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51章 水瑶失忆
  

  “心点,前面就是出口了。”

  “哇,好漂亮的水池。”

  “这个池在夏朝时期叫日月池,是封压妖魔的地方,你们还是先回部队,我自己找水瑶。”

  “我陪你找姐姐。”

  “是啊时教官,我也陪你找水教官。”

  “我现在不能用玄法,带着你们两个飞行不是很方便,自己找还快一些。”

  秋扬道:“那你继续找姐姐,这是家里房钥匙,到时候可以有个落脚的地方,我和夏琳边寻找边回部队。”

  时聚接过秋扬的钥匙,他知道夏琳带了高科技设备,而且她的证件可以调动全国任何部队,秋扬和她在一起很放心,随口道:“你们注意安全。”

  夏琳随手拿出一张芯片,递给了时聚,道:“时教官带着它,我们可以随时找到你。”

  这张芯片是部队刚刚配备的,他和水瑶出巡前还没来得及发给他们,时聚接过芯片,看了看秋扬,转身消失。

  秋扬流着泪,夏琳看出她们的关系很不一般,便安慰道:“别伤心,把你们的事情跟我吧,也许你会舒服些。”

  ……

  千里之外的一个山头,一个身穿青色制服漂亮的女孩,无力的向山下走着,她大概昏睡了半个月。

  这正是失踪的水瑶,一不心她从山上一直滚落到一条环形山道上,不远处是个镇,灯光已经照亮夜晚,水瑶无力的坐在一旁的石头上,晚上这里的行人并不多,两个醉汉发现了水瑶窃窃私语道:“没想到我们艳福不浅,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在此等候。”

  醉汉脱了衣服向水瑶走去,水瑶见到两个陌生人向她走近,自己迅速的向灯光跑去,两个醉汉也加快了速度向她靠近。

  咣当一声,水瑶躺在了地上,两个醉汉停止了追赶,道:“走吧!被车撞了。”

  车主立刻把水瑶带到医院,经过检查水瑶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她不想讲话,医生问她也只是摇头,车主找到医生询问这个女孩的病情。

  医生道:“她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她不话,看上去是失忆的症状,不过我们检查过她的大脑,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也可能是我们这设备太落后,你最好去那些大城市治疗。”

  “谢谢你医生。”

  车主本想出来旅游散心,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事,只好带上水瑶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那个繁华城市。

  几下来,车主带水瑶去各大医院检查,都是一样的结果,身体一切正常,头脑也许是生的。

  车主的父亲发现儿子竟然带会一个哑巴回来很生气的道:“袁泽,你带女孩我不反对,你怎么带了个哑巴,赶紧给我弄走。”

  泽也很生气的告诉父亲:“我的事你不用管,我自己可以办好。”

  泽的父亲是这个城市的黑龙会老大,有着自己的袁氏集团,正白两路都有生意,不过泽从喜欢侦探,励志当一名警察,不过父亲反对,从国外回来经常和父亲生气。

  这日趁泽不在家,父亲派人把水瑶弄到野外,他们看到水瑶的漂亮也起了色心,不过其中一人很有头脑,清醒的道:“算了、算了、人是够漂亮,不过是个哑巴,放过她吧!在是少爷弄回来的,少惹事。”

  他们扔下水瑶便开车回去了,现在的水瑶完全失去记忆一样,她在野外找了个安身的地方,在她的内心里好像只记住一个叫泽的人,而且又不能回去找他,水瑶只好呆在原地不敢离开。

  泽回到家中发现水瑶不在家,便质问父亲,父子俩又吵了起来,泽再次离开了家,这次他没去旅行,他知道那个女孩肯定是被父亲手下送出去的,泽背着父亲他听到那值班的两个人,无奈之下,那两个人只好告诉了他真相。

  泽知道水瑶失去记忆,而且又不会话,肯定走不远,只要在这个城市,就一定能找到。

  泽找到各媒体朋友到处寻找女孩的下落,又是几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而时聚经过几的寻找,终于找到水瑶开始时的那家医院,医生告诉他是有一个女孩,应该是失忆了,一个星期前就离开了,听那个男人口音应该是南方人。

  “有那个男人的身份证件吗?”

