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106章 幻欲门
  

  时聚和珑月宫主并肩而行,速度不是很快,珑月见到时聚满脸心事,便问道:“弟弟有什么心事可以说来听听。”

  “实不相瞒,本想看一下青幕婉的情况,我答应青幕仙尊一定照顾好她。”

  “呵呵,那婉儿长得清秀,年纪也不过百岁,我也甚是喜欢,已经把她分在轻灵那了,丹药可以用之不尽,修练上你尽管放心。”

  “谢谢姐姐。”

  珑月见时聚脸上有了笑容,又道:“现在就你我二人,我知道你不是本域之人,而且功法似乎和珑月宫有些相似,弟弟可否说出功法来源?”

  时聚知道珑月的为人,没有隐瞒的如实相告玄脉心法的来源,珑月听后也大为吃惊,很久前这里统称紫域,这里有着成千上万的的通玄境界,后来真神率领众仙人一起消失了,当时整个紫域大乱,修仙派所剩的都是凝光境界之下,十大仙派,五大妖族、五大魔族也是那个时候慢慢形成的,现在的紫域城算是仙域外的一部分。

  时聚明白,珑月说的毁天灭地的战争就是神魔之战,而碧水赶到时已经晚了,碧水只能用灵力恢复一切,化成碧水玉。

  这些事情并没有详细的记载,只是凭着珑月的记忆说出,而且时聚了解到,那时凡是有凝光境界的仙人都要参与此战,而当时珑月正好是凝光境界,家父为了让她避免战争,从功法上动了手脚,珑月变成了修身境界从此进入修睡状态,她虽然避免了那场战争,可是一睡就是四千多年。

  当珑月醒来时,面前多了个和自己年纪相当的姑娘,虽然珑月修睡了四千年,但功法依然是凝光境界一切都没有改变,而面前这个姑娘就是现在魔族的血剑圣主玲月,她们意念相通、功法相似,当时仙界的修仙者开始兴起,她们便一起加入了当时的仙宫,但她们功法特殊很快得到了仙宫的培养,再后来珑月和玲月分别被一部分仙人推上圣尊之位,为了不出现矛盾,玲月走了,珑月就成了仙域圣尊。

  时聚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珑月功法为什么会多出玲月,连珑月自己也想不明白,但是有一点时聚很清楚,几千年来,这里竟无一人突破通玄境界,这里的环境比地球强好多倍,确实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

  时聚问道:“当时家父是什么境界?”

  珑月答道:“圣体之上。”

  珑月本以为时聚会吃惊,但时聚平静的笑了笑,道:“难道是真神级别的人物?”

  “是的,父亲属于神族。”

  珑月说道父亲,眼眶里流露出一丝不悦,但很快就微笑而过,珑月是仙域圣尊,一直以来收人敬仰,一眼看上去冷酷无情,却是个心地善良,一心守护仙、人两界的尊主。

  此刻的珑月一身丝绸白裙,乌黑的秀发随风飘动,身体周围散发着银光,时而伴有一丝迷人的香气,让人陶醉,他们并肩而行,仙域的景物比紫域壮观的多,珑月仔细的为时聚介绍着各个山脉、森林、湖泊、城域。

  时聚心里,珑月就是个美丽的姐姐,稳重、大方,让人敬仰。

  两天的时间他们到达了四派之一的幻欲门,这里大多都是双修伴侣,修练功法独特,多数男修士都是三五个伴侣,对战之时,男士攻击,女士防御,同等境界的打斗,一般情况都能占上风。

  当日在紫域山脉那些身穿红色衫衣的男女修士,应该都是这幻欲门的弟子。

  时聚和珑月没有立刻去幻欲门,而是先去了幻欲门的凡人城市,时聚没想到的是,这里的建筑居然和紫域城,云崖城那些城市不同,这里的建筑虽然都是青石建成,但和地球的建筑有些相似,处处高楼大厦,这里没有地球的霓虹,却有彩色晶石的光亮。

  尤其是晚上,那些彩色晶石散发的光亮十分漂亮,时聚和珑月坐在一处高楼之上,欣赏着夜景,时聚想到,要是水瑶在多好,她肯定喜欢。

  时聚拿出光能手机,翻开水瑶的照片,珑月也仔细的打量了几眼,说道:“这是你的伴侣吗?”

