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63章 兽性的屠杀
  

  有人点亮油灯,出来查看到底怎么回事,却发现所有笼子里的鸡鸭鹅,都在拼了命扑腾翅膀,挣扎着想要飞出笼子。

  而自家院里养的狗,也突然疯了似的,满地打滚像是要挣脱栓在脖子上的绳子。

  这种情况,汤峪镇几百年来,还从未遇到过。

  一时间,所有的村民们都披着衣服,从自家院落里走了出来。

  镇里唯一的一条街道上,聚满了慌乱不安的人群。

  轰隆隆!

  一阵仿佛地动山摇的颤动声,从远处传来。

  所有人还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突然就看到镇子入山的山路上有一大团奔腾的黑影,伴随着咆哮嘶吼声,朝着他们的家园翻滚而来。

  那是什么?

  是泥石流吗?!

  众人惊慌,疑惑,但却没有人明白,那团黑影到底是何物。

  突然,一个年迈的老者,浑身颤抖着,身子一软,就瘫坐在了地上,手指指着海啸般翻涌呼啸而来的滚滚黑烟。

  “是……是野兽!那么多,那么多的野兽!”他发出绝望而干哑的呼喊声。

  什么?!

  所有人面色大变。

  “快跑!”

  人群中,也不知谁喊了一嗓子,所有惊愕到呆滞的人,突然惊醒一般,仓皇奔逃,但却为时已晚。

  从太白山中奔涌而来的数不清的兽群,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气息,长驱直入冲进了汤峪小镇中。

  烟尘滚滚,大地震颤!

  各种形态大小的野兽,密密麻麻,宛如决堤洪水一般,顷刻间扫荡入镇。

  每一只野兽的双眼,都冒着嗜血的红光,无比诡异!

  这是一场兽性的屠杀。

  所有的野兽,组成了一道洪水巨浪,发出震天动地的怒吼声,几乎湮没了拼命奔跑逃生的人们发出的哭喊和求救声。

  这其中,还有四头形貌怪异的凶兽,作为首领奔跑在兽群的最前面,直接将阻挡在它们前面的武者撕咬毙命。

  镇子里最强壮的守护者,化为一滩血泥白骨,也不过是顷刻之间。

  属于汤峪镇的末日,悄然降临。

  所有的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少,甚至哪怕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孩,都没有逃出这场死亡炼狱的可能。

  悲痛,绝望而惨烈的呼喊声,伴随着熊熊燃起的火光,笼罩着整个镇子。

  就在这时!

  在镇子不同的位置,几乎同时发出了三道响彻天地的长啸。

  镇东,只见一道蓝衫身影好似绝望死海中的蛟龙,纵身而起,万千月光汇聚其身。

  “畜牲,找死!”

  砰!

  一道猛烈无匹的掌劲破风宛如旋风过境。

  迎面而来的几头野牛瞬间被震飞,庞大身躯轰然四散,宛如片片秋风落叶,高高飞起,又如同巨石一般狠狠落下,发出砰砰的巨响,砸中几只正在啃噬尸骨的野兽。

  可怕的掌法,飘渺无踪,却又刚猛无匹,那恐怖的威力直接横扫一片,竟是以一人之力将近百头野兽驱逐斩杀,犹如死亡的杀神。。

  镇西。

  咻!

  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好像霹雳闪电,闪耀了夜空。

  唰唰唰!

  剑吟如啸,无数道剑气光影,璀璨耀目,朝着奔腾的野兽贯穿而去。

  嗷!

  凄厉的惨叫,颤动大地,一瞬间倒下来几十只野兽。

  一位白衫青年,面如冠玉,气质出尘,踩在四溅散落的肉泥血泊中间,看着幸存者的眼神,亮得像是两道天光。

  他手中的剑像是天神救世的神兵,那玄妙的剑法更是犹如仙人指路,羚羊挂角一般,根本没有一头野兽能够在他面前撑过一剑,便尽数喉管爆裂,喷血倒地。

  抱头蜷缩在巷子两侧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人们纷纷抬起头,仿佛从无尽绝望地狱中,突然看到了救世之神。

  另一边,镇子中心。

  一头后背长满了棱角,四肢被鳞甲覆盖的凶兽,正在肆意踩踏逃命的人们,它甚至根本无需撕咬,抬起爪子随意一拍,面前的人便如蝼蚁一般直接被碾成肉泥。

  这是一头凶兽,堪比武道宗师,它的目标专门是镇子里的守护武者,在他疯狂的屠杀下,汤峪镇守护者几乎都已被撕成了碎片。

  唯有最后两人,满身血污,四肢布满深可见骨的伤口,却还在拿着刀和矛,挡在狂奔逃命的妇孺前面。

  嗷!

  那铁甲凶兽嘶吼,挥起了死亡的利爪,就要捏爆这两个誓死不怂的武者头颅,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漆黑如墨的光影,迅如闪电,突然从半空中爆射而出。

  “区区畜生,敢来人类的地方作乱,去死吧!”

  声音爆喝如雷,那黑色闪电更是一瞬间贯穿了凶兽肩头,直直的戳在了地上。

  是一杆长枪?

  两个守护者顿时心神狂震。

  随后,他们看到了一尊巍峨如山般的背影,霸气无双的挡在了他们面前。

  嗷!

  凶兽被伤,发出暴怒的吼声,两道宛如牛眼般的瞳孔中,爆发出骇人的血光。

  可那身影竟然径直冲了过去,赤手空拳抱起了凶兽的爪子,一个背摔将足足有千斤重的巨兽甩飞向了半空,轰隆隆的将一片瓦房砸成了碎片。

  我的天啊……

  两人已被惊呆。

  这人怎么像是一头人形的凶兽啊!!

  ……

  这一夜,汤峪镇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死亡之殇,若不是三位救世主一般的存在横空出世,只怕整个镇子都会毁于一旦。

  但尽管如此,当叶枫他们风尘仆仆的赶到汤峪镇的时候,等待他们的还是一片人间血狱般的场景。

  ……

  汤峪镇,镇外五里。

  三个灰头土脸的年轻人,从一片野杏林里钻了出来。

  “叶枫,你看你带的这路,我的衣服全勾破了!”

  李雯这会儿造型相当‘清凉’,浑身的紧身衣被划得向破抹布似的,隐隐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肌肤,到处透露着美丽的春光。

  不过嘴上说归说,李雯此刻的目光已经有了一些不同。

  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变化,同样的一句话,放在之前便是不满的抱怨,但现在更多的像是李雯对叶枫的一种‘感谢’,词儿在挑剔,味道却充满一种别样的情绪。

  叶枫总算是对李雯笑了一下,这最后几天,三人走的颇为狼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