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95章 区区御灵宗
  为了留够时间给毕铎回去通风报信,叶枫拉着毕铮特地去找了家酒楼,舒舒服服吃了顿午饭,然后才一起前往毕家。

  两人刚走到毕府所在的街道上,老远便看到那金漆巨匾之下乌泱泱一片人影。

  大阵仗啊。

  毕铮一眼扫去,本能似的微微怵了一下,然后连忙给叶枫介绍道:“站在人群正前方的那位,乃是毕铎的父亲毕崇方,他是我的二叔,与他并排的那个是家主毕天均的嫡子毕柏青,过几年他就会是下一任的毕家家主,在他们身后站着的都是家族里的叔伯,另外……毕铎身后那几个,都是府里执行专门执行家法的……”

  连执行家法的人都叫出来了,看来是打算在这大门口当众处罚毕铮,给他一个难堪了啊。

  叶枫心思一转,在距离门前还有几十米时停下了脚步,拍了拍毕铮的肩膀道:“去吧,勇敢站在他们面前,拿回你该拿回的一切,我在你身边,随时为你撑腰!”

  他有心帮助毕铮夺回丢失的尊严和自信,但该如何夺回,还是要毕铮自己去学会。

  毕铮看着他信任和崇拜的叶大哥,目光中的光芒微微一凝,似是将那些曾经刻在骨子里的懦弱和胆怯全部都彻底丢弃,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便昂首阔步得朝着毕家大门走去。

  今日毕家少爷毕铎在宏天商行里被人当垃圾似的扔出来的消息,这短短一个时辰已经传遍了大半个天龙城,有心凑个热闹的邻里街坊,甚至还有不少的势力财阀家的代表们,都聚集在这条街上,一看到毕铮出现之后,纷纷也都跟了上来,不一会儿工夫便将毕家大门前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少说也得有个千百人。

  他们眼看着毕铮一个人,脚步坚定得朝着门前走去,忍不住议论纷纷。

  “毕家这位怂包少爷,看来是要搞大事情了啊!”

  “听说本来离开天龙城了,突然又回来,说不得是找到靠山了。”

  “这个毕怂怂在府里就混得连下人都不如,出去了能找到什么靠山,肯定也就是什么三流镖局收留了他吧。”

  “不见得,你看今天跟在他身边的年轻人,看起来平平无奇,但一出手不就把龙少和毕铎少爷都给打了,说不得真藏着两把刷子。”

  站在门廊下的毕铎,听到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脸色更黑了,双眼像是凝了寒冰一般死死盯着停在不远处的叶枫。

  叶枫倒是毫无惧色,站在人群前面漫不经心得打量着毕家人。

  那个毕崇方,看起来四五十的年纪,头发灰白,眉宇刚毅,双目如刀,闪烁着凛冽之色,一袭黑色长袍透着十足的冷酷和严肃,身板比起儿子倒是要健硕不少,乃是一个高阶玄士的强者。

  在她身后站着的表兄弟们,也都是初中阶的玄境强者,另外再加上那位未来家主毕柏青和毕铎,今日站在这大门前的毕家,已经展现出了非常深厚的底蕴和强大的家族实力。

  要知道,偌大一个秦唐帝国举国上下总共也就二十个左右的玄境强者,但毕家这一家里随便组个队就已经能拎出来五六个玄境级高手,并且在天龙城里,如毕家这样的顶级世家不在少数,由此可以看出龙腾帝国的整体实力,果然要远胜于秦唐帝国很多。

  就在叶枫观察毕家实力的这片刻,毕铮已经啪的一声站定在众人面前,挺直了腰杆,目光如炬,直直得迎着众人看过来的视线。

  毕崇方斜睨一眼,浑身的寒意和威压如波涛涌起,瞬间镇住了全场,冷冷一喝:“跪下!”

