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89章 光山印、七玄铃、玄令
  

  时聚和秋扬不知道这是什么,绿灵说道:“这几颗妖丹代表着金、木、水、火、土,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但对你们境界的提高会有很大帮助。”

  秋扬现在是通玄境界中期,没有特殊的环境是很难突破的,她最希望的就是时聚能和她一样,到时候他们就算不要孩子,也可过正常人的生活。

  秋扬一抖手,五颗妖丹向时聚飘去,时聚一伸手,妖丹消失不见,而此刻时聚的胸口又是一阵疼痛,以至于胸口出现玄光,绿灵只知道这是一种吸力,却不知道这种吸力从何而来。

  秋扬从那道玄光里只能看到水瑶留下的那些内容,而真正的令箭她也看不出,令箭在时聚体内,时聚却幻不出来,却是一个很奇怪的事。

  疼痛很快的消失了,时聚摸了摸胸口,毫不在乎的的说道:“没事了,我们赶紧回基地吧!”

  绿灵则再次进入时聚体内,秋扬还是有些担心时聚的情况,她抱着时聚的胳膊像一对恋人走向基地。

  夏琳见到他们回来,率队出来迎接,男队和女队分别站了两排,在夏琳的指挥下,所有的队员都执行了举枪礼,时聚和秋扬则像是进婚礼殿堂一样,幸福、甜蜜。

  时聚说道:“这么正规,我还以为首长驾到。”

  夏琳笑了笑,说道:“这可是神兵驾到,今日一战虽然损失了二十多架无人机,但我们无人员伤亡,而且我们的战斗画面,中央完全可以看到,国家一定会考虑我们神兵队的重要性。”

  “是啊,我们能够战胜猫妖,还有一人功不可没,让大家认识一下。”

  时聚说完,又传音给绿灵,绿灵一道绿光出现在他们面前,只不过绿灵没见到过这么多帅哥、美女,在绿灵眼里,这些神兵队员个个精神饱满,英姿煞爽,就连服装都一个颜色。

  尤其是那些男队员,个个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绿灵虽为灵类,见到这么多男性望着她,还是不好意思的躲在了时聚身后。

  夏琳命令道:“大家把兵器都保养归位,一个小时后准备寻找坠落的无人机。”

  所有队员都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是。”

  见到这些队员散去,绿灵才和夏琳问好,绿灵看上去比秋扬和夏琳小不了几岁,但在训练有素的夏琳面前显得更像个孩子。

  寻找坠落的无人机,时聚和秋扬没有参加,部队有高科技的侦察设备,寻找无人机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时聚灵力的消耗,虽然服用了丹药,还是需要打坐恢复,时聚直接回了密室,绿灵则跟着时聚身后。

  密室里时聚问道:“现在猫妖已经没有了,你还打算在我体内修练吗?”

  绿灵抓了抓头上的细辨,笑道:“大哥,我知道秋扬姐喜欢你,如果她不在乎,我想继续在你身体里修练。”

  “秋扬不会在意的,你可以放心的修练。”

  “谢谢大哥,对了,你收起的那个人形小山,应该是上古时期的光山印,如果你祭炼好,是个攻守兼备的法宝。”

  时聚好奇的问道:“你是灵类,怎么知道这么多?你生存了多久?”

  “大禹治水后,我就有了灵性,但我幻化成人形时就是唐朝末期了,我们灵类没有父母,功法都是与生俱来,天生就有,而盘古开天,女娲造人,还有这个光山印都是我有灵性后听仙人们议论的。”

  绿灵神气的说完,有吐了吐舌头,样子极其可爱。

  时聚暗自叹道:“原来如此,论年纪她比水瑶还大了,也许她们灵类也是女神碧水所创造的一部分,只怪自己当时没有在碧寒宫看看那时的记载。”

  “好了大哥,我该修练了。”

  绿灵说完一道绿光进入时聚体内。

  时聚翻手幻出那个人形小山,开始慢慢祭炼,一个时辰后,小山变得光体通明,又是半个时辰,小山居然由开始的人形,逐渐变成巴掌大小的光色山体。

  时聚伸手扔向半空,小山瞬间变大,好像要密室撑破,时聚赶紧催动法绝,小山变回原来大小,时聚是按照游水之说的记载慢慢祭炼的,没想到这就是玄心读术。

  时聚在光山印里还了解到,光山可以任由心念幻化成人或更多的物体,这玄脉心法应该是一切功法之源头,就像上古人类的河图洛书那样。

  时聚收起光山印,又幻出那个铜铃,猫妖自己称七煞铜铃,经过时聚两个时辰的祭炼,那七道光柱色彩鲜艳,怎能称煞,七色光柱呈现七种不同的颜色,跟时聚自己的玄光一般无二,就此命名七玄铃。