  “你可以到前台查一下。”

  “谢谢你医生。”

  时聚了解了情况,很快打听到袁泽这个人,袁泽也告诉他女孩应该不在这个城市,因为泽通过媒体都没能找到。

  泽见时聚的衣服和那女孩的衣服一样,好奇的问道:“你很关心她,你们是情侣关系?”

  “她是我老婆。”

  泽在国外留学刚刚回来而且好奇心很强,他们肯定不简单,不过他一定会帮时聚找到那个女孩。

  秋扬和夏琳一路寻来,也没有什么线索,夏琳回了部队,秋扬自己请了一个月的假,她回到家中,时聚并没有来过,现在她能联系的只有叶婷,叶婷知道了她家的遭遇,而且叶婷和她联系了好久也没联系上,现在秋扬找到了叶婷,叶婷就让秋扬在自己的家中住了下来。

  而时聚知道水瑶的线索,心总算放下一半来,时聚拨通了妹妹的电话:“妹妹,爸妈好吗?”

  “前些我们这地震了,不过不是很大,爸受了点伤,都住院了。”

  “那现在怎么样?”

  “现在没事了,有我在你们放心吧!就在我们医院,可以经常去照顾他,马上就要出院了,嫂子呢?听你声音感觉不对劲。”

  “没什么,嫂子休息了,好好照顾爸妈。”

  “会的,哥你千万别担心,爸妈答应了出院以后和我一起住在城里。”

  “那就好,告诉爸妈我们很好,别惦记。”

  兄妹俩挂了电话,时聚一种伤心的痛涌上心头,时聚打开电视机报道上的都是前些的地动山摇、电闪雷鸣的事,最离奇的是海面上的冰川,至今还没有融化,现在的气温已经很高,而且远处还有海水流动,冰川不化也让很多专家研究不透。

  时聚独自来到冰川处,幻出玄尚剑狠狠的向冰川劈去,冰川一动不动,时聚现在还是不能动用灵力,只好又返回那个城市。

  夏琳回到部队,就找到了时聚的具体位置,亲自见到时聚,道:“教官,部队已经停止了对水教官的搜寻,西部出现大规模的反动武装力量,中央抽调我们一半的力量前去镇压,请你原谅。”

  “夏琳,别这样,我也有些水瑶的消息,她可能失忆了,我想她现在就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

  “教官,我一定帮你找到水教官,你跟我回部队吧!我可以把这个城市全部调出来。”

  时聚和夏琳一起回到部队,这时夏琳已经是部队的临时副队长,队长和教官们已经带队前往西北,夏琳从卫星上调出整个城市,高楼、大桥、汽车、行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夏琳道:“教官,我已经命令监测组24时寻找水教官,只要她还穿着我们的衣服,就算大海捞针也能找到。”

  “谢谢你,副队长。”

  “教官,还是叫我夏琳吧!如果没有你和水教官,现在还不知是什么样了,应该是大家谢谢你们。”

  时聚紧盯着电脑屏幕,夏琳也是如此,经过两两夜的寻找,终于电脑上显示了神兵队的特殊服装信号。

  “终于找到了。”

  “太好了,我这就去。”完时聚消失在监测室。

  夏琳声道:“真是神人,还想派直升机,多余了。”

  神兵队的基地离那个城市不是很远,时聚很快的来到夏琳指示的位置,此刻正是清晨,水瑶还在睡觉,远远望去水瑶还是那么迷人,时聚轻轻的走了过去,水瑶躲在用树枝搭起来的屋里半卧着,时聚坐了下来,抚摸着水瑶的脸,自己却掉下了眼泪。

  水瑶醒来,推开时聚就跑,时聚追了上去,搂过水瑶道:“我是时聚,我们回家。”

