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6章 宋长青
  叩,叩,叩……

  最后几下马蹄声停在了门口。

  马背上,趴着一个浑身沾满血迹的身影,仿佛再也支撑不住似的,栽倒了下来。

  “叶枫!”

  叶芷阳认出叶枫,不顾一切冲上去,抱住了叶枫虚弱的身子。

  叶天南也赶紧走了过去:“枫儿,你没事吧?你醒醒啊!”

  此时的叶枫,双眼紧闭,大片的血渍染在衣服上,浓重刺鼻的血腥味,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神。

  “受了这么重的伤,只怕活不过一时三刻了吧?”欧阳雄噙着冷笑睨了一眼:“别说我这个哥哥没良心,一口薄棺,我欧阳雄已经提前给你备好了,哈哈哈哈!”

  又是一连串狂妄至极的笑。

  众人这才看见,刚才跟着他来的乐队后面,还有一口棺材,是最劣质的木材,薄得像纸一样,无比寒酸。

  居然准备给人送棺材!

  简直是丧尽天良!

  欧阳雄的狂笑,成了整个广场上最突兀的声音,每一个音调,都像是最尖锐的刀片,往松林镖局所有人的心尖上刮着。

  叶天南现在无暇理会他的嘲讽,只是紧紧的握着叶枫的手:

  “枫儿……你为什么不逃走……为什么还回来!”

  叶家最后这一点血脉,他还是没能保住。

  叶芷阳的眼泪争先恐后涌出来,大滴大滴落在叶枫的脸上。

  但叶枫却好像一点感知都没有,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昏死过去。

  “叶老爷子,还请保重身体啊。”

  一旁,李氏家族的管家李儒长叹一口气。

  “令孙回来,却不见镖货,证明事情再无回转的余地。未免我们这两笔账相互牵扯,还请你现在,先把李家的三千两银子,尽数赔偿了吧。”

  场面令人叹惋,但生意场就是这么无情冰冷。

  更无情的是欧阳雄。

  他大步的走来,看到叶枫还有呼吸,冷冷一笑:

  “哟,看来还没死嘛……那不成,输了就要赔命,既然叶老弟你拖着狗命回来了,那现在就赔给哥哥我吧!”

  他说完,从护卫手里接过一柄长剑,奔着叶枫就走了过来。

  “给老子站住!”

  可是却有几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孙阳,手里的铸铁棍重重的在地上一顿,发出咣的声响。

  他的眼睛瞪的通红,手上青筋爆裂,连带着身后几个弟兄死死的护住了叶枫。

  他们,都是叶枫之前从二郎山上救下的镖师。

  他们,或许在今天之前,都在心里埋怨,甚至厌恶过叶枫。

  如果不是这个败家子,松林镖局就不会日渐没落,被一个刚起家的扬威镖局给压下一头。

  如果不是他被设下圈套,接了李家的重镖,吴镖头和那帮兄弟,也不会命丧二郎山。

  松林镖局,更不会百年家业,一朝尽毁!

  但是……

  从二郎山逃出升天的那一刻起,他们便对叶枫有了改观,尤其到了今天,当他们看到满身是血的叶枫归来,更是看到了他的血性和勇气。

  他,作为松林镖局的继承人,没有逃走,清风寨,他真的去了!

  他是条汉子,他没有辜负叶家用几代人的鲜血染出的镖旗!

  今天,就算叶少爷要死,也不能死在欧阳雄这贱狗的剑下!

  “欧阳雄,我孙子的命,轮不到你来取!”

  叶天南也挺着腰杆站了出来,眼中泛着绝望,却更有着坚强:

  “叶枫他已经尽力了,今天是我松林镖局的劫数,罢了,来人,将招牌取下……还有叶枫的命我保了,你说的三千两银子,松林镖局砸锅卖铁,也会还你!”

  “我等不及了!”欧阳雄就在等叶天南这句话:“是四千两,我现在就要,拿不出来,叶枫狗命留下!”

