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85章 军令状
  三日后。

  龙岭西南面的一处营地。

  成百上千个临时搭建的营帐,几乎占据了河道两侧的所有空地,五大帝国派来的军士身披战甲,手握寒光冽冽的兵刃正在临时开辟的校场列队操练,三宗的弟子分区域值守在营地外围,将这营地守卫得如铜城铁壁一般。

  叶枫在阿彩和阿毛的带领下,顺畅无阻得穿过一道道关卡,走到最后一道闸门前,便看到了好久不见的老相识们。

  “叶大哥?!”

  最先看到叶枫的是小呆瓜毕铮,惊呼一声便冲了过来:“叶大哥,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眼花了!”

  几个月不见,这家伙的体格好像又变壮实了不少,身板挺得直直的,不过一看到叶枫,激动得还是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

  叶枫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道:“这几个月进步不错啊。”

  通玄之后,毕铮就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精进速度明显也提升了上来。

  毕铮憨憨一笑,不好意思得挠了挠头:“叶大哥,其实教习也没怎么教我,可能是看我天赋太差了吧,大多数的时间,我还是在偷偷练习你送给我的那几部功法……”

  叶枫嗯了一声,正要再说话,便看到其他几个人也快步走了过来。

  “叶哥!”当先一声滚雷似的呼唤,必属大块头谢麒。

  这家伙几个月不见,身量足足涨了一倍,远看就像个巨猿似的,每走一步脚下的地都要跟着震三震。

  在他旁边并排走来的是纪繁星,他倒不会对着叶枫叫哥啊哥的,不过自从御灵十八号小院里相处的那段日子,他要对叶枫没个几分感激和敬意那也不可能。

  “叶枫,你终于来了。”纪繁星笑着打招呼。

  终于?!

  其他人微微一愣,就看到谢麒大剌剌问道:“你咋知道我叶哥一定会来?”

  纪繁星笑而不语。

  他可是秦唐帝国里的人,对于叶枫的本领自然知道的比他们多,眼下三宗五国遇上的难题,龙岭武库里若说有人能替他们解决,绝对只有叶枫一人。

  正说着话,另外两个秦唐帝国的高手也赶了过来。

  叶枫看到他们,非常自然得打起了招呼:“金毛猩猩,冷冰棍,好久不见哈!”

  对于他们两个不同科系的学员,叶枫才真的是近一年未见了。

  不过……

  这二人精进不少啊!

  叶枫已经看出,他们俩比一年前小测的时候,各自有了很大的境界提升,看来真武和万刃两科是把他们当作重点苗子培养了。

  “叶枫,你可有把握?”尉迟天德疑惑地问道。

  冷莫是非常了解叶枫寻路追踪的本事的,但心里也还是有些担心,板着脸叮嘱道:“不要逞强,听说这次三宗五国的代表都很看重这件事,若你没有让他们满意,只怕日子更不好过。”

  叶枫坐了一年冷板凳的事情,冷莫和尉迟天德早已听说。

  无奈并非同一科系,他们根本帮不上忙。

  叶枫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还有那些隐隐透漏着关心的话语,淡定一笑:“不管什么情况,我先去看看再说吧。”

  说完话,其他人都要去岗位上值守,阿彩继续带着叶枫进入营地内部。

  ……

  营帐之中。

  三宗的护法长老,五大帝国的代表们正围在沙盘前争论不休。

  “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寻路高手!我们将军事兵分几路,日夜不停得搜索这方圆百里,难道还怕找不到大墓入口吗!”

  “我看也是!寻路不寻路的根本不重要!只需多搜查几遍!”

  “可是咱们来这也有些时日了吧,且不说大墓的结界都没找到,更别说是那镇墓兽……连根毛也没见过啊!”

  “方长老!你说的御灵宗那位学员到底来了没有!他到底有没有寻路追踪的能耐!”