  毕铮不动,脸色虽然泛起一抹苍白,但气势上却丝毫没有退让半分。

  “给我跪下!”毕崇方怒目一瞪。

  若是往常,毕铮这会儿只怕早已匍匐在地,哆哆嗦嗦畏惧得就像是一条软虫。

  但今日,他却依旧站得笔直,好像身体里潜藏着莫大的勇气和信念,直视着毕崇方问道:“为何要跪?”

  看热闹的群众顿时傻眼。

  毕怂怂长得怕不是本事,而是一颗找死的心吧!

  当真是把自己当毕家少爷了吗?!

  门廊下,毕崇方更是脸色铁青,气势如怒焰中烧,朗声呵斥:“你不敬兄长,借他人之手做出有辱兄长颜面之行,还跑到秦唐去当镖师,简直侮辱了毕家门楣,仅仅这两项重罪,难道还不足以让你跪下接受惩戒吗?”

  一旁,毕柏青讥笑一声,也冷冷问道:“毕铮,你还当自己是毕家人么?”

  这为首二人,是今日出现的毕家人中实力最强者,他们二人同时施压,阵阵压力,犹如排山倒海,在这街道上不断翻涌席卷,镇得人难以喘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毕铮扛不住那威压之力,要跪下求饶的时候,事情却出现了众人难以预料的一幕。

  只见毕铮暗自咬紧牙关,神情却异常坚定得望着毕崇方和毕柏青,艰难吐字道:“笑话!这些年来,我当自己是毕家人,但你们呢?你们之中有谁何曾将我视为毕家的少爷?若不是这些年来我隐忍屈辱,没日没夜得刻苦修炼,拿到了宝贵的天命猎赛名额,只怕到今天,我早已成了毕府里的一条狗!“

  “放肆!”毕崇方脸色如黑墨一般,呵斥声更是龙隆如滚雷。

  毕铮双手紧握成拳,感受着掌心里传来的痛感,语气更加坚定和清晰起来:“如此便是放肆了吗?这些年来在你们的眼里,还有爷爷的眼里,从来都只有毕铎一个人,而我在府里却连个下人都不如,这些年来我过的日子,遭受的白眼和侮辱,比起当镖师来简直要耻辱千百倍,这其中的桩桩件件,是要让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吗!”

  嚯!

  围观群众纷纷震惊了。

  虽然他们都知道毕铮在府里很是凄苦委屈,但没想到日子过得这么可怜,同样是毕家的子孙,这未免也有点太不公平了吧。

  门前,毕崇方何曾看到过这般能言善辩又硬骨头的毕铮,气得简直要跳脚,一声暴喝道:“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了!来人,给我把毕家这个不肖子孙给拿下!我要严惩!严惩!!”

  话音刚落,一个站在毕铎身后的高手走了出来。

  他的实力刚才叶枫已经观察过,是一个初阶玄士,应该是毕府之中等级较高的护卫。

  那护卫脚步沉沉,走到了毕铮的面前微一拱手,目光中却毫无尊敬之意,只有不屑和嘲讽,冷声道:“毕二少爷,得罪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毕铮却突然一个闪身脱开,直接对着他轰出一拳。

  轰!

  拳势迅猛,玄能凝为一道无比耀眼的青色光焰,犹如惊龙虎啸,直袭而去!

  对面那强者显然反应不及,勉强拍出一掌格挡,两道光耀轰然乍现,便见他踉跄倒退十几步,浑身气息宛如乱流暴溢。

  一拳,打退?!

  围观群众纷纷看呆了。

  不得了啊!

  这毕家二少爷去了躺武库,简直是脱胎换骨啊!

  一招之下,虽然被毕铮一拳打得狼狈倒退的护卫并不能算是溃败,顶多也就是略输一筹,但毕铮的战力却在这一瞬间被所有人看得清楚明白。

  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任人宰割却无力反抗的狗!

  毕铮目光唰的一闪,声势朗朗如滚雷,朝着毕家人大声道:“今日我便要让毕家人看清楚,毕家不仅仅有毕铎,还有我!更强的毕铮!”

  “反了你了!”毕铎眸光狠厉如刀。

  毕崇方更是怒不可遏,气焰滚滚翻腾,指挥道:“你们全部过去,给我拿下这个不肖子孙!”

