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67章 胜!
  这一人一兽数招之下,勉强打成平手,但若是僵持下去,纪繁星必然要被那汹涌火势抢攻。

  就在这时。

  叶枫再次挥出一道沉重无匹的刀势。

  金光血影,仿佛是那愤怒的明王矗立在火海之上,金鹏在天空中振翅,火海翻腾激荡,雄浑磅礴的气势万夫莫敌!

  所有人只听得空中轰隆一声爆破巨响,万兽台狂震之下就看到一道身影径直跌落了下来,翻滚几圈之中半跪在了一片碎石之上。

  呼啦!

  碎石再次被震得碎裂成渣。

  尉迟天德……败了?!

  这是真的吗?

  全场震惊到只剩下一片下巴砸碎的声音。

  废墟之中。

  “我不可能输……”

  浑身狼狈的尉迟天德狠狠咬紧了牙关,难以置信一般看着一步步走来的身影,眼眸中喷出两道怒焰。

  叶枫面无表情站在他面前,冷冷一哼:“金毛猩猩,我刚才说过了,冷莫的仇,我一定会替他讨回来!”

  尉迟天德喉头一滚,正要咆哮出声,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脸色骤然一僵,身躯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只见他的脖子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道墨绿色的猫爪印记,这印记平时不显露出来,此刻突然爆发出幽绿色的邪能光耀,那纹路就如同触手一般弥漫扩散,瞬间布满了尉迟天德的全身上下,包括他的整张脸上。

  这股力量?!

  叶枫眸色一凝,紧盯着那身子愈发膨胀起来的身影。

  吼!

  一声狂暴而恐怖的怒吼,尉迟天德仿佛在承受着身躯扩张的痛苦,表情变得极为狰狞可怖,顷刻之间他那魁梧雄壮的身躯已经化为一个兽人。

  仅仅一只胳膊,便似那常人身躯大小,整个人的身影压下,就如同一座山岳镇压而来!

  啪啪!

  兽化的尉迟天德往前走了一步,那脚踏大地,竟硬生生踏穿了地面,泥石仿佛爆裂般激飞。

  这是——玄道之力!

  秦唐武将和几位教习面露惊讶之色,全场观众更是震惊到无法自持。

  没有人知道尉迟天德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大伙只以为这是他自己准备下的底牌,更无法想象,这位小霸王最终竟然能够将将战力激活至玄道境界!

  尉迟天德藏得太深了啊!

  轰!

  尉迟天德气势暴溢,双眼冒着恐怖的幽绿焰光,抬手直接一拳轰出。

  这一拳,直接轰爆了空气,相隔十几米,狠狠的砸在叶枫身上。

  叶枫就算有金鹏护体,也被拳势轰得猛然倒飞了出去,逼退了十几米才勉强稳住身形。

  战局反转了!

  全场再次被点燃般,爆发惊天动地的呼喊。

  看台上。

  阿彩和阿毛两姐弟顿时心神一慌。

  “不好,是他!”

  “白教习,那是他的手段,您快去阻止……否则……”

  “莫急。”

  白喉走到看台的边缘,俯视着场中正在交锋对决的二人,面色始终有几分犹豫。

  身后,阿彩暗自握紧了拳头,眸中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

  几番思量之下,白喉拿出了一枚玄色令牌,正要默念法诀,却突然听到了一声震天动地的禽啼。

  这是……

  全场所有人的心神瞬间像是被惊掉了似的!

  哗啦一声恐怖的劲风激荡,蕴含天地之气的灵威朝着四面八方席卷。

  金鹏从叶枫的身后展翅而出,展翅恢宏,金芒刺目,傲然俯视着苍生大地。

  唳!!

  声势震如地覆天翻,如此威慑之下,方圆百里间万兽发出狂烈齐鸣。

  叶枫,终于放出了他的底牌——金鹏鸟!

  “这怎么可能?!”