  唰唰接连几道目光,齐齐看向了站在沙盘左侧的白胡子长老。

  他讪讪一笑,正要说话,突然眼角余光瞥见了站在门外等候的阿彩和她身后的人,眼光顿时一喜,赶紧招了招手:“你们快过来!”

  阿彩和叶枫对视了一眼,便带着他一起走过去。

  叶枫一眼扫去,当先便看到一个穿着紫金铠甲,形貌与尉迟天德有几分相似的将军。

  他看起来已逾不惑之年,身材如山岳般魁梧,双目炯炯,脸廓方正,两道剑眉黑如墨染,气息如山如渊,如一方雄峙,浑身散发着强势而霸道的威压,实力境界乃是初阶玄师。

  秦唐帝国的代表,果然是护国大将军尉迟雄啊。

  在他旁边站着的,还有其他几个帝国的将军,实力几乎也在巅峰玄士和玄师境上下,皆是气势强悍,威能雄浑。

  尤其是站在尉迟雄对面那位身着龙腾帝国服饰的高手,身量修长,黑发束冠,剑眉入鬓,双眸中精芒汇聚,目力如刀,虽然穿着官服却并非军队中人,实力比起尉迟雄还要更高一级。

  远远看过去便能感受到他散发的凛凛气势,滚滚如浪,如此高手,未战之下便足以镇压普通的玄士强者。

  待叶枫与阿彩二人走到他们面前,叶枫便看到了站在方长老旁边的莫云。

  他居然也来了?

  也对,此等轰动天风大陆的异象,怎么会不惊动这个恶魔。

  叶枫见其一脸冷笑,却并未当众打压他,便知道今日这场子还轮不到他来做主。

  “拜见方长老。”阿彩和叶枫拱手行礼。

  方长老,年近古稀,形貌清癯,身躯笔直如剑,两道银丝长须垂于胸前,一身银袍衬得他仙风道骨,气韵不凡。

  他虚手一抬,眼光打量了几眼叶枫,便问向阿彩:“此人便是叶枫?”

  “回长老,正是叶枫。”阿彩恭恭敬敬回道。

  “哼!我当是何等人物,原来是区区一个毛孩子!”

  “御灵宗几位长老都找不到的镇墓兽,他能有何能耐?”

  “我看还是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吧!”

  几个邻国的将军语气不屑得议论起来。

  叶枫无视他们的声音,拱手问道:“方长老,能否将大墓的情况告知?”

  方长老原本也就是实在没了办法,才会听取阿彩的主意,将叶枫给召唤过来。

  眼下被极为帝国代表们奚落,一时有些下不来台,正一脸尴尬着,突然听到了尉迟雄的声音朗朗传来。

  “此墓于十日前出世,但被设置了很高明的结界,除非用钥匙打开结界之眼,否则没有办法确定大墓的真正方位。”

  尉迟雄虽然面无表情,但他算五大帝国中唯一没有对叶枫冷嘲热讽的代表,有了他开这个头,方长老才暗自松了口气,继续介绍起来。

  “大墓有超过百年的历史,荒废已久,唯独一头镇墓兽守护,那开启结界之眼的钥匙便在它的体内。”

  叶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镇墓兽现在在何处?”

  方长老继续道:“几日前,镇墓兽被三大宗门派出的高手合力击败,重伤之下遁逃不见,我们在这方圆百里内利用御灵秘法连续搜寻多日,却未见其丝毫踪迹。”

  “此兽极善隐匿神通,秘法对其无效。”尉迟雄将军补充道。

  方长老叹息一声,眼光狐疑得看着叶枫道:“你寻路追踪的本领,我曾听阿彩提起过,是她举荐的你,若你真的能替我们找到镇墓兽,助我们夺回结界之眼的钥匙,算得上大功一件,我会如实回禀宗内,对你重重有赏!”

  叶枫沉吟片刻,便道:“可以,我接下这个任务。”

  这么干脆?!

  这傻小子怕是疯了吧?

