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94章 黑风谷、迷雾宗
  

  时聚用玄心读术为月颖传完玄心剑术后,跟月颖简单的吃完饭便带她离开客店,为了方便月颖修练,时聚在城外一处山脉选择了修练地,并施加了禁制法阵,凡人根本不能上去,就是仙人通玄境界以下,一时半刻也不能进入洞室。

  月颖世上已经没有亲人,在这高山密林之处,只有她自己,为了报仇她并不觉得修练孤单,她白天勤苦练剑,晚上就会打坐修法,睡觉前便会拿出天马兽陪自己说说话。

  山上有清泉,时聚在紫域城内四处寻找玄令的同时,还定时的为月颖送去食物。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时聚寻找玄令也没有一点线索,不过他了解到,那些黑衣人是黑风谷的弟子,黑风谷是仙域十大仙派之一,内门近两万人,虽然聚心境界只有一百多人,但凝光境界的仙人有两三千人,据说黑风谷谷主是通玄境界后期而且已经有一千多年,可称的上是十大仙派中前三的门派。

  时聚以凡人的身份在紫门和轻门经常出现,而且那些住在紫府的仙人,每天都要到处寻找珑月仙宫的人,紫门更是派千名弟子到处打听那些女子的下落。

  这日,一名白衣青年来到紫府,送完信件便匆忙离去,时聚紧跟其后,青年正要离去,几道剑光射来,白衣青年捂着胸口坐到了地上,青年只有修身境界,这几道剑光是凝光境界打出的。

  白衣青年抱拳说道:“不知是哪位仙友驾到,迷雾宗五代弟子见过前辈。”

  “五代弟子?哈哈,说你送到紫府的信是什么内容?”

  这时一个黑衣人出现在白衣青年面前。

  白衣青年一眼认出这黑衣人是黑风谷的仙人,便开口说道:“晚辈见过前辈,晚辈只是送信,信中内容晚辈确实不知。”

  黑衣人一道剑气打去,白衣青年的胳膊就掉了一只,黑衣人继续问道:“说不说,不说把你另一只也砍掉。”

  白衣青年强忍着疼痛,说道:“前辈饶命,晚辈实在不知,还望前辈恕罪。”

  黑衣人又要使剑,时聚见此,一到金光打去,黑衣人就被弹出数米。

  不过时聚没有现身,只是说道:“以大欺小未免太过分了吧,我们迷雾宗是好惹的吗?”

  黑衣人不知此人是何境界,单单的剑气就能弹他数米,还是不要惹的好,黑衣人二话没说,一道黑光逃跑了。

  时聚现了身,用玄心疗术为白衣青年接好了胳膊,白衣青年恭敬的说道:“多谢前辈相救,不然化云就要失去性命了,敢问前辈名字,以后好报答恩人。”

  “我叫时聚,不知贵派如何得罪那黑衣人了?”

  “想必前辈是外来散仙,我就如实道来,仙域第一大派珑月仙宫是仙界的圣尊之位,所有的大小仙派都以珑月仙宫为首,然而在二十年前,珑月仙宫的宫主未能进入真灵之体,而且又牺牲了三大通玄后期的长老,所以妖、魔域想乘虚攻打仙界,各仙派必须团结起来才能抵御,就在这时却有传言,只要能得到珑月宫主身体的阴元,便可提升到真灵境界,所以各派都在明争暗斗,几十年下来,现在的珑月仙宫已经没多少仙人了。”

  化云说完,时聚明白也许这正是妖魔域的阴谋,好让仙域大乱,然后在进攻,可是各仙派在真灵之体的利益下,宁可信其有,也要试上一试,所以才导致珑月仙宫到处逃亡。

  时聚送走了化云,自己走在林间小路上,那些仙派掌门都是通玄境界,却有如此大的欲望,如果妖魔攻入仙域,那么凡人就更加悲惨了,仙人还能规定不准在凡人城用仙术,那妖魔会在乎这些吗?那些仙派知道有妖魔存在,却想利用凡人门派解决此事,也是为了保留门派实力,却不想凡人门派一旦参与此事又会有多少人牺牲。

  也许化云也知道此事的利害,但身为仙派弟子,只能以命令做事,他们这些小弟子又能改变什么?

