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119章 紫焰
  

  “叔叔,你好像有心事?”

  “严儿,叔叔一会带你见一个美女。”

  “好啊,那我叫她美女姐姐。”

  月颖只有二十岁,严儿也八九岁了,女孩都喜欢自己年轻,时聚随口说道:“依你。”

  “恩。”

  严儿乖乖的和时聚一路飞行,从域城上空飞过的时候,他会不停的向下看看,时聚突感一阵刺痛,道:“严儿,我先送你去下面的域城,不要到处乱跑。”

  “叔叔,你要去哪?”

  “我有事要办,一会回来接近。”

  严儿听到时聚的声音,时聚已经飞出数百里。

  紫域城内接近仙域入口的地方,五六个蓝衣、青衫的仙人围着一个女子,女子的肩膀已经受了伤,鲜血都染红的白色裙衣,女子手中的剑已经落在地上,左手握着一把金属般的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白光。

  几个仙人议论道:“这女子功法不像珑月仙宫的,论资色不比那仙域圣尊差,少谷主这次出谷没白跑一趟吧!”

  “的确,这样的仙子确实也少有,想必是某个散落的修仙家族后人,我决定把她带回蓝御谷,做我的少主夫人。”

  “少谷主,这女子用的剑好像是两年前我送给家叔的礼物,现在家叔已经去世,我想问她几个问题,不知少谷主意下如何?”

  “劳辛,你问,可不要在伤到她。”

  “是。”

  此人正是当初紫域门主的侄子,现在已经是凝光后期的仙人了,旁边的两个青衣人也是凝光中期的境界。

  劳辛伸手捡起地上的剑,确认无误后,问道:“姑娘,这把剑你是从何而来?”

  女子没有说话,从她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她的伤很重,女子狠狠的看着劳辛,她肩膀上的伤,就是劳辛所伤,女子想要逃跑,却碰到蓝御谷的少谷主。

  少谷主见女子不说话,说道:“劳辛,还是待我带她回去疗伤,你的事以后再问,如何?”

  “少谷主,此事关系着家叔的性命,还请少谷主在给我一些时间。”

  “我等不了了,我要带她回去圆房,你家叔的事以后再说。”少谷主命令的口气说完,又命令身边的两个凝光境界的随从把女子带走。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

  此女子正是时聚寻找的月颖,她手里握的正是时聚送给她的光能手枪。

  两个灵光之体的仙人不知女子手里拿的什么法器,不敢靠前,少谷主命令道:“她已经受伤了,你们两个废物。”

  两个蓝御谷的弟子只好继续向前,月颖立刻扣动扳机,一道光柱从枪口射出,一下击中其中的一名弟子,另一名弟子掏出法器想要护身,月颖已经第二次扣动扳机,光柱还是击中了正在做法的弟子。

  光能枪虽然不能杀死灵光之体的仙人,但刚才两名灵光之体的大意都受了伤,蓝御谷主暴怒的掷出宝物,一下击伤了月颖的左臂,月颖紧握光能枪但已经抬不起胳膊。

  少谷主淫笑的走了过去,正要抱月颖,一道青芒从天而降,一身青色制服落在月颖面前,此人正是时聚,月颖见到他激动的都晕了过去。

  时聚认识这蓝御谷的衣服,更认识这蓝御谷的少谷主,时聚一道光罩护住月颖,什么话都没说,灵压已经四处散开,迷雾宗的劳辛想要逃跑都没有力气,蓝御谷的少谷主是聚心境界勉强还能抵住一阵灵压,其它几个人身子都已经倾斜。

  少谷主说道:“我知道你是那个时聚仙尊,如果你杀了我蓝御谷会永远追杀你。”

  如果在自己的世界时聚遇到这样的人也许不会杀他,但现在这里的仙域已经乱成一片,留他再世也是一个祸害。

  时聚只是笑笑,灵压稍微增加,少谷主便化为灰烬,时聚收回灵压指着劳辛,说道:“月颖右臂的是剑伤,定是你迷雾宗所为,我们以前见过面,今天我不杀你。”

  劳辛知道此人的功法,只好跪地求饶,时聚没有说话,劳辛带着几个凝光境界的仙人转身就逃,时聚暗道:“我不杀你们,但你们必须失忆。”

  虽然他们已经逃出千米,时聚几道灵力打去,几个人都失去了记忆,包括他们自己是仙派弟子都记不起来,他们只好向紫域城内走去,这也是时聚通玄后期境界玄心读术的威力。

  时聚为月颖恢复了身体,但刚才的打斗功力消耗的太大,月颖还是昏迷,时聚抱起月颖向严儿的方向飞去。

  此刻,玲月落在了仙域入口的地方叹道:“怎么没人,刚才明明感觉主体在这。”

  玲月再次感应主体,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玲月暗道:“难道主体出事了,不可能,凡人跟本伤不到她,她没有仙法,又不会得罪仙人,为什么我感应不到她呢?”

