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96章 震慑的实力
  哦?

  叶枫眉梢一挑,气息瞬间有了变化,看着他沉声道:“如此说来,毕老是要领教一下本座的实力?”

  毕天均倒也面无惧色,正面对着叶枫冷哼一声:“还请慕容先生赐教!”

  唰!

  精芒骤然一闪,恐怖的威能瞬间爆发,令整个密室颤动起来,威震之声隆隆。

  站在大厅等候的毕家人,只听得突然传来的几声对招之声,紧接着便有那强悍的力量波动传了出来,围绕着密室四周的气息隐约分为两股势力,其一乃是毕家人都熟悉的毕天均传家绝学——灵威震天掌,每一道掌劲足以轰碎半山,令风云变色!

  但另外一股强绝无比的力量,却更让人心惊不已。

  那是……

  时如磅礴汪洋,时而却又好似飓风狂狼,即便连室外等候的毕家人,也被这威能震得面色骇然,心神狂跳。

  这股强绝之力,不到片刻便碾压了另外一股力量,隐隐动荡的余威甚至将整个主宅震得波动不止。

  大约半柱香之后,众人便看到毕天均在随侍的搀扶下,满脸冷汗,脸色微白得走了出来。

  “父亲,您这是……”毕柏青最先搀住了他,但立即收到了父亲一个制止的眼神,便什么话也没有再问。

  至于毕崇方也赶紧大步迎了上去,眼看叶枫气定神闲,连气息也丝毫不乱得走出便暴怒不止,啪的抬手指着他的鼻子呵斥道:“慕容白!你这个混蛋,竟然对我父亲不敬!”

  话音未落,只听得啪得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截住了所有的声音乃至呼吸。

  毕天均沉着脸,气得胸膛剧烈起伏,瞪着儿子的模样更像是瞪着什么仇人一般。

  “来人!将毕崇方与毕铎发配永安城,今生今世不得再回天龙本家!”

  毕天均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回荡,气势犹如巨浪呼啸而过,拍得所有侍卫仆人,还有那些叔伯众人彻底懵逼。

  但是,没有人动。

  全场就像是被诡异的力量给静止了,哪怕是穿堂而过的轻风也掀不动半片衣角。

  大伙都好像听不懂毕天均的话一般,目瞪口呆得看着他。

  这其中,甚至包括毕铮在内。

  连他也一脸惊愕得呆在原地,仿佛不敢相信,叶大哥就这么轻易征服了自己的爷爷。

  过了好一会儿,毕崇方才一脸惊惶得呢喃起来:“我听错了吧?父亲,你说要将我革除本宗?我一定是听错了,对吧?!”

  另一边,鼻青脸肿的毕铎更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踉踉跄跄爬了过来,泪涕横流:“爷爷,你不要赶我们走啊!永安城是龙腾最边缘的城镇,你把我们送去不是让我们去过生不如死的日子吗!”

  生不日死的日子?

  这话仿佛瞬间点醒了毕铮对于过去十多年的回忆,他的目光看向毕铎,毫无同情,只有恨!

  毕天均神情冷酷威严,抬手一挥便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我的命令听不懂了吗!逐出毕崇方毕铎二人,立即执行!”

  说罢,便看到他走向二子和曾经最疼爱的孙儿,抬起手掌,眼光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不忍。

  毕崇方反应过来父亲要做什么,惊恐得朝着后面连滚带爬退了几步,声嘶力竭叫喊起来:“不要!父亲,你不能废了我!父亲!我是你亲儿子啊!你怎么能任由一个外人做了毕家的主!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脑子懵懵的毕铎也明白过来,像个死狗似的爬到老爹身后躲着:“爷爷,饶了我们吧!饶了我们……”

  毕柏青带领着叔伯和其他亲戚站在旁侧,纵然心有疑惑,但却不敢再出言相劝。

  毕竟那个叫慕容白的冷面青年,实在是神秘难测。

  事到如今,奈何毕崇方和毕铎他们再心有不甘也无力挽回了。

  毕天均眼神一动,便有几个随侍冲了上来,死死按住毕崇方和毕铎。

  他再次走上前,掌心凝起一道光晕,瞬间嘭嘭两掌压了下去,从头顶封住了二人的气脉。

  如此,便再也用不得毕家的传家绝学。

  “拖出去吧!”毕天均虚手一挥,转过了身子不再看地上那两个身影。

  毕崇方和毕铎被封了气脉,形同废人,任由那些侍卫连拖带拽得朝门外走去。

  “父亲!你不能这样对我们啊!”

  “让我留下来!我是毕家的人,我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儿!”

  “慕容白!我不会放过你的!今日之辱!总有一天我要讨回来!”

