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81章 嚣张的李敖
  身为陈仓郡守府的代表,公孙云在这次猎赛中完美履行了自己作为东道主的职责,不仅猎杀凶兽,更是率领着郡守府人马到处搜寻受伤的参赛者,护卫他们安全的离开太白山。

  到了最后这两日,泼墨峰的杀局爆发,公孙云更是与手下们一起,组织起了大队的返程队伍,以求能够最大限度的安全突围。

  这一手,很好的应对了这次杀局,到了这会儿已经是第十日的正午时分,似乎已经没有再听到泼墨峰四周响起武者的惨叫。

  “公孙公子,这次真的多亏了你啊!”队伍中,一名武者一边走,一边致谢。

  “是啊,要不是公孙公子,俺就算有令牌只怕也带不回去,您实在是咱们陈仓郡的希望啊!”

  “妈的,都是那群该死的黑衣人……要我说,这群家伙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大家都是陈仓郡的人竟然也下得去如此毒手!公孙公子,你回头一定要查清真相,替大伙报仇啊!”

  “是啊!公孙公子,一定要剁了那群狗娘养的!”

  人们为公孙云欢呼,更是对那群心狠手辣的黑衣人恨得牙痒。

  公孙云站在队伍最前面,脸上虽然淡然自若,回应着大伙的呼声,但他的眉间却始终缠绕着一股忧虑,更是全神贯注的警惕着四周。

  但该来的,还是来了。

  就在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赞颂公孙云之时,前面,却是响起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冷冷的笑了起来:

  “呵呵,是啊,公孙兄,你可一定要查明真相,给我们这些陈仓百姓报仇雪恨啊!”

  李敖,一袭蓝衫,带着一队面容冷酷的李家侍卫,直直的挡在了众人前行的道路上。

  “李敖??”

  公孙云目光一冷。

  昨天那群黑衣武者,公孙云最怀疑的就是李家,只有他们有这样的实力做出这种大规模的猎杀,而此刻这李敖带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此,是要公然劫掠吗?

  “李敖,你意欲何为?”公孙云不自觉的握住了腰间的剑柄。

  “呵呵,堂堂陈仓第一天才的公孙云也会如此紧张吗?”李敖笑的诡异无比,平摊着双手,看向众人:

  “我不过是想像公孙公子您学习,做一次保卫大伙平安的好人,最近泼墨峰不太平,李家也想尽一份心。”

  “李敖!你放什么屁!”

  人群里当场就有人叫喊:“人们都说是你李家的人在抢夺令牌,你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话不能乱说。”李敖惊讶的摇头:“我李家心系陈仓,怎么可能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此话当真是让在下心凉。”

  李敖笑的好像一头阴隼的狼,竟是真的一挥手:“诸位,李敖今天在此为你们保驾,保证大伙平平安安走过泼墨峰回去营地!”

  什么?

  这货到底要干什么?

  众人看不透李敖的深浅,却看到那些李家侍卫当真让出了道路,让所有人安然通过。

  不过,就在公孙云冷着脸带领众人迈步的时候,李敖却伸出了一指手指对着公孙云晃了晃:

  “等等。”

  “还有何事?”

  “别人可以走,公孙公子……还请你留下一样东西。”

  “李敖,你终究还是要夺我的令牌!!”

  哼!!

  公孙云一声冷哼。

  李敖之前所有的表现都是在调戏众人,他根本就是杀人夺牌的幕后黑手,什么心系陈仓都是见鬼的屁话!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也都炸锅了。

  “李敖,你无耻,一定是你带人抢夺令牌的!”

  “错不了,汤峪镇的时候就没见你出手救人,你们李家都是一群自私的混蛋!”

  “你凭什么要公孙公子的令牌,那都是他救人杀野兽得来的战果,你也配要?”

  李敖面对众人的斥责,脸上只有冷冷的讥嘲:

  “一群可怜的人……你们说这些话有何意义,今天李家诚心为保护大伙而来,取公孙云的令牌是我个人的行为,轮得到你们多嘴?”

  这是无耻的狡辩!

  “李敖,你放屁!”

  还有人在骂。

  但这一次,李敖的脸色却是冷了下来。

  “掌嘴!”

  唰。

  一道黑影从李敖身后直飞而出,快如鬼魅。

  好快!

  公孙云一惊。

  他想要阻那黑影,却发现对方的速度可怕至极,他双脚还未动,人群里已经响起了一声巨大的巴掌声。

  啪。

  之前骂得最响的那人直接被那巴掌抽飞出了人群,狠狠的撞在了旁边的一颗树上,碗口粗的树干直接被撞断,那人更是口吐鲜血的昏了过去。

  “李敖,你!!”人们惊恐的呼喝。

  “纵然我李敖宽容大度,但也容不得被人这般辱骂,李家的威严,不容你们这群废物玷污。”

  李敖冷冷的扫过众人,又看向了公孙云,似乎像是玩够了老鼠的猫,脸上已经不见方才的戏谑笑意:

  “公孙云,时间差不多了,交出你的令牌,带着这些废物滚下太白山吧!”

  “公孙……”

  “嘘,别说话了!”

  旁边,还有人想出声支援,痛骂李敖,却被那可怕的黑衣人一道气息压得紧闭了嘴。

  那人,恐怖如魔。

  李敖今天摆明了就是专门要等公孙云,想必他已经攒够了足够数量的令牌,只要将公孙云这个对手击溃,猎赛第一就再也不做他人之想。

  守株待兔,巧取豪夺,这是天命猎赛中最为人不耻的一种玩法,但不得不承认,这也的确是最有效,最直接的手段。

  此刻,现场的气氛紧张到令人窒息。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公孙云的身上。

  只见这位白衣公子面对李家慑人的气势,不慌不乱,缓缓退去了外面的白色长衫,对着身后的武者们挥了挥手。

  “大伙……先走吧。他们只是要我的令牌。”

  武者们血气方刚,自然是一阵义愤填膺:

  “公孙公子,我们不走!我们与你共同进退!”

  “对,不走!我们倒要看看,陈仓李家今天光天化日之下能干出什么缺德事来!”

  人们的激昂,换来的却是李敖的一声冷笑:

  “陈仓李家,自是会保护所有人的安危。来人,看好大伙,不要被误伤了。”

  是!

  只见那些李家侍卫面无表情的掏出了一柄柄雪亮的劲弩,直接对准了在场的武者。

  妄动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