  话音刚落,便有四位执行家法的护卫齐齐冲了出来。

  这四者的实力与先前那人不相上下,毕铮以一敌四绝不足以应对。

  但就在这个时候,又一幕令人惊愕得变化出现了!

  毕铮眼看四个护卫扑过来,竟然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圆形的金属球,那小球被他吧嗒一声扔在了地上,紧跟着便是白雾一闪……

  吼!!!

  怒吼惊天,整条街道颤抖起来。

  球中的火焰金猿宛如横空出世,一个暴起已经扑向了跑得最快的护卫,啪的一巴掌将他拍得倒飞出去。

  “什么歪瓜裂枣,也敢对我主人动手,俺老孙让你们长长记性!”

  火猿眸光中突然涌起一道火焰,精芒一扫,便如同火光迸射,吓得另外三个护卫落荒而逃,哪里还敢靠近半分。

  这货本就是中阶玄兽,虽然没有在叶枫的宠物系统里,成长不如金鹏和镇墓兽那般迅速,但精灵球的妙用也足够让它在这期间提升不少,如今它随便一出手,哪怕是一巴掌拍出去,也是中阶级的巅峰战力,要秒了那四个初阶玄士,就像是拍灰一样随意。

  有了火猿的助阵,毕铮气势更猛,一人一兽相互配合,一路扫荡朝着门廊下冲了过去。

  火猿负责扫荡开那些来拦路的护卫,毕铮则目光凶狠,直接冲向了哥哥毕铎!

  砰!

  一人挡道,滚!

  “你我是兄弟,小时候我见你却要跪拜行礼,这是何故!”

  轰!

  拳芒如焰!!

  “十几年来,我处处都得让着你,否则那些鞭子板子就得往我身上招呼,这是何故!!”

  嘭嘭!

  无可阻挡!!!

  “可就算我隐忍谦卑,却换不来毕家上下对我的半分尊重和关爱,你们,从来视我如狗!!!今日在宏天商行若非你羞辱在先,我们又怎么会动手,你却在长辈面前恶人先告状!现在,这一笔笔账我全部讨回来!!!”

  轰隆隆!

  在火猿的帮助下,毕铮仿佛狂化一般,热血沸腾,遇鬼杀鬼,遇神杀神,不管是谁只要敢拦他的路,绝对瞬间被轰飞出去,势无可挡!

  眼看他就要冲到毕铎面前!

  一旁,毕崇方心中大惊,更被毕铮如今的实力震撼,但他又岂会容忍毕铮有机会伤害到自己亲子!

  就在他凝起掌劲正要出手的瞬间,一道身影唰的一闪,犹如神出鬼没似的挡在了他的跟前。

  “别动!”叶枫冷冷瞥他一眼。

  毕崇方面如寒霜,一声暴喝:“你是什么东西,滚开!”

  叶枫根本不带正眼看他,嗤笑一声的瞬间,便挥手召唤出了镇墓兽。

  嚎!!

  这一声吼,更是惊天动地。

  然后众人就看到那庞然大物般的神兽,一爪子将毕崇方给拍在了地上,毫无反击之力。

  什么鬼?!

  那可是毕崇方啊!毕家排行榜上能够排进前几的高阶玄士!

  怎么像是个面团似的被压在地上起都起不来了?!

  围观的人,哪里能知道那庞然巨兽如今的实力,光是它刚才清嗓子的一声吼,就足够吓得巅峰宗师境界以下的强者心肝胆乱颤了。

  叶枫睥睨着地上像个蛆虫似的拼命扭动挣扎的身影冷冷一笑:“让你别动,就别动!镇墓兽的爪子挠出来的伤,可是一辈子都好不了的!”

  一句话,吓得毕崇方瞬间浑身一僵,犹如挺尸一般。

  另外一边。

  嘭嘭!