  “爷爷!不要相信毕铮,他就是毕家的耻辱啊……”

  即便不见了他们的身影,还能听到叫喊的声音不绝于耳。

  毕天均眼看着门外空无一人的庭院,目光中终究缓缓闪过了一丝不忍,心里更是忍不住长叹。

  毕崇方和毕铎二人,根本就不了解慕容先生有多恐怖,他手中的力量和掌握的东西,恐怕已经超越了一支军队,乃至一个帝国!

  他身为毕家的家主,能为自己儿子和孙儿所做的,就是在慕容白彻底动怒之前,将他们驱逐出去,如此便可保下他们的两条命啊!

  可惜……

  他这份沉重的心情,只怕远去的二人,乃至毕家上下无人都能明白了。

  毕天均微阖双眼,再度睁开时已经神色如常,视线看向身后的叶枫,客气道:“慕容先生上座。”

  叶枫也没客气,略微点头便坐了下来。

  丫鬟端来了新沏的茶,毕天均从托盘里取了一盏,亲自奉到了叶枫面前:“毕家出了两个败类,得罪了慕容先生,仅以此茶代酒,聊表歉意。”

  歉意?!

  毕天均的举动,再度让毕家上下瞠目结舌。

  但还没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便听到一声滚滚朗笑从廊下传了进来。

  哈哈哈哈!

  “毕兄,这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让你如此大动肝火啊!我崇方贤侄就算是犯了错,那也不至于要发配到疾苦之地受尽磨难吧!”

  人未至,声先到。

  毕天均自然熟悉这声音,脸色陡然一变。

  来人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他傲然道:“今日也算给我龙某一个面子,且饶了他们这一回吧!”

  这……

  毕铮双眼一下子瞪直,不动声色得靠近叶枫身边耳语道:“此人乃是龙傲天的父亲,龙腾帝国第一将军,武道排行第三的高手——龙啸云!”

  龙啸云?!

  叶枫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冷冷一笑:来得还真是时候啊。

  只见那龙啸云步步生威,站在那大厅中央,浑身释放着强横的气息,犹如镇压全场一般,哪怕是毕家的家主,也不见得有多么放在眼中。

  他看起来比毕天均要年轻一些,身形伟岸魁梧,眸似虎豹,面目不怒自威,周身气息极为霸气凌厉,显然是久居高位的大人物,气势不凡,威猛十足。

  在龙啸云的身后,还跟着他的那个外强中干的草包儿子龙傲天,这货被叶枫一拳轰出宏天商行之后,立马就回去告状了。

  正巧今日龙啸云从朝堂下来闲来无事,一看儿子被踹成那熊样自然是要发难的,结果还没出门又听到下人禀报说是有人大闹毕家,闹事的还就正是欺负自己儿子的年轻人,当下便马不停蹄得赶了过来。

  结果,他们父子刚到了毕家门外,就看到了被护卫连拖带拽弄出来的毕崇方和毕铎。

  若是其他人倒也罢了,偏偏在这天龙城内龙啸云与毕天均的关系还算挺好,自然也就知道那毕崇方是他最为疼爱的儿子,毕铎更是被他寄予厚望悉心培养多年的孙儿。

  眼看着这俩都被赶了出来,还要被流放到永安城那种边陲之地受苦,他定然是要出来主持个公道的。

  毕家的顶梁柱,还有未来有可能继承毕家的孩子,怎么能被轻易赶出去,简直是胡闹!

  几个人在外面说了几句之后,便一起往毕家里面走,那些护卫只能任由着毕崇方他们被带回去,毕竟龙啸云这等人物,再借他们十条命也得罪不起啊。

  此时他们一行人站在了正厅里,以龙啸云为首,显然是要对那闹事之人兴师问罪了。

  龙啸云扫视了一圈,便认出唯一的生面孔叶枫,仔细打量了两眼却并未发现这个年轻人有何厉害之处。

  看起来……只不过是个中阶玄士罢了。

  莫不是用了什么手段才逼得毕天均就范?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便看向了毕天均问道:“毕兄,可是有何难处?不妨直接说出来,在这天龙城内难道还有你我二人不能解决的事……或是人?”

  一个人字,龙啸云的目光恰似有意无意,打量了一眼叶枫。

  就算这年轻人有非常手段,但他可是龙腾帝国排名前三的巅峰高手,何人敢在他面前放肆!

  可是,就算龙啸云把话说得如此直白了,整个大厅里的毕家人,好似都不敢开口说话,气氛很是尴尬。

  尤其毕天均更是皱着眉头,朝他传递了一个很极为无奈又复杂的眼神。

  好似在说……是你也不行啊!

  龙啸云顿时纳闷了。

  毕家那个废物小子到底是请来了一尊什么大佛?难道背后的势力能和帝国抗衡不成?

