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九鼎玄尊 > 第40章 为人民服务
  

  水瑶听到时凝这句话,不但脸红了起来,而起一下子从困意中醒来,她知道接吻只是上午的事,时聚根本没有跟妹妹提起过,时凝又是怎样知道的呢?

  水瑶检查了时凝头上的两道玄光,叹道:“居然又是个修练奇才。”

  难怪时凝可以发现甲骨的灵光,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水瑶的那道玄心读术掺杂了一些记忆美好的画面,时凝上午玄读甲骨的时候,能感受到那些美好的画面,这样看来,时凝头上的另一道玄光,数年之后,世上肯定又会多出一个仙侠。

  她们又聊了好久,而此刻的时聚正在修练中稳固境界,不知不觉中已经大亮,水瑶则陪时凝办理了离校手续,晚上时凝还约了几个宿舍的姐妹一起聚餐准备告别。

  时聚从修练中醒来,虽然没有突破境界,但他从游水之中得到了很多经验,看到妹妹的短信,时聚往吃饭的方向走去。

  几辆路虎迅速的从他身边驶过,其中一辆在不远处却停了下来,接着其他几辆也拐了回来,每辆车上都下来四五个青年,男多女少,其中一个正是在学校宿舍碰到的那个,他们向时聚走来,时聚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向前走着。

  他们故意拦住了时聚的去路,时聚看了那个男子一眼,道:“让开,不然会让你住院。”

  “住院?哥们你昨挺横啊,我就喜欢你今还是这么横,我到想看看哪个医院敢留你。”男子霸气的道。

  “哈哈哈哈......”

  人群中传来讽刺和嘲笑的声音。

  几个青年男子都围了过来,其中有人道:“站着不要动,让我们每人抡一拳,你就可以走开,不然......”

  人群中又是一顿哄笑。

  “不然怎样?”时聚冷酷的问道。

  那个男子不怀好意的道:“看你和时凝关系挺好的,要是她来求我,我就让你进医院治疗。”

  时聚听到妹妹的名字,瞬间怒起来:“一看你们都没打过群架,住院去吧!”

  话音刚落,一阵风过,围起他的所有男子,都倒在了地上哀嚎着,其他男子看到这惊人的一幕没有什么,里面的女孩都吓得聚集在一起。

  时聚指着那群男女,道:“你们叫救护车吧!不然他们会有生命危险。”

  时聚向前走去,有人叫了救护车,一个女孩迅速的追上时聚,眼里含着泪,拉着时聚道:“大哥,救救我,我是被别人骗出来的,求求你我想回家。”

  时聚看到眼前这个女孩,眉目清秀,身材偏瘦,乌黑的短发却十分可爱,也就十六七的年纪,和那群红毛蓝发的女人一看就不是一类的。

  “为什么和他们在一起?”时聚问道

  “我爸妈车祸早死,从和农村的爷爷在一起,爷爷年纪大了,我十六岁就辍学外出打工,没想到刚一到这个城市,就被拐到这里,我想回去看爷爷。”女孩哭着道。

  时聚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孩,道:“我送你回去,你还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吗?”

  “没有,我只想回家照顾爷爷。”女孩伤心的道,看来女孩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只是没有机会。

  时聚狠狠的看了那群人一眼,那群人都吓得回过头去,瞬间带着女孩消失了。

  女孩兴奋的问道:“你是上传的仙侠,不、不、不是传,是报道。”

  时聚笑着道:“传也好,报道也好,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到处乱,以免惹祸上身。”

  “那大哥你可以告诉我名字吗?”

  “我叫时聚。”

  “恩,时聚大哥。”

  时聚按照地点送女孩回了家,女孩的爷爷正在家中熬药,孙女失踪一年多,老人家报了警也没找到,见到孙女回来,老人家高兴的都哭了,时聚看到老人家身体不好,幸好都是劳累所致,时聚为老人家输了一道真气,老人家立刻轻松了很多,腰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了。

  女孩见到爷爷身体好转,激动的道:“谢谢时聚大哥。”

  老人家也高兴的道:“年轻人,了不起,了不起啊!”

