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68章 乡村镖局?
  户部尚书,那更是了不得的一品大员,叶枫之前连仰望都看不到的秦唐重臣,但此刻,这位令尚书却是看着叶枫,满脸的笑容:

  “哈哈,没想到我老头子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如此年轻的玄道强者啊,这是天佑咱们秦唐啊!叶先生,老头子这辈子还没见过活的金鹏玄兽,还望今后你有时间能够让我开开眼界,最好能够跟那玄兽练上几手才好啊!”

  霍!

  看不出来这令老爷子还是个雄心不减的武道痴儿。

  这话引得席上另一位中年男子仰头大笑几声:“我说令老啊,你如今的年纪动胳膊动腿还是算了吧,真要与金鹏一战,您说叶先生是让还是不让为好啊!”

  叶枫一愣,仔细打量了一眼说话之人。

  约莫三四十岁,穿着暗红色蟒纹锦缎长袍,手里把玩的两颗翡翠玉珠,翠得仿佛随时能滴下水来。

  非富即贵啊……

  叶枫心里刚感慨了一下,突然听到三皇子笑着介绍的声音:“刚才说话的,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财阀侯氏商会的会长。”

  侯氏商会?!

  那不就是侯吉的亲爹老子?

  叶枫视线迅速转了转,果然看到隔着几桌的位置上,侯吉那家伙正朝着自己一个劲挤眉弄眼,就像是眼角抽风似的。

  看来这位三皇子的阵营中,也坐拥了不少的能者和重要的支柱啊。

  光是兵部、户部的支持,已经算得上是能够在朝廷中撼动一席之位,再加上侯家这大财阀,三皇子一方的势力并没有叶枫想象中弱。

  或许一直以来,三皇子李元民太过低调,才会给秦唐帝国上下造成其他两位皇子势大的印象吧。

  接下来大半个时辰,在三皇子的有意促进下,叶枫不断结交着朝中重臣和京城中的巨富商贾。

  一圈走下来,所有人在面对叶枫时都表现出了难以想象的谦卑与恭敬,那种感觉,便似一个个全都是叶枫的晚辈下属一般,将他捧在了天上。

  这种无尽的恢弘荣耀,是叶枫之前无法想象的荣光,朝廷重臣,秦唐巨富,全都向他弯腰,而这一切,待到夜深人静之后,王明冲却是笑着向叶枫解释了清楚:

  “叶枫,看你今天的神色,只怕你还不了解身为一名玄道强者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你本人的想象了。”

  的确如此。

  叶枫后来才明白过来,今天庆功宴上的所有尊荣都来自自己的身份——玄道强者。

  三皇子李元民笑吟吟点点头:“是啊,整个秦唐之中,玄道强者不过十几人,叶先生你如今即便不在我身边,地位也已经是超然尊贵至极。”

  叶枫却是起身,对着李元民拱手行了一礼:

  “三皇子说笑了,叶枫能够有今日的荣耀多亏了三皇子的扶持,其中恩德,叶枫定有报答!”

  李元民眼含赞赏似的略微颔首,接着道:“叶先生不必如此自谦,我已经听说父皇得知猎赛结果后,亲自准备了丰厚的奖赏,择日便要峰上与你,能够得到父皇的重视,叶先生全靠自己的实力。”

  不会吧……

  一场猎赛而已,自己的表现竟然厉害到连皇帝也惊动了?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一位玄道强者的重要性啊!

  不过,叶枫心里很清楚,自己如今虽然挂着玄道强者的名号但却是托了金鹏的福,论到真正战力自己最多媲美巅峰宗师,与能够调动天地玄能的强者还有着本质的差别。

  这也是他进入龙岭武库之后最大的目的,找到突破玄道的方法,进而开启商城里面那些真正的神奇道具,再做突破!

  正在三皇子与叶枫相谈甚欢之时,突然听到外面通传的内侍来报,说是门外有人找叶枫,自称是松林镖局的人。

  “传他进来。”李元民与叶枫都是惊讶。

  叶枫转头看向门外被带进来的人,突然微微一愣。

  “孙阳,你怎么来了?”

  “少镖头……”

  孙阳穿着松林镖局的黑白劲装,浑身脏兮兮的,尤其那张大胡子脸简直像是挂了一层锅灰似的,脸色十分难看。

  “不好了,少镖头,老镖头在【终南山】被人欺负了!”

  “什么?!”