  看台上的【御灵宗】教习白喉,爆发难以想象的惊声。

  金鹏有多么难以驯化,他们御灵宗中最为清楚,哪怕是玄道强者,也不一定能将其收服为己用。

  更别说这叶枫不过是个有一顶点御兽之力的年轻人,根本还没有踏入御兽法则之门!

  他怎么可能……收服了金鹏鸟这龙岭中的至强的灵物!

  在白喉身后的阿彩和阿毛,大眼小眼瞪得直直得,从来没有过这般傻不愣登的表情,而且竟然久久无法回神。

  一旁,楚天的眼睛简直要瞪出眼眶来。

  金鹏啊!

  这可是他差点赔上性命,好不容易才打得个你死我活的金鹏!

  居然真的在叶枫这家伙的手里!

  那个雪峰上的神秘人,就是叶枫啊!!!

  至于秦唐帝国的武将们,此刻也一个个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张猛将军,他在本次猎赛开始之际,就曾经预料过没有谁能够去拿下金鹏羽。

  叶枫带着金鹏羽出现,占据四强一席,已经让他们在私下里啧啧称奇。

  但没想到的是,这少年竟然不止是拿下了金鹏羽,更收服了金鹏鸟!

  简直是妖孽,妖孽一般的青年强者!

  秦唐帝国有此天骄,必然要在数年之后,在这天风大陆之上引发新的巨变!

  万兽台上的围观群众们,更是一个个心神颤栗着往后方撤退。

  金鹏啊!

  原来叶枫这小子不是走狗屎运,是走的逆天大运啊!

  金鹏鸟也能被他收为灵宠,这家伙以后还有谁敢对抗,只怕要在秦唐帝国里横着走了!

  “吼!”

  站在废墟之中,身躯如猿般庞大的尉迟天德,发出了诡异至极的怒吼。

  这声音及其的尖锐刺耳,让听到的人顿时感觉浑身冒起鸡皮疙瘩,就像是听到了指甲在冰层上划过一般。

  一点也不像是尉迟天德发出来的,倒像是……

  猫!

  叶枫心中冷凝,再仔细辨认尉迟天德眸色和气息,更加确认了这变异的根源。

  是他!

  是那个一直藏在背后的神秘强者!

  好啊,既然是你,那就再次彻底来个了断吧!

  叶枫与金鹏心意相通,一个眼神的信号,便指挥着它冲向了尉迟天德。

  至强生灵对战变异的兽人,双方都是玄道境界,两道金色的光耀在空中不断对撞炸裂。

  嘶吼颤动九霄,瞬间掩盖了日月光辉,让这方圆百里只剩天昏地暗,就连这唯一一座铜壁铁墙般耸立的万兽台,也仿佛随时要被震碎一般。

  叶枫身形再度飞跃而起,瞬间来到了小火龙的身边,一人一兽战火交织,可怕的气场翻腾如狂潮,联手镇压纪繁星。

  “最烦你这种暗地里捅刀子的死娘娘腔,滚!!”

  一声霸道狂放的怒喝之下,叶枫直接劈下一刀!

  不动明王斩被催发到极致,伴随着小火龙喷出的恐怖火光,金红两道光焰惊天,带着无尽的威能朝着对方直冲而去,势无可挡!

  轰隆隆!

  烟尘漫天翻滚之中,被操控的三把量天尺被齐齐斩飞,恐怖的刀势余威不减,将纪繁星的银光壁障轰碎,整个人更是狠狠轰飞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这位魂道强者,终究还是惨烈败落。

  大口大口的鲜血,从纪繁星的口中喷出,那一袭青衣,早已被血水染透,浑身上下到处是刀痕和焦黑的痕迹,狼狈得让人不忍直视。

  同一时刻。

  天空之上。

  两道金芒狠狠对撞在了一起,剧烈的震颤,像是把每个人碾压在了地上,砸得心神狂震,身躯根本无法动弹。

  紧接着,一道轰隆隆的巨响。

  恐怖的威能爆炸,云霄化为一片金霞,贯穿天地的能量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激荡四散,巍峨高耸的万兽台被震出了一朵浓烟凝成的巨型蘑菇云,激起万丈尘埃!

