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129章 幽暗幻林
  

  第129章幽暗幻林

  “你这是害羞吗?”

  “什么害羞,你快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

  “床这么大,我们可以一起睡的。”

  现在的月颖有了玲月的记忆,性格还真是改变了不少,以前的月颖宁可看着时聚睡,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时聚心里默念:“时聚啊,时聚,这就是你的命,和水瑶结了婚,却不能做男女之事,刚刚成为灵力之体,能和秋扬做开心的事,却被吸到这个世界。”

  “喂,小伙,你想什么了?”

  “没想什么,睡觉吧!”

  月颖上了床,只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其实除了在村子里月颖照顾的那几天,时聚已经好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躺在床上,时聚只能回想和秋扬在一起的美好画面,那时的秋扬大学还没有毕业。

  月颖很快就睡着了,时聚为她盖好被子,想起月颖的那句“月下思君时归来,颖耀枝头聚情在。”他知道自己就像一颗爱的种子,在月颖的心里已经种下。

  时聚正要离去,月颖扑在时聚怀里,说道:“不要离开,留下来。”

  月颖的身体紧贴着时聚,和珑月的那种拥抱感觉完全不同,激动的表情,女子的体香,月颖的身体在蠕动,真灵之体的时聚犹豫了片刻才清醒过来,道:“月颖,不能这样。”

  “我不管,我就要跟着成为伴侣,我不在乎水瑶和秋扬的存在。”

  月颖亲吻着时聚,时聚能感觉到月颖的那种心情,他不能对不起秋扬,更不会辜负水瑶的嘱托,时聚轻轻的推开月颖,月颖泪如雨下。

  夜晚也变得深沉起来,寒风阵阵,电闪雷鸣,片刻倾盆大雨直泄而下,月颖缩在床上,她的泣声是那么干净,清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月颖恢复了心情,外面的月色依然迷人,这时月颖真的睡熟了,时聚不知怎样安慰她,天很快的亮了起来,月颖梳了梳头发,便离开客店,时聚紧跟其后,月颖也不和他说话。

  大概是走累了,月颖取出天马兽,骑了上去,很快就来到自己的村子,村子还是那样,只是村人的坟墓上长满了野草,月颖一点一点的清理着,时聚想要帮忙,月颖却拦了下来。

  每当看到这些坟墓,时聚就想起那些村民,如果不是自己伤到啼兽,这些人就不会被杀。

  月颖跪在爷爷的坟前说道:“爷爷月颖又来看你了,没有亲人陪伴我很孤单,这次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月颖要离开紫域一段时间,不能经常来看你,请原谅月颖的不孝。”

  时聚知道月颖的心情,他可以照顾她一辈子,保护她一辈子,却不能成为她的伴侣,时聚远远的注视着她,每当靠近些,月颖就会跑远些。

  离开了村庄,月颖一路飞行,凝光境界的速度不是很快,时聚还是在后面跟着她,两天时间过去了,他们来到一处密林,时聚知道她飞累了,幻出一颗丹药丢了过去,月颖吃了丹药调理了片刻,接着飞行。

  “不要跟着我了,你又不喜欢我。”

  “月颖不要任性了,我有伴侣。”

  “我不在乎,我就要和你在一起,如果你不在乎我,请你离开我,我一个人一样可以生活。”

  如果是在凡人城她的确可以安全的生活下去,可是她现在已经踏入修仙的道路,在仙域她的境界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时聚道:“那我们回仙宫,好吗?”

  “不好,要回你自己回。”月颖说完,加快了飞行速度,时聚只好在后面跟着。

  大概又飞行了两天,月颖也想了很多,她凭借着珑月和玲月的记忆,思想性格都有所改变,玲月的一贯的作风追求时聚,却换来了时聚的拒绝,月颖也失去了和时聚在一起的信心,不过她知道时聚不会丢下她一个人,即便不会和她结为伴侣,也会关心照顾她,月颖放慢了飞行速度,说道:“我想通了,你答应我两件事,绝对不会有那晚的事情。”

  时聚瞬间就到了月颖身边,问道:“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第一件事情是,我要你陪我去魔族走一趟,那里还有我的一个好朋友。”

  “可以。第二件呢?”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此域,必须带上我,我不知道你以前对月颖说的是否是真的,现在我可是有仙域圣尊,和魔界圣主的记忆,你必须给我一个准却的回答。”

  时聚犹豫了片刻,他在用玄心读术,他想知道月颖此刻的心思,月颖急忙说道:“不要读我的心,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想见见秋扬。”

  时聚笑了笑,说道:“我忘了,你可是真灵圣体的女儿,好我答应你,如果有一天我能离开此域,一定带上你。”

  “一言为定,我们先去魔族入口。”

  月颖带着时聚一路飞行,月颖说道:“魔族入口有两处,一处在仙域的蓝御谷底,一处在紫域的幽暗幻林。”

  “那我们肯定要走幽暗幻林了?”

