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93章 拍卖会
  大约走了小半条街,叶芷阳手里已经多出来好几个小玩意儿,有女儿家的头钗,绢帕等等,都是叶枫亲自为她挑选的。

  虽然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见面,但时间和距离好像并不能冲淡两人之间的情谊,反而因为这段日子的分别变得更为亲密了不少。

  不过……

  叶枫看着芷阳姐,虽然依旧笑得开心灿烂,但总觉得她好像藏着心事。

  想了想,他便找了个借口问道:“芷阳姐,最近可是有什么人找镖局不痛快了?”

  叶芷阳微微一愣,旋即笑着摇摇头:“没有,两家镖局发展都很好,陈仓分局今年还新接了好些大单,利润很丰厚。”

  “那你……”叶枫也不再绕弯子,意有所指得看着她。

  叶芷阳眨了眨眼,娇笑一声道:“我?我只不过是担心,不知你在龙岭武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选择放弃……”

  叶枫恍然,挤了挤眼调笑道:“那还不是因为……舍不得芷阳姐你嘛!”

  “油嘴滑舌!”

  叶芷阳掩嘴一笑,脸颊上散发着淡淡的粉晕,看起来娇嫩如三月桃花一般。

  但叶枫却没有发觉,在她那如水光般闪烁的眸底,却隐隐藏着一丝愁绪。

  两人嬉笑了一会儿,叶芷阳又问道:“咱们现在要去做什么?”

  叶枫扫了一眼四周回答道:“去京城最大的商号采购灵材。”

  两人正要携手离去,却突然出现了几个人拦住了他们。

  为首一人,便是当日叶枫送镖入城时,那个阴阳怪气的内务总管安德海。

  “叶公子,请留步!”安德海似笑非笑得看着他们。

  当初那一巴掌的仇,他到今天还记忆犹新,但今日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自然不能为了一己私欲把差事给办砸了,所以即便看到叶枫这张讨厌的嘴脸,安德海还是选择笑脸相待。

  可惜,叶枫却没有什么任务,更不屑于对着他这种娘炮有任何表情!

  “好狗不挡路!”

  叶枫拉着叶芷阳,绕开了他们就要往前走。

  安德海脸色瞬间一冷,声音提高道:“叶公子,本官可是领了大皇子之命,邀你一叙,难道叶公子如今有了几分名声,连大皇子便也不放在眼里了吗?”

  李元朝?

  叶枫皱了皱眉,与叶芷阳对视一眼。

  虽然他现在实力暴涨,但是这里毕竟是秦唐皇都,李元朝的面子多少要给些。

  叶枫转过身冷眼看着安德海:“走吧。”

  安德海冷哼一声,却也不敢耽搁,带领几个手下为叶枫引路。

  一行人来到了城西一处位置隐秘的内院。

  这院落并不大,两进两出,装潢简单却别有意境,假山池畔装点着庭院,看起来颇为清雅低调,并非皇子之风范,却有几分大隐隐于市的意味。

  安德海一路带领叶枫和叶芷阳走到了正厅门前,禀报了一声,便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让他们进来吧。”

  叶枫抬步,正要进去,却听到安德海阴恻恻喃喃了一句:“呵呵,叶公子,你这可是要走大运了,可就不知是否有福消受啊!”

  说着,便转过身踩着小碎步走远了。

  叶枫心思暗暗一动,面上若无其事得继续带着叶芷阳进了大厅。

  屋子里,除了大皇子李元朝与护国将军尉迟雄,还有一个眉目粗犷,脸廓冷硬,身形英伟,威猛霸气的玄师强者正各自坐在位置上。

  叶枫虽然从未见过那个玄师强者,但也曾听三皇子阵营里的几位大人描述过,在李元朝的身边有一个非常有名的高手,年约四十,玄师境界,并非朝廷官员,但却在大皇子身边有很高的地位,算是其心腹之一,名为周靖。

  此人,想来便是那位心腹了。

  进了屋子,叶枫也不行礼,只是冷冷往那一站,

  “有什么事,说吧。”

  卧槽?

  屋子里面三个人眼皮子都是一跳。

  李元朝与那位周靖脸色明显黑了下来,而今天本来是想撮合双方的尉迟雄更是一头黑线,还未等他说话,那周靖就已经怒喝起来:

  “只不过是个初级玄士,大皇子殿下愿亲自见你,已经是优待,你居然摆起架子来了,当真不知自己是何身份了是吗!”

  “我想你搞错了。”

  叶枫眉梢一扬,扫了一眼怒气冲冲的周靖,却是转脸看向了李元朝:“李元朝,我来见你并不是因为你是什么皇子,不过是有句话想要告诉你知道……不过看来你这德性并不值得我叶枫的这句话,罢了,告辞。”

  我的天!