  巨响不断。

  彻底暴走的毕铮双目赤红,多年积攒的怒气更是化为熊熊怒焰将他彻底点燃,追着曾经踩在他头上的毕铎一同狂揍。

  这兄弟二人的实力在第一场小测时本就相差不多,再加上这些日子以来毕铮的苦修,如今只要没有其他人插手,以他的战力真的不必毕铎逊色半分!

  至于其他想要冲过去帮忙的护卫和毕家长辈,全部被火猿以一己之力挡住,妄图越雷池一步者,死!!

  全场实力最强的毕崇方更是狼狈,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简直有苦难言。

  毕家大门外,这犹如惊天大逆转的场面,简直让所有人惊掉了下巴,一个个眼珠子差点瞪爆了!

  毕二少爷实力提升也就罢了,居然还收服了一头那么牛逼的玄兽!

  有玄兽也就罢了,居然还尼玛带了个年轻人,有更加厉害的顶级玄兽!!

  谁敢惹!

  惹不起啊!

  就在这个时候,毕府里突然传出一道声音:“家主到!”

  全场乱哄哄的,根本无人反应过来。

  倒是叶枫,最先看到从门内走出来,气势汹汹,派头十足的毕家家主毕天均。

  他是毕铮和毕铎的爷爷,也是掌管整个毕府秩序,撑起整个门楣的主心骨,观看外貌,此人须发灰白,双目如炬,神情威严,额间几道皱纹犹如沟壑横生,看起来少说也有六十多岁了,但精神健朗,气息十分雄浑霸道。

  至于那位未来家主毕柏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父亲的身后,并未看向任何人。

  “够了!!”

  毕天均一声冷喝,那声音就像是将所有人罩在了钟鼎之下,轰隆声震耳发聩。

  所有的动作,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

  包括正在狂奔逃命的毕铎,也从惊惶不定的状态之中陡然转醒,眼光坚定得看向自己的爷爷。

  有他在,毕铮绝对死定了!

  但是,这门廊下满满一群人里,却有一个非毕家人,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喝令。

  因为他召唤来的镇墓兽,此刻还一爪子牢牢按在毕崇方的背上,一脸凶神恶煞得对着他呲牙咧嘴。

  “父亲……救我!”毕崇方被吓得不轻,就觉得那爪子按下来的力量,简直要将他的五脏六腑拍成稀泥似的,神情无比惊慌得看着父亲求救。

  谁料,毕天均却再度冷冷一喝:“闭嘴!”

  毕崇方哆嗦的嘴皮子立刻像是被冻住了似的,惊愕得不知所以。

  那位毕家家主看了看叶枫,又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孙儿毕铮,最后冷硬的视线还是回到了叶枫这边,对其客客气气得拱了拱手:“这位小兄弟,今日毕家之事让你见笑了,还请进来喝杯茶,有什么话坐下慢慢聊吧。”

  什么?!

  全场震惊。

  无论是毕家人,还是那些围观群众,全部被毕天均这句话吓得合不拢嘴巴。

  毕家家主啊,天龙城里即便是皇族贵胄,见到他也要礼让三分的大人物,何曾见到他对人如此客气,以礼相待的时候?

  更何况……

  还是一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的年轻人!

  猜测的声音在人群之中悄然传开。

  “那个冷面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物?难道家族背景与毕家不相上下吗?”

  “不知道,听说不是咱们龙腾人。”

  “不过他既然能够驾驭兽将级别的玄兽,就证明他实力不一般啊!”

  在这噪杂不绝的动静中,毕天均已经带领叶枫,还有毕家上下一干人等返回大门内。

  几个小厮模样的家奴很有眼力劲儿得迅速关上了沉重的红衫木大门,算是彻底终结了今日这一场闹剧。

  府内,亭台依山而建,流水潺潺,庭院中繁花似锦,长廊四通八达宛如迷宫一般,雕梁画栋的屋舍更是造型精美,尽显气派。

  毕家在天龙城乃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如此一见当真不掺杂半分虚言。

  跟随着毕家主心骨一路穿了三四个花园,叶枫他们才来到了正堂之内。

  毕天均先礼让叶枫坐在了右手边的首位上,然后才自己走到了正位坐下。

  待他入座,毕家上下一干人才敢各找各的位置。

  毕铮左右看了一眼,最终还是随着叶枫坐在她的旁边。

  毕崇方沉着脸,带着头发凌乱,脸上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毕铎坐在了左手边的位置上。

  至于毕柏青,早已带着众位叔伯站在了另外一侧,显然是要脱开着事件的中心圈当旁观者了。

  不过……

  家主主持公道,胳膊肘总不会往外拐了去吧?

