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123章 议事
  

  时聚望着珑月,他知道仙域十大仙派,还没有正式和妖魔开战就有五大派已经被灭,而作为仙域圣尊的她,看上去却是一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子。

  时聚轻轻的抱了抱珑月,安慰道:“不要想太多,我们一定能战胜妖魔。”

  珑月只是点了点头便示意时聚离去,时聚几次救她,她心里早已产生爱慕之情,她清楚自己的责任,守护仙域是珑月圣尊的责任。

  时聚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直接去了青幕婉和轻灵那里,青幕婉见到时聚高兴的喊了句时聚大哥,轻灵则和化云正谈论着阵法,他们见到时聚纷纷前来见礼。

  “轻灵,化云你们接着谈论吧,我带青幕婉去走走。”

  青幕婉听到时聚叫自己,害羞的脸都红了起来,轻灵则和化云退去,青幕婉道:“时聚大哥以后就叫我婉儿吧!”

  时聚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你可有百岁,我来是想带你去见青幕仙尊,他老人家才这样叫你。”

  “呵呵,你真有意思,论辈分我可小你两辈,你叫我婉儿是应该的,再说我现在的样子只有十八岁。”

  “婉儿就婉儿,我带你去见青幕仙尊。”

  “好啊。”

  婉儿跟着时聚向外走去,大战在即将婉儿还给青幕仙尊也许会更安全些。

  他们很快见到了青幕仙尊,见到自己的孙女青幕仙尊高兴的流下了眼泪,要知道这几千年的老人家应该很久没流过眼泪了。

  两个人半个时辰的交谈,青幕仙尊对时聚道:“时聚仙尊,婉儿还得交给你,你不是本域之人,如果我们败了,还请你带婉儿一起离开这里。”

  “青幕仙尊,你这么相信时聚的能力吗?”

  “不到三十岁的骨龄就突破了灵体,仙、魔、妖四千年中还没有出现过一人,况且仙尊的为人青某佩服,婉儿交给你,青某放心。”

  时聚知道这次大战的重要性,月颖、严儿、青幕婉不仅仅是这些,整个紫域城还有那些仙域的凡人城,他都想保护,他算不到这次战争的后果,他要做的就是和仙域共同对抗妖魔。

  珑月仙宫的实力不可估测,在修建传送法阵时,五行仙尊的功法更是高深莫测,虽然时聚从来没有见到过她们对敌,论年纪她们可都是珑月的长辈,而且加上青幕仙尊、南宫门主、千药谷主等,完全可以和妖魔一战,这也是时聚的自我安慰,他知道真灵之体的实力,只有耗尽真灵才能消灭铁妖。

  时聚带青幕婉离开了青幕仙尊,路上时聚查看了婉儿的功法情况,虽然在时聚的指点下功力大增,但是如果仙魔大战,青幕婉这样的凝光后期跟本没有自保能力。

  时聚现在已经是通玄后期境界,一些灵宝已经对他毫无意义,他想保护的人太多了,而灵宝是有限的,青幕婉正好是剑修,时聚幻出灵剑送给了青幕婉,并且把灵玄剑阵印在剑上,好让青幕婉尽快掌握,虽不能帮仙域击杀妖魔,自保却超过了聚心境界的仙师。

  距离撤离的日子还有几日,时聚自己躲在密室里巩固着境界,珑月和玲月都来找过他,但看到时聚修练都没有打扰便离去,雪念见到时聚的修练所产生的异象,也有所领悟,她在时聚的密室外盘坐起来,掌心的冰莲散发着紫色的光焰。

  雪念正在吸收时聚所释放的紫焰,紫焰所产生的极寒之力正好巩固了雪念的冰系功法。

  时聚自身周围被紫焰包围着,时而雷电、时而剑鸣、时而风、时而云......

  三日过去了,时聚睁开了双眼,在他的眼神里露出一丝欢喜,雪念也从修练中醒来,见到时聚的表情,道:“时聚仙尊的功法又精进一成,雪念佩服。”

  “见笑了,如果没有你的指点,时聚是没有此境界的,不知如何感谢峰主才是。”

  “呵呵,这有什么可感谢的,你我都为仙域做事,冰寒峰已经没有了,时聚仙尊日后不要叫我峰主就是了。”

  “那好,从现在开始,我叫你雪念仙尊?”