  时聚点了点头,说道:“她已经不在了。”

  珑月不知道时聚的手机是什么宝物,居然能把死去的人都保留住,要知道当年父亲是圣体才能幻出母亲的样子。

  珑月虽然好奇,但没有问手机的事,只是问道:“既然弟妹不在了,何不在找一伴侣,我看那青幕婉挺喜欢你的,不如回去我给你做媒怎么样?”

  珑月对时聚也有好感,且不说时聚几次救她,时聚年纪轻轻就是通玄境界,而且人长得英俊潇洒,她早已动心,只是她知道时聚已有伴侣,并不知道水瑶已经死去,现在知道了,自己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拿青幕婉试试时聚的想法。

  时聚开着玩笑和珑月说道:“姐,别拿我看玩笑,且不说我有心上人,青幕婉只是凝光境界,和我在一起岂不害了她。”

  “心上人?论境界仙域能配上弟弟的可不多,再说凝光境界怎么了?也许和你结合,功法就能突飞猛进。”

  珑月安静的说道,时聚好奇,这里的仙人结合难道没有境界上的限制?强烈的基因突变会害死弱体的。

  “弟弟想什么了,莫非心上人是你自己世界的仙人?”

  “没,没想什么,姐姐怎么不找伴侣?”

  “我?整个仙域还没有入我眼的。”

  珑月说完,低下头去,仔细想来也是,仙界的那些通玄境界多数都是老头级别,就算年轻的也有四五十岁的样子,珑月二十岁的样貌怎么会看上他们。

  时聚又道:“姐,幻欲门我们什么时候去?”

  “我们先把境界降到聚心境界,我想了解一下真实的幻欲门。”

  时聚和珑月用秘法掩盖了境界,准备择日去幻欲门,他们并没有找客栈之类的住所,只是在这凡人城的最高楼顶上欣赏着星光。

  远处的晶石一直闪烁着光亮,不知是什么时候,珑月坐着睡着了,周围很多蚊蝇之类的虫类,围着珑月转个不停,时聚一道金光罩在珑月身上,蚊蝇在也不能靠近。

  听着珑月的呼吸声,时聚自己又开始了修练,天还没有亮起来,而此刻无数的光点从四周飘散而来,这都是那些晶石上散发的光点,还有很多从空气中凝成的水滴,一起吸入时聚体内。

  接着时聚的身体玄光环绕,而且散发着无穷的气浪,气浪很温暖,给人一种祥和的气息,珑月感受到这种气息,从睡梦中醒来,她没有打扰时聚修练,也许时聚是在突破境界。

  珑月用意念查看着周围的一切,方圆百里内都被这祥和的气息笼罩,珑月叹道:“很多修练功法都是吸收灵气,而他却是释放,父亲说过,最高境界的修练功法并不是吸收自然之力,而是在吸收的同时释放自然之力,他为什么来到此界,或许和当时的我一样,刚刚修睡醒来,不然他的骨龄却如此年轻。”

  珑月回忆着自己修睡醒来时的情况,那时她们虽然修睡四千多年,但骨龄还是和修睡前一样,珑月回忆着自己和玲月一起加入仙宫的心情,一起打闹、一起受罚、一起修练,直到最后玲月离开仙宫,珑月有些伤心起来,她很久没有流过眼泪了。

  时聚突然停止修练,空中的一切变的和平常一样,时聚说道:“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回忆了一些往事。”珑月擦了擦眼泪,微笑的说道。

  时聚知道再强大的女人,也有脆弱的一面,水瑶是、秋扬是、云楠也是,这仙域的圣尊一样有脆弱的一面。

  时聚感受到珑月的那种心情,只是他不知怎么安慰这个仙域圣尊。天渐渐的亮了起来,时聚说道:“姐,我们去幻欲门吧!”

  二人并肩飞到幻欲门的护山大阵前,珑月拿出圣尊令,一道金光射去,片刻护山大阵上出现了一队红衣人。

  这队红衣人有四十人,一半男,一半女,分成两列像时聚和珑月飞来。

  可能是他们听说了迷雾宗和蓝御谷的事,领头的仙师尊敬的说道:“门主闭关修练不能前来,不知圣尊来我幻欲门有何事?”

  “我有要事和门主商量。”

  “二位请随我去大殿等候。”

  这队红衣人齐声喊道:“恭迎圣尊驾到。”

  时聚打量着这些红衣人,无论男女身材都很高大,肤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不过这并不是功法的缘故,而是他们就是这种皮肤,金黄色的发质,有些像俄罗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