  旁边,李儒虽不想开口,却也说了一句:“唉……叶老,李家的三千两,今天只怕你也得还清,要不然在下也无法交代。”

  七千两啊!

  这根本就是彻底逼死了松林镖局,无人能够挽救。

  可就在这时,异变再生。

  只听到叶家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不就是要钱吗?我有!”

  谁?

  全场的人都是一愣,只见一袭长衫的宋长青从人群中走出来。

  “哦?”欧阳雄竟是面带微笑,得意的看着宋长青,就像看着自己的一件得意作品:“这不是宋兄吗,怎么,你要当救世英雄?”

  宋长青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冷冷道:“是不是只要有三千两,就能保住松林镖局?”

  “三千是还李家的钱,叶枫还欠我一条命加一千两。”

  “叶枫的死活与我无关,我只出三千两,叶总镖头愿意保他这个废物孙子是他的事。”

  “长青,你这是……”

  叶天南猛地一震,像是第一次见到宋长青一般。

  其他人,也都是一幅又惊又疑的样子。

  欧阳雄似笑非笑,晃了晃手里的折扇:

  “可以啊,你还三千两给李家,叶老爷子砸锅卖铁还我四千,我们三家的账,就算清了……只是你有这么多钱么?”

  “这是三千两的银票!”

  宋长青几乎没有犹豫,直接掏出了厚厚一沓纸,在空中一扬,但与此同时,他却转向了面色凝重的叶天南:

  “总镖头,我可以出钱保住镖局,你当然也可以掏空了镖局来救叶枫的命,但我这钱要一样东西来换。”

  “宋长青……”叶天南已经猜到了背后的真相,目光中满是愤恨:“我真是看错了你,你要什么……”

  “我要松林镖局的总镖头的位置!!”

  这句话,像是一枚炸弹,炸在了松林镖局的广场上。

  嘶!

  众人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镖头孙阳冲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襟。

  “宋长青,你疯了吗!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长青,你怎么在这种时候,对总镖头的说这种话!”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镖局其他人也怒不可遏,纷纷上前指责起来。

  “呵,良心?“

  宋长青满不在乎的冷哼,反手指了指镖局的匾额:

  “这些年,我为了镖局做了多少事,又为姓叶的败家子,擦了多少次屁股?!要是没有我,你们以为,松林镖局真的可以支撑到今天吗?!”

  “宋长青,你闭嘴!”叶芷阳在旁边也看明白了局势,愤恨的怒斥自己曾经信任的人。

  宋长青被她这一呵斥,面上一阵扭曲,一把甩开孙阳的手,泄愤似的叫喊起来: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你们仔细想想看,就凭他姓叶,将来当家的死了,这镖局还是要给他来继承,早晚也会被他给败光,到那时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活路!”

  众人沉默。

  宋长青的话不堪入耳,但却像根刺一样,戳进了他们的心窝子。

  叶枫到底是个败家子。

  今天松林镖局的一切祸事,都是因为他而起。

  宋长青眼见大家的反应,更加确定此刻的局势,再无反转的可能。

  “与其到时候大家一起生不如死,到还不如现在就让我来打理松林镖局,我向各位保证,一定会把镖局发扬光大,带领你们活得比现在更滋润!”

  “宋长青,你够了!”

  孙阳大喝一声,脖子上的青筋暴跳如雷。

  “宋长青,你这三千两银子,是从哪里来的?”

  叶芷阳是他们之中最冷静的:

  “据我所知,你家境贫寒,若非爷爷收留,你只不过是一个武馆的杂工罢了,不可能有这么大笔钱财!”

  她的思路越来越清醒,仿佛马上就要触摸到,令人恶寒的真相。

  宋长青面对她的逼问,脸色青白变换,但也就是瞬间,就恢复了冷静:

  “芷阳,你一直都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今天我接手了镖局,就会马上娶你为妻,到时候你就是名正言顺的镖局夫人,享尽荣华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