  叶枫脸色一变,腾地站起了身子。

  ……

  终南山,地处太白山脉以南,横跨三大郡城与大半个京城,称得上是秦唐以南,最为雄伟壮丽的屏障,素有‘秦唐第一福地’之称。

  尤其是终南山的主峰,晁云峰,乃是秦唐胜景之中,最为有名的地方之一,山势陡峭,树木葱郁,溪水潺潺,灵气十足。

  秦唐皇室在此处专门修建了一座行宫,用以出巡时养生休息之所。

  许多的达官贵人也选在山脚下修建别苑,求得晚年一个悠闲自得之地。

  今年秦唐帝国的【镖局行业峰会】便是选在了这晁云峰之中,一处风景雅致的院子里进行。

  这园子说起来,也算是镖局行会上下筹资而建,模仿的是城中大佬们喜好的风格,借用晁云峰里的山石搭成景观,再加上一片大大的荷塘和古树成荫,倒也颇有意境。

  大会早在三日前已经开始,由秦唐境内的第一镖局【天雄镖局】总镖头,即行会会长荆天雄主持。

  另外,这【镖局行业峰会】的几位副会长,也都是秦唐各顶级镖局之中的大佬,来往之间互利互惠多年,相互关系甚是不错。

  第四天的一大早,峰会尚未开始,会长与几位副会长先在议事厅旁的休息间内,进行了一场秘密的会谈。

  端坐在上位的,便是那会长荆天雄。

  他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面色刚毅冷硬,剑眉入鬓,双目炯炯如虎,气息更是如山如渊,澎湃有力,霸气无双。

  作为秦唐帝国之中有名的高手,荆天雄在三年前就已是一位巅峰宗师,再加上雄霸一方的【天雄镖局】,他在秦唐镖局里绝对坐稳第一把交椅。

  此刻,荆天雄正斜倚在圈椅上,微眯着眼扫视了一眼几位副会长,声音威严道:“吴德,你来说说看,今日的会议该如何进行?”

  被他点名之人,剑眉一扬,狭长的眼缝中闪过一瞬精光,冷冷笑道:“今日自然是时候将陈仓郡瓜分干净了。”

  吴德正对面的人立即笑道:“不错,那孟北河花费这么些年的精力才坐上陈仓第一镖局之位,没想到屁股还没坐热就被一个什么松林镖局抢走了风头,如今陈仓郡中镖局形势分散,到还不如便宜了咱们几家。”

  “可不是,陈仓可是大油水!”

  “我建议今日,咱们就教教叶天南那老小子何为规矩,就凭他们那点儿家底和势力还妄图当第一镖局,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时,突然有人疑惑插话道:“叶家势力虽然薄弱,但我听说叶天南的孙子参加了今年的天命猎赛,成绩好像还不错……”

  吴德邪邪笑道:“他那孙子就算是拿了第一又如何?就算入了龙岭武库,没个几年的磨砺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再说了,今天有会长在场,谁敢不服我们的决议。”

  因为这几天一直在终南山中开会的缘故,猎赛真正详细的消息并没有传到这里,所以这些人还做着洋洋得意的美梦,几位副会长更是同时看向了荆天雄。

  “会长,峰会马上就要结束了,错过今天可就再难有机会切割陈仓这块肥肉,一切就等您最后拍板了!”

  荆天雄听到这声音,缓缓睁开了眼睛,声调冷肃:“若是今日会议之上,叶天南与孟北河仍不肯就范,那就让他们今后所有的镖货都出不了陈仓吧!”

  镖局出不了镖,是行业内惯用的打压手段,却也是最为行之有效的,通常不出三五个月,被打压的镖局绝对要关门大吉!

  吴德等人听到会长的决定,各自狡黠一笑。

  ……

  终南山入山口。

  “驾!”

  一身白色劲装的叶枫与镖头孙阳各乘一匹快马,奔驰在山道之上。

  自从得到消息,他一刻没耽搁,找三皇子殿下借用了两批千里良驹,日夜兼程,总算赶在这峰会最后一日到了终南山境内。

  一路上,叶枫仔细询问了孙阳,峰会之中所发生的事情,得知爷爷叶天南被威逼利诱的事情,更是气得怒火中烧。

  “这么说来,那些人是明摆着要瓜分陈仓郡的生意,把松林镖局给赶出去了?”叶枫沉着脸问道。

  孙阳用力点头,牙齿咬得咯咯响:“正是,那帮所谓的会长和副会长,一个个的就像是豺狼一般,完全不给人一点活路,老镖头和孟镖头被他们连连逼迫,都快要气死了!”

  “芷阳姐呢?”叶枫又问。

  孙杨回答道:“芷阳小姐这次没跟来,留在陈仓分局之中闭关。”

  叶枫点点头,旋即勾起唇角冷冷一哼:“好一个镖局行会,看来是时候替他们好好整顿一番,重新立些规矩了!”

  “少镖头,俺虽然找了你,你也不能太冲动啊!毕竟那个荆天雄可是咱们行业的第一高手,巅峰宗师,您能借着三皇子的威风保住咱们镖局就可以了!”

  孙阳听着叶枫话里的寒意,真怕叶枫去了闹出什么难以收拾的局面。

  不过他如何能够想到,什么行业老大,巅峰宗师,在如今的叶枫眼中——都是狗屎!!

