抢啊!

  至于二楼的几个药材世家,好像也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来,似乎也在观望着一号和五号包间的态度。

  鸢尾的话落下去好一会儿,却不见有人起价,短暂的时间里,拍卖大厅里出现了诡异的寂静。

  紧接着,便听到了五号包间传出的声音。

  “五百万!”

  嘶……

  又是一片倒抽凉气的嘶嘶声!

  搞什么鬼啊!

  五号包间里坐着的怕不是个败家子吧!

  灵元草虽然只此一株,但也远不及用这个价格来起价啊!这让后面的买家们怎么喊,喊破喉咙也喊不起了啊!

  不过……

  很快也有人反应了过来。

  五号包间的那位,难道是对此志在必得?

  一号包间中。

  睿亲王面若冰霜,吩咐道:“出价!”

  可是……

  伺候在旁的几个随性官员愣了愣,便有一个个头低矮,但眼神晶亮的凑了过来:“殿下,这灵元草皇宫里还存有一株啊……”

  唰!

  睿亲王眸光如冰刀一扫,强悍绝伦的气势顿时震得那小官差点跪在地上。

  “我说出价!”他一个字一个字,狠狠从嘴缝里吐出来。

  火云晶因为他一时迟疑,便被狂徒慕容白抢走,这会儿遇到慕容白志在必得的东西,他必然也不能让其顺利得到!

  紧接着,拍卖大厅里便出现了新的报价声。

  “八百万!”

  一号包间那位出价了!

  现场,顿时弥漫起了一股淡淡的火药味。

  一号和五号包间,再次展开一场财富实力的角逐!

  “一千万!”五号包间,毕铮很快报价。

  虽然他的气势比不上一号包间发出的声音,但光是每次报出来的数字,就足以证明今日在拍卖会现场的地位。

  霸主,绝对的霸主!

  “一千五百万!”一号包间里,毫不客气并还以颜色!

  “一千七百万!”

  “两千万!”

  “两千二百万!”

  毕铮的声音紧追不舍,根本不给对方喘息犹豫的机会,一次次以区区两百万的加价抬上去,眼看着瞬间便把那株灵元草抬成了天价中的天价。

  嘭!

  一号包间里,隐约传出了砸杯子的声音。

  睿亲王一张脸黑得就跟抹了炭似的,吓得龙傲天和毕铎还有四周围那些官员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但心里却一个个忍不住似的翻起了嘀咕。

  这个慕容白,怕不是个疯子吧?

  一株破草,竟然叫价叫得比火云晶还高了?!

  见过乱花钱的,真没见过这么乱花钱的!!

  睿亲王连番叫价,显然就是想要打压慕容白,搓搓他的锐气,让他知道在这天龙城里,谁才是真正的雄主,谁才是绝对的主宰!

  但是没想到这慕容白,竟然一再踩在他的头上来了!

  “咳咳……”

  包间里,突然响起突兀的咳嗽声,然后便看到刚才那个矮胖的小官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战战兢兢问道:“殿下,还加吗……”

  嘭!

  最后一个价值千金的茶杯砸在了地上,睿亲王脸上像是凝了一层寒霜,浑身的怒气几乎要掀翻这屋顶。

  “加!”

  这一个字,便如一道滚雷从胸膛震出!

  楼下的大厅里,已经是噪杂一片,因为主持人鸢尾有意多等了一会儿,所以大伙正在纷纷议论着这株灵元草究竟会花落谁家。

  “我看睿亲王一定要出手的,不然今日实在是被打压得有点儿惨啊!”

  “那也不一定,这灵元草虽然乃是极品丹药的辅材,但皇宫里也不是没有,犯不着为了这株草花几百倍的玄晶购买,睿亲王又不是傻子!”

  “树争一张皮,人争一口气,更何况睿亲王这么心高气傲的主儿,不过也不好说啊,五号包间里那位,看来也是大有来头的!”

  就在这议论纷纷之际,二楼的一号包间里突然传出了声音。

  “两千……五百万!”报价的人,嗓音倒是响亮,但隐约还是能感觉到那战战兢兢的意思。

  不得不说,这个价格放在往年灵元草的市场上,足够买上百株了!

  鸢尾听到新的价格,眼神下意识朝着五号包间扫了一眼。

  这株灵元草五号包间里那位是志在必得的,想必绝对不会拱手让人,如此再加一次价格,即便睿亲王让了,那成交价也在两千七百万玄晶,应该是仅次于压轴拍品的最高价了。

  大厅里的上万富豪们,几乎也都和鸢尾的心思一样,虽然明明知道睿亲王是怎样的权势背景,但心中几乎已经认定,五号包间的神秘买家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灵元草拿到手。

  所以,无数道目光,都朝着五号包间的窗户看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令谁也没有想到的变故发生了!