  “好了,我该走了,我身上就这些现金虽然不多,给老人家买点补品吧!”时聚掏出钱道。

  “时聚大哥,我不能要你钱,这一年多虽然没有工作,但靠卖身体,还是攒了些钱,琴不求今生还能见到大哥,只求大哥平平安安......”女孩声的道,怕被爷爷听到自己的遭遇,却一点也没有瞒着时聚全部了出来。

  时聚消失了,他恨这个世道,卖淫的不一定都是坏女子,可恨的是那些坑蒙拐骗,还有一些不作为的政府官员。

  时聚了解到琴被拐骗后,经常造人蹂躏、毒打,有一次被带出接客,她偷偷的报了警,没想到的是,那个客人居然是公安局长的儿子,最后自己还是被带了回去,而且她所在的娱乐场所常年和政府有来往,关系非常好,一般都会大事化,事化了。

  时聚回到那个城市,找到水瑶和时凝,她们还在和几个女孩吃宵夜,而且还喝了好几瓶酒,等她们结束,送回了几个女孩,时聚大声的责问道:“昨那个男子和你什么关系。”

  “哥,干嘛这样问?那个人就是个无赖,我都不想理他,看你话的语气。”时凝害怕的道。

  “时聚,你干嘛?时凝昨晚就跟我了,不要怪她。”水瑶解释道。

  “反正明就回家了,你最好不要再回这个城市。”时聚语气有些缓解的道。

  时聚并不是怪妹妹认识这些人,只是听到琴的遭遇有所痛恨。他从来没发过火,跟妹妹更是没过一句声音大的话,只是想到那个男子起妹妹的名字,心里就不舒服。

  时凝猜到哥肯定是知道了那个男子的不良作风,委屈的道:“哥,我知道你是对我好,我以后听你的就是了。”

  水瑶没有读时聚的心,但也是第一次看到时聚生气,她没什么,只是为时凝擦着眼泪。

  “水瑶,你带时凝回宾馆,我去处理点事情。”时聚道,又拍了拍妹妹的肩膀。

  “我们回去等你,最好把今的事清楚,不然我替妹妹教训你。”水瑶瞅了一眼时聚,示意他离去,自己带着时凝返回了宾馆。

  某个娱乐场所里,灯光无限,艳女如云,一群混混在一个角落商量着什么,现在已是深夜,警方的到来,里面的客人早被疏散,公安局长亲自带队来到这家娱乐场所,娱乐场的老板和政府的官员、公安局长一起喝酒聊,好像是在盘问儿子被打的经过。

  不知何时一个人影站在了舞台的中间,大声喊道:“让老板出来。”

  顿时全场都静了下来,连灯光都停止了闪烁,娱乐场所的老板听到这声震耳的喊声,从包间里走了出去。

  老板看到此人穿着夹克,最多是个便衣警察,政府的高官和公安的局长都在,能有什么事,自己都不用动手,就能解决,老板嘲笑着问道:“子你喊我有什么事?”

  “关闭娱乐城。”简单的几个字完,全场的人包括政府官员和公安局长都听的清清楚楚。

  “伙子,你知道今我的客人是干什么的吗?你还没发现吧,这里可有三十名警察。不要让我告你私闯民宅,扰乱公共秩序的罪。”老板还是嘲笑的道。

  “今就是市长来了,我也会让你关门。”

  这时有人认出,此人就是打人的陌生男子,便告诉了老板,老板通知了公安局长,公安局长也走了出来。

  “胆子不啊,竟敢打伤我的儿子,我看你是想尝尝进监狱的滋味,来人给我抓起来。”公安局长命令道。

  几个警察走了过去,时聚三拳两脚就摆平了,公安局长怒了,道:“敢公然袭警,罪加一等,把他围起来,在动手就开枪。”

  局长完,十几把手枪指着他。他笑了笑,灵光一闪,全场都震惊了,在场的所有木质座椅板凳,瞬间全部化成碎末,警察们也惊了起来,此人正是时聚释放了一点灵力。

  “我在一遍,从今起娱乐城从此消失,如果明还让我看到,你们的下场就是这样。”着时聚又是一丝灵力,全场的门窗、玻璃、鱼缸、壁画稀里哗啦的全部碎了一地。

  公安局长也肝颤了,政府高官见到屋里的茶几、烟灰缸都成碎末,也流下汗来。

  时聚又道:“在场的所有人给我听着,全部给我退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那些女人、混混、警察都撤了出去,老板和公安局长还有那位政府高官也要退去,时聚道:“怎么样?到底关不关门。”

  “关,关......”几个人都道。

  “那这座房子是你自己的,还是租的。”时聚指着老板问道。

  “是自己的,自己的。”

  时聚用意念扫视了一遍全场,包括所有的房间,人都撤了出去,又是一丝灵力,整座楼房全部倒塌,连一块拳头大的石头都找不出。

  外面没有走远的人都回头望着倒塌的楼房,整座楼房六层,是个大型的娱乐场所,眨眼功夫就化为乌有,老板看到自己的房子没了,立马坐到了地上。

  时聚瞬间停留在政府高官和公安局长的面前,道:“以前的事我不会追究,以后如果让我发现你们还是为所欲为,我就让你们全家消失。”

  “是、是、我们记住了。”二人惊慌的答应下来。

  “记住什么了?”

  “为人民服务。”

  “对,为人民服务。”

  猫扑中文