  这番话咣的一下砸了出来,这回连尉迟雄都愣了。

  叶枫这是要疯啊。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

  李元朝,当朝第一皇子,甚至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秦唐国君,一语杀伐,生灵涂炭的雄图霸主,竟然被叶枫这般藐视了?

  这小子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吧。

  “芷阳姐,我们走。”

  而叶枫,更是直接无视了在场三人那惊讶的目光,转身就走。

  说罢,他便与叶芷阳对视了一眼,准备离开这里。

  而这时,一道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响起:“站住!”

  李元朝俾倪着他们,神情冰冷得像是浮起了一层寒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叶枫,本皇子可以恕你方才那番话的无礼之罪,之前你在元民身边我与你之间有些过节,这些都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能够投入我的麾下,我保你叶氏一族未来在秦唐的百年荣华!!”

  要说这李元朝当真有几分明主味道,面对如此桀骜的叶枫,还能够礼贤下士,但他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他不该的话的最后暗暗的将叶枫家人牵涉进来作为要挟叶枫的筹码,这——是叶枫的命门死穴。

  唰。

  叶枫站住了脚步,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李元朝,缓缓的开口,每个字都异常的沉重:“李元朝,想要我为你效力?你不配!!”

  一旁,尉迟雄眼皮子乱抖,连忙劝道:“叶枫,你再好好考虑清楚,此等机会并非常人能遇,切莫轻率!”

  能够让这位护国大将军出言相劝,足见叶枫在万魂棺一役的表现,有多么让尉迟雄印象深刻。

  但可惜……

  阵营不同,便如道不同,不相为谋!

  另一边的周靖已是忍无可忍,声威赫赫而起,沉声一喝:“叶枫!不识时务,当真欠了教训!”

  话音未落,便已经挥出一掌,朝着叶枫直冲而来。

  恐怖的掌劲,犹如一道闷雷从天而降,势力迅猛强绝,威压如山,即便叶枫如今的实力,也只感觉身心一阵沉重,根本无从可避!

  “小心!”

  叶芷阳反应过来,手指凝起一道紫色的罡气,宛如剑光一般,瞬间劈开了那道汹涌而来的掌劲。

  但此时的她即便全力出手,也只不过是高阶玄士的战力,又岂是玄师级强者周靖的对手。

  这道剑光,虽然挡住了大半势力,但还是让挡在叶枫面前的身影踉跄后退了几步,吃了暗亏。

  “芷阳姐,你怎么样?”叶枫半是惊讶半是担心得看着她。

  叶芷阳脸色有些苍白得摇了摇头:“没事的。”

  叶枫没有想到,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叶芷阳的进步会如此神速,甚至超过了有系统加持的自己,已经拥有高阶玄士的战力。

  而且她在那千钧一瞬的反应,竟然比自己更快,这未免也进步的太快了。

  对面,李元朝并未阻拦周靖的出手,现在更没有要责备他的意思,眼梢微微一挑,两人便似是交流了一番,意味分明。

  周靖冷冷一哼,一脸鄙夷道:“我还当是个什么天骄,竟然沦落到要靠一个女人保护,也难怪会被武库除名,当真把我们秦唐的脸都给丢尽了!”

  叶枫将叶芷阳小心扶稳站好,往前走了两步,挡在她的身前,脸色沉如黑墨,浑身气势翻涌而起,气场骤然变得恐怖凛冽。

  “区区一个初阶玄师,到底是哪里来的狗眼看人低的勇气?”

  话音未落,叶枫直接扔出了一颗精灵球。

  咔嚓!

  白雾一闪。

  吼!!!

  强横霸道的兽威,随着这波涛飓浪般的吼声震慑全场!

  身躯庞大的镇墓兽,从白雾之中凭空出现,獠牙如钢刀,闪烁着无比可怖的寒光,双眸紧盯着周靖的方向,眸色中闪烁的满是无比凶残与嗜血的光芒,就像是盯着可口的猎物。

  玄兽中的兽将,堪比人类玄师的恐怖存在?

  一股可怕的寒意,从李元朝和周靖的身后冒起。

  镇墓兽一出,那可怕的威压便如潮似海般的席卷出来,不仅仅是周靖觉得压力山大,甚至连背后的李元朝与尉迟雄都觉得仿佛难以呼吸。

  尤其是李元朝,他仅仅只有玄士境界修为,此刻被那可怕的玄兽一瞪,顿时快要吐血。

  “叶枫,住手!!”