  在叶枫来之前,李元民已经与他做好了安排,这次上终南山,他就是要去翻天的!

  ……

  晁云峰。

  别苑的议事大厅之中。

  啪!

  吴德将一份陈仓郡地图拍在了桌上,唇边浮起一抹得意的冷笑:“叶镖头、孟镖头,这地图上所划分的几块地界,便是天雄、长风等四大镖局入驻陈仓郡后,各自占据的范围,日后还请你们松林与霸图两家多多关照了。”

  叶天南低头一看,地图之上整个陈仓郡境内,用朱砂笔划分为四个区域,当真是一丁点地方也没有留给松林与霸图镖局。

  瓜分得真叫一个干净啊!

  叶天南和孟北河对视一眼,彼此神情无比凝重。

  吴德鄙夷得看着他们:“若没有其他异议,我们今年的峰会到此也就宣布……”

  “慢着!”

  孟北河沉着脸,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仿佛忍无可忍似的道:“你们四大镖局简直是不要脸!当初镖局行会明明签订了协议,各家之间互不竞业抢单,你们怎可如此……”

  “放肆!”

  旁边一名副会长眼睛一瞪,喉头滚出惊雷般的一喝:“孟北河,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你敢侮辱会长大人!”

  “就是,你也不看看你们【霸图镖局】如今的地位,能让你还有资格来参加峰会,已经是我们仁至义尽!”

  吴德挥挥手,按捺下其他几位副会长的冷嘲热讽,却也根本不去看孟北河一眼,而是似笑非笑着道:“这行业之中,固步自封必然不能久远生存,时时刻刻接受变化,才能跟进形势的变迁,孟镖头既然能够让一家乡村镖局踩在自己头上上位,那还不如大方一些,给所有同行们一个机会。”

  乡村镖局?

  哈哈哈……

  “不错,松林镖局可不就是从乡村小地方冒出来的吗?”

  “野路子出身还想登上大雅之堂,简直可笑至极!”

  “还是滚回乡下小地方,替人送送粮食鸡鸭吧!哈哈哈……”

  嘲笑的声音,听起来无比刺耳尖锐,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在狠狠撕拉着叶天南的心。

  他虽然实力不济,但却也无法再容忍如此羞辱之词,当即站起来,冷冷呵斥道:“什么乡村镖局!老夫叶氏一族走镖三代,陈仓郡守亲赐官方第一镖局,如今更有我孙儿叶枫即将名扬秦唐……”

  “哈哈哈……”

  吴德笑得前俯后仰,狭长的眼缝里都要飙出泪来:“三代?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说道,这里哪一家镖局,不是几百年的家业兴荣至今了?”

  又有人继续冷笑道:“还有那个什么叶枫……黄毛小子一个,他真要是来了这里,我们正好要教教他如何做人!”

  整个议事大厅之中,讥笑嘲讽之声回荡不断。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哦?谁要教我?”

  整个大厅之内,倏地安静了下来,就像是被一柄气势凌冽的长刀切断了所有声音。

  刚才是谁说话?

  那气息……竟然有如此恐怖的穿透力……

  一片安静和呆愣之中,议事大厅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身姿翩朗的人影。

  刚一走近,霸道而恐怖的威压顷刻横扫,震得大厅之中所有人心神一慌!

  叶天南最先看清来人是谁,立即一脸欣喜得迎了上去:“枫儿,你来了!”

  叶枫笑着点点头,但视线逐一转向屋子里其他人的时候,却仿佛覆上了一层冰霜。

  吴德一看叶天南的态度,便知来者正是他孙儿叶枫,冷冷一哼:“叶枫,既然来了还不先向我们会长行礼!”

  各行各业,亦有尊卑。

  荆天雄作为镖局行会的会长,在召开会议期间,身份的确是要比其它镖局的镖头们要崇高一些。

  但行礼……还不至于。

  吴德之所以会这样说,也就是仗着荆天雄在这里,先声夺人似的给叶枫一个下马威。

  叶枫冰冷的视线朝他打量了一眼,一言不发,走到了刚才叶天南和孟北河坐着的位置,拿起刚才那份划分区域的地图扫了一眼。

  然后……

  撕拉!

  一声无比干脆利落的声音,那张地图被撕成了碎片!

  这样的回应,就像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抽在了大厅其他人的脸上。

  整个大厅里的人都齐刷刷站了起来,怒目瞪过去,咬牙切齿的声音,就像是随时要把叶枫这毛头小子给生吞了。

  尤其是吴德,啪的抬手指着叶枫的鼻子,怒气腾腾道:“叶枫,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敢在这里撒野!”

  叶枫随手扔了手中的碎片,嘴角冷冷得扯了一下:“行礼,是对人才行的,对于一些言而无信,不讲规矩的狗,根本用不着!”

