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74章 莫名争执
  

  夏琳命令道:“联系雷达站,我们一直往北飞。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时聚知道夏琳肯定是要送他,便道:“夏琳,我自己可以飞回去。”  

  “时大哥,我本来就是找你们的,现在找到了,可又不知些什么了,既然你要回老家,我送你回去。”  夏琳一个月的担心终于放下了,可是水瑶没有了,她却不知该如何安慰时聚,正如秋扬所也许夏琳也喜欢时聚,只是她不想让他知道。

  直升机很准确的来到了库心岛上空,看来夏琳这一个月里寻找时聚他们,已经不止来一两次了。  “好了,时大哥我就送你到这吧!希望还能见到你。”夏琳没有握手,更没有拥抱,只是简单的给时聚敬了个礼。  时聚笑了笑,只了声谢谢,就消失在直升机里。  

  夏琳看着时聚消失的光点,叹道:“时大哥,希望你还像以前那样惩恶扬善、守护人类家园。”  直升机迅速的离开了库心岛,时聚已经回到老家,老爸老妈在城里,家里没人,但屋里很干净,应该经常回来打扫,时聚来到水瑶住过的房间,一种心酸升到脑顶,时聚闭上了眼睛,泪水还是流了出来。

  时聚扫了扫院子大门突然响了,妹妹正带着爸妈回家,看到家人的到来,时聚却高兴不起来。  妹妹担心的问道:“嫂子呢?”  

  时聚看了看妹妹,伤心的没有回答,但妹妹猜到嫂子肯定出事了,当死去的人们苏醒的时候,当倒坍的建筑瞬间恢复的时候,她曾经感受到了嫂子的气息。 

  父母看到他们兄妹俩都掉下了眼泪,眼睛也湿润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时聚不想,也就没再追问。  

  晚上,时聚自己去了库心岛,美丽的夏菡花依旧存在,在月光下美丽的摆动着,时聚随手摘下几朵,片刻又开出许多夏菡花,那里曾经是时聚和水瑶修练的地方,他们在这里有过很多欢笑,很多的幸福。  今晚时聚没有修练,他又去了幻隐山,他打开手机,幻隐山也是和以前一样,

  蔓藤爬满整个山壁,祠堂很干净像是经常有人打扫过一样。  时聚拜了拜大鹏和圣女、游族长老和尊者,又拜了玄尚祖师,最后他来到水瑶失忆时,他们躲避雨水的一处岩室,时聚轻轻的坐了下来,关上手机,他闭上了眼睛。  

  梦中,他见到了水瑶,以至于时聚脸上露出了笑容,水瑶穿着冰蚕绸衣,一头长发散落肩前,水瑶偎依在时聚怀里,羞哒哒的道:“魔杖虽然没有消失,但玄尚剑消失了,我们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时聚正不怀好意的脱去水瑶的衣服,他却突然醒了。  

  “吃点东西吧?”  时聚回过头,秋扬正拿着野果和烤鱼向他走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昨来的,你都睡两啦。”  “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快吃吧。”  秋扬笑的很甜美,水瑶的性格和秋扬差不多,不过秋扬比水瑶更多一种时代气质,看起来比水瑶要坚强的多。  “你的店怎么样?”

  “店很好,我不在的这一个月,两个员工很卖力,盈利好几万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先去了老家,时凝你出去散散步,一夜没回来,我猜你肯定是来这了,我担心你就找来了,看你正睡的香,也没打扰你。”  时聚怕家里人担心,正要给家里打电话,秋扬道:“我打过了,他们不会担心的。”  他们相互微笑,吃起了野果。 

  野果的味道和以前有些不同,上次是失忆的水瑶摘的,清脆、甘甜。而这次是秋扬摘得,清脆、甘甜中又带了些苦涩,也许和时间有关,也许和心情有关,时聚看着没有化妆的秋扬,皮肤比以前还要光滑、细嫩,比几年前又多了些女人的韵味,可能真的如水瑶所,她和时聚之间还会有一段感情。  “这野果的味道如何?” 

  秋扬咀嚼了一会,道:“清脆、甘甜还有一点瑟瑟的苦。”  为什么她的和时聚的感觉一样,难道秋扬也有读心术,或者野果的味道真的变了?时聚瞅着吃着野果的秋扬,样子极像失忆时水瑶的表情,这并不是他想念水瑶的错觉,他闭着眼睛思索着水瑶过的话,和自己在一起时,感觉自己就是秋扬,和秋扬在一起时,感觉就是时聚,也许失忆的水瑶才是真正的水瑶。

  现在秋扬的举止表情又极像失忆的水瑶,秋扬现在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可以不用时聚保护,时聚满脑子都是水瑶的影子,该如何面对曾经深爱过的秋扬?  

