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65章 不识好人心
  不过,显然这位冷统领的心情并不好,亲眼看到爱子落败,脸色冷的好像冰川。

  “认输。”

  单这二字,话音未落,冷千秋便带着冷莫飞身而去。

  输了。

  冷莫毫无悬念的输了。

  尉迟天德的强大,简直令人绝望,便是方才大放异彩的纪繁星在【秦王轰天锏】的盖世神威面前,也显得相形见绌。

  整个万兽台,足足沉默了好几分钟。

  直到尉迟天德收起黄金双锏,重新站在擂台上,面无表情得扫视着全场,才突然听到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尉迟天德!尉迟天德!”

  这个名字,仿佛震动着整个龙岭山脉,更将以旋风的速度,传遍整个秦唐帝国!

  热烈到爆的掌声之中,那惊叹声更是不绝于耳。

  “尉迟天德,当代天骄之中的霸主!”

  “今年猎赛的魁首,必然是尉迟小将军!”

  “秦唐帝国第一武道世家,乃是尉迟家莫属!”

  裁判席上,龙岭武库此次派出的三位考核教习,也迫不及待站出来开始争抢这难得一见的武道奇才。

  “这位尉迟小将军,心性霸气,最适合修炼我【真武门】中的绝学功法!”楚天笑呵呵得看着另外两人。

  带着阿彩和阿毛的那位白发老翁,似笑非笑得道:“我们【御灵宗】,绝对能助尉迟天德更有所精进!”

  另外一位身穿褐色长袍的中年男当即摇摇头:“你们【御灵宗】只会操控些猫猫狗狗的野兽,正要动起刀枪剑刃来,那还是我们【万刃教】更胜一筹!”

  龙岭武库每隔五年才会在这猎赛中挑选合适的弟子,对于这魁首人选通常都是争破了头,经常在这个时候出现争论不休的局面,跟随三位教习的弟子们如阿彩阿毛这般,早就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没想到那【万刃教】的教习争论了几句之后,竟然又提起了刚才败落的选手冷莫。

  “此子心性毅力极佳,若非绝学之差距,恐怕也不会逊色于尉迟天德啊。”

  此话引来另外两位教习的附和之言。

  可见方才一战,虽然冷莫落败,但龙岭武库的大门似乎并未就此关闭。

  他,仍有希望。

  漫天欢呼中,四强争夺战到此正式结束。

  全国天命猎赛的四强诞生,乃是叶枫、纪繁星、尉迟天德和孟云飞四人。

  裁判席上,张猛将军宣布,让所有选手休息两个时辰,到了下午再继续进行决赛的比拼。

  叶枫飞快的从四强席位下来,准备去看看冷莫的情况。

  正走到半路上,却突然遇到了两个老熟人。

  “叶大哥!”

  阿毛笑嘻嘻跑上来,后面跟着的自然就是那个冷面小猎豹阿彩。

  “叶大哥你好厉害啊,一招就把那个小色狼给干趴下了,以你的实力,说不定有机会进入龙岭武库,我很看好你哦!”

  叶枫笑笑,正想问问上次那猫叫的事情,突然又听到了阿毛自言自语似的喃喃声。

  “如果你进了龙岭武库的话,最好还是选择我们【御灵宗】,这样我和我姐还能罩着你,况且你也有御兽之力……”

  “选择?”

  叶枫纳闷得扬了扬眉毛。

  阿毛正要回答,突然被阿彩一掌拍住了嘴,看着叶枫冷冷道:“等你有机会进入武库,再让他告诉你吧,若接下来的决赛你遇到尉迟天德,切记不要逞强,他的表现已经引起了教习们的注意,你别像冷莫那么傻白白送死。”

  阿毛唰的一下瞪大了双眼,硬生生掰开姐姐的手掌惊叹道:“哇,叶枫,我姐可是很少会关心人的哦!”

  叶枫被他这一惊一乍的表情逗笑,但随后却又认真摇摇头道:“若真的遇上了,我一定会给冷莫报仇。

  “你!”

  阿彩脸色一黑,细长的眉几乎快拧在一起:“不识好人心!你爱找死就趁早死去!”

  今天在看台上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叶枫根本就不是尉迟天德的对手。

  若真的去硬拼,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阿毛看着自己姐姐一幅又要发飙的样子,赶紧拉着她和叶枫告辞,叶枫心里还惦记着冷莫的伤,也就径自离去了。

  等他感到冷莫所住的帐篷前,看到侯吉等人都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样子。

  “怎么不进去?”叶枫好奇地问。

  侯吉一顿抓耳挠腮,指了指帐篷,“我们来晚了,冷莫已经被他爹带走了。”

  叶枫嗯了一声,心里却更安定了些。

  方才,虽然冷千秋一言不发,但叶枫却分明能够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浓浓的心疼,这个时候冷莫如果继续留在龙岭对伤势并无益处,在自己亲爹手中冷莫应该会无恙。

  放心吧,冷冰棍!

  叶枫站在帐篷外,抬头仰望,那里仿佛有一对金锏爆发着无尽锋芒。

  那只金毛猩猩,我会替你好好收拾他的!

  ……

  选手休息营地十里之外。

  一辆飞奔的马车中,冷千秋拿着一块素色面巾,一点一点将儿子脸上的血迹细细擦净。

  随后,又小心翼翼得将冷莫放在了铺着软垫的座椅上躺下,替他盖上了自己的披风。

  就在这时,冷千秋正整理着披风的手,突然触摸到了一个冰冷之物。

  他皱了皱眉,将冷莫手中死死握紧的剑柄拿了下来。

  青霜剑在最后一击之中,被那金芒震碎,只剩下这剑柄和不足一掌长的断刃,光华尽失。

  冷千秋久久凝视着剑上的纹路,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些仿佛蒙尘的画面。

  铸剑室的剑庐旁。

  “老爷,您为了铸成这柄剑,已经大半年没有休息过了,您付出了如此大的心血,少爷一定会对此剑珍爱有加的!”

  冷千秋面无表情得点点头,等下人退出铸剑室,他才拿起了刚刚铸炼成型的青霜,粗糙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剑身,叹息般呢喃:“小莫,铸剑便如练剑,需得千锤百炼,火烧水激,磨砺己身,方能有所成就,你……不要怪我……”

  旧识如潮,覆而退去。

  冷千秋将这断剑轻轻放在了冷莫的手边,又细心替他盖好了披风。

  若冷漠这一刻苏醒,一定能看到父亲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他从未出现过的微笑。

  冷莫……

  你,没有让为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