  水瑶挣扎不动,一句话不看着时聚,时聚知道水瑶真是失忆了,水瑶狠狠的躲了他一脚又跑开了,时聚在后面跟着,不知跑了多久,水瑶累了放慢了脚步。

  时聚又把水瑶搂在怀里,水瑶还是挣扎着,这时泽正好经过,泽和车上的人下来十几个,那是泽父亲的人和泽一起来查看丢掉水瑶的地方。

  水瑶看到泽跑了过去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喊到:“泽”

  “原来你会讲话,有我在不要怕。”

  泽一看是时聚,道:“哥们,你她是你老婆,她却打你,我看这事有问题。”

  “她真是我老婆。”

  “那你把结婚证给我看看。”

  “谁把结婚证带在身上,你看我们的衣服都是情侣装。”

  “你不会是间谍吧!这衣服前几电视上好像有一个报道,我没注意看,之前我看你了,现在想来你太复杂了,我不会让你带走她的。”

  水瑶躲在泽的背后,不停的打量着时聚,时聚流着泪道:“水瑶跟我回去吧!我们去幻隐山、这你都不记得了吗?”

  “你刚刚的什么,她叫水瑶,幻隐山这地方我怎么不知道?对了,前几报道上寻找的就是水瑶,不过她打你,我想肯定有问题,我不会让你带走她的。”

  时聚见袁泽话语坚定,也没有办法联系到神兵队,时聚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带走她。”

  时聚向水瑶走去,泽的下人把时聚围了起来,时聚几下就把几个人放倒在地上。

  泽道:“果然有两下子,你们让开,我来。”

  袁泽父亲是黑帮,从也是练习散打,而且在美国还拿过学校组自由搏击的亚军。

  时聚见泽向他打来,时聚躲过了他的三招进攻,时聚不肯还手,道:“怎样才能让我带走她?”

  “打赢我在。”泽道,又向时聚踢来。

  时聚同样用搏击之术十招之后,一记直拳轻轻的将泽击倒在地。

  水瑶扶起泽,朝着时聚就是一掌,时聚没有躲闪,没想到一下就栽倒在地上,这时泽拉过水瑶,泽的随从爬起来向时聚踢打着,时聚脑子一片空白。

  泽见到时聚口吐鲜血,道:“不要打了,不要弄出人命,带着他一起走。”

  现在的水瑶根本不认识时聚,无奈之下时聚用夏朝语言念道:“当你闭上眼,静静的卧在我身边,轻轻的呼吸都变得那样缠绵,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更清楚的看着你的脸,如梦境中的画面,你是美丽与神奇的向往,温馨与永恒的期盼。哪怕在你旁边守护三年、五年我也心甘......”

  水瑶虽然失忆,听到这些话,水瑶立刻停了下来,泽也在纳闷,这是的哪国语言,一点也听不懂,自己可是出国留学,并且能用英语、法语、日语、韩语和人交流。

  水瑶跑过去,扶起时聚同样用夏朝语言道:“虽然我不认识你,但你的话,我听的懂,我们很亲近吗?”

  “当然亲近了,玄尚派、玄尚剑、碧水玉你都忘了吗?”泽等人听到这些都愣住了。

  这时一架直升机从空中落下,夏琳和几个女兵队员也跑了过来,夏琳问道:“时教官你怎么受伤了?水教官我们回队吧!”

  时聚擦了擦嘴角上的血,道:“水瑶失忆了。”

  时聚用夏朝语言和水瑶道:“我们回家慢慢的恢复好吗?”

  水瑶点了点头,又道:“你跟泽谢谢他救了我。”

  时聚走了过去,这些人正在议论着这些服装一样的人,时聚道:“泽,谢谢你救了水瑶,以后我们会登门拜访,我们是夫妻也是军人,我们有任务在身,以后再见。”

  泽点了点头,目送了直升机,感叹道:“这是一个神秘部队,我就知道他们不简单。”

  猫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