  毕崇方深知这一点,目光阴狠,就等着看毕铮和那个叫慕容白的年轻人怎么个死法!

  谁知,毕天均根本没有先审问叶枫的意思,而是沉吟了几秒之后,眼光复杂得看向了毕铮问道:“铮儿,你到底想做要什么?”

  今日这一出,外人看的是场热闹,但毕天均很清楚,这个长期受到不公待遇的孙儿,只怕是要在毕家里崛起了。

  毕铮听到爷爷的问话,下意识看了一眼叶枫,对方回了个安定的眼神,他便好似又鼓足了勇气,挺胸抬头道:“爷爷,今日我回来,只为两件事!其一,天龙城内要开设一家秦唐帝国松林镖局的分局,由我来当着分局的总镖头,毕家必须全力支持!”

  毕天均沉思叫,微一颔首:“准了。”

  毕铮气势不减,目光嗖的一下扫向毕崇方和毕铎,朗声道:“其二,让毕崇方一脉滚出本宗,发配去分家!”

  什么?!

  砰!

  毕崇方拍案而起,怒火顿时蹭的一下冒了起来。

  但他的怒骂还没从嗓子眼里滚出来,却被一个更威严的声音给呵斥了。

  “坐下!”毕天均冷眼看着儿子。

  毕崇方瞪直眼睛,不可思议得看着他:“父亲……”

  “闭嘴!我让你坐下!”毕天均一掌猛地拍向桌案,只听得咔嚓一声,那千年紫檀木雕刻的案几出现了几道裂纹。

  毕崇方从未见过父亲动怒如此,更何况是对着自己发怒,当下便悻悻然坐了回去,只不过那阴沉沉的眸光更加冷森了几分。

  一旁,从小备受宠爱的毕铎,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低着眉眼只字不语。

  正位上,毕天均目光深沉得看了一眼毕铮,最后好似已经有了什么决定,将视线转向了叶枫:“慕容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叶枫点点头,长身而起,随着他一起走到了后厅的密室之中。

  这间密室虽然空间不大,但以往都是用来招待龙腾皇族贵客,也算是给了叶枫十足的面子,两人各自坐下后,便有丫鬟送来茶点。

  毕天均遣散了所有随侍的下人,又嘱咐任何人不得靠近密室之后,才眼光疑惑得看向叶枫问道:“不知慕容先生,可是在御灵宗有任何职务?”

  他这话,虽然是试探,但叶枫当下便已明白。

  这货是把他当成御灵宗长老级别的人物了,也难怪会如此以礼相待。

  不过,叶枫还是不动声色得问道:“毕老何出此言?”

  毕天均淡淡一笑:“能够驾驭兽将级别的玄兽,若非御灵宗长老以上级别的强者,是无法办到的,更何况先生您带着我孙儿毕铮在天子脚下的天龙城闹事,若非是毕铮在暗中得到了御灵宗的支持,只怕也没有这份胆量。”

  若不是御灵宗的支持,毕铮只怕连家门都不敢回,更别说跟毕崇方他们顶嘴对仗了!

  叶枫明白了他的意思,冷笑道:“区区一个御灵宗,还不在本座的眼里,今日我带他来毕家,只不过是与毕铮有缘,有心相助,若毕老识相,应该知道要如何安排吧?”

  毕天均脸色顿时一变,正要发怒却强制似的压了下来,眼光犹豫得闪烁了几下才嗓音森寒得道:“就凭慕容先生的一句话,还不足以让我毕家屈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