  秋扬好像看出了时聚的心情,开口道:“时聚,不要胡思乱想了,我知道你心很乱,水瑶姐消失之前,把玄心读术连同她的心境传给了我,姐姐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我现在是灵力之体,就算等上一千年也算不了什么。不过铁妖未曾消灭,我们必须继续提高自己的境界,才能阻止铁妖建立自己的国家,我们的事就让时间来磨合吧!”  

  秋扬完伸出了右手,时聚也伸出了右手紧紧的握了上去,秋扬的手是那么的温暖,时聚没有什么,也许秋扬所的,也正是时聚所想。  

  他们离开了幻隐山,秋扬和时聚一起回了老家,秋扬的生意在一线城市竞争很强,她打算向三线城市发展,也许会很轻松,这样一来也不会耽误她修练。 

  时聚带秋扬在自己所在的城市游逛了几个大型商场,秋扬决定在最大的时代商厦建立自己的品牌,不过她自己的专利产品还没有申请到,只能先和他们建立起合作关系,才能进一步发展。

  而商谈的人正是时代商厦的千金大姐金美玲,她一眼就认出了时聚,对于合作的事很自然的答应下来,秋扬和金美玲的谈话也可以看出她们都是业界的精英,前途一片光明。  

  秋扬和时聚又在村里玩了几,晚上他们会去库心岛修练,秋扬提出让时聚和自己一起回店铺,时聚没有答应,时聚讲道:“我要在家好好陪陪父母,这次回来母亲一直卧床,等母亲身体好了,我在去找你。”  

  秋扬只好自己回去了,几的时间里时聚总是陪父亲下棋、陪母亲聊,父母的身体里都有水瑶的一道真气,只要不生气,一般的病都会避开,母亲一直想看孩子,这次水瑶的离开,母亲很难过,一直躺在床上,在母亲的心里,水瑶是下最好的儿媳妇。 

  父亲了解时聚的心情,劝他先找份工作,时聚一口答应下来,他想让父母高兴,不想让父母担心,父亲在城里一家私营企业给时聚找了份工作,时聚二话没,就去上班了。  

  时聚托关系在自己的所在城市落下了临时户口,档案上只有他当了几年特种兵,离开神兵队时那两张证件一点没有暴露。  时聚第一来到公司,车间主任道:“明认证公司来我们这审核,你今的任务就是配合卫生人员把卫生在打扫一遍。” 

  “是,主任你放心吧!”  一的时间很充实的过去了,下班的时间到了,时聚回到换衣室换好衣服准备回家,却听到办公室的责骂声。  

  “冯主任,如果你反对这个工作,就申请去后勤部门,明认证公司就来审核,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用一个星期做的现场管理,你不知道这次审核的重要性吗?”

  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时聚透过窗户看到,眼前这个女孩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六、七岁,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手里抱着一个厚厚的文件夹,套裙下皮肤色的丝袜非常有诱惑力,女孩挺拔的站在那里,严厉的批评着冯主任。 

  冯主任个子不算高,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他和女孩对视着,道:“我们这些年过来,从来没有过什么5s6s,你来之后这么多破事,我们要做的就是以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产出,何必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要让我去后勤部,你大哥同意才行。”

  虽然时聚第一来上班,但他了解到冯主任在公司业绩上还算突出,听脾气也很好,看来今确实是女孩太霸道了。  

  女孩又道:“冯主任我知道你是公司的元老,我对刚才的态度表示道歉,我们现在的公司在不断发展,需要一套完善的质量体系管理,才能赢得顾客的信任,而5s管理是顾客和我们合作的基本要求。”

  冯主任看了看表,一出门正看到时聚,道:“时聚,正好你家离公司不远,今晚就留下来加班,整理一下现场,这是布置图你看一下。”  

  女孩不高兴的走出房间,看了看手里拿着布置图的时聚,一言没发的走了,匀称的高跟鞋声音回荡在整个车间里。  

  “时聚,这是叉车的钥匙和车的遥控,今晚我家里有客人不能在这,其他人也都走了,你自己今晚能做多少算多少,明把图交给现场的组长就行,年轻人好好干。”  时聚也没有多想,接过钥匙和遥控便开始了现场的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