  五号标间里,负责挂牌的小丫鬟,竟然伸出了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将那个参与竞拍的木牌给收了回去!

  收了……回去?!

  卧槽!!!

  这是什么意思?!

  全场懵逼!

  就连舞台上的主持鸢尾姑娘,也惊得花容失色,彻底呆住。

  好一会儿,才看到她迟疑不定得抬起了手中的红色小锤,声音更是带着犹豫问道:“还有没有哪位贵宾想要出价的?”

  谁?

  谁有这资格?

  满场寂静。

  砰!

  一锤定音。

  睿亲王以两千五百万玄晶的价格,拍下了一株……灵元草!

  二楼最左侧,一个十分偏僻的包间里。

  从始至终未曾露面的龙腾第一将军龙啸云正在与毕崇方惬意得喝着茶。

  “龙将军,看来接下来便没有咱们两家需要出手的机会了啊!”毕崇方视线瞥向五号包间的方向,那浓浓的恨意就像是燃起了一簇火焰。

  龙啸云得意一笑:“这个慕容白当真是胆大包天,竟然不用使什么手段,自己便上赶着将睿亲王给彻底得罪了,我倒要看看他接下来,还能拿什么底牌来对抗龙腾帝国的这位雄主!”

  一号包间里。

  个头矮胖的官员眉开眼笑得奔了过来,兴冲冲报喜道:“恭喜殿下,贺喜殿……”

  啪!

  一声巨响。

  众人就看到那个肥头大耳的货被睿亲王一巴掌给抽飞,然后咚的一声撞在了包间的墙上。

  尼玛……

  恭喜个毛线啊!

  花了一大笔冤枉钱拍下灵元草这个消息,只怕不用一个时辰的时间,便会在整个天龙城内传开,到时候真正被笑话的可不是他慕容白!

  睿亲王满肚子的火几乎快要从脑袋顶冲出来,眼看着满地的瓷片碎渣,就像是在瞪着慕容白被践踏过千百遍的尸骨。

  “好,很好!慕容白,竟然敢戏弄本王!等会儿拍卖会结束了,本王一定要去会一会他!”

  龙傲天一听他的话,立即上前道:“殿下万万不可啊,那慕容白狂妄到谁也不放在眼里,只怕殿下您召见他,他会对您……”

  睿亲王冷冷一哼,嗓音寒凉至极:“动手么?呵呵,本王就等着他动手了,只要他敢,本王一定要让他走不出这天龙城!”

  ……

  拍卖完灵元草,便是拍卖会的中场休息。

  鸢尾在几个侍女的陪伴下回到了后台,追着斐于济打听了半天,也没能问出来五号包间贵宾的身份资料。

  只是隐约能查探到,那个叫慕容白的年轻人与毕家二少毕铮交好,且实力非常强悍,就连毕天均也对其礼待有加。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拍卖会的下半场正式开始。

  在压轴拍品之前,大约还有十件拍卖品等着竞拍,但来到现场的宾客都已经不再奢望能参与其中,毕竟二楼里的大佬们之间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只怕接下来,腥风血雨更甚。

  果然,到了下半场,鸢尾姑娘只要一介绍完拍卖品,二楼就会立即有人开始起价,根本轮不到大厅里那些富豪们开口,价格就已经一步登天。

  但是无论谁先开了这个口,最终的局面都会再度落到一号和五号包间之间的竞争。

  叶枫像是能够洞察对方的心思,只要是那位睿亲王想要的东西,他一定会强势压过对方的价格拍下。

  但若是那位皇子看不上眼的,他就会出个高价,让睿亲王也跟,跟着跟着,他就翻牌子弃权,让对方以几百倍的价格拍下自己看不上眼的货品。

  可谓是,完完全全将对方玩弄在了股掌之间啊。

  至于那一号包间,下半场里连着送了不知道到少趟的杯子,总能听到隐约传来的砰砰声,还有那阴沉沉的低气压,隔着一层楼都能震得楼下富豪们喘不上气来。

  终于,在半个多时辰之后,最为激动人心的压轴拍卖开始了。

  鸢尾示意几个小厮抬上来一口小木箱,以红布遮挡,然后笑吟吟介绍道:“今日宏天拍卖会的压轴之作,便是这箱中的【黑魔血晶】,诸位请欣赏。”

  啪!