  尉迟雄与周靖两人死死的护在了李元朝面前,镇墓兽的等级比他们两人还要高出一级,就算不能镇压,也足以让他们狼狈应对。

  “这里是长安城,你万不可动皇子殿下分毫!!”尉迟雄奋力怒吼,真的怕李元朝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整个秦唐帝国都不会放过叶氏一家了。

  哼!

  终于,叶枫一声冷哼,命令镇墓兽收起了威压。

  对面三人方才长出了一口气,缓过劲来,但他们再次看向叶枫的目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之前的叶枫就算是龙岭武库的明星学员,充其量也不过只是个玄士,但现在叶枫拥有了一头玄师级的灵兽,战力足以排进整个秦唐的前十,就算是皇帝陛下见到叶枫也得礼敬三分。

  而如果让他们知道,叶枫的万魂棺里还有十二尊同样可怕的玄师境界骷髅将军,只怕李元朝再狂傲也得跪下认栽。

  所以,此刻叶枫看李元朝,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敬畏,只是不想被逼出底牌罢了,言语中的冷酷,如万年寒川,直压了过去:

  “李元朝,今天到此为止,但我要让你记住……我叶枫做人,向来是你不犯我,我不动你,但若你再犯我,我就让你皇子都没得做,后会无期!”

  一语过后,叶枫收回镇墓兽,挽着叶芷阳转身,头也不回得大步离去。

  屋子里,因为他们的离去,尤其是镇墓兽的消失,所有镇压的气势突然被抽离似的消散。

  李元朝暗自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恢复镇定,眼睛瞪着空荡荡的门外,仿佛有怒火正从胸腔中咆哮而出。

  “来人!!给我准备,我要进宫向父皇禀告一切!!”

  “皇子殿下,不可再与叶枫冲突!”旁边尉迟雄没想到李元朝如此刚烈,竟然还不肯服软,连忙劝告。

  “闭嘴!!”李元朝猛地看向尉迟雄:“尉迟雄,你怕是在龙岭里面被吓破胆了吧,区区一个叶枫,就算他有兽将级的玄兽保护,难道就能凌驾于我李氏皇族头上了吗?他今天的话,别足以让他,还有他们叶家死上十次不止!!周靖,随我入宫!!”

  是!

  旁边周靖一拱手,护卫李元朝大步流星的去了。

  剩下尉迟雄愣在了原地,沉默了许久之后,方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唉……

  李元朝一世英雄,难道,竟是要栽在这个叶枫的手中么……

  那小子如今的实力,便是连他也完全无法看透了啊!!

  ……

  从别苑里出来,叶芷阳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而且,叶枫明显的感觉到方才的一幕并没有让叶芷阳感到吃惊,仿佛她的眼界格局也已经大大提升,并不会为一个秦唐皇子而感到惊惧,甚至出门之后她连提都没有提方才的事情,眼中只有对叶枫欣赏与依恋。

  看来,这一年里,芷阳姐的身上同样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啊……

  “芷阳姐。”想到这里,叶枫念头一动,呼唤道。

  “恩?怎么了?”

  “我觉得是时候现要在京城中开设分局了。”

  “哦?”叶芷阳微微颔首,似在思索:“叶枫,你是打算要正面与那个大皇子对决了吗?京城镖局一开,只怕李元朝的势力会毫不留情的发起攻击……”

  叶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大皇子?我说了,他根本不配威胁咱们镖局,他要是真的敢再来犯贱,我便让他的皇子彻底没得做!”

  “叶枫,你……是不是还藏了什么底牌?”叶芷阳眨了眨眼,冰雪聪明,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叶枫的底气十足。

  “嘿嘿,等时机成熟了自然会告诉芷阳姐你……只是过些日子可能会有高手加入咱们镖局,实力足了,京城分局自然是可以开了,咱们的镖队要走出秦唐,踏遍天风大陆,到时我便与你一起,看遍这世间美景,岂不快哉,哈哈!”

  “叶枫,你说的可是真的?”叶芷阳欢喜的看着叶枫,眼神中透出无限的期待。

  “当然是真的!”叶枫大手一挥,豪情万丈。

  如今的他,纵横龙岭五国没有半点问题。

  “恩!好,我这就回去筹办!”叶芷阳兴奋的握了握小拳头,答应了叶枫。

  同时,在她的心中却是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叶枫……

  希望你口中的日子,早些到来才好啊,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呢……

  ……

  镇压了李元朝之后,两人回到坊市,继续前往专卖灵材的商行,但走了好几家,也没有找到叶枫需要的那三样神材。

  叶枫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这三样东西可是连御灵宗都舍不得拿出来交换的宝物,外面的商行没有售卖也是正常的。

  “这位客人,虽然我们店里没有您需要的材料,但您也无须担心。”

  长安最大一家商行的掌柜笑着介绍道:“三月之后,龙腾帝国首都有天下第一商会【宏天商行】主持的拍卖会,他们家可是五大帝国之中资源最为丰厚,实力最强的商行,天风大陆上有的东西,无论多么珍惜稀罕,都能在他家的拍卖会上买到。”

  拍卖会?