  其他两宗的长老和五大帝国的代表高手们还没说话,便听到莫云一声冷笑:“如此重要的事情,怎能指望给一个武库还没毕业的学员?方长老,你的决定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一旁,御灵宗的几个精英弟子也站出来附和。

  “正是!那寻路追踪的本事到底是真是假尚且不知,怎么能将如此重任交给他!”

  “若是找不到那镇墓兽,岂不是白白耽误大家时间!”

  “不但耽误时间,还让我们御灵宗颜面尽失,这罪责他怎能承担得起!”

  另一边,真武和万刃两大护法的长老也拂须冷笑起来。

  “你们御灵宗当真再无能者?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便弄得你们自己宗内内讧起来,真是惹人笑话!”

  “我实在看不出来这小子有什么独特名堂,正如你们的弟子所说,他到底有没有寻路追踪的本事,还尚未可知!”

  整个中心营帐里,充斥着质疑和不屑的嘲讽。

  方长老在御灵宗地位一向崇高,何曾被人当着面这样连敲带打得羞辱过,脸色当即变得难看起来。

  阿彩心中焦急,暗自伸手拽了拽叶枫的袖子,希望他开口证明自己。

  至于那位尉迟雄将军,更是目光紧盯着叶枫,神色严肃而冷酷。

  先前化解叶枫与方长老的尴尬,只不过是不希望叶枫给秦唐帝国丢脸,但若他真的没这个本事还要打肿脸充胖子,他一定不会给叶枫这个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眉眼低垂的叶枫眸光里骤然闪过的一道精芒。

  唰!

  他突然抬起头,眼光如炬,神情坚定,看着所有人道:“请给我三天时间,我必定会找到镇墓兽!”

  什么?

  三天?

  叶枫的声音像是一块块板砖,直接拍碎在了营帐里面,震得所有人都是一愣。

  “叶枫,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方长老眉毛一抖,声音中带着几分质疑,却也有一些希望。

  “自然知道。”叶枫看向全场那一双双质疑的目光,微微一笑:“三天之后,我定然将那镇墓兽带到诸位的面前!”

  “哼!叶枫,你未免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莫云在后面抱着胳膊,冷笑道:“且不说你能不能找到那镇墓兽,就算你真的找到了,没有我等出手,就凭你一人如何能够将那【兽将】级别的畜牲带来……叶枫,你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凭你这番口无遮拦的狂言,我已经可以将你治罪。”

  “我可以立军令状!”

  结果叶枫一句话直接让莫云闭嘴。

  军令状?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开玩笑的啊!

  叶枫……

  旁边阿彩的小拳头不自觉的握了起来,虽然她对叶枫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此刻有如此多的大佬镇压着场面,她还是难免对叶枫有一丝担心。

  但叶枫却傲然而立,满满的自信散发出来,淡然面对全场:

  “三日之内,叶枫若不能将那镇墓兽带回,甘愿承受任何的处罚,但如果叶枫侥幸能够完成任务的话,晚辈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你说……”方长老凝声,看着叶枫。

  “现在叶枫还没有完成任务,说了也没什么意义,总之对各位来说就是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而已……”

  叶枫眨了眨眼,卖了个关子。

  “哼,等你真的找到了那镇墓兽再说吧,小子,不是老夫瞧不起你,就凭你这点修为,就算那镇墓兽已经重伤只怕你也难以接下它半招,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可笑,可笑啊~”

  那边,万刃教的那位白发长老捋着胡子站起来就走了出去,显然是觉得今天的事情太过荒谬,已经没有耐心再呆下去。

  旁边真武宗的那位胡长老也是长身而起,虽然脸上还有笑意,但里面的森然味道却是不言而喻:

  “唉……方兄,希望三日后,你们御灵宗能够给大伙一个满意的交代,要不然,这次探宝之行怕是你们御灵宗要吃亏喽。”