  “叫我雪念就行,仙尊我听着别扭。”

  “哈哈,好,从今天起我们都直呼其名。”

  时聚和雪念谈话,好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雪念的性格还真有些和秋扬一样,也可能是功法的缘故,千百年来很少有仙人能和冰寒峰的修士结伴。

  兽灵门的钟声响了,这是珑月圣尊在集合所有的仙尊商议大事,大殿上玲月和雪念分别坐在珑月两旁,下面分别坐着五行仙尊、青幕仙尊、南宫门主还有刚刚赶来的千药谷主和幻欲门的风林夫妇。

  时聚则坐在千药谷主的旁边,珑月圣尊说明了此战的几个细节,大家都纷纷议论起来。

  首先发言的是千药谷主,这些仙人中,千药是年纪最大的,也是最早的通玄后期,千药道:“圣尊,此战关系着仙域的存亡,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是每个仙人的责任,老夫认为,秘境外决战大大减少了凡人的灾难,但我怕影响了兽灵魔的魔性,据我所知,兽灵魔在秘境附近出现过。”

  大家对兽灵魔都不了解,只有千药和珑月听到过此事,玲月只能从珑月的记忆中模糊的知道一点。

  千药谷主解释道:“兽灵是神族留下来的,神魔化后,兽灵也受到了影响,传说兽灵魔的攻击可以瞬间杀死仙尊境界于无形,所以当时此域的域主就把兽灵封印了起来,可是后来的一场神战,域主没有回来。兽灵却一直被封印着,前段时间我观察到兽灵魔已经在仙界出现了。”

  很多仙尊对千药谷主的说法都半信半疑,珑月说道:“各位仙尊,千药谷主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就是域主的女儿,大家应该听说过那次域外战场,千药谷主是唯一一个活着回来的。”

  本来布好的作战计划被打乱,大家都陷入沉默之中,时聚站了起来,道:“圣尊,各仙尊,那场域外战场我有所耳闻,而我们现在要对付的妖魔之主,和我同是一界,他被真神魔君附过体,现在是真灵虚体境界。”

  大家听到时聚的讲话都静了下来,一个仙尊问道:“那神魔之战最后怎么样了?”

  “日后我在讲给大家听,现在我们要想办法对付妖魔之主,不知圣尊还有什么对策?”

  “时聚,我本想在秘境外布好仙宫大阵决一死战,可是如果影响到兽灵魔,同样会给仙界带来灾难,你有办法吗?”

  时聚思考了一会说道:“兽灵是真神留下来的,铁妖是被真神附过体,这么短时间修成真灵之体,我认为他的境界是来自兽灵魔,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妖魔军团并不可怕,我们只要消灭铁妖,妖魔军团自然溃败,如果兽灵魔真的出现,我们不要对付它,把它引到千药谷大阵中,消灭了铁妖在对付兽灵魔,如果连铁妖都消灭不了,我们也没机会对付兽灵魔了。”

  “那好,我们就按原计划和妖魔一战。”

  大家商议完,珑月留下时聚道:“你觉得我们的胜算有多少?”

  时聚回答道:“百分之十,我们也要试试。”

  “恩,谢谢你,我带你去看看仙宫大阵。”

  “恩?不是以前的护山大阵吗?”

  “当然不是,仙宫大阵比护山大阵强百倍,它可以轻易的杀死通玄境界的仙尊,只是对付真灵之体不知有没有效。”

  “我们一定能胜利,我相信你。”

  如果不能打败铁妖,仙域就会变成妖魔的世界,那些凡人也会过着妖魔的生活,那个时候不知有多少凡人会因为魔化而死去,时聚和珑月一起走着,珑月很想拉时聚的手,可是时聚始终和她保持着距离。

  珑月的思想在挣扎,如果时聚可以拉她的手,战胜妖魔后,就算放弃圣尊之位她也会跟随时聚,可是时聚有秋扬,仙域女子在美,他也不会做对不起秋扬的事。珑月的眼睛有些湿润,一阵风吹过,珑月停了下来。

  时聚问道:“圣尊,你怎么了?”

  珑月噘了噘嘴,道:“说好了,平时在一起时叫我名字,你又喊我圣尊。”

  时聚叹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道:“珑月,你的眼睛湿了,擦一下。”

  珑月笑道:“秋扬哭过吗?”

  “哭过。”

  时聚说完,沉默了起来,不知现在的秋扬怎么样了,来到这个世界都快两年了,不知还能不能像从幻隐山一样出去。

  珑月没有说话,默念道:“堂堂男子汉眼睛也会湿,秋扬在时聚心里的地位是不可代替的,玲月,对不起,不是我不跟你合体,而是我们都能过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