  眼看着龙啸云没了动作,在他身后借势的毕崇方和毕铎心急如焚,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有毕崇方偷偷挪了过来,耳语道:“龙将军,我调查过了,那小子就是秦唐的一个镖局少主,根本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知道到底用什么方法胁迫了我爹,才让他迫不得已把我们赶走的!”

  原来如此。

  龙啸天明白过来,便走上前了几步又问道:“毕兄,你无须担心,今日我即来此,必然会为你与毕家上下主持公道,绝不会让他国的无名小辈辱了我国贵胄世家的名声。”

  这……

  毕天均额头上生生被逼出了一层冷汗,心里已经恨不得将毕崇方那个添乱的蠢货当场抽飞!

  “龙将军,只怕是你误会了啊……”

  毕天均擦了擦汗,借着抬手的功夫又偷偷对这龙啸云使了个眼色,然后又道:“我们今日之事,乃是毕家的家事,此厅内也没有什么外人,真是麻烦龙将军跑这一趟了。”

  没有外人?!

  龙啸云心里微微一惊。

  那个叫慕容白的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能把毕天均吓成这样……

  在他身后的龙傲天更是吓得脸色一变。

  搞什么鬼?!

  毕铮带来的明明就是秦唐人,为何毕家家主把他看得那般重要,甚至隐隐有种感觉,毕天均好像十分尊敬那个叫慕容白的小辈!

  想了想,龙傲天还是有些不服气,啪啪两步走到前面来道:“爹,就算毕铎他们被驱逐,是毕家的事情,那还有我的呢!那小子竟然敢对我动手,显然根本没把咱们龙家和您这位大将军放在眼里啊!”

  就算毕家要息事宁人,他可是龙腾帝国大将军的儿子,对让自己丢了面子的人,岂能就这么算了!

  龙啸云脸色微微一沉,正要再说话,却突然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贤侄,今日慕容先生出手一事,我已经大致了解了,此时并非慕容先生一人之责,要不看在我的面子上将今日之事作罢了吧?”

  毕天均脸上略略闪过一丝严肃和不安。

  龙傲天自然不想答应,他们来算账的事情恐怕天龙城里已经传开了,这会儿要是就这么走了,简直是丢人一等啊!

  谁料,还没等他再咋呼什么出来,龙啸云已经摆了摆手,看着毕家家主道:“今日毕家有家务要处理,其他事情自然要放在一边,傲天的事情改日再谈,我们先告辞了!”

  说罢,便转过身准备离去。

  只是抬步之前,龙啸云的目光似是无意般深深看了一眼叶枫,意味难明。

  龙傲天发愣的瞬间,老爹已经率先出了门,头也不回走了,剩下他一个人哪还有什么气势,只能气急败坏得放话道:“哼!今日事出有因,但账还是要算的!慕容白你等着,我爹肯定不会放过你!”

  说着,他就要跟着追出去,但刚走了没两步龙傲天又转身看向了毕崇方和毕铎道:“走!去我们龙家待着,看谁还能把你们给赶出天龙城!”

  毕崇方父子俩对视了一眼,好似也把心一横,各自点了点头。

  “有龙将军替我们做主,我们便没什么可怕的!”毕崇方咬咬牙,根本不理会父亲的眼神暗示。

  毕铎更是仿佛找到了巨大的靠山,底气十足得瞪了叶枫一眼:“慕容白!你等着!今天这事儿还没完!”

  说完,两人便随着龙傲天一起离开了。

  ……

  待他们离去之后,毕天均便让其他人包括毕铮在内,都各自回房休息了,至于叶枫则被他邀请到自己的书房中。

  两人入座,毕天均沉沉得叹了口气,脸色很难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叶枫一脸漠然,淡淡一笑:“毕老如此识时务,果然是有一家之主的风范。”

  毕天均露出一抹苦笑,心里却简直像是打翻了五味罐。

  尼玛……

  密室对招的最后一刻,慕容白亮出的底牌简直可以瞬间灭了整个毕家,就算他心里再有什么想法,现在也不可能有动作,那是犯傻!