  “是的,一会我们就到了,魔族的凡人经常出来采药,不过他们不会走进去,那也是死亡之路。穿过了幻林就是魔族的凡人域,我走过一次,感觉还不错。”

  “魔族也有凡人?”

  月颖解释道:“魔族也有好多没有魔化的仙人,他们好多都过着平凡的生活,两千年来,那里的凡人比紫域和仙域的凡人一点也不少......”

  时聚了解到,一千多年来,魔族没有和仙域发生战争,就是有玲月这样的圣主在,仙有仙法,魔有魔规,他们本身只是地域的问题,就像神君和魔君他们只是两个名字而已。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幽暗幻林,这个入口只有玲月走过,这是一条一望无际的青石路,两侧都是树木,地上积攒了厚厚的树叶,方圆百里也是如此,不过除了这条可以知道是路,其它地方都是交错纵横的,时聚用意念扫去,百里之外都是连接的山脉,有的高万米。

  月颖说道:“不要飞行,我们走进去。”

  当他们踩到地上的落叶时,两侧的树木发出了哗哗的响声,树杆一动不动,只有树叶在抖动,月颖跑在前面,时聚紧跟后面,月颖跑过的地方,树叶满天飘落,有的是黄色的,有的是红色的,还有的是紫色的......

  这里的空气更是清新纯净,也许和这些树木有关,时聚在这些树叶上走动,好像行走在棉花糖上,软软的,有种拥抱的感觉。这感觉不是拥抱大自然,而是和女子拥抱的美妙感觉,他看不清这个女子是谁,好像是秋扬,又好像是水瑶,尽管时聚想努力的看清,还是分不清到底是那个。

  这时的月颖已经跑出好远,时聚也加快了脚步,远处的月颖已经坐了下来,可能是她跑累了,在这条小路上,时聚感觉不到自己的灵力,他来到月颖身边,月颖的身体很虚弱。

  时聚问道:“你怎么了?”

  “我之前过这里是通玄中期境界,那个时候虽然不能用灵力,但可以通过,现在只是凝光境界,我可能支撑不住了,我的身体好难受。”

  时聚用意念查看出口还有多远,正如月颖所说,这里根本不能用灵力,时聚想要飞行,也是无用的,月颖说道:“你继续向前走,不要管我,难道传说是真的?”

  “什么传说?”

  月颖说道:“这里和秘境一样,任何仙人进来都会失去灵力和功法,而且还会产生幻觉,我第一次走的时候,感觉到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子跟我手拉手行走,而这次那个男子也出现了,只是走到这就消失了,传说感觉一旦消失,死亡就到了。”

  就在此刻,后面的路都消失了,犹如一片黑洞,慢慢的向他们吞噬而来,月颖说道:“快跑,它要吞噬的是我。”

  “不会,我不会丢下你的。”

  时聚抱起月颖,飞快的向前跑去,身后的路都被吞噬,形成一片黑暗,时聚还是跑着,黑暗的吞噬并没有停止,时聚每跑一步,跑过的地方就会被吞噬。

  月颖哭泣着说道:“放下我,这样我们都会没命的。”

  “不要说话,我不是本域的人,我偏不信这个传说,我一定带你跑出去。”

  月颖此刻深感愧疚,如果从仙域入口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她只是想感受一下当年被牵手的感觉,没想到传说真的变成了现实。

  时聚的手臂有些累了,她怕把月颖丢出去,说道:“抱紧我。”

  月颖是幸福的,如果说坐着拥抱只是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这次却是为了争取活下去的意义。

  月颖紧紧的抱住时聚的身体,对于她来说,那种身体摩擦和碰击则是一种奔跑的享受。

  时聚拥抱的感觉早已经消失,抱起月颖的那一刻,他知道这是在跟死亡赛跑,他曾经可是特种兵,野外作战时,月颖的重量和自己的装备差不多,自己一定可以跑出去。

  片刻后,前方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光束离时聚越来越近,很快他们冲出了这条传说的死亡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