  唰唰唰!

  数道强光身影起飞。

  龙岭武库三大教习同时出手,结出一道巨大的光能壁障,如半透明的光耀穹顶一般,为所有人挡住那飓浪般翻涌而来的可怕余波。

  只不过,那地裂天崩的震撼景象,已经足够让所有观众瑟瑟发抖,吓到呆成一只木鸡!

  哗啦啦!

  三大教习飞身后退,滚滚烟尘在狂风之中化为气旋四散,万兽台之上被轰出了一个百米巨坑,曾经的擂台和看台通通被轰成碎渣。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切的动荡,逐渐平息了下来。

  逐渐化为薄雾的烟尘之中。

  叶枫与金鹏站在空中,傲然而立,宛如俯瞰这片天地的神灵一般!

  废墟残渣之中,浑身灰泥,伤痕遍布的尉迟天德爬了出来,但已然再无一战之力。

  叶枫俾倪他一眼,气势霸气外放,冷冷宣告:“不论是谁,这次,你都败了!本次猎赛,我叶枫才是巅峰!!”

  全场死寂。

  没有人还能反驳叶枫,因为就算爆出了最强底牌的尉迟天德也成了地上躺着的死狗。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深坑中的尉迟天德尽管已经虚弱虚弱不堪,却还是能够怒吼向天,发出大叫:

  “你给我滚出去!”

  紧接着,他竟然像是硬生生从某种控制之中剥离了出来,血肉再度化为常态,只不过……更加鲜血淋漓,奇惨无比!

  在受了如此惨重的伤势之下,还能凭着自身的意志,从那人的操控之术中挣脱出来。

  这样的尉迟天德,让知情的御灵宗三人再次震撼了一把。

  远在几十里之外,一只浑身包裹在邪异光芒中的死猫尸体,更是无比惊讶的抬起了头。

  “两个家伙,都令人吃惊啊!”

  “哼。叶枫,不知道你如何有本事收伏了这头金鹏,这次,是我小看你了!!”

  死猫的尸体诡异的转动着腐朽的身躯,脸上却带着诡异的笑容,似乎根本没有因此愤恨发怒:

  “还有尉迟天德,竟然从我的秘术中自己挣脱出来……罢了,你们两个,就让我亲自到龙岭武库中调教你们吧,这次出来了这么久,呵呵,也该回去了!”

  猫尸缓缓的消失在了龙岭之中,谁也不知道那背后操控它的神秘青年究竟是何身份,似乎那至高无上的龙岭武库都可以任由他出入一般。

  与此同时,擂台深坑废墟之中。

  尉迟天德仍在发了狂似的怒吼:“滚!我是尉迟天德!你给我滚出去!!!”

  终于,那诡异的力量,从他的身体里撤离,就像是撕去了他的一层灵魂一般。

  嘭!

  尉迟天德跪倒在地,浑身所有的力量被抽得去了七八分,整个人虚弱不堪。

  变异兽人,活人的灵力一定会遭受反噬,对战经受的痛苦更是成百倍得袭来,尉迟天德能撑着这一口气不晕过去,已经是叫人刮目相看。

  没有了他古怪的咆哮,天地间再度恢复了平静。

  叶枫,冷冷的看着地上那全身鲜血淋漓的青年霸王,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股敬意。

  这家伙当真强的可怕,若不是自己有了金鹏与神鹏九转,只怕秦唐国的青年一代之中真的无人是他的对手。

  即便如此,今日的胜者,还是叶枫!

  就算尉迟天德是未来的霸王,但今天,他还是要跪在叶枫脚下——俯首认输!!

  漫天烟尘之中,惨烈深坑之下,大伙清楚的听到了尉迟天德沙哑的声音:

  “叶枫,今天,是我输了。”

  “但是……”

  尉迟天德倏然抬眸,凌厉霸气的精芒直指叶枫:“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打败你!”

