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00章 凄凉
  

  就像……逃难一样。

  叶枫被自己脑中这个突然闪出的猜测,吓得心跳一缩。

  怎么可能?

  陈仓郡城可是西北边陲的第一郡城,商务要塞,百姓就算没有锦衣华服的生活,那也绝对过着安居乐业的小日子。

  叶枫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正巧看到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头经过。

  他赶着一辆破木板造的牛车,车轱辘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驮着满满一车的粮草。

  “老大爷,陈仓郡城里,发生什么事了?”叶枫走上前拱手询问。

  老头略显呆滞的目光,淡淡得扫了一眼叶枫,哀声叹气:“小伙子,你是外地来的吧?快回去吧,别再往城里走了,那已经不是昔日的陈仓郡城,是……炼狱啊……”

  炼狱?!

  叶枫心头猛地一震。

  短短几个月,陈仓郡城怎么就成了炼狱了?

  他惊疑再问:“老大爷,可否详细告知城内如今的情况?”

  “有钱有势的,早在祸乱后第一时间,携带家眷逃到其他县镇去避难了,这几日,城里出来的,也就剩下我们这些老弱病残了……小伙子,你看那处。”

  老大爷艰难转过身,指着城楼下的一个黑鼎熔炉。

  “那是焚尸炉!好多百姓,都在那炉子里,化成一道青烟咯!”

  “百姓?焚尸?!”

  叶枫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陈仓的局面恶劣得难以想象。

  老大爷幽幽叹息,接着解释道:“数月前,城中突然来了一群凶残无比的怪物,它们又像人,更像野兽,啃噬人类为食,更诡异的是,被它们啃咬之后,陈仓百姓,也都变成它们那般,半人半兽,可怕得很啊……”

  “半人半兽?!”

  叶枫脑海里,嗖的一声闪出一个形象。

  欧阳风!

  难道说当初兽化,变异成怪物的人不止是欧阳风一人?!

  告辞赶车的老大爷,叶枫加快脚步,走到了城楼下。

  只见眼前,几个身材魁梧,表情麻木的士兵,正在将闭紧双目,满身血污的兽人,一个一个拖着胳膊腿,扔进巨大的黑鼎熔炉中。

  熊熊火光在炉子中噼啪作响,里面的灰烬,堆得足足有两三米高。

  随着一具具尸体扔进去,火膛里隐约传来呜呜声,就像是野兽临死前,发出凄厉而苍凉的怒吼。

  滚滚黑岩,从洞口喷涌出来,直冲上天。

  四周,飘落的灰烬,洋洋洒洒,沉沉浮浮,就像是承载着陈仓百姓的怨灵,流连在这片天地间。

  叶枫目光凝重,沉吟了片刻,决定先进城去,找郡守府的人了解具体情况。

  他走到城楼入口,被几个全副武装的军士用长枪拦住,喝令:

  “陈仓郡城,闲杂人等,许出不许入!”

  叶枫皱了皱眉,正要抬出新上任的参将来自证身份,却又听到旁边一个军士,迟疑似的问道:

  “你是叶枫叶少侠?!”

  居然还有认得自己的人?

  叶枫好奇得看过去,却没想起来与眼前军士,有何前缘。

  军士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长相平庸,但面容亲和,身材高大,看起来孔武有力,健壮如牛。

  “叶少侠,你肯定不记得我了,但是我可忘不了你啊,在天命猎赛最后一天,我和我几个兄弟,都是被你从李家那帮孙子手里,给救了下来的!”

  原来如此。

  叶枫点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问道:“你怎么成了军士了?”

  印象中,天命猎赛的规则里,好像有一条,军士不得参赛。

  “不止是我,还有好多当时参加猎赛的伙伴弟兄,他们现在都加入陈仓护卫军队了。”

  说着,那位军士招了招手,把镇守在城楼两侧的军士都叫了过来。

  “咦?叶少侠,你也来陈仓郡城了?”

  “叶少侠来了,咱们又多一个好帮手了啊!”

  “是啊,公孙公子和叶少侠,又能再一展青年俊杰的霸气风采了!”

  军士们全部都认出叶枫,神情振奋得感叹着。

  叶枫心系陈仓郡城中的变故,也不再客套,开门见山得问:“不知郡守大人此刻在何处?”

  “叶少侠,跟我来吧!”

  那位军士姓周,如今已经是陈仓守军中的一名副将,他安排好其余工作,便带着叶枫进入了陈仓城。

  触目唯有荒凉。

  原本繁华热闹,商户林立的街道,早已不复昔日商业都城的盛景。

  重创之下,焉有完卵。

  道路两侧的门户,无论是深宅大院,还是普通小屋,皆是紧闭了大门。

  除了巡逻的护卫队在城中列队穿行,能够看到的百姓,可以说是少之又少,而且几乎都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得匆匆而过。

  眼前所见,让叶枫顿时心绪无比复杂。

  一旁,周副将神情凝重,仿佛心中承载着无尽的苦恼和无奈,轻轻叹息了一声。

  “死的死,逃的逃,城里如今加上留守的军队,也不过寥寥数万人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百姓受难,城何犹在?

  作为陈仓郡的百姓百姓,像是周副将这样的青年武者,大多投身军营,为守护自己的家乡,贡献最后一份力量。

  叶枫看着这个面容惨淡的副将,心中也激涌着一股煞气。

  这一切,定然是与欧阳风背后的那股邪恶势力有关,不管他们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险恶目的,但这般用整个陈仓郡百姓作为牺牲的手段简直也太猪狗不如了。

  再加上之前汤峪镇的兽潮,如果叶枫猜的不错的话,二者必有关联,如此,那背后主使之人的手中便是沾染了万万千千的无辜鲜血,简直罪大恶极!

  叶枫的目光冷凝如冰,正与周参将继续走着,忽然两人停下了脚步。

  嗷!

  狂躁的叫喊声传来。

  一个半人半兽,浑身绒毛乍起,双目嗜血,形如野狼的怪物,从街道转弯处横冲直撞出来。

  这兽人,完全失去了人的意识,只剩下被变异后的嗜血**,到处搜寻着无辜的百姓。

  很快,兽人还没跑出多远,就被闻讯赶来的军士,用一张布满了钢刺的密网抓捕住。

  钢刺上都淬了毒液,刺入兽人的身体,它浑身血液瞬间凝住,四肢变得麻木无力,瘫倒在地上抽搐着,嘴里发出凄厉的呜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