  她纤手轻轻一动,那遮挡的红布便仿佛被一阵微风给自行吹开。

  紧跟着,便露出了那木箱来。

  原来这是……

  五号包间里,毕铮和叶枫盯着那木箱,看得那叫一个认真专注。

  这盛放黑魔血晶的木箱,顶部乃是用一种半透明的晶体打磨而成,薄薄一层就像是一面透明的镜子,将其中那枚圆润的血色石头给完美呈现在众人眼前。

  黑魔血晶,乃是带有魔气的晶石,无从开采,只能经由魔族血统的族人经过上百年的供奉和鲜血的润养,才能形成小小一块,其中蕴含的玄能和力量,却无法想象。

  通常来说若是哪个武者的兵器,是经由黑魔血晶所炼化,其威力绝对要超越同等级兵器数十倍之上。

  但黑魔血晶唯一的缺点,就是它的存放,必须要以密封性极高的箱子来保存,才能防止那些血气和魔气的挥发,从而达到最完美的功效。

  如此,便有了万众所见的这个晶体打磨,再辅以木料包裹的箱子。

  鸢尾修长的手指在箱子边缘轻轻抚摸了一下,便笑着扫视全场道:“请诸位贵宾出价吧,不过这件压轴之作,宏天商会已有规定,起价一千万!”

  嗬!

  起价就已经是一千万了。

  大厅里乌泱泱一片人头摇了起来,叹息声此起彼伏。

  买不起啊买不起。

  二楼,五号包间最先传来声音。

  “一千五百万!”

  卧槽!

  又来?!

  睿亲王一听到那个声音,浑身骨头像是被针刺了似的,难受得不行。

  这个慕容白到底搞什么鬼!

  这次是真的想要,还是又要把他往坑里带?!

  今天这场拍卖会,他可是什么想要的都没拍到,反而拍了一大堆根本不入眼的东西,而且每一件都是天价!

  这件事一旦传回宫里,少不得还得挨一顿父皇的训斥!

  慕容白这货,简直就是个害人精!

  一旁,毕铎悄悄靠了过来问道:“殿下,跟吗?”

  睿亲王唰的扫视过去,双目之中天威滚滚,仿佛顿时已经燃起了轰然之气。

  “跟!”他一咬牙,狠狠命令道。

  很快,便有一号包间传出了声音。

  “两千万!”

  “三千万!”五号包间开口了。

  什么鬼?!

  不是两百万的套路了?!

  全场再度被点燃似的变得狂热兴奋起来了。

  睿亲王也被这突然转变的路数搞得有点懵,分不清慕容白到底是不是想要这块石头。

  魔气蕴养的石头,对于他们龙腾皇室来说并无大用,但是……

  沉吟了几秒,他直接抬手,对着负责报价的侍卫竖起了几跟手指。

  紧跟着,便听到了一号包间的新价格。

  “八千万!”

  全场的噪杂突然被打破了似的,猛地安静了下来。

  睿亲王一口价加到八千万,这摆明了就是不让五号包间的人继续玩了啊!

  不过,即便是今天花了数笔冤枉钱,睿亲王绝对还是有这个底气的。

  五号包间里。

  毕铮被这个价格吓得忍不住一哆嗦,眼光犹豫地看向了叶枫:“慕容大哥,咱们还加多少?”

  黑魔血晶,是叶枫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得到的,所以毕铮才不会去问他还加不加这种愚蠢的问题。

  但问题是该加多少,才会让睿亲王放弃竞争,这是个非常考验技术的活儿啊!

  叶枫冷冷的坐着,眸光中闪烁着淡淡的寒意,整个人就像是一块寒冰,过了两三秒却又突然笑了起来道:“你去说这个数字……”

  毕铮一听到数字,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但也不敢再耽误,急急忙忙走到了窗户边喊道:“一亿五千万!”

  满场寂静。

  没有人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一亿五千万的玄晶啊!

  哪怕是整个一楼大厅里上万富商的家底加起来,也不足这个数量吧?!

  五号包间里到底坐的是何方神圣?!

  简直是富可敌国啊!

  舞台上,鸢尾也因为这个价格,呆站了好半天,然后才迟疑着喊道:“一亿五千万……一次!”

  一号包间。

  咚!

  也不知道是谁被抽飞了的声音。

  “一亿五千万……两次!”

  鸢尾握着红色小锤的手心开始冒起一层薄汗,眼神直直得看着一号包间,朗声道:“一亿五千万……三次!”

  嘭!

  一锤定音!

  “恭喜慕容先生,获得压轴之作——黑魔血晶!”

  嚯!

  全场轰动!

  “大人物啊!绝对大人物!比睿亲王还要牛逼!”

  “赶紧去打听打听,到底是哪路霸主微服私访啊!!”

  “精彩!太精彩了!今年的拍卖真他娘的好看啊……”

  一号包间里。

  睿亲王的脸就像是被冻僵了似的,没有丝毫表情,但凑近了便可看到,他那紧咬的牙关,正在激烈得颤抖着。

  整个房间里,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得靠着墙,唯独那个肥头大耳的官员,趴在地上像个脱了壳的王八,爬都爬不起来。

  慕容白!!!

  睿亲王走到窗户边,看着五号包间的方向,眼神中闪烁的已经不是怒焰,而是浓烈的……杀机!

  今日的一切,本王一定要连本带利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