  时聚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祭炼完这两件法宝,也许和功法有关,猫妖当时用这七玄铃的时候,威力并没有发挥多少,时聚自己祭炼完发现这两件法宝威力强大,为了证实这一点时聚约好秋扬。

  他们一起来到一片沙漠,这里荒无人烟,一片寂静,时聚幻出七玄铃在手中摇动,瞬间七道光柱冲天而起,光柱粗细一点不比猫妖的细,时聚催动法宝,光柱呈七色彩虹划过长空,时聚手指摆动,七色光柱瞬间分开,形成一个圆形法阵,秋扬仔细的观摩着七色光柱,露出笑容。

  秋扬道:“这七色光柱应该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但那两种颜色代表什么?”

  时聚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愧是通玄境界中期,这都能看出来。”

  “那是,我可是尽得玄脉精髓,而且现在比你还高一级。”

  秋扬撒娇的说的时聚心里痒痒的。

  “我很快就能追上你,你等着吧!”

  秋扬见到时聚的邪恶笑容,狠狠的问道:“等什么?”

  时聚伸手收回七色光柱,一座光色巨山落在沙漠上,时聚说道:“你看那像什么?”

  “洞府。”

  时聚笑了笑说道:“还差一点。”

  秋扬是何等聪明,洞房两字早就猜到,秋扬狠狠的白了时聚一眼,但心里流露出的幸福是掩饰不住的。

  秋扬一伸手,御剑飞回,时聚则收回光山印,同样御剑紧追秋扬。

  回到基地,夏琳正头痛着,秋扬高兴的问道:“怎么了,我的大队长?”

  夏琳说道:“今天早上出现了千年一遇彩虹,专家们分析不出为什么彩虹会在早晨出现在北部,这事居然找到我们神兵队,你说我能不头痛吗?”

  秋扬笑了笑说道:“啊!北部出现彩虹确实很少见到,这事找你的神兵时聚,他知道。”

  时聚也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大队长,下不为例,以后试法宝我去几万米的高空。”

  夏琳一听才恍然大悟,叹道:“让我该怎么跟国家汇报呢?”

  “东虹日头西虹雨,南虹云雾北虹泣,不是刚刚消灭妖兵吗,只不过泣的是妖类了。”

  绿灵突然现身说道。

  大家都惊奇的看着绿灵,绿灵噘了噘嘴,说道:“不可以吗?上古时代的老百姓都是这么说的。”

  “好,就这么汇报了。”夏琳说完,便让时聚和自己去了指挥室。

  秋扬则不好意思的问道:“我跟时聚的谈话,你也能听到?”

  绿灵不好意思的说道:“修练的时候,听不到,休息的时候才能听到。姐,你不在意我躲在大哥身体里吧!”

  秋扬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却默念道:“我当然在意,你可是女子。”

  绿灵看出秋扬的表情,解释道:“秋扬姐,你放心,我是灵类,不能和人族发生感情的,我只想在大哥身体里修得正果,如果我自行修练怕误入妖道。”

  秋扬一笑,道:“没事的,大哥说过了,我相信你,也相信他。”

  绿灵这才放下心来,大哥人是好,自己为灵类,就算到真灵之体可以和人类发生感情,大哥有喜欢的人,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呢?在说,秋扬这么漂亮。

  时聚和夏琳很快的写好了报告材料,时聚和秋扬又去了猫妖占领的那片区域,那里只有少数妖类,时聚和秋扬把他们打回原形,时聚和秋扬又消耗了些灵力把那些毁掉的树木、花草恢复原样。

  经过两个个月的清扫,神州大地一片祥和,没有一丝妖气,铁妖却不知去向,时聚和秋扬在神兵队各领一队人员进行剑术的训练。

  半年的时间很转眼过去了,神兵队员们除了夏琳,没有人能突破练气的境界,这也许是女神碧水的安排。

  夏琳由于公事繁忙,到了修身境界后期也没有进展,绿灵则在时聚体内已经突破凝光境界,时聚和秋扬一起回到老家看了看父母,并告诉父母他们已经领证结婚,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一个宝贝孙子。