  “我等着。”叶枫神色严肃,认真回应。

  能够与与尉迟天德这样的强者对战,叶枫心中只有痛快与期待。

  只可惜……大家阵营不同,终究只能为敌。

  而随着战斗彻底结束,三位惨败的天骄离场,惊艳天地的冠军争夺战,总算落下了帷幕。

  “叶枫!叶枫!”

  “最强者是叶枫!”

  终于,全场爆发滚雷一般的欢呼声,一道道涌起的声浪之中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猎赛的唯一幸存者——叶枫!

  没有了犹豫,没有了质疑。

  就算是之前两大天骄的粉丝,也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将自己最大的欢呼送给了今天的王。

  叶枫!

  他当得起这漫天的欢呼。

  叶枫!

  不到二十岁,便拥有了玄道战力,这是逆天的天骄,盖世的神才!

  或许这一刻,叶枫还意识不到自己展露出来的惊天实力将会给他的命运带来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半空中,已经有三道身影流星赶月般的纵身跃了过来,一个个眼中放光。

  【真武门】的副总教习楚天,应该是心情最为复杂的一个了。

  叶枫这小子,实在是他娘的彪悍啊,按照他们真武门收弟子的标准,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叶枫这样层次的青年天骄加入。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财路被他给断了,金鹏鸟也被叶枫给抢走了,楚天的心里就抓心挠肝似的难受。

  至于【万刃教】的那位中年教习,还有【御灵宗】的白喉教习,倒是纷纷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之意,那火热的小眼神直勾勾得盯着叶枫,好像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掳走,在自家宗派的入门文书上签字画押。

  秦唐帝国的几位武将走到叶枫的身边,张猛将军面带笑意,和叶枫对视了一眼,然后高声宣布道:“今年全国猎赛的魁首——叶枫!”

  “好样的!叶枫,你小子,不,叶老大!你是我偶像!”

  侯吉从人群之中跳起来,那一脸的兴奋劲超越在场的数千观众,吼声震天。

  “叶枫,你打败了秦唐帝国所有顶级天骄,可谓我国青年第一强啊!”

  张猛铁血豪气,也忍不住当众夸赞了起来。

  叶枫谦逊一笑:“若入龙岭武库后,有一日能如张将军这般实力,也不枉我今日这一战了!”

  好!!!

  张猛豪放大笑几声,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向了三位教习,笑着问道:“以叶枫的资历,入龙岭武库学习,众位教习应该没有什么异议了吧?”

  异议?

  抢都嫌手短啊!!!

  “叶枫,我现在代表龙岭武库【御灵】一科正式向你发出邀请,希望你能够选择此科,将来入我御灵宗将你一身御兽的神通发扬光大!”

  白喉教习抢先一步走上前来。

  跟着他的阿毛和阿彩虽然没资格说话,但那亮晶晶的小眼神,一刻不停得传递着某种秋波,似是在暗示叶枫赶紧加入这所谓的【御灵】科目之中。

  叶枫听到这里也大致明白,那龙岭武库当中也分科目,便如地球上的大学选修课一般,背后都有一些势力的辅导与支持。

  【万刃教】的中年教习当仁不让,霸气放话道:“叶枫,虽然你拥有灵兽,但武者驾驭兵刃的本领才是王道,只要你加入我们【灵刃】一颗,我们宗派一定将最强的【玄功】级刀法传授给你!”

  哇!

  两位教习的话已经让下面的观众听得羡慕疯了。

  从来都是只有龙岭武库姿态超然的选择选手,哪里会像今天这般来跪求叶枫的。

  便是方才的尉迟天德也没有这般待遇啊。

  不过回头一想,大伙纷纷了然,叶枫的那只玄兽可是货真价实的玄道战力,得到了叶枫,就等于得到了一位玄道高手,谁不抢破头的争抢啊。

  一旁,楚天嗯啊了两声,脸色极为复杂尴尬道:“咳咳,叶枫,你实乃当世不可多得的天才,我们【真武】科专门教习天下至强玄功强化己身,你那套强化肉身的法门在我们这里便可以更进一步!”