  叶枫冷眼一扫,便已经看穿了毕天均的心思,似是无意道:“本座奉劝一言,毕家主还是最好不要乱有动作,尤其是对于毕崇方和毕铎二人,更不要再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毕家只要有毕铮,以后一定能够飞黄腾达,比之今日成就更高,但若是毕家主棋差一招,这毕家百年根基只怕就将一朝尽毁了。”

  毕天均心头猛地一震,背后漫起一阵无比刺骨的寒意,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试探着问道:“慕容先生的实力,自然是能够让毕家生死一线,但即便如此,以您一人之力也无法与整个龙腾帝国抗衡吧?只怕到时毕家顺从了,但其他的力量……”

  呵。

  叶枫冷冷一笑:“毕家主多虑了,其他的力量本座还不放在眼中,你只需记得,三日之后,我必然有办法让毕家走上龙腾权贵世家的巅峰便可。”

  ……

  将军府。

  龙啸云刚一回来,便有两个侍卫分别呈交上关于毕铮和慕容白的全部资料,效率可谓十分迅速。

  两份资料,一份极为详尽,另一份却简略得只有几行字。

  详尽的那份,龙啸云并无多大兴趣,草草看了几眼毕铮在龙岭武库学习和考核的过程之后,便拿起了另一份资料。

  慕容白,秦唐人士,为家族经营的镖局采购灵材而来……

  身份简直像个谜。

  但也正是这个谜让龙啸云陷入了沉思。

  将军府派出去调查的眼线,还从未出现过无法调查对方身份背景的情况,这个慕容白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为何他会有胆量敢在天龙城闹事,而且还能将毕天均给镇压得抛子弃孙?

  这一切,太诡异了……

  一旁,带着毕崇方和毕铎回来的龙傲天,刚一进门便开始怒气汹汹得咋呼起来了。

  “爹!今日咱们将军府和毕家丢人的事情,已经在天龙城传开了,您可一定要给我和毕铎狠狠出口气才行啊,不然我们以后还怎么在城里混下……”

  “闭嘴!”

  还没等他嚷嚷完,便听到龙啸云一声怒喝,浑身散发着恐怖的冷气呵斥道:“就知道混!你除了在城里吃喝嫖赌,你还做了什么正经事了!若你有半分你哥的志气,也不至于今天被人打了毫无还手之力!”

  怎么……反过来骂我了?

  龙傲天傻愣在当场,半天回不过神来。

  毕崇方和毕铎这两个来做客的更是尴尬不已。

  但他们并不知道,真正让龙啸云动怒至此的原因。

  一个能够镇压毕家家主的人,又岂是随随便便可以动的,幸好今日他去毕家没有轻易出手,否则说不好真的有可能会引起祸端,甚至影响到整个天龙城的安危!

  龙啸云紧锁的眉头,没有半分要舒展的意思,一旁的毕崇方眼神一动,故意叹了口气道:“龙将军,我们毕家好歹也算是龙腾权贵势力的代表之一,如果真的被这么一个无名小卒镇压,对我们龙腾帝国来说也成了一桩笑话啊!”

  “可不是!毕家每天对朝廷的贡献可不小,要真的被那个慕容白夺走了家业,可是国家的损失!”毕铎也紧跟着道。

  龙啸云心里冷哼一声,眼光又扫了一眼桌案上的资料才道:“看样子,他们是冲着宏天商会三日后的拍卖会来的……”

  如此,倒也不错。

  “本将军已经收到了可靠的消息,三日后的拍卖会,那位殿下也会去参与,到时候我们便可以趁机制造机会,将那个慕容白赶出天龙城!”

  龙傲天一听便不乐意了,气哼哼道:“爹!光是赶出去怎么行!那个慕容白太嚣张……”

  “我让你说话了吗!今日之事还不够你长个教训的吗?滚回演武场训练去!”龙啸云一张脸沉得快要滴下墨来。

  龙傲天何曾被如此训斥过,满脸羞愤得一甩袖子冲了出去。

  毕崇方略微沉吟了片刻,又凑过来道:“龙将军,那慕容白怕是有些手段,若他就连那位殿下都不怕……”

  手段?

  难道还能通天了不成?!

  龙啸云冷哼一声:“他要是敢反抗,冒犯了那位殿下,便是得罪了整个龙腾帝国!!”

  ……

  一转眼,三天已过。

  这期间叶枫与毕铮一直住在毕府之中,享受得自然是贵宾级的待遇,上下一干人等连路过他们身边也得低着头小跑,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家里这尊佛给得罪了。

  拍卖会这一日大早,毕天均就亲自选派了一支护卫队,跟随在叶枫和毕铎身边。

  但他这位家主却找了个借口,没有与他们同去拍卖会,仿佛是想在家中等待拍卖会的结果。

  城内,因为今日这场轰动整个天龙城的拍卖会,变得热闹非凡。

  从天亮城门开启的那一刻起,城中到处都是来往的旅商,生面孔的数量都快要赶上本地人,可见这宏天商会的影响力之大,已经遍布五大帝国,甚至是一些异族部落之中。

  像叶枫他们这样想在拍卖会上获取珍稀材料的富商还有很多,他们为了在这一天能够在会场里有一席之地,可以说是削尖了脑袋,千方百计用尽。

  但真正能够有资格进入会场的,还是需要宏天商会对其实力的判定,权、钱缺一不可。百度一下“霸武神王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