  当然他们是欺骗,现在那个领养的孩子,已经有半岁,国家专门派人照顾,时机成熟他们就会抱回家中。

  时聚临走时,见了戴云楠一面,戴云楠的公司日益正规壮大,她的三个哥哥通过市政府也知道了这个神兵时聚,好多事情都会通过云楠商量解决。

  时聚的离开,云楠不能挽留,她知道神兵的责任,但她喜欢时聚的事实却不能忘怀,时刻印在自己的心里。

  时聚回到基地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练,他要追上秋扬,只有那样他才可以和秋扬过正常人的生活。

  秋扬则经常训练那些队员的剑术,有空的时候回去看看自己的生意或者去看看时聚的父母。

  修练无岁月,又是半年的时间转眼即过,时聚从修睡中慢慢醒来,这日天空布满彩云,强大的气流不停的掠过神兵基地,秋扬飞出护阵看着满天彩云,她知道时聚已经是通玄境界中期了。

  天空所形成的彩云气浪不停的凝聚在基地上空,形成强烈的彩色光柱,不停的注入时聚体内。

  时聚一道虚影冲出修练室,彩云和气浪瞬间被时聚的虚影所吸收,天空蔚蓝一片,时聚盘空站在基地上空形成的虚影有百米高,普通人是看出来的,只有秋扬明白这是通玄境界中期境界。

  秋扬转眼飞到时聚虚影身边,时聚的虚影渐渐的形成本体面貌,看着时聚现身,秋扬的脸上露出了无限的笑容。

  时聚轻轻的抚摸着秋扬的短发,秋扬却害羞的躲在了时聚的怀里。

  就在此时夏琳在直升机上喊道:“神兵同志,要亲热回房间,不要在光天化日下,监测室看的很清晰的。”

  秋扬随手一指,夏琳轻飘飘的落在了时聚和自己身边,秋扬说道:“看吧!队长都在,怕什么。”

  时聚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要闹了,我们回基地。”

  几个人落在基地中,夏琳吩咐厨房准备了晚宴,然后又带时聚和秋扬参观了新型秘密武器。

  又是一道玄光从时聚体内闪过,时聚差点昏了过去,秋扬扶着时聚坐了下来,片刻时聚恢复正常。

  这个令箭肯定还有玄机,时聚成为通玄中期后才能能感觉到这种吸力,正如绿灵所说。

  又是几日过去了,这种吸力常常出现,时聚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和秋扬借此机会把领养的孩子交给了父母便回到神兵队。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全国各种难破的案件,在神兵队的行动下一一侦破,全国上下都知道这支队伍的神奇,更有一些犯罪分子都放弃了犯罪的念头。

  时聚又是一个月的闭关,他终于稳固了中期境界,铁妖至今未出,也许和那枚令箭有关系,秋扬和时聚几次去深海也未曾发现碧寒宫,也许碧寒宫早就和女神、水瑶她们消失了。

  时聚和秋扬回到基地,无奈之下时聚居然能把体内的令箭取了出来,他和秋扬不知怎么用这枚令箭,这时绿灵居然现身了,她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大哥,这是玄令。”

  “玄令是什么?”

  绿灵闭着眼睛回忆着什么,说道:“这玄令应该有两块,难怪大哥会产生吸力,这是另一块玄令在呼唤。”

  时聚和秋扬都在回忆着,这是魔君当时留给女神和神君的,他本希望自己可以和女神在一起,可是最后女神选择了神君。

  魔君离开时希望他们可以去另一个世界看看,但是那一块玄令和铁妖一起消失,也许铁妖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

  “大哥,吸力又来了,你要小心。”

  绿灵刚一说完,时聚感觉阵阵头晕,玄令发出耀眼的光芒,瞬间空间中形成一个黑洞,玄令瞬间一道蓝光飞出,接着时聚也被吸了过去,秋扬和绿灵用灵力紧拉着时聚,秋扬是通玄中期,绿灵照人族的境界现在也是聚心境,可是她们二人合力都没能把时聚拉住,时聚被强大的玄令之力吸了进去。

  秋扬和绿灵想跟进去,却被弹出数米。黑洞消失了,时聚也不见了,秋扬用玄心读术感应时聚却什么也感应不到,绿灵的本命灵根在时聚体内,她放出浓密的绿枝蔓藤,也感应不到时聚的位置。

