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32章 时限
  “安德海,你见了三皇子不行下跪之礼就罢了,谁允许你登台了,简直放肆!”公孙弘目光微冷,冷冷呵斥。

  “哎哟,看我这脑子,下官见过皇子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起来吧。”

  “谢皇子殿下。”

  安德海笑面嘻嘻的带领属下跪下行礼,看似温良恭顺,但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却满是得意的笑容:

  “呵呵,公孙大人,你远在陈仓,到了京城还是官威不小啊……怎么,难道你还没有听说陈仓郡贡赋镖银被劫的消息吗,亏你还能在这儿踏踏实实的站着,我若是你,此刻怕是已经急的火烧屁股喽。”

  嘿嘿……

  这群人面上碍于李元民的身份,但说话行事,哪曾有半分收敛,当着李元民的面讥讽公孙弘,丝毫不留半点情面。

  可恶啊!

  三皇子身后的侍卫仆役齐齐的皱起了眉头,对方的嚣张,令人气恼,而这位安大人显然是与公孙弘有着什么过节,并没有就此停嘴。

  “哎呀,公孙弘呀公孙弘,想当年你我一齐参加金殿面试,你无论文采武功都远远胜过我这个第三名,你去陈仓郡作为封疆大吏之时我不过还只是个内务府的小小管事,不过时过境迁,哈哈,再过一会儿,你怕是就要到我内务府的天牢中好好休息休息了,不知现在的你是何感想?”

  “安大人。”

  大伙咬牙听着安德海嚣张的嘲讽,那边王明冲却是站出了一步:

  “当着皇子殿下的面还请你安静片刻,现在距离午时还有两个时辰,一切都未可知。”

  “哎呀,明冲公子啊……你说你放着大皇子为你保荐的吏部侍郎不做偏要去做一个小小的县令,堂堂宰相大人的公子,你说你这是何苦呢?这下好了吧,陈仓贡赋被劫,你这位参将大人怕是要跟着一齐遭殃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安大人!”

  终于,李元民沉沉的开口了。

  “是是是,下官多嘴,下官多嘴,请皇子殿下息怒,下官这就闭嘴。”

  该死。

  人们咬着牙看着安德海像一块牛皮糖一样奸笑着退了下去。

  犯贱的人可恨,这种犯了贱又蔫蔫的认怂,让你发不起火的更加可恨。

  若不是此人背后有那位权势滔天的皇子殿下撑腰,当场就有几名侍卫想过去好好揉捏一下安德海那张可恨的老脸。

  哼!

  现场沉默下来。

  但气氛却越发的凝重紧迫。

  安德海今天敢这么嚣张的出来嘲讽,摆明了就是认定陈仓贡赋已经无法到达京城,莫非叶枫他们真的栽了?

  随着太阳一点点的爬升,天气愈发的干燥炎热起来,一些人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点点汗珠,他们垫着脚尖,咽着口水,想要在远处的大路上看到奇迹出现,等来的却只有失望。

  时间,又过了一个多时辰。

  “呵呵……看来啊……今天是不会有奇迹出现喽!公孙弘,明冲公子,我看咱们也别搞得那么见外了,您二位直接就跟我去内务府走一趟吧!!”

  你!!

  公孙弘纵然心里对叶枫再有信心,此刻也不免心里有些发怵。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官道上突然扬起了一片尘沙。

  有人来了!

  人们惊呼,三皇子阵营这边齐齐泛起了希望的神色,而那安德海则是脸色猛地一阴。

  难道说……

  不,不对。

  来人不是镖队,而是一队骑士?

  众人再定睛一看,更是惊讶。

  因为那队骑士领头的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如今长安城内风头最盛的皇子殿下,大皇子——李元朝!

  “呵呵,原来是皇子殿下回城了啊!吓得本官还以为是真的出现奇迹了。”

  安德海笑呵呵的连忙转身,带着一群人走下了玄武台,恭敬的像一条哈巴狗一般的等在了路边,迎接自己的主子归来。

  踢踏声响,骏马奔驰。

  不消片刻,那队英伟的骑士便来到了玄武台下,全身包裹在一套黑色战甲中的李元朝纵身跃下了黑色骏马,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哗啦。

  一阵盔甲声响,分外沉重,李元朝摘下了头盔,露出了里面一张霸气十足的英伟脸庞。

  实话说,这位大皇子殿下端的是威仪不凡,他与李元民有着几分想象,但脸型方正,天堂饱满,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虎目凛凛生威,更有两道鬓角沿着脸庞一直延伸到了两腮,每一根头发都如钢针般的竖立,远远一看竟似像那威武雄狮的鬃毛一般,霸气威猛到了极点。

  更令人震慑的,是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每一道呼吸都压迫着在场众人的神经,此人的修为绝对深不可测,远远超过一般的武道宗师。

  “下官恭迎皇子殿下回城!!”

  此刻的安德海,几乎整个人已经完全趴在了地上,卑躬屈膝的模样令人不耻,极尽能事的讨好着自己的主子。

  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此刻的李元朝却似乎心情很差。

  差到想要发飙。

  一道冷眼扫过地上的安德海,李元朝连平身都没有说,便直接越过了自己的狗,蹬蹬的走上了城楼,径直的向李元民走了过去。

  “元民见过大哥。”

  李元民拱手行礼,但心中却有些讶异。

  情况有些不对啊。

  大皇子他怎么这幅表情,跟被人带了绿帽子似得?

  按理说,现在的他不应该跟那个贱人安德海一样得意洋洋的嘲笑自己吗,怎么会是这么一副眼看快要喷火的模样。

  出什么事了?

  他这么一大早的出城又是为了什么?

  不光李元民看出了一样,在场的众人都是心里有些纳闷。

  李元朝在京城可谓是一人之下,什么事情能让他气成这幅模样。

  “元民,我终究是小看了你。”

  下一秒,李元朝的话更是让众人摸不着头脑。

  这又是几个意思?

  现在不应该是对方耀武扬威的时候么,怎么反而有点认怂的口气。

  “大哥,何出此言?”

  “……”

  李元朝威武的脸庞微微一抖。

  李元民疑惑的话语在他看来却是一种赤裸裸的打脸与讥讽。

  “哼,元民,你莫要在与我装蒜,你做的好事,大哥都会记在心里。”

  “大哥?”

  李元民隐约猜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