  “你……你骂谁是狗!”又一人跳出来指责。

  叶枫脸色阴沉,声音更是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谁违反竞业约定要入驻陈仓,谁就是狗!”

  “你,狂妄!!”

  “来人,给我把这小子拿下!”

  吴德暴怒,一声令下,他那长风镖局之中,便有两名身材魁梧,体壮如牛的镖师走了过来。

  这二人乃是中阶宗师,若放在各大郡城之中,也能称得上是高手豪雄的等级。

  不过嘛……

  叶枫冷冷一笑,,像是赶苍蝇似的直接挥了挥手。

  啪啪!

  两声清脆无比的巴掌声,就像是拍在了熟透了的西瓜薄皮上,震得在场所有人心神猛然一跳。

  随后就见那两个中阶宗师,各自甩飞出去,狠狠拍在了地上,硬生生将地板砸出两个深坑来。

  什么情况!

  两巴掌把两个中阶宗师给甩出去了?!

  这小子好凶残!

  众人震惊得瞪直了眼珠子,发出嘶嘶得倒抽凉气的声音。

  叶枫微蹙眉头,再次扫视了一圈,随后便回到叶天南身边道:“爷爷,孟镖头,这种乌烟瘴气的行会不参与也罢,陈仓郡之中有咱们两家就够了,谁要是敢横插进来,直接打出去!”

  说罢,搀扶着叶天南,与孟北河一起往门外走去。

  就在这时,大厅之中再度响起像是一把冰刀横割般的笑声。

  “呵呵。”

  上首位,那个始终冷眼看着这一切的身影,终于发出了阴冷的笑声:“叶枫,你的确有点本事,难怪能在猎赛中脱颖而出,不过……年轻人太过狂妄,总是要吃亏的。”

  说话间,荆天雄浑身的气势越来越浓郁,语气也越来越冷冽。

  谁料,叶枫居然头也不回,鄙夷得嘲笑道:“有些人倚老卖老,更是欠抽!”

  “枫儿……”

  “你……”

  叶天南和孟北河唰的一下变了脸色,半是担忧半是不安地看着叶枫。

  谁不知道,这荆天雄才是镖局行业老大,而且是秦唐之中最为有名的第一镖师高手,叶枫这话未免有点太狂了。

  哈哈哈!

  荆天雄长身而起,一双眸子里面已经泛起了冷冷的杀机:“既然如此,我今日便要在此好好指点一下你这个晚辈了。”

  啪!

  叶枫停下脚步,转过身鄙夷得看着荆天雄和其他人,冷冷一笑:“你们,要不要和他一起上?”

  明明是年轻气盛的黄毛小子,这冷傲的眼神,这逼人的气势,却将全场震得微微一愣。

  “狂妄无知!荆会长一根手指头就能碾压你!”

  “叶枫你休要自大!”

  “混蛋,等荆会长收拾了你,我们定要你们松林镖局彻底完蛋!”

  众怒沸腾,几乎要掀翻这屋顶。

  ……

  不多时,整个峰会的所有人员全部聚集在别苑后院的演武场。

  场中,叶枫一脸淡定,眸光如冰,浑身上下透着满满的自信。

  至于荆天雄,直至此刻仍旧不把叶枫这样级别的年轻人放在眼里,冷冷笑道:“叶枫,你的这点实力本还没资格与我一战,今日也莫说我以强欺弱,我不出兵器,空手与你对上几招,算是给你一个指点的机会。”

  “会长,你对这种眼睛长到天上的狂徒何必手下留情!”吴德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是啊荆会长,此次必须让叶家这爷孙俩好好长个教训!”

  “不错,叶枫仗着猎赛出了风头,在荆会长您面前竟然一再大放厥辞,必须要严惩!”

  其他几个副会长,还有跟随着【天雄镖局】混饭吃的狗腿们,就差没有托起手来把荆天雄给捧上天去。

  在他们看来,叶枫纵然小有实力,但绝对不可能与荆天雄这样的巅峰宗师对上一招。

  趁着这个机会,将叶家这两个话事人收拾了,也省下了后面的麻烦事!

  荆天雄看着叶枫不接话,扬了扬眉毛,继续嘲讽道:“若你此刻想要认输,我也不会再与你计较,只不过……像你这样胆小如鼠的小东西,还有你爷爷那样的怂包,都没资格加入我们镖局行业峰会,松林镖局还是滚回你们松林县去吧。”

  “荆天雄,你欺人太甚!”叶天南气得浑身发抖。

  “爷爷,不要与这种老狗废话了。”叶枫却是在旁边淡淡的摇头,随后唰的一声抽出青叶刀,冷冷瞥向荆天雄。

  “我这乡村土刀,就足够砍翻你这个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