  言下之意,便是这件事情将会直接影响到御灵宗在整个队伍中的地位,日后的话语权,战利品分配等等问题都有可能因为这一场闹剧而受到影响。

  说完,这人也悠悠的带着人马走了,一副坐等看好戏的模样。

  五大国的强者们也纷纷起身,谁也没有多说什么,但一个个目光里面的促狭味道早已经不言而喻。

  谁都不觉得这个叶枫能够在三天里面完成任务,至于那个什么军令状,怕是这小子硬撑脸面的笑话,到时候完不成任务叶枫可以一走了之,剩下御灵宗就得给他擦屁股喽。

  直到帐篷里面只剩下御灵宗的人马之后,方长老沉默了许久,先是看了一眼阿彩,最后又看向了叶枫:

  “叶枫,这件事情,你来不得半点玩笑,如果需要老夫出手相助,大可直说……”

  别看方长老此刻面色威仪,但老同志心里面其实是日了狗的,要不是他听了白喉与阿彩这些人意见,找来了这个叶枫,今天局面也不会被架到如此尴尬的地步。

  关键还是这个叶枫,偏偏还要立下什么军令状,要是他真的有本事也就算了,如果三天后这货坑了自己,那整个御灵宗在这次探宝之中真的是成了笑话了,所以,现在只剩下自己人的时候方长老果断给叶枫提供了后路。

  结果,叶枫完全像是听不懂老方同志话里的意思一般,还是那副淡定模样:

  “方长老,叶枫绝不会让你失望。”

  死去!

  爱死死去!

  方长老越发不喜欢叶枫这牛逼哄哄的样子,扭头狠狠的瞪了白喉与阿彩一眼,直接起身走了。

  而莫云,则是跟在方长老的身后,在路过叶枫的时候,用只有他与叶枫才能够听到的声音冷冷的说了句:

  “叶枫,自己作死,怪不得我了,呵呵……”

  说完,一众人扬长而去,唯有阿彩用一双关切的目光看着叶枫,里面,满是信任。

  ……

  谁也不知道龙岭浩瀚茫茫,叶枫要到哪里去寻那镇墓兽。

  但一个武库学员当众立下军令状,要在三天之内找到钥匙破除结界的消息却是像插了翅膀一般飞快的在整个营地里面流传开来。

  “这个叶枫,妈的不吹牛就不能好好活着是不?”尉迟天德听到这消息当场就开喷了,仿佛不管到了哪里,叶枫总是这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模样,哪怕在武库被冷落了一年,一出来就是大场面。

  “彩教习?叶哥他没问题的吧……”

  御灵宗的队伍里,谢麒跟纪繁星,毕铮三个宝宝第一时间围住了阿彩。

  阿彩也没谱啊。

  尽管叶枫一副老神在在,自信无比的模样,但这货啥时候都这德性,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把握,不过好在这位从来都没有让大家失望过就是了。

  而就在叶枫从大帐里出来,所有人都盯着他要怎样展开寻找镇墓兽工作的第一步的时候,这货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属于御灵宗的弟子帐篷里面——睡觉休息了。

  尼玛!

  坑爹啊!

  据说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方长老当场就拍碎了一张桌子。

  用人不明,用人不明啊!

  ……

  自从叶枫进入营帐,整整一天没有见他再出来,军令状立下三日,这第一日竟然就被他囫囵睡过去了,三宗五国的长老和代表们顿时有一种被毛头小子戏弄的感觉。

  一开始御灵宗长老还派弟子去询问追踪计划,哪怕是有个只言片语也行啊,结果叶枫每次一句话便将他们打发了。

  “不急,不急哈!”

  方长老每次听到弟子回禀的这句话,胡须就要气得倒飞一次。

  不急,不急个屁!

  要不是急得火烧眉毛了,他们能把找镇墓兽这事儿寄托在一个学员身上吗!

  偏偏挑来选去,还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牛皮吹破天的家伙,方长老简直悔得肝肠寸断!