  时聚一道光消失在林间,他来到卖兽骑的老者这里,但是老者已经不在了,他打听到老者已经三天没来了,也许老者已经回到自己的轻门。

  时聚一路走来,好多来自轻门的人都不见了,这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时聚这些天在游水之说中学到了一些卜术,他试着推算一个月之内,会有一场凡人战争,如此一来,那些轻门的人消失就在正常不过了。

  时聚下定决心必须阻止,以他的实力,阻止仙人大战很难做到,阻止凡人战争应该不是难事。

  时聚用隐术再次进入紫府,大门主和那几个仙人谈论着攻打轻门的事,门主的侄子劳辛也在其中。

  “叔叔,只要能帮我们找到仙宫的人,我们迷雾宗会保你登上紫域城主之位,到时候紫域城内的其他门主都听从与你。“

  “好,好,我一定帮你们拿下轻门,我们秘密的进行,他们不会有准备,更不会引起其他门主和城主的怀疑,事情一旦结束,要尽快助我登上城主之位。”

  “叔叔放心,这几位师叔师伯,法力无边,你尽管放心做事。”

  大门主沉默片刻,说道:“好,我这就去安排门中弟子偷袭轻门,不过得二日后,我的大弟子还在外出,有他带队我才放心。”

  “劳门主,有劳了,两日后也是紫域城主的丧命之时。”

  几个仙人离去,时聚如果现在杀了他,肯定会得罪那些仙人,说不定他们依然会去轻门,如果不杀他,两日后便会有更多的凡人死去,时聚无奈之下便消失在紫府。

  轻府大门外,一位身穿青色制服的男子,打量着府内的一切,他发现那名绿衣女子还在府内,此人正是时聚当日救下的那几名女子之一,也是轻门门主之女。

  时聚敲了大门,很快一个管家便出来问话,时聚道:“老人家,我有要事求见轻门门主,还请通报一声。”

  老者打量着时聚的穿着,问道:“公子一表人才,可否告知姓名。”

  时聚就算告诉老者姓名,门主也不认识,正在此时,一声女子的传音,道:“管家,让他进来吧。”

  时聚知道这句传音隔着几百米,而且声音清脆,一看就是修仙之人。

  管家带时聚来到门主房间,此刻那名绿衣女子正在门主门外候着,女子示意管家离去,恭敬的说道:“小女轻灵见过前辈。”

  “轻灵!门主可在,我有要事禀告。”

  “家父一早去了轻门,前辈可稍等片刻,我这就差人去请。”女子一道传音出去,片刻吓人又端来茶水、果盘。

  “前辈那日相救,小女感激不尽,只是家师在,没来的急问前辈姓名?”

  “不要叫我前辈,我叫时聚,实不相瞒在下确实是修仙之人,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女修为尚浅,看不出前辈仙境,家师也只能推测前辈的境界,不知前辈找家父有和要事?”

  时聚表情严肃的说道:“两日后,紫门会偷袭轻门,他们知道你们珑月仙宫藏在轻门,你们要做好打算。”

  女子惊怕的问道:“前辈可知紫门背后是何仙派?”

  “迷雾宗。”

  女子握拳狠狠的砸在桌子上,道:“看来这九大仙派都有所行动,这次不但我们珑月仙宫,连轻门都要搭上了。”

  女子说完,眼泪都流了出来。

  时聚说道:“这次迷雾宗只来了七人,紫门的事我可以帮着解决,那七人你们能应付得来吗?”

  女子擦了擦泪水,说道:“实不相瞒,其它各门都有仙人行动,也许他们还不知我们的藏身之地,在凡人城一旦有仙术使用,其它各派就能得之,那样就会引来更多的仙人,到那时九派就会光明正大的消除我们珑月仙宫。”

  时聚听轻灵这么一说,想到这次灾难看来很难避开了,如果九派都来轻门,那么死伤的首先是轻门的人,如果用仙法,那百姓都会跟着陪葬的。

  轻灵不知道时聚在忧郁什么,便说道:“前辈,我这有一些极品晶石,都是仙人所用,请你收下赶快离去吧,虽然我不知道前辈为何帮我珑月仙宫,但此地危险重重,还望前辈见谅。”

  时聚再三推辞不肯接受那些晶石,轻灵一下跪在地上说道:“我珑月仙宫虽然四处逃难,但晶石拥有无数,这些晶石前辈在修仙路上可能用得到,在我身上也会被其他仙人略去,还请前辈收下,这也是宫主的安排。”

  时聚只好收下晶石,消失在轻府。

  路上,时聚想着如何阻止这场既有仙人,也有凡人的争斗,听轻灵说其他各门都有仙人行动,那么他们的条件必然也是紫域城主之位,于是时聚改变方向,向紫域城主的府址飞去。

  紫域城主的府址位于紫域城最北边,时聚一路飞来,用意念扫去,确实各个门域都有仙人气息,时聚没有停止,一路北上,很快便在紫域城主的府址落了下来。

  城主的府址和门主的府址不同,这里有一个非常气势的大殿,并不像电视里的皇宫那样,而是像学校的教室,大殿之上只有一个紫色石椅,十二个台阶下面是一排青石座位,看来这是十二大门主的位置。

  再往下就是木质的小座椅,整整齐齐的排列开来,大概有千把,时聚用意念扫过整个城主府址,里面有守卫近千人,服装更是颜色各异。

  只有见到城主才能商量这场内乱,如果是正常觐见可能在时间上来不及了,时聚一道亮光出现在城主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