  尽管心里千般别扭,但楚天这个时候必须做出姿态,否则便会令人怀疑。

  不过叶枫一看到对方那仿佛吃了屎一般的表情,心里好笑,却是根本不会考虑这位教习的话。

  无论是兵刃还是御兽,都是他可以考虑的方向。

  “叶枫!你不要马上决定,认真考虑考虑,一定要慎重选择!”张猛将军也是第一次看到龙岭武库如此姿态,却是在旁提醒了一句。

  叶枫重重地点了点头:“多谢张将军,敢问几位教习,叶枫能否到报名之日再做决定。”

  “自是可以的,哈哈,叶枫,你慢慢考虑,一定要想清楚啊,半年之后,我们会在武库招生大会上亲自等你!”

  三位教习纷纷笑着离开,甚至,那白喉老爷子还给了阿彩一个眼色,那里面的味道俨然有几分要让妹子过去‘套套交情’的味道。

  白教习这是什么眼神啊!

  阿彩气的一皱鼻子。

  至此,全国天命猎赛宣告结束,叶枫这个名字很快便会传遍整个秦唐帝国,他的人生,将从龙岭武库开始彻底改写!

  ……

  天命猎赛历时两月结束,陈仓郡少年叶枫勇夺魁首的消息第一时间在京城之中传开,上至朝臣,下至百姓,无一不对这位年轻的玄道强者感到好奇。

  过了两日,待所有选手返回城中,三皇子更是宣布要亲自为叶枫摆宴庆功。

  是夜,皓月当空,明亮莹润的清辉笼罩着别苑的上空,对映着烛火红灯,照耀得整个院落里一片喜庆的柔光。

  数百张大圆桌已经布置妥当,各式各样的菜肴几乎囊括了秦唐帝国境内所有的珍馐美味。

  美食的香气混着醇厚的酒香,将这喜悦的氛围更渲染得淋漓尽致。

  随着宴会时间的推进,收到请帖的宾客们陆陆续续赶到,比之以往不同的是,这些人的身份和来头随便单拎出来一个,就足够让整个松林县的百姓们叹为观止。

  待到大院之中座无虚席,一派热闹之景,站在廊下的通禀的内侍唱到:“三皇子殿下到,叶先生到!”

  哗啦啦。

  一片齐刷刷起身和跪拜的声音。

  三皇子李元民人逢喜事笑得如春风般灿烂,虚手轻抬拉着叶枫入席,将满场的重要宾客一一向叶枫引荐。

  叶枫感觉到唰唰朝着自己这边扫来的视线,神色倒淡定平常,但说实话,他当真没有想到这场宴会档次之高,来人地位之重还是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叶枫,这位是兵部侍郎樊大人。”三皇子笑着给叶枫递了一个眼神。

  兵部侍郎,兵部的二号人物,统管秦唐百万大军,乃是仅次于兼职【兵部尚书】的武神尉迟雄的实权人物,威势不同凡响。

  尽管如此,当这位高官重臣在面对叶枫的时候,竟是主动降低了半寸酒杯,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敬畏,迎上叶枫。

  “今日有幸能够见到叶先生,当真是樊某有幸啊!”

  “侍郎大人,叶枫不敢!”

  叶枫连忙抬起对方的酒杯,虽然他此刻经历在不同位面的酒场,但对方堂堂一位实权大吏,此刻展现出来的卑微姿态还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呵呵。”

  李元民看着这‘有趣’的画面,却是笑而不语,任由叶枫与樊侍郎对饮完毕后才走向下一人。

  “这位,是户部尚书令老。”

  叶枫看着眼前的尚书大人,似是已经过了花甲之年,头发灰白但谈笑间中气十足,仿佛自带一身朗朗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