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霸武神王 > 第15章 受伤?
  “哼,寻个屁!叶枫那小子早就连夜逃跑了,留下这群傻瓜替他背黑锅。”

  欧阳雄满脸讥笑,那张白净的脸刻薄得像是被刀片刮过。

  他身后那群护卫队,也捧哏似的,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

  “笑什么笑!”

  孙阳目光一沉,握紧了手里的长棍。

  就算松林镖局要拱手送人,就算他们这些人要离开松阳县,他也不想看着大家这样被人羞辱。

  “当然好笑啊,那儿可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清风寨啊!你们居然相信那个败家子,真的能把镖货带回来,简直是白活了这么大岁数,哈哈哈哈!”

  欧阳雄笑够了,啪的一声收起折扇,脸上没有半点仁慈:“时间到了,李家的镖货,叶枫的狗命,你们到底能不能拿出来?”

  当然不能。

  欧阳雄一清二楚。

  叶枫这时候,恐怕已经死在清风寨里,被吊在示威杆上当箭靶子了吧?

  但是,他要的可不仅仅是叶枫的命!

  一旁,李儒看着满院子哭哭啼啼的老幼妇孺,心里有些不忍,但他只不过是个管家,丢了的货,是属于李家的,他一旦心软,那被责难的就是他自己了。

  “叶老爷子,镖货找不回来,既然已成事实,按照契约,赔偿给我们李家的三千两白银,是不是也该交给我了。”

  “是,这个我知道,银子我一定会赔偿……”

  叶天南一脸颓丧,双目低垂。

  曾经意气风发,闻名整个松林县的巅峰武师,如今却只剩下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满腔热血任人欺凌。

  “账房里的钱凑不够三千两,不知李管家能否再多宽限几日,就凭着我们松林镖局的名号……”

  这是想卖自己的老脸,再求李儒宽限几天了。

  “我呸!连李氏家族的镖都能弄丢,整个松林县,还有人敢找你们押镖吗?”

  欧阳雄一脸凶恶,很不耐烦似的催促道:“别在这磨磨唧唧了,赶紧把你们松林镖局的牌匾给老子拆下来,扬威镖局的灶火上,正好缺柴烧!”

  “欧阳雄!你一再出言侮辱松林镖局,未免也太过分了!”叶芷阳实在听不下去,忍不住出声呵斥。

  宋长青急忙拉住她,“芷阳,你别激怒欧阳公子。”

  叶芷阳瞪大泪眼,惊愕得看着宋长青。

  隐约间,她好像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但是,还来不及细想,却听到欧阳雄继续的冷笑:

  “呵呵,叶芷阳,七天前叶枫和我立下的赌约,松林县有大半的人都能作证,他拿不回镖货,就得把命输给我,不过现在既然逃了,我欧阳雄大人有大量,也不跟你们计较。”

  他说着,故意装作思考模样,来回走了走,然后才眼光一闪,接着道:

  “赔我三千两白银,算是他的买命钱吧,再算上他先前欠我的一千两白银,总共四千两,能拿得出来,松林镖局牌匾我就不拆了。”

  能拿得出来才有鬼!

  什么?!

  叶天南身形一晃,再受打击。

  整个广场上,松林镖局的镖师和家眷们也都陷入了绝望。

  几个胆小点的丫鬟,更是抑制不住痛哭了起来。

  四千两啊!

  松林镖局变卖家当,才能够凑齐李家的三千两,更别说再掏出四千两,这根本就是要把松林镖局送上绝路。

  “怎么样?叶枫可是松林镖局的继承人,你唯一的亲孙子,三千两买他一条命,也不算我狮子大开口吧?”

  欧阳雄挑着眉,一副早就算计好的样子。

  此时,镖局门外的广场上,已经围满了吃瓜群众,听到他们的话,也纷纷议论起来。

  “三千两又加四千两,叶老爷子哪能拿出来这么多,欧阳雄未免太狠了。”

  “这叶枫当初立赌约的时候还人模狗样的,转脸就干出这么丧气的事,三千两买他一条活命,那是应该的!”

  “哎,真不知叶家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养出这么个二世祖。”

  “还不如让那小子死了赔给欧阳雄,保下松林镖局这份家业呢!”

  所有人,都不在乎叶枫的生死,甚至对于他们而言,叶枫把命赔给欧阳雄,才是最好的结局。

  “欧阳雄,你不要……欺人太甚!”

  叶天南眼看着守了一辈子的松林镖局受辱,亲孙儿下落不明,满腔怒火再也无法压制。

  “哈哈哈,我欺人太甚?叶老爷你老糊涂了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不然现在就给我把招牌拆下来!!”

  “拆!!”

  一言不合,杨威镖局的狗腿子们就要上来动手。

  “我看谁敢!!”

  “哎哟哟!父老乡亲们看看这松林镖局啊,还不了钱还耍无赖,这样的镖局以后大伙真的不能再去了哦!”

  欧阳雄这个贱人,就想看到松林镖局这幅气急败坏的模样,坏笑开口,再次把叶家往深渊里推。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长街尽头忽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所有人都被这声音惊得一愣,脸色一变。

  有人回来了?

  叶天南和叶芷阳同时望向街口,仿佛走在绝望深渊中的人,忽然看到了一丝光明。

  难道说,真的是叶枫回来了?!

  ……

  结果,令人失望

  “少爷!我回来了!”

  扬威镖局的镖头王通,拍马前行,急忙慌张得来到了人群中间。

  “王镖头,你倒没忘了回来的路。”

  欧阳雄瞪他一眼,语气不咸不淡,但眼光中却透着凛冽的寒意。

  今天的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中,但镖头王通去了趟清风寨多日不归,却让他心悬了几分。

  “事情办的怎么样?”他压低了声音问。

  王通后退一步,扑通一声跪下,回禀的声音足够让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少爷,我刚得知一个好消息,叶枫那小子已经到松林县牌楼了,但是他在清风寨被打成重伤,未能取回镖货!”

  什么?!

  “枫儿他受伤了?!”

  叶天南身子猛地一震,苍老的脸上再无一丝血色。

  “受伤……怎么会这样……”

  叶芷阳扶着爷爷,仿佛也被这消息震惊得失了心神。

  整个松林镖局的镖师们,也倒抽一口凉气。

  这下子,镖局真的完了!

  “哈哈哈哈,这还真是好消息啊!”

  欧阳雄捧着肚子仰天大笑,狂妄又得意的笑声在广场上回荡,仿佛无数的针尖利刺扎进众人的耳膜。

  正在这时,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

  相较之前,这次的马蹄声明显缓慢了许多。

  是叶枫吗?

  叶天南再次看向门外,一声声铁蹄叩地的声音,仿佛化作了锈钝的铁棒,敲击在他的心头上。

  叶枫,千万不要是你……

  叶芷阳死死咬住嘴唇,心弦绷成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