  玲月再次用意念查找主体的下落,时聚则抱着月颖飞行了千里之外,他们很快找到严儿,严儿虽然不懂法术,但现在已经是灵体,不吃不喝的生存已经没有问题,严儿很乖的为时聚拿了座位,问道:“姐姐怎么了?”

  时聚笑道:“没事了,她受了点轻伤,休息一会就会醒来,你照顾好姐姐,我去外面看看。”

  “恩。”

  时聚来到在房间外布下了几道禁制,又回到房中,看着床上躺着的月颖,不由得想起了秋扬。

  蓝御谷内殿,蓝谷主怒道:“是谁杀我儿,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迷雾宗主劝道:“蓝谷主不要伤心,如果查到真凶我会陪你一起把他碎尸万段。”

  “好,有都宗主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来人,准备祭坛,我倒要看看谁敢杀我儿子。”

  殿外,几十名聚心境界的仙师启动法坛,法坛上片刻出现了几道红、蓝、白、黄、青几种颜色的光,片刻五名凝光境界的仙人被蓝御谷主当场杀死,鲜血散落在法坛之上,法坛开始慢慢晃动。

  此刻月颖已经醒来,看到时聚在此守候,一下就扑倒时聚怀里,哭泣着说道:“时聚大哥,对不起,我没听你的话。”

  时聚对于这样的拥抱并不在意,在自己的世界拥抱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时聚想起秋扬只好对月颖说道:“以后不能到处乱跑了,仙域大乱对于你们这种漂亮的仙子,实在是太危险了,明白吗?”

  月颖擦了擦眼泪说道:“我以后一定会听时聚大哥的话,可是月颖不想离开你,我要呆在你身边。”

  这时严儿端着热水走了进来,说道:“姐姐,快喝些水吧!”

  “时聚大哥,这孩子?”

  “严儿已经踏上了修仙的路,以后和你在一起修练也是个伴。”

  月颖看了看严儿,委屈的说道:“你还是要走吗?”

  “仙域大乱,带着你们会很危险的,等仙域平静下来,我把你们带到仙派中,好吗?”

  严儿还不明白仙域中的危险,只是单纯的听着时聚和月颖说话,月颖说道:“我不管什么仙派,只要能呆在你身边,月颖就心满意足。”

  时聚为人正直,不能说在情感上处处留情,但是和他接触的每个女孩都会喜欢上他,月颖照顾过她,而且全村人都是因自己杀死啼兽全部被害,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照顾月颖教她仙法,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也许正是这种照顾,月颖才对时聚产生这种感情。

  时聚不属于这个世界,不知道哪天就会离她而去,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离开之前让月颖变得强大,不受坏人欺负,做一个快乐的凡人女子,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月颖就成了凝光境界初期,时聚知道月颖每次哭泣,天气就会变化,血剑圣主的出现,月颖的身份更加神秘,这个女子今后要发生什么,时聚不能算到,只好安慰月颖先好好休息。

  紫域城不是久待之地,如果蓝御谷主查到他们,后果不堪设想,待月颖调理好身体,时聚则带着她和严儿回到紫域城外的凡人山脉。毕竟那里设下的禁制,一般的仙尊是破坏不掉的。

  此刻蓝御谷的祭坛上出现了时聚杀害少谷主的画面,紧接着跟踪时聚到了紫域城内,但祭坛的画面很快的消失了,蓝御谷主大怒,又杀了五名弟子,祭坛的画面上再次显示出时聚。

  而此刻时聚和月颖、严儿三人已经回到密室,时聚为严儿也开辟了一个房间,严儿的功法为火系功法,炎谷门主和严儿合体时,留下了全部的火系功法,时聚从最基本的开始一点一点的讲解给严儿,时聚自己也受益匪浅,他从炎谷门的火系功法里也领悟了很多东西,完全解开了游水之说中,自己不明白的问题。

  月颖的玄心剑术都已经熟悉,为了巩固月颖的功法,时聚又把整套的玄脉心法传授给月颖。

  时聚明白了炎谷门火系功法的奥秘,自己也开始了修练,时聚幻出五颗圆珠中那颗代表火行的红色圆珠,开始修练起来,金色小鼎更是冒出红红的火焰,一天时间过去了,红色的火焰渐渐的变成蓝色,又是一天过去了,蓝色的冰焰又变成了紫色,正如当初和血剑圣主打斗时出现的火焰一样。

  据游水之说记载,紫焰是火系功法中最强的,红色的火焰可以炼金,蓝色的火焰可以凝晶,紫色的火焰是合二为一,当初时聚形成的冰川,水瑶可以瞬间暖化,实则是水瑶通玄后为气,其实也是紫色火焰的升级,不过这一切必须是真灵圣体才可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