  整个大营中,俨然把叶枫立下军令状这事儿当成了笑话来看,私下里议论时也都在抱怨叶枫耽误他们寻找镇墓兽的时间。

  ……

  一直到了晚上,营地里生起篝火,军士们换班宗门弟子去值守。

  御灵宗区域的一个弟子,与军士交换了铭牌,便转身往营地外走去。

  “喂,夜深了,营地马上要关闭,你现在要去哪?”军士看着御灵宗弟子,目光疑惑。

  这个弟子穿着的是御灵宗最为底层的内门弟子服饰,一看就是人手不够临时调派过来充人数的。

  御灵宗弟子笑着回道:“站了一天岗,满身臭汗,我去洗洗就回。”

  待他离开营地附近,却没有往河源处走,而是径直来到了一座荒无人烟的山巅之上。

  头顶,星辰如海,银晃晃的明月仿佛触手可及,散发着如霜清辉。

  这位神秘的御灵宗弟子原地盘膝而坐,双目微合,不多时便看到那天穹轻雾间的月华宛如流水一般,徐徐向着他的身体之中流淌。

  若此时有三宗五国的高手能看到这一幕,便会发现他们翻了大半个龙岭要找的镇墓兽,原来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果然是真理啊!

  镇墓兽一边吸收月光修复体内的伤势,一边暗自庆幸起来。

  愚蠢的人类啊!

  自以为有多厉害,结果他已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晃悠几天了,还漫山漫野得到处去找自己。

  也幸亏自己有这化形神通,即便是那些打伤自己的人类高手也无法察觉,再过几日他身上的伤就能复原,到时候再去找那些重伤自己的人类算账!

  至于那个什么寻踪高手叶枫,他白天已经偷偷去看过一眼,根本就是个初级玄士的小菜鸟,就凭他也敢扬言三日找到自己,简直就是个笑话,也不怕把牛皮给吹爆了!

  正在镇墓兽为自己的计划完美实施而洋洋得意时,突然有一个清冷而诡异的声音从山巅另一侧响起。

  “小兽兽,这样疗伤多慢啊,我这有几颗三品的丹药,八折卖给你要不要?”

  卧槽!!!

  镇墓兽瞬间吓得飞起,差点没一个骨碌滚下山坡,凝聚着月光的眸子警惕得四处查看:“谁啊!滚出来!”

  正当他叫嚷的时候,突然瞥见了几米外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是……叶枫?!

  “怎么是你?你怎么会……”

  镇墓兽惊愕得瞪直双眼,根本无法想象叶枫是如何发现自己的,而且这距离他立下的期限才过去不到一日啊!

  叶枫一步步走近他身边,神秘一笑:“你不要紧张,我单独过来找你,就没打算暴露你的行踪,我只不过先来和你谈个交易的。”

  “什么交易?”镇墓兽依旧不敢放松警惕。

  叶枫也没打算跟他绕弯子,直截了当道:“自然是关于你镇守的那座大墓。”

  “这不可能!”

  镇墓兽冷冷一哼:“我们镇墓兽一向重信守诺,且我镇守此地已逾百年,怎可与你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谈交易!”

  没想到,他刚一说完,叶枫直接一个白眼翻了过去:“少来了啊,你自己也说了在这山沟沟里待了两千多年,无人问津更无处可去,难道你觉得烦?不觉得累?况且你真的就愿意为了这个破墓终了余生?”

  “我……”

  镇墓兽张了张嘴,却突然又沉默了。

  累不累,烦不烦,好像还真没有人问过他这种问题。

  这特么不是废话嘛!

  镇墓兽心里忍不住吐槽道:老子他妈在这待得头上都要长毛了好吧!而且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实实在在已经为大墓流过血,拼过命的!

  三宗五国那些高手合力虐他,那是真特么的疼啊……

  尽管当初自己答应了那位墓主一定会尽心守卫大墓,可他喵的也没商定这一守就守了两年多年啊!

  现在自己面对的寻墓大军可是来自三宗五国,一个赛一个的顶级高手,就算他伤势复原了也未必能跟他们再耗下去啊!

  好像没必要那么耿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