  叶枫顿时来了兴趣。

  若真的能在拍卖会上买下这三件灵材,那三个月后他的黑殇魔刀便能大功告成了!

  现在无论是六道轮回斩,还是万魂棺都属于非关键时刻不能动用的底牌,轻易不能示人,更无法在战斗中光明正大得使用。

  所以叶枫现在面对同等级乃至更高实力的对手,主要战力还是依靠高阶玄兽金鹏、兽将级别的镇墓兽。

  至于他自己在满级不动明王斩爆发的情况下,只有中阶玄士的战力,这在许多时候并不方便,总不能动不动就掏灵兽出来黑呼人不是。

  所以,炼成黑殇魔刀乃是他提升基础战力的重要部分,一旦魔刀练成,配合神鹏第三转,便足以让他力战高阶玄士。

  看来三个月后,他必须要去一趟龙腾帝国了!

  至于眼下这三个月的时间,除了修炼之外,就用来筹备京城镖局吧!

  ……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转眼三个月已过。

  这期间最为轰动整个天风大陆的事情,当数龙岭武库的毕业大典。

  身在秦唐京城忙着筹备新镖局的叶枫,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小伙伴们传来的消息。

  御灵一科的同伴之中,唯有纪繁星选择正是加入御灵宗,以优异的成绩直接晋升为内门的精英弟子。

  毕铮与谢麒二人并未选择宗门,在大典结束后便赶往秦唐,去履行与叶枫签下的五年镖师之约。

  有了他二人的加入,京城的松林镖局算是增加了两员大将,自然让叶家上下开心不已。

  而这天,日落西山,赤霞漫天的时刻,叶枫却是正好赶在城门关闭前到达国都天龙城。

  这是一座比秦唐京城更为宏伟巍然的古城,宽阔的主道足足可容纳四五辆马车并列而行,天色未暗各个商区的街边灯火已是通明,酒肆茶楼林立,各种建筑在红烛高灯照耀下尽显气派,南来北往的商客穿梭在各个店铺街道间,欢歌笑语唱响不绝,一片繁华之景。

  叶枫来到天风大陆,还是头一次领略如此雄伟壮丽的城景,心中对于龙腾帝国的实力不免生出了几分好奇。

  “我说,小毕铮,你们龙腾的都城可比秦唐要气派多了啊!”

  这次出行,叶枫只带了毕铮一人陪同,毕竟他对于龙腾帝国不熟,带一个在天龙城土生土长的活地图在身边会方便许多。

  毕铮憨憨一笑,随手指着一个酒馆道:“叶……慕容大哥,这家店的贵妃醉鸡乃是城中一绝,你且先四处逛逛,一会儿我们就在这吃饭喝酒。”

  叶枫睨他一眼:“这一路走了七天了,你什么时候能忘了我之前的名字,记住,我最后提醒你一次,我现在叫慕容白,不叫叶枫,更不叫叶慕容!”

  为了方便在龙腾帝国通行,减少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叶枫特地易容改名,现在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个文气书生,一袭月白长衫,身形消瘦,五官平平无奇,气势隐而不露。

  “好,好的,慕容大哥!我肯定不会再叫错了!”毕铮有些不好意思得挠挠头。

  叶枫晃了晃手里的折扇,感叹道:“若不是听你偶然提起,我还真是不知道你也是龙腾人,更不知道这天龙城的毕家乃是一方豪门。”

  听到这番话,毕铮略显失落得低下头道:“龙腾帝国被选拔出来的学员,一个比一个优秀,更有龙踏天那样的青年天骄,我……我的实力太差,在家族里的地位也很卑微,临出门前长辈们再三嘱咐让我不要轻易自报家门,更别主动告诉大家我是龙腾人……”

  叶枫眼神一动,笑容淡淡道:“没事儿,现在经过武库的修炼,你在家族里的地位肯定要有很大的变化了!”

  毕铮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去秦唐之前回了趟家,长辈们对我的关注的确比以前多了些,但听说了我要去秦唐当镖师,纷纷又不理我了……”

  说到此处,毕铮又突然想起来似的,眼睛定定得看着慕容白:“不过,慕容大哥你放心,毕家在整个龙腾颇具威名,现任家主毕天均乃是玄师高手,龙腾十大高手之一,若你在天龙城有任何困难,我一定会尽全力请求家族长辈们相助的!”

  这孩子……

  叶枫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