  秋扬则伤心的哭了起来,绿灵安慰道:“秋扬姐,不要伤心了,大哥是灵力之体,世上很难出现伤到他的东西。”

  秋扬哭泣着说道:“如果是铁妖,时聚自己打不过他。”

  “秋扬姐,不要伤心,我们慢慢寻找,我的本命灵根还在大哥体内,我想我们会找到的。”

  同一时刻,夏琳的监测室也失去了时聚的联络信号,夏琳很快的找到秋扬询问着一切。

  几天的时间里,高科技、玄心读术都感应不到时聚的下落,绿灵用灵类秘法搜寻了半个地球,同样没有找到时聚的下落。

  绿灵伤心的说道:“秋扬姐,我要修炼了,我要尽快成为灵力之体,那样我就可以更加广阔的搜寻大哥。”

  秋扬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夏琳选择了一处密室给绿灵,绿灵闭关前对她们说道:“如果大哥不在了,绿灵就会消失,所以你们放心,大哥是安全的。”

  绿灵说完自己走进修练室,而此刻秋扬该如何面对时聚的父母,秋扬闭着眼睛,泪却流了下来。

  而此刻树高密林的一处山脉下躺着一个年轻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岁的样子,皮肤很干净而且很英俊,穿着一套青色制服,那正是神兵队的服装。

  他抖了抖手指却没能站起来,此人正是时聚,他很快的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时聚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处木质房间内,房间收拾的很干净,而且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从床单被褥上看,这应该是女人的房间。

  时聚强忍着疼痛坐了起来,但是很快又躺下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划落。

  一个灰衫老者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药,时聚能感觉到药味很刺鼻,老者轻轻的扶起时聚,一口把药给灌了下去,时聚喝下去才知道这药确实是良药,太苦了。

  时聚现在不能用玄法,但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境界应该还是保持着通玄中期境界,按照游水之说的记载,通玄境界可以凝聚一切自然之力,但没有到达真灵之体前,灵力是有限的。

  他在通过黑洞时消耗了太多的灵力,如果是聚心境界估计都会灰飞烟灭,还好他是通玄境界,只要休息一段时间灵力就能自然恢复。

  时聚喝完药老人家走出了房间,他再次醒来时,木质的窗户外透进几束明媚的阳光,这阳光似乎有些颜色,也许是时聚昏睡的时间太长了,才造成这种现象。

  时聚很无力的站了起来,门外传来劈柴的声音,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个身绿裙的妙龄女子,这样的打扮可不是当代的服装。

  时聚注视着女子的动作,她用的器械也很特别,不像刀具那样锋利,院子不大但很干净,左边的菜园里种着许多菜,一样都没见到过,他向女孩走去,女孩见到时聚,高兴的直起身子问道:“感觉身体怎么样?”

  时聚听不出女孩说的什么,但女孩的声音极其柔美,女孩的身高接近一米七、身体匀称、凸凹有致,皮肤白净细嫩,面孔清秀,跟水瑶和秋扬比也得算是一个美女,时聚好奇的是,女孩的家庭并不是很好,但女孩手臂、脚腕、还有脖子上都挂着钻石般的首饰。

  时聚知道自己说话,女孩也听不懂,只好用手比划着自己的身体并无大碍,女孩好像也能明白时聚所说。

  时聚和女孩把木头搬到厨房,女孩用了一个打火石样的东西,一下就点燃了木头,而且木头燃烧的很旺,紫色的火焰很快烧开了锅里的水。

  女孩示意时聚回房间里休息,半个时辰后,女孩让时聚和自己一起去吃饭,而且那位给时聚喂药的老者也在,他们三个人很快的吃完了饭,时聚也不知道自己吃的这些菜是什么,但是味道很好。

  时聚想这里应该是另一个人类世界,只是他还不敢肯定,老者和女孩交谈了句便离去,女孩收拾了桌子。

  时聚帮着女孩收拾碗筷,这碗筷的材料都是极其特别的,时聚都没见到过,碗筷用水一冲就非常干净,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青色光亮。

  时聚回到房间,女孩端来热水和木桶示意时聚自己洗洗,放好毛巾便离开了。

  时聚自己脱去衣服泡在热水里,闭上了眼睛他想着父母,想着秋扬,这里的水很舒服,而且散发着清香,时聚回忆着玄令最后又消失在自己的身体里,他知道另一枚玄令也在这里,只是这两枚玄令那种相吸的力很短,而且时聚体内这块似乎在寻找另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